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逍遙山村神醫 > 第九百四十三章 他來了
    當說到了楊樹的時候,他們都愣了一下,只有齊玉閉上了眼睛,現在已經殺了人了,那么楊樹和文家之前便再也沒有了和解的可能。

    接下來只有一個結局,要么便是你死,要么便是我活。

    沒想到自己來這里想要解局,但是到頭來還是沒有辦法逆轉。

    “反了反了!”文七爺這個時候是真的生氣了,剛才對著齊玉他是一臉隨意,那是因為他知道齊玉在自己面前根本就沒有什么談判的資本,但是現在不同,這個家伙竟然揮手間便將自己的人人給sa了,那就說明他的實力不低。

    重點是文天還在他的手上,這簡直就是一個恥辱!

    他霍然看向了齊玉,都是這個女人!

    齊玉卻抬頭看向他,淡淡說:“現在還有一個方法,放我回去,或許你們還能活著離開都城。不然……”

    從昨天晚上看到楊樹在假日皇朝大開sa戒之后齊玉便知道了,身邊的人是楊樹的逆鱗,容不得別人染指。

    他殺m國特種人員是因為他們想把齊玉拉到里面去喝酒,而且還已經把于茜給灌醉了。

    很顯然,現在楊樹應該知道了自己在齊家,要是文七爺還把自己扣著不放,那么只怕楊樹會跟他們不罷休。

    “你以為你能逃?”但是文七爺可就不是這么想了,他的青筋都快要露出來了,“你齊玉已經是我們文家的人了,如果他敢sa了文天,那么你就給他守寡。”

    文七爺憤怒到了極點,然后對著文家那些人下令,“給我全城搜捕,生要見人死要見尸。記住,不管怎么樣,我要他死!”

    齊河東坐在那里閉著雙眼,好像這事跟他沒有關系一樣。

    終于是打起來了,如了自己的心愿了。

    小農民,你這次碰上了文家我看你怎么收場。

    我雖然沒有想到你能sa了文家的人,但是要知道那只是文家的年輕人,真正的高手可還在后面呢,你能sa一些不角色,但是你能逃得過高手的追殺嗎?

    齊河東已經快要笑出聲來了,沒錯,到現在為止他們的引導都很成功。

    而齊玉卻站在那里冷笑,如果她猜得不錯,只怕這齊家接下來也要遭殃了。

    齊玉同時又有些害怕,她怕楊樹會處于劣勢,但是現在的她什么都幫不上,只能在旁邊看著。

    文家撒出去的人根本就沒有什么發現,楊樹在sa了兩個文家人抓了文天之后就神秘消失了。

    當傍晚時分那些出去尋找的人陸續回去稟報的時候文七爺的臉色已經是非常難看了,這么多的人,竟然連一丁點消息都沒有,怎么會這樣!

    “難道他是神仙嗎?”文七爺怒吼一聲,差點就將杯子給砸在地上去了。

    與文七爺相比,齊河東躺在自己老屋藤椅上可就要愜意得多了。

    “你就不怕他們文家反應過來咬你一口?”齊玉坐在齊河東的旁邊,看著這個風燭殘年的老頭,眼睛里閃現出一絲譏誚。

    “反應過來又怎么樣?”齊河東卻只是笑了笑,就像只狐貍那樣,“他們文天求娶你,自然就要替你清掉身邊那些人。這不是我挑撥的,而是事實就是這樣。”

    “清掉我身邊的人?”齊玉的臉色更見嘲諷了,“你一輩子算來算去,到老了還這么算計,你這輩子就活得不累嗎?”

    齊河東終于不再搖了,緩緩定了下來看著齊玉,“你知道什么?齊家能有今天這般田地,要不是我算計著這一切,你以為齊家能有立足之地嗎?”

    齊玉卻反唇相譏,“然而你算來算去恐怕都會失算吧,你就不擔心楊樹會找上門來?”

    “找上門來又如何?這里是都城,還有文家的人,他能怎么樣?”齊河東冷漠地說。

    “你忘了蕭家?”齊玉再次問話。

    “那是因為蕭家自己不干凈而已,有*方的人幫忙。但是想要動我們齊家,那他得好好掂量一下自己。”齊河東不屑地說。

    “你錯了……”齊玉已經徹底對這個老頭失望了,“你真的錯了,你會后悔的。”

    “真是不知道這幾年你在外面過的什么生活,都忘了我們家族的榮光了。就憑他一個小小的農民,難道就敢上我們齊家來?”

    便在齊河東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齊家大門嘭的一聲就被人砸了開來,然后一個聲音氣貫長虹,瞬間便傳入了他們的耳中,“楊樹前來拜訪,齊家人死了沒有!”

    齊家雖然在,但是這一聲長喝卻清楚地傳到了每一個齊家人的耳朵里面。

    齊河東猛然就一怔,然后瞬間便坐直了身體。

    他不能相信地看著齊玉,楊樹竟然真的找上門來了!

    “我說過,他會來的!”齊玉的眼睛里也都是一片亮光,她終于是等到了他。

    而在文七爺那里,在聽到這一句話之后瞬間他就沉默了,然后便又爆發了,“給我出去看看!”

    齊家百年大宅的大門上,此刻已經多了一個腳印。

    不得不說這銅門的質量還是非常好的,楊樹這一腳竟然沒有將之踹翻,頂多也就是晃了幾晃而已。

    嘭的一聲,楊樹隨手便將一個人扔在了地上,顯得非常隨意。

    最先出來的人就是文七爺那一伙人,雖然是在這里作客,但是文家的人也沒把自己當成外人。

    “文天!”看到地上的人的時候,文七爺怒吼了一聲。

    沒錯,被楊樹隨手丟在地上的就是文天,只是這個時候的文天早已經沒有了往日的囂張氣焰,現在的他臉腫得老高,顯然是被人扇耳光給扇的。

    “我是個講道理的人……”楊樹看著文七爺,很緩慢地說,雖然不知道這個老頭,但是他已經猜出他是誰來了。

    “你們文家滾回西北,至于和齊家聯姻的事情就這么算了,然后我便放了他。”楊樹淡淡地說。

    “你以為你還能活著?”文七爺的目光里全都是殺意,竟然將文天打成了這樣,他文家怎么可能忍受這樣的屈辱!

    “我現在不是討論能不能活的問題,而是在討論和解。”楊樹一本正經,“你派人來sa我,我sa+了你兩個人,然后再把這個廢物給送回來,這是我的誠意。現在,就看你答應不答應了!”

    聽到了楊樹說的那誠意兩個字,對面的文家人都已經快要氣瘋了,你他馬把我們的人sa了兩個,然后又把文天打成了這樣,這叫和解的誠意?

    “你把我們文家當成什么人了?”文七爺很憤怒,他古武世家雖然在普通民眾的印象里不深刻,但是只要稍加了解便會對他們敬若神明。

    從西北到都城,他文家都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存在,但是現在就這樣被人wu辱了。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