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的春耕過去了,二狗蛋想起他的老大林逸叫他幫忙帶點藥到他的城市這

    件事,於是立馬到林東方的家,拿了藥之後就出發了。廣安中文網[Gazww.Com]

    經過漫長的旅途,二狗蛋終於來到了林逸所在的松山市。經過10多小時的車

    程,二狗蛋已經餓得不行了,正當他想要去買點東西吃的時候,一個女孩向他走

    了過來。

    郁小可感覺自己快要變成郁悶可了,松山市最近一直在嚴打,她已經好久沒

    有收入了,孤兒院的資金已經快要見底了,再不弄點錢回去就要揭不開鍋了。

    其實郁小可不是沒想過要去援交賣穴什麼,但是她對這種賺錢方法還是有些

    抵觸的,雖然她平時也有幫孤兒院的孩子解決生理問題,但是那些都是她的親人,

    和親人操穴在郁小可看來并沒有什麼,但是讓她將小穴給其他不認識的人操,郁

    小可真的做不出來,在她看來,操穴除了親人之外,就只能看自己的愛人做。

    不過今天,她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孤兒院的一個孩子得了急性闌尾炎,需要

    馬上做手術,孤兒院揭不開鍋了,雖然她和醫院的一些人很熟,可以先做手術,

    但是手術費還是得交,所以郁小可只能下定決心去賣穴籌錢了。

    郁小可對那些有錢人不感冒,自然不想讓他們碰自己的身體,而那些平民百

    姓身上的那些錢很有可能是救命錢,郁小可也不想去賺他們的錢,所以她果斷地

    出了醫院。

    郁小可漫無目的地在街上著,本來她還打算,如果街上的巡警不多的話,她

    就有機會順點錢回來,到時就不用去賣穴了,但是看著街上十步一崗五步一哨的

    員警,郁小可就知道沒那個機會。

    不知不覺中,郁小可順著人流的方向盤來到了火車站,本來這里是郁小可的

    天堂,她經常在這里作案,但是現在這里也有很多員警巡邏。

    既然沒辦法作案,郁小可只得收想心情去賣穴了。雖然決定了,但是畢竟是

    自己第一次出來賣,怎麼也得找個比較順眼的,那些長得歪瓜劣棗的直接被郁小

    可忽略了。

    很快的,郁小可就找到了一個目標,一個剛從火車站出站口出來的年輕人。

    年輕人的個子挺高,但是一看就是那種大山里走出來的人,打扮的很土氣,

    穿著藍色的大背心和黑色的短褲,屬於那種土的不能再土的人了!

    雖然年輕人像個土包子,但是郁小可也知道有些富翁還喜歡裝乞丐呢,所以

    她也不敢肯定這個年輕人是真的土包子還是裝的,於是她跟了上去。

    「你跟著俺做什麼?」郁小可跟著年輕人一直走著,還沒想好要怎麼開口,

    前面的那個年輕人卻突然轉過頭來,奇怪地看著郁小可。

    二狗蛋很納悶,這麼漂亮的一個女娃子,跟在自己身後干什麼?難道是發騷

    想找人操穴了?其實二狗蛋早就發現郁小可跟蹤他,但是他覺得這麼漂亮的女孩

    子不像壞人,於是就沒理她,但是後來他故意偏了方向,對方依然跟著他,於是

    他終於忍不住出訪相詢了。

    二狗蛋雖然憨厚,但是從小和林逸就操遍了西星山村的老少娘們,哪是一般

    人?而且他聽說林逸說過,大城市的女人特別開放,在大街上操穴的也不是稀罕

    的事,所以他剛才才會這麼想的。

    二狗蛋突然回頭詢問,將郁小可嚇了一跳。剛才她一直在想要怎麼開口,一

    時之間有些不知所措。雖然下了決心要賣,但畢竟郁小可是第一次,所以還是有

    些心虛,連忙擺了擺手道:「沒事……沒什麼……」

    二狗蛋皺了皺眉,看著目光有些閃爍的郁小可,道:「女娃子,你找俺是不

    是有什麼事情?有事情就說,不要婆婆媽媽的,像個娘們!」

    「噗嗤……」郁小可聽了二狗蛋的話不由得被逗樂了,自己好像本來就是個

    女孩子吧?

    「你笑個啥呦?你到底有什麼事找俺?」二狗蛋見郁小可笑了,更是莫名其

    妙。

    不知怎的,郁小可覺得眼前這人還不錯,於是郁小可也打定了主意,直接和

    他明說就好了。

    「我找你……其實是想問問,你要不要操我?只要二千塊就好了。」郁小可

    覺得對方人不壞,於是就放開了來說「二千?雖然我沒來過大城市,但是一般

    也不用這麼貴吧?」二狗蛋問道。

    「我家有個小孩子得了急性闌尾炎,沒有錢動手術,所以我需要一筆錢應急

    ……」郁小可倒是沒有騙二狗蛋,實話實說的道。

    「哦?得了闌尾炎?要動手術?那可是大事了。」二狗蛋看郁小可的神情不

    似作假,也有些急了。

    二狗蛋是個熱心腸,雖然之前林老頭囑咐過他,外面的騙子比較多,但是二

    狗蛋覺得,面前這個女娃子不像是騙子,她說的很真誠,不應該是假的!所以,

    二狗蛋是真的想要幫助她!

    「我這有一千九百多塊!」二狗蛋在火車上買了個面包,除此之外也沒花什

    麼錢「差不多夠了!」郁小可算了一下,這些錢動手術應該是夠了的。

    二狗蛋二話沒說,從懷里掏出一個手絹包來,直接遞給了郁小可:「給,你

    數數吧!」

    「不用數了,謝謝你,走吧,我們找個偏僻點的地方!」郁小可頓時大喜,

    接過了手絹包,笑瞇瞇的對二狗蛋道。

    「恩,你不用去醫院交錢嗎,救命要緊!」二狗蛋說道。

    「我在醫院里有熟人,她答應先幫我弟弟做手術,手術費今天之內交上去就

    可以了。而且我拿著你的錢了,你不怕我跑了不回來嗎?」其實剛才二狗蛋這麼

    說了,郁小可完全拿著錢就跑,只不過她覺得二狗蛋人不錯,給他操一兩次也不

    算什麼,畢竟自己已經收了錢了。

    「哦,那好吧,我也不認識路,你帶下路吧。」二狗蛋聽到郁小可這麼說了,

    也沒再說什麼郁小可帶著二狗蛋左拐右拐,來到了一處廢棄的工廠「好了,

    就這里吧,雖然爛了點,但是這里一般都不會有人來的。」郁小可說道。

    看了看周圍破舊的廠房,二狗蛋也不太在意,他本來就是從農村出來的,那

    里的房子比這廠房還要差。

    郁小可看著二狗蛋,見他沒說什麼,於是就跪了下來,伸出顫抖的雙手,慢

    慢地解開他的褲頭雖然郁小可不是沒有操過穴,但是以前和他做的都是她的弟

    弟,是她熟悉的人,和不認識的人做還是第一次,不緊張是不可能的。

    解開了二狗蛋的褲子,一根粗大的雞巴跳進郁小可眼簾,郁小可頓時吃了一

    驚,她不是沒見過雞巴,但是都是10來歲的小男孩的小雞雞,頂天了也就4寸來

    長,而二狗蛋的雞巴卻有7寸長,與他比起來,那些孤兒院的孩子的簡直是小兒

    科。

    「好大!」雖然驚訝於二狗蛋的大雞巴,但郁小可也沒有忘記她現在該做的

    事情,雙手握住二狗蛋的雞巴套弄起來,同時還張嘴含住他的龜頭「唔……唔

    ……」郁小可一手握住二狗蛋的雞巴,一手揉著他的卵袋,小嘴努力地吞吐著二

    狗蛋的雞巴。碩大的龜頭撐得郁小可的嘴巴鼓鼓的。

    「好了,讓我操你的小穴吧。」二狗蛋的雞巴被郁小可吸得發疼,於是將她

    提了起來,扯掉她的短褲,將雞巴插進她的小穴。

    「啊……好粗……疼……你輕點……嗯……別那麼快……啊……好疼……」

    郁小可雖然有做過愛,但是遇到的都是10來歲的小雞雞,此刻遇上二狗蛋這樣的

    大雞巴,又怎麼可能會不疼呢?

    「沒事,俺操俺們村的娘們的時候,她們一開始也喊疼,後面就會爽的了。」

    二狗蛋沒有因為郁小可的求饒而放慢速度,繼續用力地抽插著。

    「嗯……嗯……好舒服……用力……喔……再快點……嗯……大雞巴操得我

    ……好爽……喔……我還要……嗯……喔……」最初的撕裂感過去了,郁小可感

    到快感開始不斷地涌上來,加上這里并沒有其他人,所以就開始忘乎所以地呻吟

    起來。

    兩人現在的姿勢是郁小可正面對著二狗蛋,一條腿被他勾住,吊在半空,不

    過二狗蛋覺得這樣的姿勢不太方便,於是就勾住郁小可的雙腿,將她整個人抱了

    起來,二狗蛋本來就是力大無窮,郁小可這點重量對他來說根本不是問題,而這

    樣他還能更方便地肏郁小可的小穴,雞巴能更插進得更深。

    「喔……喔……好深……頂到里面了……嗯……喔……好爽……用力操我…

    …插死我吧……嗯……喔……」粗長的大雞巴深深地頂進郁小可的子宮深處,爽

    得她更是語無倫次了。

    「喔……嗯……不行了……我要死了……喔……太舒服了……喔……要尿了

    ……喔……不行了……要尿出來了……」面對二狗蛋狂風暴雨般地抽插,郁小可

    很快就投降了,淫水如洪水暴發般噴涌而出。

    二狗蛋繼續抽插了幾十下,也將精液射了郁小可的子宮內。射完後,二狗蛋

    并沒有馬上將雞巴拔出來,繼續留在郁小可的體內,直到雞巴慢慢變軟,滑了出

    來。

    趁著二狗蛋的雞巴軟下來的這點點時間,郁小可的體力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

    她從二狗蛋身上跳下來,也沒管還在往外流的精液,將短褲穿好,然後又跪下來,

    將二狗蛋的雞巴舔乾凈,最後將他的雞巴收進褲子里才重新站了起來。

    「我要走了,去醫院交錢」郁小可將手絹包收好,笑瞇瞇地對二狗蛋擺了

    擺手。

    「嗯,你快去吧,救命要緊」二狗蛋點了點頭道。

    看著郁小可的影子消失在街道盡頭,二狗蛋才猛然想起來一件非常重要的大

    事!

    林逸老大的地址還在手絹里包著呢,林爺爺給他的那張紙條和錢放在了一起!

    「哎?你等等!」二狗蛋頓時有些急了,這紙條可是找到林逸老大的唯一途

    徑啊,沒有了地址他上哪里去找林逸老大啊?

    可是,還哪里有郁小可的身影了?郁小可早已經走遠了!

    二狗蛋一拍腦門,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按著剛才的記憶,回到了火車站。

    現在他失去了林逸的聯系方式,只能在這里等著,希望她看到那個紙條的時候能

    給自己送回來。

    另一邊,郁小可高興地向醫院奔跑而去,從小穴里流出來的精液將她的短褲

    沾濕了,她也渾然不知。

    郁小可現在真的很高興,想不到自己第一次賣穴就賣了差不多2000塊。雖然

    郁小可很高興,但是她也是個是非分明的人,她知道自己賣一次穴肯定不值這麼

    多錢,如果下次有機會,一定要讓那個人免費再操一次。

    ----------------------------------------------

    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http://www.zruryp.live 查閱。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