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采花淫賊(武林奇艷) > 采花淫賊(武林奇艷) (八)
    更*多`精;彩'小*說'盡|在'.0'1'b'z. 第'一;'*小'說*站

    ");

    ('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廣安中文[gazww.com]

    兩個月以後,小明月的身體發生了顯著的變化,鮮嫩的臉蛋暗淡了,失去了青春的光澤,而呈現出了病態的蒼白,那修長而輕盈的身形,變得臃腫起來,她明白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她不敢去街上去送飯,更不敢到人多的地方去。終日悶在家中,干著那些無休止的家務。

    又是兩個月過去了,她的體態終日達到了無法掩飾的程度,跟著招來了異樣的目光,竊竊的耳語,她不得不向父親提出。

    王老五一跺腳一咬牙,“走!去看醫生!”

    他那命令的口氣,根本不容分說。她痛苦地,啼哭著跟在王老五的身後向小鎮走去,後面,跟隨著一群孩子,喊著叫著:“快看小破鞋呀”、“快看大肚子呀”,一種無法忍受的恥辱攫住了他的身心,她快步走到小鎮的一位中醫家中。

    一劑湯藥下肚,五臟六腑翻騰起來,一灘烏黑的血跡墜落下來,孩子已經成形了。

    這一桃色事件,很快傳遍了大街小巷,從此,她成為人們茶余飯後的熱門話題。

    也就在這紛紛議論的高潮之中,小明月逃離了這塊生她養她的事非之地。

    三個月後她來到了靜月庵,出家法號名為明月。

    小明月赤身裸體地斜臥在自已房間的小床上,回憶了這段往事,心里平靜了許多。突然一陣陣的笑聲傳入了她的耳中,一股酸溜溜的寒流,在少女的芳心之中奔涌。她太愛這個男人了,她披上了尼袍,悄悄地遛出了房間,來到了這男歡女愛的門前。

    “咦!”怎麼窗戶上有個小洞呢?這究竟是誰搞的哪?

    管它呢!她靈敏地扒上了窗棱,對著小洞向里看去。

    只見那張床上,一大堆乳白色的肉體,在翻騰、蠕動,有的在摟著他的大腿,有的抱著他的屁股,有的摸著他的肉棒,有的親著他雙頰,有的把小穴放置他

    嘴邊……

    冷月寒光,萬籟俱寂。

    雞叫頭遍,更深夜靜,而靜月庵的後堂里,確是淫聲浪語,嬌喘吁吁,汪笑天與六位小尼,正處於一片歡樂的春潮之中。

    只見一男六女,赤條條,白生生,光閃閃,亮晶晶地在這張檀木雕刻的大床上,翻滾、蠕動、喘息、呻吟,有的抱住他的腿,有的摟住他的腰,有的叼住肉棒,有的揉住蛋子,有的親昵臉蛋,有的騎在他的胸脯上,將小穴湊近了他的嘴

    邊……

    “喔,這肉棒,好長、好粗、好壯喲!”

    “喲,這兩個肉蛋,真好玩,滑溜溜,軟平平的!”

    “看,這身的肌肉,一條條,一塊塊,好似鋼筋鐵骨。”

    “啊!這臉上的胡渣,好硬,好尖,好扎,好癢喲!”

    六名少女,在汪笑天的肉體上貪婪地,忘形的,肆無忌憚地,玩弄著一個男性身體的某一部位,親的,吻的,聞的,舐的,她們春潮四起,浪水奔涌,熱血沸騰,八只豐乳,沉顛顛,顫微微,左右搖擺,一條條閃光玉臂上下飛舞,一個個肥大的白臀前後蠕動,欲火越燒越旺,浪勁越鼓越南大,最後,都集中到一點,一同撲向那她們最迫切需要的地方,他的小腹下,雙腿間,那頂天立地的大肉棒。

    你擠我,我擁你,她拉你,你拉她,風風火火,一擁而上,六只光頭全部會攏在小腹的周圍,接著便是你奪我搶,她爭你占,嬌聲穢語,此起彼伏,一個個嬌軀不住地搖擺,人頭攢動,手舞足蹈,構成了一幅不堪入目的春宮圖。

    “停止!”突然一聲大喊。

    眾小尼鴉雀無專聲,一個個目瞪口呆地定在那里,又出現一幅世間稀有圖卷。

    只見一個個,秀眼圓睜,驚恐失措,形態萬千,有跪著的,有爬著的,有低頭的,有側身往里正擠的,有扎頭向里鉆的,身形優美,體態萬千,嫵媚動人。

    這時,汪笑天挺身坐起,一時愣在了那里,而後,哈哈大笑,他溫和地說:“姐妹們這樣下去,誰也玩不好,誰也不痛快,現然大家聽我的命令,保你們個個快活開心。”

    這時眾小尼的嬌姿才被改變,她們個個直起身來,你看我,我看你,瞬間又捂住小嘴,“咯咯”地笑了起來。

    “就是你搶的歡。”

    “還說別人那,你擠的人家都出不氣兒了。”

    “她更瘋,攥住就不放手!”

    “她更狂,自已擠不進去,硬是扯我的大腿!”

    汪笑天微笑著向大家一擺手。“別說了,現在聽我的命令,必須聽從指揮!”

    “是!”小尼又都捂著嘴笑了。

    這時,汪笑天仔細地端詳每一個小尼,他看到的是一朵朵牡丹花,艷麗多彩,姿態各異。汪笑天心目中的偶像是小巧玲瓏,豐滿勻稱的女子,所以,霎時間,他已選中,他手指小尼問道:“你叫什麼名子啊?”

    “是說我……嗎?”她睜著大眼,膽怯地問道。

    “對,就是你!”

    “啊,我叫香月”她細聲細語地回答。

    “你過來,坐這兒。”汪笑天指指自己的大腿。

    香月起身坐到了汪笑天的左腿上,并美滋滋地偎在了他的懷里,順手將自己的玉臂勾住了他的脖子。

    汪笑天的左臂摟住了她那纖細腰肢,猛一扎頭就狂親亂吻起來……

    堅硬的胡渣直扎得香月,來回的擺頭躲閃,一股股強烈的男人氣息,直撲進她的鼻孔,堅硬胡渣的刺扎,再加上男人氣息的引逗,她只覺得,滿臉癢趐趐,麻趐趐,美爽至極。

    汪笑天,緩緩地抬起右手,輕輕地放在了她的乳房上,五指一齊轉動起來,直揉得香月,仰身挺腹,奇癢難忍。

    少女的芳心立時,春潮起伏,淫浪滾滾,拍打著神經,血液,全身跟著騷動起來……“啊……啊……喔……好癢……好爽……使……點……勁……”

    汪笑天揉完這只,又揉那只,這時,他突然緩慢下來,抬起頭,細細的,柔情地看著香月那鮮嫩的,布滿紅云的臉蛋,輕聲地問:“舒服嗎?”

    “喔,舒……服……太……舒服……了!”

    “你十幾了?”

    “十……七……了。”

    他停止了揉弄,一只大手,五指張開,順著她那豐滿的乳峰向下滑去……

    兩只高聳的乳峰,經過一陣的揉搓,顯得更挺拔,更富有彈性了,紅嫩的乳頭,又凸又漲,泛著耀眼的光澤。

    汪笑天順著自己的大手向下繼續欣賞這嬌艷的美人兒。

    順著乳溝向下是光滑細膩的腹部,圓圓的肚臍向外凸著,像一只褐色的蝸牛,安靜地臥在肚臍上,大手又開始向下移動,那是柔軟白細的小腹,小腹的下面,是一叢叢烏黑發亮的卷曲的陰毛,布滿了兩腿間,下腹和陰唇的兩側。她那陰戶像一座小山似地突起,粉嫩的兩腿之間,陰唇微薄,彈性十足,陰蒂外突,像一顆紅色的瑪瑙,真所謂是蓬門洞開,玉珠激張。

    他那寬厚的大手,順著小腹、肚臍,最後停止在小丘似地陰戶上,用食指按著陰戶的上方軟骨上,緩緩地揉動著。

    不一會,小香月又嬌喘起來,全身癱軟,陰道奇癢,她不顧一切地使自己的小手,向下伸取,一把攥住了那又粗又硬的大肉棒。嘴里喃喃地說:“插進去……吧!”

    她身體發抖,呼吸急促,哼聲不停,屁股不住地扭動。

    這時,汪笑天知道時間已到,將手指下移,中指一下伸進了陰道,緩緩而有力地,搖弄起來,使得香月,雙腿大張,那薄薄的陰唇,一縮一張,淫水直流而出,嘴里不斷浪語著:“英雄……快點……快來呀,我……要……你……給……我……插上……肉棒……吧……”

    汪笑天突然低頭,伏在她的雙腿中間,一陣熱氣,直沖入小穴。

    原來,江笑天的嘴對著那薄薄的陰唇洞口,向里一口一口地吹氣,吹得香月直打寒戰,忍不住一個勁地向下偎依。

    汪笑天性抽出左手,雙手一齊托住了玉臀,向上一抱,用嘴吮吸陰穴。

    香月只覺得穴里,一空一熱,一股浪水流了出來。陰道的嫩肉,奇癢無比,少女的芳心,萬分激蕩。陰蒂一跳一跳地,心肝亂巾亂撞,心情萬分慌亂。

    汪笑天,又進一步把舌頭直伸進穴里,在陰道的嫩肉上,上下左右地翻攪,經過一陣的攪弄,使香月感到又酸,又癢,又趐、又麻。

    她只覺得全身輕飄,頭昏腦漲,一切都顧不了啦,拚命地挺起屁股,使陰穴里更湊近他的嘴,使他的舌頭更深入穴里。

    忽然,陰蒂被舌尖頂住,向上一挑一挑的的舐著,香月從未經歷過這種說不出來的舒服。她什麼都不想了,忘了,她寧愿這樣地死去,只要能……

    “啊……啊……哼……哼……嗯……嗯……”

    “英雄啊……你把我舐得美極了……又癢,又麻……快……穴里又癢了……快……來……好癢啊……癢死……我……”

    一股股浪水,從穴里溢涌出來。

    這時,汪笑天才抬起頭來,抱著她的腰肢,輕輕地問道:“香月,舒服嗎?”

    “哎喲……太美……了……”

    這時,其它的五個小尼,個個口流涎水,穴流粘液,有的雙手捂住乳房揉弄著,有的手指伸入穴中攪弄著,好像躺在汪笑天懷中的不是香月,而是她自己。

    汪笑天溫柔體貼地伏在香月的耳邊說:“香月,累了吧?一邊躺會兒,呆會兒再玩,好嗎?”

    香月睜著大眼,聽話地點了點頭,又撲過去親吻汪笑天一番,才從他的懷中滑落下去。

    這時,汪笑天抬起頭起,觀察著其他小尼,他的目光很快又發現了新的目標,這小尼的手指還正在自己的穴洞中揉弄著,發著“嗯一一嗯一一”的呻吟。

    只見她臉蛋緋紅,長長的睫毛下復蓋著一雙會說話的大眼,她的目光正在可憐巴巴地望著他,好像在說:“玩玩我吧!”她的嘴很小,嘴唇鮮紅,是一張圓圓的娃娃臉兒。

    她有一付極美的胴體,身段窈窕,玉腿修長,淡黃的陰毛,紅嫩的小穴,穴洞大張,那飽滿凸起的陰戶,酷似小山,宛如仙境。汪笑天銳利的雙眼,緊緊盯著眼前令人噴火的小騷娃。

    汪笑天想著,對這個小浪穴要用點手段,一次性管夠才行。他不緊不慢他說道:“你叫什麼名字,對!是你!”

    “我?我叫妙月!”

    “來,坐這兒!”他指著自己的大肉棒。

    妙月從大床的一頭急火火地爬了過去。一下偎在了他的懷里,立刻感到一股暖流包圍了她的全身,她一抬玉臂一下溝住了他的脖子,又一挺身,在他的臉上狂吻起來,直吻得汪笑天哈哈大笑。

    妙月哪還聽從他的指揮,她一陣狂吻之後,一下掙脫了他的摟抱,猛一翻身,面朝下,撅起屁股,又發瘋地吻著他的胸、腹,又繼續向下滑落,用兩只小手不斷地梳理他那濃密的陰毛,一邊梳理,一邊用她紅撲撲的嫩臉在陰毛上來回地蹭扭,時而發出“咯咯咯”的笑聲,繼而發出“嗯……喔……啊”的怪叫,最後才一把抓住他的肉棒,又一口塞入了自己小小的口中。

    妙月像一個餓瘋的乞丐,來了個游龍探海式,頭扎在他的雙腿之間,貪婪的飽餐著。然而,她顧頭不顧地將屁股撅得老高老高,不住地在汪笑天的面前晃動。

    妙月這一突然襲擊,整個地打亂了他的計劃,當他正在不知所措的時候,一肥白屁股,從他的鼻尖擦過,他定睛一看,簡直賽過陽春白雪,古稀白玉,他呆了、傻了。

    只見那肥嫩滑膩,柔美迷人的兩扇屁股蛋,閃著令人丟魂的光澤,陰唇飽滿,穴核突出,一縷縷的穴毛,在他出氣兒的鼻孔前,微微擺動,一絲一絲少女的騷腥味全部吸入他的胸中,激蕩著他那剛陽的欲火。

    他伸出兩只顫抖的大手,緊貼腰部,一下把它攬入了懷中,兩只玉腿剛好搭在了他的雙肩上,他一扎頭,將自己的長舌伸向了潮濕粘糊的玉腿之間。

    妙月雙手握住肉棍,先在龜頭處舐了幾下,而後又做了幾次深呼吸,聞聞肉棒是啥味道,這才一口吞入嘴中用鮮嫩的舌頭在肉棒四周來回的攪動,她只覺得這肉棒在她的嘴里,一漲一漲的,每漲一下,就向上起挑一下,好像是舌頭發起了挑戰。

    汪笑天,迅速地用粗大的手指撥開了陰唇,里邊那鮮紅透亮的嫩肉在不停地漲縮著,他心想,這小騷穴真浪,立刻張開大嘴,伸出長舌,用舌頭向洞里探去。

    這一下,妙月的雙腿亂踢,身予亂擺,她吸吮的勁頭也就越大了。

    他的舌頭,打著轉,逐步深入,如同一支麻毛鉆頭要穿透鋼磚鐵板,同時,用他的牙齒捕捉著滑溜溜的小陰核,輕輕地刮弄著。

    “喔……啊……英雄……小……狠……我……我受不……了……啦……求你……求求……你……快點插……吧……哦哦……“

    浪聲四起,欲火中燒。

    這時,小妙月,突然雙腿一張,立刻從他的肩上的滑落下來,跟著一轉身,用兩條渾圓的大腿,緊夾住他的身腰,苦苦上哀求著:“好……人……哪……我要瘋了……快……給我騷穴……來重的……要狠的……狠狠……地插……插痛快……一些……我……好瘁啊……快癢死我了……肉棒……快插吧……“

    她一手攥住肉棒,不住地在自己的陰唇陰核上磨擦著,一縷縷淫水黏滿了整個的龜頭。

    汪笑天很喜歡這個小尼潑辣,開朗的性格和那其浪無比的小騷穴,於是,他沉著的小聲說道:“我們換個姿式好嗎?來,你側身躺下,我在你的背後。”

    說著,讓妙月屈腿躺下,自己也側身,握住肉棒,對準陰戶,大擦大磨起來。

    右手也狠狠的抓揉的她的雙乳。

    只抓揉了一會,淫水又流了出來。

    江笑天順勢將龜頭頂住了陰核。

    “喲!癢死了!趐趐的!”只趐得妙月吃吃地笑了起來。

    隨著,她急火火地把小穴往龜頭頂去,想解決洞里的趐麻奇癢,可是汪笑天就不讓它進去。

    這時,妙月使勁地上下竄動著屁股,他仍是躲躲閃閃,這樣幾次挑逗,只覺得下面的小穴,又涌出了淫水。

    她感到欲火難耐,心中的酸癢,越加強烈。她將陰戶再一次湊了過去,用兩片陰唇,含住了他龜頭,心中一陣歡喜,便用力的磨搓起來。

    汪笑天感到像有一團火,一股熱流包圍了龜頭,使他也趐癢起來,於是,屁股一挺,只聽“滋”的一聲。

    她感到陰道里,像插進一條燒紅的鐵棍,而且又粗又長,直達深處的穴底。

    她不由地一顫,陰戶里的淫水,更如春潮泛濫一般,沿著穴縫直流而下。

    他被那窄窄的穴孔夾實了肉棒,在用力抽插,開始產生一陣陣趐爽,直傳到心中。

    兩人都不約而同地,搖晃著自己的屁股,一個向後挫,一個向前頂,直樂得

    妙月口里含混不清地叫喊著:“哎呀……哎……呀……好人……我……的心肝……被你……被你……弄得……弄得……好爽……好……厲害……樂死人家了……我……”

    汪笑天聽著她的嬌喊,便低聲說道:“我的寶貝,你的小穴好緊,插得我,好趐,好癢,好麻!”

    “喔,你又流浪水了吧?……這麼多,哈哈哈,把我的腿也……搞得……濕淋淋……”

    妙月嬌聲浪語地道:“你也快……樂……嗎……喔,這下插得……好深……好爽!”

    兩人上邊說,下邊干,而且抽插得速度更急、更快、更穩了,直插得陰戶滋滋大響。

    “哎喲,好人哪……我癢死了……我小穴……被你插裂了……喔……癢死了……使勁……用力頂……啊……啊……好……”

    汪笑天那大肉棒,并沒有直插直抽,而是上下左右地亂闖,在小穴的鮮紅嫩肉上翹動磨擦。他那濃密的陰毛,在抽送的同時,不停地刺激著穴唇和穴核。

    這種雙管齊下的刺激,更使她樂得怪叫,淫水又一次沖撞而出。

    她的後背緊靠著他的胸膛,她美爽地閉上了雙眼,兩片枯乾的香唇微微地啟開,一條香舌不斷地舐著自己那乾燥的嘴唇。

    “美死……我……了,你……的……太長……太大……我死了……也不冤了……喔……好爽……”

    她咬牙,狠勁地讓小穴把整個的肉棒一下吞下,她往後挫著屁股,這樣她才覺得全身漲,心靈充實。全身熱得發燙,小穴癢得透體。無法形容的快感使她緊張,又放浪。

    她夢一樣的呻吟,蛇一樣的扭動,使肉棒插入小穴更加深處。她舒服透了,有生以來,第一次嘗到這種無法表達甜頭,太舒服、太愉快了,使她已陷入了半昏迷的狀態,這種昏迷,好像神仙飄蕩在云中。

    “喔……好人……我……我……小穴……頂漏了……漏水了……”

    接著是“啊”的一聲怪叫。嬌軀亂顫,一股透頂的快感傳遍了全身,只見小腿亂蹬,玉臂亂舞,昏迷過去了。

    汪笑天并沒有終止抽插,而且是放慢了速度,緩抽慢插,每次頂穴到底。

    經過一段歇息,她本能地向後頂著、頂著,急促地嬌喘,美麗的臉蛋,又出現了滿足的表情。“好,好人,……啊……唔……我會,會給……你插死,干死……嗯……唔……”

    他又是一陣急插猛闖,次次一插到底。

    小穴中淫水如山洪爆發,往外噴涌,兩腿縮張,全身蠕動,血液沸騰。

    “啊……我……不能動……了……喔……又來勁……了……又癢…好舒服……哎唷……樂死我了……你……別插了……真要了……我的命了……啊……”

    淫水長流不止,妙月討饒不息。

    汪笑天一個鯉魚打挺,坐了起來,將妙月抱在自己的懷里,溫柔地親吻著,低聲他說:“好好休息吧!啊!”

    “啊一一”一口長氣,妙月滑落一旁。

    這時,只見其它四個小尼,都互相地抱在了一起,有的啃,有的咬,有的喊,有的叫。

    “別喊了!”一聲吼叫。

    四個小尼同時爬起。

    汪笑天微笑著,對她們說:“我想姐妹們一定等急了,這樣吧!我們五人一塊樂呵、樂呵。”

    接著,他從床上站起,像指揮千軍萬馬一般:“來,來,來,你們一字排開,都坐在床邊。”

    四小尼不知咋個玩法,都大眼瞪小眼地一一坐到了床邊。等待著新的命令。

    他縱身從床上跳下,走到一個小尼的身邊,用手指托起她的臉蛋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廣月。”

    “多大了?”

    “十八。”

    “噢,來躺下,再叉開腿,對,再大些。”

    這時廣月的雙腿,已經粘糊一片了。

    廣月是個嫵媚俊俏的姑娘,平時總是微笑待人世間,一笑兩酒窩,細眉彎彎,大眼烏黑,說話聲音,悅耳動聽,皮膚光滑細膩,全身曲線優美,乳房不大,乳頭凸突而紅潤,身材苗條修長,小丘上陰毛黑亮黑亮,濃密地包圍著褐紅色小穴。是個不可多得的女子。

    汪笑天走到第二個小尼的身邊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小尼法名,空月,年方十六。”

    汪笑天微笑地托起她的下巴,摸了摸乳房,又揉了一下小穴。然後叫她叉腿躺下。

    小空月是個天真活潑的姑娘,皮膚微黑但豐滿光滑,乳房高聳豐美,乳頭不大但堅挺,平坦光亮的小腹下穴毛微卷,濃稀適宜,倒三角的頂端,紅艷穴核,微微可見,真可謂野性十足,別有風味。

    第三個小尼,名叫惠月,方年十八。這是個雅麗羞澀的女性,她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尖,不是汪笑天叫她抬起頭來,她是不會正視他人的,她有一雙脈脈含情的大眼,鼻梁挺直,皮膚白晰,一對尖挺的小峰綴著兩顆紅色的珍珠,一片稀稀的穴毛,柔軟異常,一顆突起的穴核,竄掛在陰穴的上端,一雙玉腿粉妝玉琢,是一典形的大家閨秀。

    第四個小尼,法名靜月,方年十六。是個剛入庵不到一年的小尼。她長得濃眉大眼,鼻梁高挺,嘴角微翹,頗有點男性氣質,她有一對肥大的雙乳和兩顆圓凸的乳頭,臀部高高聳起,走起路來左右搖擺,小腹平滑,肚臍很深,陰唇外翻,是個性欲強烈的女子。

    這時,四個小尼,屁股挎在床沿,雙腿叉開,形成四個大字。

    汪笑天在地上來回地走動著,突然雙掌提起,十指張開,猛吸一口長氣,運至丹田,貫輸全身,接著雙掌一壓,又將全身的力量集中小腹,這時只見汪笑天的大肉棒開始彈跳起來,直向上方撥起,瓦亮的龜頭,不住地敲擊著肚皮,發出“咚,咚,咚”的響聲,形成了一八十度的高挑。

    他緩緩地舒了口氣,才慢慢地走到廣月的雙腿之間,他攥著膨漲伸長的大肉棒,對準廣月的小穴,像搗水一樣的在穴溝里上下的攪動。

    廣月,還在靜靜地仰身等候,突然強烈的男人氣息,撲人了她的鼻孔,她精神一震,接著,陰唇內外像有一條泥鰍在不停的滑動著,尤其滑到小穴核里,立刻全身騷癢起來。

    他見到廣月已經春潮激蕩,接著兩只大手伸向了雙乳,不是輕揉,而是猛攥猛抓。

    廣月被那條大泥鰍滑弄得全身騷動,突然在自己的雙乳又發來更強烈的襲擊,她不知所措地呼喊起來:“啊!好利害喲……癢……全身……都癢……快……插進……去……吧!

    “好,寶貝,等著。”

    廣月開始了,手舞足蹈,肥白的屁股也扭動起來了。

    汪笑天脫離了她的身體,向後退了兩步,手握肉棒猛沖上去,不偏不倚,正中靶心。

    只聽“啊”的一聲,廣月渾身顫抖。好像一支鋼槍直插入自己的心臟。

    接著一種透體鉆心的美爽,漫延了全身,她嬌喘吁吁地呻吟起來:“啊,好狠,好長,好硬……好爽……”

    接著又是“啊”的一聲吼叫……

    汪笑天開始了快速的抽摘,嘴里還不停地數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僅僅十幾下,爽得廣月已經變了音調,一股熱浪從小穴內發出,迅速的向全身每一根神經漫延、普及,隨著肉棒強烈的刺激,她不由自地發出一聲聲地尖

    叫:“……好……啊……快插破……肚……皮……了……好舒服……真爽……太爽了!”“九十六,九十八,九十九,一,停。”

    汪笑天心里很清楚,廣月還沒管夠,但還得顧全其它的三個小尼,只得低聲說:“廣月,你先歇會兒。”

    “別……別……走……啊……”

    汪笑天顧不得那麼多了,跟著走到空月的身邊,伏下身先吻了一陣鮮嫩的臉蛋,他用自己那堅硬的胡渣狠勁地橫掃她的雙頰,立刻,便刺得空月扭動起來,嬌喘急促,搖閃著腦袋,滿面緋紅地張開小嘴,在他的臉上啃咬起來。

    “寶貝,別咬!別咬!”

    說著雙手伸向了乳房,他沒有揉弄,也沒有搽抓,而是一下捉住了乳頭,使勁地捻動起來。

    “唔……唔……好癢……鉆心……好扎……喔……太舒服了,你……真……會……玩……女人……我受不了……收快……插進去……肉棒快……”

    一邊胡渣猛刺,趐胸乳頭亂捻,這上下急風暴雨般的刺激,使得廣月實在無法招架,她沒有經歷過這種震顏人心的趐麻和騷癢,兩只小手,撞成拳頭,不住地在汪笑天的後背上捶擊著。

    三面夾擊,匯成了一股巨大的威力,似狂風暴雨飛砂走石之勢,雷霆萬鉤之力,磅磅於少女的整個身心,接著是五臟六腑巨裂般的震顫、撞擊、翻騰,使空月在高度地強烈地快感之中掙扎。

    這時汪笑天才抽回一只手,伸向自已的雙腿之間,握住了肉棒,正在空月鬧騰的高視中,只聽“滋”地一聲,下面又插入了一支罕見的大肉棒,接著是“一二三四五六……”

    第一個發出的聲音是一聲長“嘶”,接著便是:“喔……喔……喔……”、“媽呀,啊……啊……癢死了……肉棒……插到……我心里去……了,我…要死了……不活……了……啊……爽死了……”

    只聽“撲”地一聲,汪笑天在高潮之中拔出了肉棒。

    “空月,還舒服吧!”

    “哎喲,你……真……會……玩……”

    汪笑天在地上活動了一下雙臂和腰腿,又走到了惠月的身邊,伏下身輕輕親吻了她面頰,前額和玉頸,緩緩地站起身來,捏了幾下乳頭,然後斜挎床邊,一只手梳理著她那稀梳談淡的穴毛,另一只手在小穴的上端不住地撫摸,不住地移動,好像在找什麼奧妙。

    突然,停止了移動,用手指按住那軟骨的部位,先輕輕地按摸了幾下,然後開始旋轉式的揉了起來,這是激發女人性欲的焦點,只見他以焦點為中心,一面施加壓力,一面飛快地轉動惠月最初經過他的親吻,捏乳頭,情潮已經齊始騷動,心里癢滋滋地直哼哼,接著移向下方,輕輕梳理陰毛,使小穴四周立刻刺癢起來,小腹一收一收的,穴唇也開始了蠕動,而最後又在小穴上端撫摸。她只是雙眼微閉地享受這種撫摸,美得得她優美身段,像波浪似地搖擺起來,正在她洋洋得意的時候,她渾身一震,像觸到了通向全身的閘門,隨著他手指轉動的加快,這春潮的閘門,迅速地向上提起,只聽“啊”地一聲尖叫,惠月整個地淹沒在淫逸的海洋之中。

    “喔……啊……嗯……喲……”

    一聲高過一聲的怪叫,使她神魂顛倒,撕心裂肺,她像瘋了一樣,一把抓住身邊的一只繡花枕頭,一下搶入了自己的懷中,顛狂地咬啃,雙腿亂踢亂蹬,好像一個屠夫在宰殺著一只母豬。

    汪笑天并不心軟,繼續飛速旋轉。

    只聽“啊”一聲長嘶。

    小惠月挺身坐起,一把摟住了汪笑天的脖子!

    “英雄……好……漢……好人……大哥……求……求……你……快插進……

    肉棒……我要瘋了“說著,在他的臉上啃咬起來。淫水順著雙腿流下。

    一種難以抑制的狂濤,無情地抽打著她,拍擊著她,折磨著她,她完全處於狂顫的狀態。

    這時,汪笑天一把抱起了空月,又將她平放在床上,叉開她的腿,將肉棒對準穴孔,“滋”的一聲,連根插入。

    “一二三四五……”

    在惠月四肢癱軟,呻吟無力的情況下,汪笑天才抽出肉棒,伏下身對她說:“惠月,夠了嗎?”

    “哎喲……夠……了……。”

    汪笑天這時臉上也浸了汗珠,看著這堆堆爛泥,嘴角觀出了一絲難以察覺的微笑。

    他疲乏地伸起雙臂,深深地吸了口氣,又向靜月過去,他先揉弄了幾下雙乳,捻動了幾下乳頭,他看到靜月的呼吸便開始急促,而後,又撩開穴毛,分開陰唇,看了看,才直身對靜月說:“靜月,咱們咋個玩法呢?”

    “我不知道!”

    “那就由我了。”

    “我聽從英雄的話。”

    “哈,哈,哈,小靜月可不是好對付的。”

    “你要手下留情啊!”

    “來,靜月,咱們換個姿式,你把枕頭橫在上邊,而後再爬在枕頭上,使屁股高高撅起,好嗎?”

    因為靜月早已等得不耐煩了,大肉棒插完一個又一個,早已使她神飛魄散,浪勁沖天了,所以她一切尊便,只是自己已經急不可耐了。

    她按照他的擺布,將枕頭壓在自己的小腹下面,伏臥在床沿上。

    這時,她的大屁股高高地撅起,兩條肥嫩的大腿緊緊地挾住褐紅色的穴唇,兩扇大穴唇又緊緊地挾住小穴的洞口,盡管如此,那鮮艷的穴核,還鼓漲漲地顯露出來,一汪粘液還在涓涓細流,使人感到心緒撩亂,魂不守舍。

    汪笑天走到靜月的身旁將她的雙腿叉開,伏下身用手指掰開兩扇陰唇,仔細地察看起來,只見嫩肉鮮紅波浪起伏,正在一縮一漲地鼓動著,穴道里,清水汪汪,閃閃發光,在肉壁不停的鼓動下、一涌一涌地抽動著,小穴下,肛門上一撮陰毛布滿了粘液,好似清晨草坪上的露珠,肛門因陰戶的騷動而下斷地收縮。

    這是一個多麼美好的世界啊,汪笑天低頭聞了聞,做了兩次深呼吸,才把這潮濕的,溫和的,帶著少女芳香的氣體收入了腹中,他滿意地點點頭,好像這是一種最大的享受。

    他攥住這七寸多長的肉棒,讓漲滿的龜頭,在手指的擺弄下,先蘸滿了淫液,然後像磨擦鋼槍似地,在她那長長的陰溝里滑動,上來下去,下去上來。

    肉棒飽蘸了淫液非常滑溜,因此速度也就越來越快。

    靜月,首先感覺列,他那粗大的手指掰開了自己的陰唇,她的精神立刻緊張起來,她全神貫注地感覺穴內的變化,接著好像有一只滾燙的大肉蟲,在洞口的外邊蠕動,這種蠕動,實在叫人心急火燎,一會觸到了陰核,一會觸到洞口,一會觸到了肛門,好像在撥動著三根琴弦……

    靜月的情緒在不斷地變化,由緊張、激動到得意忘形三條導火線同時被它點燃,匯成一股巨大的熱流,迅速地向全身漫延,翻騰著心肝脾肺,抓撓著小腹乳頭,一根根血管在咆哮奔涌,一道道神經在狂跳震顫,全身立刻騷動起來,一種奇特的美爽的刺癢,從心里發出,波及每一塊肌膚,一種趐麻之感漫延到全身的每一個關節,一種似酸非酸,似甜甜的味道,雨露般地滋潤著枯乾的心田。

    一個人,尤其是一個女人,對於幸福或痛苦的承受力是有限度的,越過這個限度,就會使一個人由正常轉化為非正常,使身心肉體精神失常。

    靜月已經完全失去理智,失去了肉體、身心、精神的正常,說起來也難怪,一個少女怎能經得住這個情場高手汪笑天的擺布哪?

    粗大的肉棒還在不停地滑動著,幾下頂住穴核,又一觸即失,幾次頂住洞口,又一閃而過,穴里奇癢難忍,周身騷動不安,只見她雙手狠勁地抓弄著床單,光頭不住搖晃,腰波臀浪,一聲一聲的尖叱在後堂中撞擊的回蕩,又從窗口上飛去。

    “啊!別……折磨……我了……求……求……你……狠勁……插進去……人家……穴里……癢……無法忍受……了好人……快給我吧!”

    然而汪笑天并沒理會她的浪叫,只是向前一伏身,抽出兩手,向靜月的胸部一抄,立刻抓住了兩個肥白的雙乳,接著像玩健身球似地,搽弄起來,“喔……啊……我的……心……都快……跳出來……了……哎喲……趐……受不了啦……”

    汪笑天熟練地捉住了凸漲的乳頭,又開始了捻動。“啊!……癢……好…爽……美……喔……再狠……一點……好……啊……哎喲……我爽死了……快插……上……”

    “好,別急……這就……插……”

    這時他一挺身,抽出雙手,握住肉棒,對準陰口,只聽得“滋”地一聲,一扎到底。

    “喔,真長……真粗……真壯……死而無……怨了……喔……頂……到……底……了,再深……一點……啊……子宮……頂……破……了。”

    靜月像夢吃般地嚎叫著,蹬踢著,抽搐著,喘息著,一浪緊似一浪,一浪高過一浪,她在欲海的浪濤之中沉浮。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啊……喔……我要上天……了……要死了……爽爽……喔……到心里……哎喲……好……好……爽……喔……我要……升天……了……英雄……饒命……吧……”

    “九十一、九十二、九十三、九十四、九十五……”

    當汪笑天數到一下,抽身猛起,抽出肉棒,結束了這場怵目驚心的肉搏車輪戰。

    過了一個時辰,待大家休息夠了,汪笑天和眾小尼穿上了衣服,并找來了小師付明月。

    眾小尼盤坐在大床上,汪笑天和藹地對大家說:“今天,咱們違犯了庵院的戒規,但,人之常情,誰也理解,出家之人,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何況你們正值青春妙齡。但是,靜月庵仍是我們神圣的職責,大家一定要靜心修行,確保佛門興盛,小師付明月希望你精心管理,帶領眾小尼,誦經參佛,身明嚴教,一定要讓蒼龍山靜月庵,重新火紅起來,明日我要去縣城求醫,替母親治病。日後,我會派人送來黃金兩,白銀千兩,重整庵容,今後有什麼難處只管直言,我會經常來的。”

    月亮慢慢地墜入西邊的山頭,整個蒼龍山被黑暗籠罩著,黎明前的黑夜顯得格外清靜。

    ')

    the file was saved using trial version of chmdepiler.

    download chmdepiler from: (結尾英文忽略即可)

    ----------------------------------------------

    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http://www.zruryp.live 查閱。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