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唐末戰圖 > 第五百三十一章 活捉錢镠
    快啊,老三,你們刀盾兵比我快,追上去,不能讓錢镠跑了,我們第一衛好不容撈到一場大戰,若是不能完美收場,那回去老大肯定會被人給笑死。”向天追上來的時候,見到向明在自己前面,頓時急吼吼叫道。

    “那這些敗兵都交給你了。”向明此時臉色也不好看,第一衛這些年基本上都在充當禁衛軍,負責鎮守金陵西面大門,防止鐘傳偷襲江東,如今總算是解開了束縛,若是抓不住錢镠,讓他給溜了,那第一衛真是丟人丟到家了。所以他直接匆匆將追捕敗兵的事情扔給了向天,自己帶隊一溜煙的沖了上去。

    和向天所部大部分都是長槍手為主不同,向明的第八都則反過來大部分是刀盾兵,當初如此配置的時候也是考慮到第一衛的戰力必須保持均衡,有負責進攻的,就必須要有人負責守衛。

    這也是當初向沖接手陸翊的第一衛大將軍之后開始琢磨出來的辦法,他的設想是第一衛在任何時候都能夠承擔起戰場的主力作用,攻防兼備,一衛之中由負責攻堅的,由負責守衛的,還有負責掩護的。所以也就造成了,向天所部以長槍手主導,向明所部則以刀盾兵為主,楊功則專職負責弓弩手提供遠程掩護,后來加入的關寧則在攻城守城上面下功夫。只不過他的第十一都和其他各部比起來卻還是始終差了一點。

    也就只有第一都,因為是陸翊親自訓練的老底子,這些年在向沖親自兼任第一都指揮使之后,幾乎是將第一衛所有的戰術特點全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也就早就天策軍第一支全攻全防的戰隊,其戰力絲毫不遜色第四都,只不過外表看起來跟向沖的性子特別想象,沉默寡言,只有在戰場之上才能分辨出和第四都截然不同的特點。

    向明帶隊追擊,還沒有走多遠,就看到楊功的第七都在前方橫亙而過,頓時直接追了上去,拉住了后面的吳彥成叫道:“你們怎么來了?這錢镠的蹤跡可曾看到?”

    “我們追上來的時候,之抓住了錢镠的中軍一千多人,錢镠卻不見蹤跡,連他身邊的親衛都沒看見過他。”吳彥成苦笑不已道:“我們指揮使已經帶隊直奔都昌去了。”

    “這小子屬耗子的,怎么這么能藏?不對,他這么短時間怎么可能跑的到都昌,肯定還在這四周。”向明直接搖頭道:“你把你的人手和我的第八都混編,然后分散開來,我們沿著這里為中心,往前后左右各處五十里地搜索,我就不信他真嫩鉆到地底去。反正老楊帶隊去都昌了,倒也不用怕錢镠穿城而過,我們邊搜索邊往前推進。”

    向明和吳彥成商議之后立即集合手中的所有人手開始散布開來,在原地拉出了一個東西長達百里的搜索圈,然后一步步往前推進。甚至于為了避免自己有所疏漏,兩人親自帶隊各自負責一個區域,幾乎是將這一帶的草皮都給翻了過來。

    這種辦法雖然笨了點,但是卻沒有任何疏漏,而且向明有一點算得很清楚,錢镠慌亂之中根本就跑不遠,肯定在附近找了個地方躲了起來,企圖等到自己大軍過去之后在逃離。

    在隨后向明甚至于直接通知暗衛也帶隊加入進來之后,這個多達一萬多人的搜索隊伍在忙碌了整整兩日之后終于察覺到了異狀。

    “這個該死的錢镠,還真是能藏啊,居然跑到雞鳴山去了,看我抓到你怎么收拾你。”向明和吳彥成是累得夠嗆,但是暗衛關鍵時刻得到了消息,說是雞鳴山上的太倉寺有生人闖了進去,一下子引來了他們的興趣,直接親自帶隊將整個雞鳴山團團圍住,然后直接帶隊抵達太倉寺跟前。

    “大和尚,情況緊急,本將也顧不得其他了,太倉寺昨天上午是不是有生人進來?”吳彥成是個大嘴巴,一句話說得向明臉色一黑,直接將他給踢到了一邊,自己上前朝著匆匆出來的住持行禮之后道:“大師,我等是南平王府薛郡王手下將領,奉命前來抓捕鎮南軍主將錢镠,敢問大師,能否將貴寺昨日進入之生人叫出來,讓我等一辨真偽,若是錯了,本將愿意賠禮道歉,大師以為如何?”

    向明的這番話總算是讓太倉寺住持僧璨穩住了心神,在向明自報家門之后,只得讓對方入內搜索,不過看向在場天策軍將士的時候卻目光閃動,這一瞬間讓旁邊的暗衛察覺到了什么,轉身來到向明身邊,低聲說了幾句,隨即帶隊也加入了進去。

    “大師,出家人不打誑語,您私藏兩軍交戰的主將,只怕有違出家人的初衷啊!”向明在旁邊看著僧璨笑道:“再說我天策軍奉命收復江西,為的是天下百姓,可不是爭權奪利,江南一統,百姓才能休養生息啊!”

    “老衲是江西人,自當為江西百姓謀福祉,只是他一個敗軍之將,你們抓過去有何用呢?哪位施主已經打算出家為僧,不過問紅塵之事,還請將軍網開一面吧,莫要在我太倉寺造成殺戮啊。”僧璨的話還沒說完,里面就傳來一陣喧囂,緊接著無數的士兵蜂擁上前,就直接抓著一個人走了出來。

    “錢镠,你跑倒是挺能跑的,我一萬多人抓你一個居然廢了這么大功夫。”向明認識錢镠,所以只是掃了一眼這個身穿僧衣,但是頭發都沒來得及剃掉的中年人,隨即揮手道:“立即移送金陵,交給主公!同時上報大將軍,就說我軍已經奉命活捉錢镠,此次江州大戰總算是結束了。”

    “哼,你們莫要得意,我家王爺一定會來為我報仇的。”錢镠一聲怒吼,但是隨即就被第八都的將士直接押了下去,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倒是向明看著僧璨搖頭道:“大師可知,你今日之舉險些給太倉寺帶來一場血光之災嗎?幸虧大師最后跟我說了實話,否則的話我天策軍可沒辦法在此地善了。大師是出家人,不問紅塵這是好的,但是出家不是得道,天下大勢之走向還是該問問的,我南平王府待百姓如何,大師該當知曉,這是天佑華夏之舉才降下我家主公這等人才,這天下也必將注定在我等手上終結亂世。”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