廣安中文網 > 重生之絕世廢少 > 第八百七十六章 關門大弟子
    皇甫家族大宅,離開燕大校園后,喬晨光火急火燎的趕到了這里,嚇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已是深夜了,大宅依舊燈火通明,人聲鼎沸,看起來很熱鬧的樣子。

    當喬晨光來到屋內,才發現是許多大佬在聚會,足有好幾十人之多,無不是重量級的存在。

    嚴家的老爺子嚴豹。

    蘇家的老爺子蘇一龍。

    霍家……

    ……

    甚至,喬晨光還看到了白家家主白萬山,也就是葉浪的外公。

    不過,大佬們雖然在侃侃而談,但是臉色都很不好看,似乎發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他們全都一臉的凝重之色。

    反觀皇甫家族的老爺子皇甫亮,以及已經扛大梁的兩個兒子皇甫正彪和皇甫凱旋,神色就輕松自在多了。

    老爺子皇甫亮坐在高位上,著一身唐裝,滿面紅光,氣度非凡,一手拿著茶盞,放在嘴邊抿了一小口,然后說道:“諸位不要急,都坐下來,大冷天的,都喝口熱茶暖暖身子。”

    皇甫正彪和皇甫凱旋哥倆哈哈笑著,熱情招呼一群大佬們。

    “皇甫老爺子,都這個時候了,你怎么還有心情喝茶?哎呦喂,都急死我們了。”嚴家的老爺子嚴豹粗嗓門說道。

    “是啊,葉家的小魔王馬上就回來了,肯定會拿我們開刀。”

    “快讓天目法王出來見見我們吧,早點把葉家小兒殺了。他一日不死,我們一日寢食難安啊。”

    ……

    正如喬晨光所猜測的,一群大佬是為了葉天而來,他們都得知了葉天還活著的消息。

    畢竟,葉天在極光小國鬧出的動靜很大,滿世界皆知。

    但是,知道少年魔王就是葉天的人,終究是少數。

    “他已經回到燕城了,我剛才看到過他。”

    喬晨光突然開口,傳出一個爆炸性的消息。

    頓時,全場的大佬都不淡定了,一個個腦門子直流冷汗,脊椎骨冒涼氣。

    少年魔王已經回到燕城了,那還得了,太可怕了。

    這可是一尊殺神啊,殺人如殺雞,屠人如屠狗。

    便他們是一群大佬,位高權重,手眼通天,少年魔王也能分分鐘虐殺他們。

    “此言當真?你小子不是在開玩笑吧?”白家老爺子白萬山突然抓住喬晨光的手,驚慌問道。

    如果少年魔王幫葉家復仇的話,他們白家很可能第一個遭殃。所以白老爺子才會如此驚慌失措。

    “我都說了親眼看到過他,騙你干什么?不過,他現在正和女朋友在一起呢,應該不會胡亂殺人。”

    喬晨光雖然這般說,但一群大佬們還是不放心,心里就像裝著十五個吊桶,七上八下。

    這個時候也唯有天目法王才能安定他們的心。

    “皇甫我兄,你就不要藏著掖著了,趕緊把天目法王叫出來吧。葉家的小魔王已經回到燕城,天目法王也正要找他尋仇,此時不動手,更待何時?小心他落荒而逃,再想找就麻煩了。”蘇家老爺子蘇一龍站出來說道。

    其他大佬也是這個意思,七嘴八舌,眼神殷切。

    “我師父是何等的層次,也是你們一群凡俗說見就能見?”

    這時,就聽一個少年的聲音從門外傳來,聲音洪亮,如洪鐘大呂,富有穿透力,讓聽者耳膜鼓蕩,如遭雷擊。

    眾大佬循聲看去,就見一個身穿單薄練功服,裸l露著兩條手臂,皮膚呈古銅色,仿佛銅澆鐵鑄而成的少年正背負著雙手,一步步走來。

    少年身材高大,雄姿魁偉,劍眉星目,氣宇軒昂,一看就是人中龍鳳,武道有成的練功奇才。

    他體表彌漫著一層淡淡的輝光,雪花一觸碰到上面就會彈開。

    這是罡氣,要到武道化境才能凝練出來,普通的刀槍都耐之不何。

    這是一名少年宗師啊,難怪威勢如此強盛。

    “驚云少爺。”喬晨光低頭彎腰,行了一個大禮,一臉的虔誠之色。

    如他口中所說,這位少年不是別人,正是皇甫家族的二少爺,皇甫驚云。

    兩個月前,他被葉天廢了一身的武藝,后來因禍得福,拜入了天目法王門下,成了關門大弟子。

    天目法王用蓋世法力,不僅幫他恢復了功力,還在武道上更進了一層,突破了化境,成為了一名武道宗師。

    少年宗師,何等稀少,放眼全國都找不到幾人啊!

    難怪他會如此傲氣。

    而且,他作為天目法王的關門大弟子,未來更是有著無限的可能。

    他的兄長皇甫驚鴻就沒有這么好運了,據說去了大洋彼岸,希望依托當世大帝國的精尖科技能重塑一條手臂,哪怕是機械臂也好。

    一直以來,他都被兄長皇甫驚鴻壓住了一頭,活在兄長的陰影之下。

    現在,他取代兄長皇甫驚鴻,成了皇甫家族的麒麟兒,成了燕城最頂級的天之驕子,年輕一代第一人。

    此刻,他來到一群大佬中間,神態傲然,出言還有幾分不遜,但是大佬們全都乖乖聽著,便是心中有不爽,也不敢發作。

    天目法王的關門大弟子,皇甫家族的麒麟兒,他們哪里敢得罪。

    莫說這一群外姓大佬,就是他的親爹皇甫凱旋,親爺爺皇甫亮,對他都客客氣氣的,敬畏有加,不敢再訓斥他了。

    “葉家小兒,區區一只螻蟻,有何懼哉?我師父若出手,一巴掌就能拍死他。”皇甫驚云目光如炬,邊走邊道。

    他剛剛練完功,古銅色的皮膚上沁著汗珠,給人以無比的陽剛之感。

    這大冷天的,零下十幾度,他的身體卻像個火爐一樣,行走過處,帶起一陣熱浪,還有一抹駭人的威壓。

    “驚云,剛剛晨光說葉天已經回到燕城了。你看要不要去和法王通報一聲,讓他有個準備?”皇甫凱旋客氣氣對兒子說道,姿態放得很低,仿佛他成了兒子,皇甫驚云成了他爹。

    天目法王并不住在皇甫大宅,在和蕭擎天坐而論道呢,只有皇甫驚云才能找得到他。

    “是嗎?那最好不過。想不到他還敢自投羅網,回到燕城。省得我師四處去找他了。”皇甫驚云淡淡說道,一臉傲據之色。

    “驚云賢侄,別耽誤時間了,快去找你師父吧。讓那葉小兒早死早投生。”一個中年大佬說道,嘿嘿一笑。

    “急什么急,什么時候去叫我師父,我心里自有定奪?”皇甫驚云幾乎是在以訓斥的口吻說道。

    頓時,那位中年大佬臉黑。

    “還有,請注意你的稱呼。我是天目法王的弟子,你叫我賢侄,難道你想和天目法王平輩論交嗎?”皇甫驚云繼續說道。

    這一下,所有的大佬都臉黑了,連他的親爹和親爺爺面色都有些難看。

    他話雖如此說,但最終并未逗留太久,就出門了,去找他師父。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