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帝道獨尊 >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輪回魚!
    蘇炎都覺得看花眼了,竟然撲捉到一個身影,恒古長存,萬劫不朽。

    他如同天地圣皇,神威無量,盤踞在天地之間,整個宇宙諸天都伏在他的腳下,黯淡無光。

    “蘇炎你的傷勢怎么樣了?”

    羿袁的話,驚醒了蘇炎,很快他發現之前窺伺的身影,消失了,像是不曾出現過,蘇炎暗道奇怪,同時回應道:“已經沒什么大礙了,這丹藥好生了得,讓我的元神都壯大不少!”

    “沒事就好。”

    羿袁松了口氣,蘇炎的氣息的確比之前更為濃烈和霸道了,三重天真仙巔峰的蘇炎,戰力超絕,已然躋身于現在帝路戰場,最強的霸主人物。

    他逼的金陽云低頭,一拳轟殺了朱雀神鳥,單憑這兩件事,已經在寶藏地泛起了大風暴。

    “我還以為只有我們發現了仙島,看來有惡戰了。”

    此刻,炎雀注意到,遠方海域也有不少古船向著目的地靠近。

    帝路戰場強者眾多,蘇炎清楚他遇到的不過是冰山一角,現如今這片寶藏地,強者匯聚。

    大量的古船向著源頭橫渡,仙島出世的事情,也傳遍了這片海域。

    即便是海岸線之上,都能看到仙島橫在海域當中,誰都感覺這島嶼之上存在驚世造化。

    炎雀掌握的古船很是了不得,渡海速度極快,在無垠的汪洋之上橫渡,遙望著海面之上泛起啦驚天浪花,波濤壯闊。

    “這汪洋,真夠嚇人的。”

    蘇炎都倒吸涼氣,急速橫渡了整整一天,還沒有來到目的地。

    “海島該不會在盡頭吧?”鐵公雞嘀咕,說道:“不知道要花費多長時間才能橫渡過去,你說寶財在什么區域?它總不能游過去吧?”

    聞言,羿袁失笑:“這可不好說,寶財在命泉境,都能游過大海汪洋,跑到西方大陸。”

    蘇炎開懷大笑,想起了一些之前的事情,這讓范劍詫異,寶財什么來頭?根據羿袁他們所說,這可是玄黃宇宙的二號人物,相當的兇殘。

    時間又過去了一天,蘇炎皺眉。

    猛然間,他催動了開天筆,真仙境的蘇炎全面爆發開天筆,他累的快脫虛的時刻,這開天筆最終,涌動出一絲能量波動!

    有些恐怖和滲人!

    執掌開天筆的蘇炎,仿佛望穿了整個汪洋大海,要窺伺到它的本來面貌。

    僅僅一個呼吸的時間,他沒有借助開天筆開頭金色大海,但是看到了,島嶼如同虛無的物質,不存在整個時空,像是坐落在億萬載之前!

    蘇炎的臉色蒼白,整個人太虛弱了,低聲道:“別去了,這是假象,不是真實的島嶼!”

    “大哥你沒看花眼吧?”范劍的臉色不正常,他們渡海一天,消耗了大量的神力,現在蘇炎告訴他,這仙島是假的?

    “難道是海市蜃樓?”羿袁目瞪口呆,他自然清楚蘇炎的奇門造詣,他現在斷定的事,不會出現差錯的。

    蘇炎無奈一笑,羿袁的話不是沒有可能性,總之仙島根本不存在,任由他們渡海的速度再快,也遨游不到海島所在的時空。

    甚至,蘇炎最為重視的是,這金色大海到底有多么特殊,開天筆復蘇一個呼吸,都沒有看穿金色大海的本來面貌!

    他還不夠強,法力如若在旺盛和強大一些,應該可以看穿金色大海的本質。

    “不用失望。”

    瞧見炎雀他們無精打采的樣子,蘇炎神秘一笑:“這是天賜良機,我們應該高興才對。”

    “此話怎講?”

    炎

    雀詫異,他們來這里就是為了尋找寶藏和寶財,現在剛發現的寶藏是一場空,不得不說,挺失望。

    蘇炎大袖一甩,將一條千丈大的黃金神魚拿出來,極陽魚橫在夾板之上,整體流淌著恐怖陽氣,像是一輪太陽那么璀璨。

    “極陽魚!”羿袁失色,怎能忘記這東西,可是千丈大的極陽魚啊,天啊,這到底吞掉了多少日月精華,才能長那么大個?

    這是絕世大補之物,海域當中,絕對存在大量的極陽魚,只要他們花費時間打撈和抓鋪,收獲難以想象。

    “炎雀你怎么了?”

    蘇炎發覺炎雀的臉色有些不對勁,蘇炎問起她,這才反應過來,指著極陽魚,結結巴巴道:“這.....這是陽魚,陽魚!”

    “不可能!”

    范劍反駁,站起來低吼道:“傳說中的陽魚,絕跡的生物,怎會在這里出現,如果真的是陽魚,真仙豈能鎮壓它?”

    范劍的眼睛紅的充血,陽魚有一個天大的功效,就是可以延續壽元,傳聞這東西,可以起死回生,還陽世間,牽扯到神秘的輪回!

    陽魚,存在于傳說中,世人了解的相當有限,總之這物種相當高貴和特殊,存在浩瀚的陽氣精華,對于人體有很可怕的好處,這是天地奇藥!

    “不,這肯定不是真正的陽魚!”炎雀道:“這應該是陽魚魚苗!”

    “我說,魚苗有這么大的?”鐵公雞滿臉的不信,這條魚太大了,這是魚苗?

    “你們不知道陽魚的可怕,傳說中的陽魚,怎么可能被我們捉住。”炎雀說道:“想要真正誕生陽魚很難,不知道需要什么苛刻條件,總之這生物絕跡的歲月相當漫長,我僅僅只是在古籍之上見到過。”

    “對!”范劍點頭,道:“陽魚,還有一個稱呼,叫輪回魚!”

    蘇炎驚異,沒想到這東西的來頭那么大,他和羿袁對視,兩人皆是皺眉,陰陽路的魚,有陽魚,另一種,可以稱之為陰魚!

    這些都是輪回魚?

    蘇炎覺得這東西牽扯很大,雖然想不通到底關乎什么,可現如今他們真的撞到大機遇了。

    每一條陽魚,都蘊含著海量的陽氣精華,可以提升人的肉身根基,特別是可以延綿益壽,這東西對于老一輩更為重要。

    “燉了它!”

    范劍有些迫不及待,取出一個火鼎,興奮道:“他娘的,海域中怪獸可是有不少,我們趁著這段時間,瘋狂打撈陽魚,這收獲傳出去都會嚇死人!”

    蘇炎也咧嘴,這是大機遇,一定要把握住。

    “這太浪費了。”炎雀取出一個丹方,遞給了蘇炎。

    蘇炎觀摩之后心驚,炎雀傳音道:“炎皇組織,珍藏大量古方,都是天庭的寶藏,甚至進化液的配方全部都有。”

    “仙體液,這一系列的至寶液,雖然遜色生命本質進化液,可也舉世難求!”

    這個丹方記載一系列熬練仙體液的方法,其中一個方子,以陽魚魚苗為主,配合一些其他的天材地寶,熬練出對肉身有奇效的仙體液!

    仙體液,和生命本質進化液一樣,一到九品。

    品質越高,所需的東西就越是難得,當然最重要的是陽魚魚苗才是最重要的,其他鋪助類型的藥材,不是那么難找。

    蘇炎心神大定,他們身上都有不少好東西,搗鼓六七品的并不困難。

    他們沒有遲疑,各自取出了不少好東西,當做鋪助藥材,二十多種藥材連同陽魚魚苗,統統仍如大鼎中。

    “我來煉制仙體液。”

    炎雀說道:“時間

    不等人,你們去抓鋪陽魚魚苗。”

    蘇炎他們分兵行動,在古船之上肯定等不到魚苗上鉤,必須以身為誘餌,才能將陽魚魚苗引出來。

    十天過去,蘇炎他們鎮壓了三頭陽魚魚苗,收獲很大!

    海域中的陽魚并不多,古船已經離開了這片海域,去了下一個目的地搜尋。

    “好香!”

    銀發齊腰的龍曉曉,吞咽著口水,大眼睛發光,望著鼎內,蒸騰的仙霧,飄散的藥香。

    鼎內異象紛呈,仙體液熬練了十天了,可怕的精氣滾滾蕩漾,都撕裂了虛空,可想而知這里面熬練的仙體液,到底驚世到了什么層次當中

    這里面有一滴滴晶瑩寶液,流光溢彩,每一滴寶血都蘊含不朽神能,旺盛陽氣精華,聞一口都精神飽滿!

    三天之后,寶鼎內部云蒸霞蔚,仙光四射,艷艷生輝,鼎內的寶液熬練而成的,都有宏偉的生命氣息散發。

    “六品層次的仙體液,而且量很多,足夠我們一共服用滋養肉身。”

    炎雀驚喜,將寶液分下,一共煉化。

    蘇炎吞掉了上百滴,整個肉身都轟鳴起來,得到了可怕的滋養。

    =他覺得自身的氣血在變,發生了本質上的某種變化,這讓蘇炎倍感驚異,他覺得化作一輪太陽,散發熾盛的光輝,可煉化一切陰邪。

    很特殊的變化,具體說不上來,可是他體內的氣血濃郁起來,肉身更為強大和堅硬。

    羿袁他們也紛紛心驚,他們提升了不少戰力,肉身變化巨大。

    “這就是仙體液,以陽魚魚苗為主藥熬練而成的,這僅僅是六品罷了,就具備這等功效!”范劍震撼,不愧是傳說中的至寶液精華,沒想到炎皇組織珍藏這一系列配方。

    “分頭行動。”

    蘇炎的眼底閃出狂熱,這是大機遇,一定要把握住!

    蘇炎帶著大力去撲捉陽魚,羿袁和范劍離開了寶藏地,去了外界,去瘋狂收購輔助藥材,有多少要多少,完全就是來者不拒。

    萬族戰場中,稀世天材地寶很多,只要有足夠多錢財,什么都能買得到。

    范劍倒是狠人,賣掉了身上大量的寶物,對他來說,有一柄劍足以,其余的都能舍棄,只要可以讓他的實力短時間壯大!

    一個月后他們回歸,看到蘇炎他們的收獲嚇了一跳。

    整整抓鋪了三十條陽魚魚苗,炎雀也驚喜他們帶回來的藥材,足夠煉制幾十爐子了,當然他們想要熬練出更為高階的仙體液。

    “開始吧!”

    蘇炎他們緊鑼密鼓進行,橫渡各大海域,抓鋪陽魚。

    陽魚有限,越抓越稀少。

    相信,陽魚魚苗的事情一旦傳出去,會引起可怕的大地震!

    到時候黃金海域,會吸引來無盡強者的爭霸。

    炎雀斷定,此事一旦傳出去,各大仙門道統的教主巨頭,都會眼紅。

    “嗚......”

    牛大圣整日吹動太古龍角,震的陽魚亂顫,只翻白眼,他們抓鋪起來較為輕松。

    “三千丈的陽魚,大力快去叫人來集合,快!”

    蘇炎都被震傷了,被打的肉身亂顫,他的雙手死命抓住魚尾,驚呼不斷。

    一個大塊頭,相當驚世,陽氣蒸騰,恐怖絕倫,它保不齊可以熬練八品層次的進化液。

    蘇炎都難以匹敵,召集了一眾強者,花費了整整小半天,才將陽魚魚苗給鎮壓。

    他們都負傷了,一個個露出興奮笑容。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