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圣女皇后媚娘傳 > 36-40
    圣女皇後媚娘傳36

    發文時間:1/22011——

    事實上,大廳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媚娘至始至終都沒能明白。廣安中文網[www.zruryp.live]大廳上自悶哼聲過後就沒發出過任何聲響。

    兩位皇子是未來龍宮的接班人選,教他們習武的都是名師,媚娘因為緊張而有點急促的呼吸聲在他們對打發泄冷靜後就很快被發現了。兄弟倆都有種感覺,他們談的話是不適合媚娘聽的。他們默契地使用唇語交流,聊到天亮變成天黑,那也許就是他們兩兄弟這輩子聊過最長時間的話了。

    我錘錘腦袋,快要到了,還有三天,月圓之夜就要來臨了。我會死吧?我甚至不怕死。我只是舍不得,舍不得這個世界的兩個男人。還有三天,我就再也看不到他們了。

    我不敢問上官熹和上官烈那個白天聊了什麼。我不敢想上官熹是不是都知道了。

    一切仿佛從那天開始就都變了。上官熹開始逃避我,只要遠遠看見我的身影他就會轉身離開。他白天還是在處理公務,但晚上他學會了喝酒,喝好多好多的酒。我想去勸他,但迎來的都是紅綾冷漠的拒絕和刀割的眼神。

    “蔣媚娘,你這個狐貍精!殿下都被你害成這樣了,你還想再害他不成!”

    我從每晚相依在他身旁變成默默地守候在他房門口痛苦地看著他大口大口地喝下一杯杯烈酒。

    不敢奢求,不能奢求。他痛苦,我跟他一起痛苦。

    我不知道上官熹知不知道,或者他已經默許了些什麼。上官烈的鮮花風雨無阻,每天清晨都會有一小宮女侯在門外替他送花過來給我。然而他不知道,這些花并沒有讓我開心,我看了只會感傷,我從來都不曾收到過我愛的男人給我送的鮮花。但我仍舊把花收下了,龍宮之中因為小事而死的人太多,我何苦增添一份罪孽?

    上官熹躲著我,我躲著上官烈。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的逃跑技術沒有他的追蹤技術強烈,我從來都沒有成功躲開他。於是我的白天就被他霸占了。他給我畫畫,他給我作詩,他繪聲繪色地給我講著他小時候的故事。

    我害怕的動手動腳一直沒有出現過。這個龍宮中傳聞每夜無女不歡的二皇子,在我面前簡直可以算得上是一個君子。我從剛開始掙扎著要跑開變成一個安靜的娃娃。我最喜歡聽他講的故事。那里面有我愛的兩個男人,那些故事被他說得很生動,那是我從來不曾觸及的領域。

    我開始習慣他在我身邊。

    “我的日子不多了。”我真誠感激地看著他,一個皇子每天的功課和要處理的事情不少,他白天卻都抽出時間來找我,晚上定是要累壞了。看著他眼睛下淡淡的黑眼圈。“謝謝你,給了我最後這些日子的美好回憶。”

    他看著我,我在他的眼睛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媚娘,我能親一下你的額頭嗎?”他的聲音帶著渴求。想著他的好,親一下額頭也不算什麼,我輕輕點了點頭。

    我感受著柔和的吻落在額頭上。

    然後是灼熱的氣息吹過額頭。他的聲音帶著堅定:“媚娘,你不會死的。”

    我一笑而過。

    天空的月是那麼孤清悲涼。我希望我什麼都看不見。上官熹正背對著我把他的頭埋進紅綾的xiong口。紅綾的衣裳早已脫落一半,女子嬌媚的吟叫和男子粗重的喘息交織在一起。

    我早已滿臉淚痕。

    如果不愛,就不會那麼心痛了。

    如果不愛。

    如果能不愛!

    圣女皇後媚娘傳37

    發文時間:1/32011——

    連死都不怕了,我現在還能再怕什麼?

    我以為這該是我這輩子最英勇的時刻。我一鼓作氣地沖上去把紅綾推到了地上。我以母雞護著小雞的姿勢擋在上官熹面前,讓眼前的“老鷹”吃驚地瞠目。

    “蔣媚娘,你瘋了嗎?”紅綾雪白的xiong脯就這樣曝露在空氣中,我越看越火大。

    我瘋了嗎?我沒有。我要是真瘋了,她xiong口上肯定已經插上了一把刀。

    我居高臨下地看著她,模仿著上官浩然的威嚴,冷冷地開口:“紅綾,我看你始終還沒明白我是誰,而你又是誰!跟我搶男人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還沒等她回過神來,我就一喝:“來人,宮女紅綾辱罵圣女,趁大殿下醉酒妖惑殿下,給我拉下去責打三十大板。”

    幾個宮女侍衛聞聲而進,也不等紅綾穿好衣服就用力拖扯她出去。

    “蔣媚娘,你不得好死!殿下,救命啊。救救紅綾啊。”

    上官熹始終沒有作聲。待最後出門的宮女關好了門,我轉過身來。濃濃的酒氣,他的眼睛卻亮得有神。“這算什麼?你趕走了紅綾,今晚誰來服侍我?你麼?我以為,憑我弟弟的床上功夫應該已經滿足了你才是,怎麼,還沒被喂飽?”

    “是啊,我還沒飽呢!”從他身上傳來絲絲別的女人的味道,我快要失去理智了。迅速地脫掉身上的衣服,我推倒他在床上。

    “上官熹,你是我的。我不準你碰其他女人!”我狠狠地吻著他,小舌絞緊他的舌頭,這個可恨的男人,這個可恨的男人偏偏是我愛的男人!我的手發狠地拉扯他的衣服,我要洗掉他身上別的女人的氣息。

    挑逗的結果是,我身下的野獸也爆發了。他的手配合著我把他的衣服都褪了下來,當柔軟貼上陽剛,如同干柴遇上烈火。

    我的手開始撫摸他的肌理,我的唇在他的上半身吮出一塊塊青紫的印記。燈光的照耀下他的xiong膛亮堂堂的沾滿了我刻意流下的口水,他的ru頭更是紫的發亮。

    我不知怎地突然又是一股氣悶,張嘴就來一句“就是那麼y蕩才會勾引那麼多女人!”我發狠地吮吸拉扯他的ru頭,身體一晃一蕩地用肚子摩擦他的y根。聽到他急促的呼吸聲我就快樂,叫你敢勾搭別的女人!

    “騷女人,你在說誰呢!”他的大掌牢牢地緊握住我的xiongru,我感覺到的自己的ru肉隨著他用力的揉捏在厲害地變形著。酥麻的快意,我剛感覺出xiong口有點異樣,就低頭看見幾滴ru液甩落在他的小腹。“看你那浪勁,有哪些個女人還沒懷孕就漏那麼多奶的?誰能騷得過你呢!”

    “啊……”他的一只大腿抵進我的雙腿之間,粗黑的毛發硬是蹭得我身體發軟想要趴下。碰巧幾根毛發的尖端刺到我xiāo穴外面的軟肉,更是讓我的內洞產生股股空虛的癢意。男女的身體結構使我慢慢處於交戰下風。

    眼看這場“馴夫記”要失敗了,我把心一橫,一根青蔥手指消失在上官熹的菊花里。

    圣女皇後媚娘傳38

    發文時間:1/42011——

    “唔……”上官熹的臉龐因為突然的疼痛而扭曲,冷汗匯聚成晶瑩的水線劃過臉龐,沈重壓抑的呼吸聲,他只覺得菊花處傳來如同插入刀刺的疼痛。

    他的眼睛閃著火花看著始作俑者,她敢?她竟敢!

    上官熹回想起今天看到的一幕,上官烈小心翼翼地吻著媚娘的額頭,盡管蔣媚娘當時低垂著頭看不清表情,但她沒有反抗那就是默許了。真是讓人刺眼的一幕,水性楊花的女人,她莫非還喜歡上他弟弟了!

    他用力將媚娘的手合起置於頭頂上,他急躁地覆蓋上她的唇,野蠻的吻著,又或者說是啃著,兩根舌頭激烈地交纏在一起,發出“嘖嘖”的水聲。

    像一只受傷的獸,他要發泄,他想毀滅。

    他的左手仍在禁錮著媚娘的手,而空閑下來的右手則突然使力將身子撐起,發脹的龍身騰到了媚娘的小嘴前,他冷冷地道:“吞下它,給我看看你的本事。要不然本殿下就要叫別的女人進來了。”

    看著嬌嫩欲滴的紅唇逐漸包住他青筋環繞的yáng具,她的表情就像是吮吸著什麼好吃的東西,帶著陶醉和渴望,偶爾香豔的舌頭從口中伸出舔食者他rou棒的末端,頓時一種說不出的快感遍布上官熹的全身,他失控地搖曳著身體使更加插進她柔軟的口腔。

    事實上上官熹已經興奮到在肉根在媚娘口中輕輕打顫了,他的嘴巴還是不輕易饒人。“吸得用力點……啊……順便也把我的睪丸舔一舔……嗯……都把你伺候我父皇的本事拿出來,不然我就要換人了!”

    媚娘最忍受不了的就是上官熹要跟除她以外的女人上床,她受刺激地加大嘴里的力道,“嗒嗒”的聲音響起,你要她吸?她卻要把你整個魂魄都吸出來!

    身下的小嘴突然像是充滿了吸力,上官熹感覺到自己快要到達頂端了。“果然夠蕩!難怪父皇會插你。不只是xiāo穴,你的嘴也稱上一絕了。”他擺動臀部加快沖刺的速度,rou棒的頂端插到媚娘的喉嚨里。

    “本殿下的rou棒好吃吧,你看你吃得多有味啊!比起父皇的rou棒別有滋味吧!”上官熹看著媚娘呼吸不暢的樣子,她的臉紅得就像涂抹了胭脂似地,媚眼蒙上一層薄薄的霧氣。他越想起她躺在父皇身下也該是這般樣子,就越有一股作賤她的沖動。

    就在媚娘以為自己要窒息的時候,上官熹退出了分身。他把兩根手指伸進媚娘的嘴巴挑逗著她的舌頭:“吸。”

    媚娘看著他目無表情的臉,她猜不到他的想法,只能以靜制動地照他的吩咐吮吸他的手指。

    如此又是片刻,上官熹終於把手指抽出媚娘的嘴巴。

    他想干什麼?媚娘不敢問,但她的心頭卻隱隱涌上一股危機感。

    上官熹的手一直往下探,摸到了雙腿的秘密花園,輕易地摩擦出一片水花。等手都沾濕了,他才把它提到媚娘面前,任那透明的液體輕觸到媚娘的鼻尖:“夠濕了吧?”

    這種問題媚娘怎麼能答他?媚娘還沒把他的意圖弄明白。

    他也沒等媚娘回答。

    他的掌迅速覆蓋媚娘的後穴,出其不意地把潮濕的手指刺進媚娘的深處。“後穴應該是真的第一次吧。本殿今天就給你開苞了它。”

    殘忍的笑,哪里有當日的溫和。

    墜落的天使,遠比惡魔來得恐怖。

    圣女皇後媚娘傳39

    發文時間:1/82011——

    手指的入侵帶來的痛直擊心臟,媚娘的冷汗如雨傾下,但她僅僅是“哼”了一聲。她的手撫上男人的臉,輕輕地,從臉到頸滑下,然後堅定地箍著他的脖子,讓自己的臉貼在他的xiong膛。

    眼睛偷偷往下看,這個角度能非常清晰地看見他的手指如何在她的後面的小花蕊肆虐。一拉一插,兩根手指毫無規律地沖撞攪拌,帶給她一陣陣辛辣和刺激。由於上官熹的手沾滿了她的唾液和y水,液體摩擦過內里的腸道,發出“茲茲”的聲音。

    好y蕩!媚娘有點受不了的摩擦了下屁股,不料正逢上官熹用力往里一頂。“啊……不要……”絲毫不遜於在xiāo穴處被插到高氵朝時的快感,讓媚娘全身顫抖不已。

    “口是心非的女人!真的不要嗎,你舍得?這就是你的敏感點了吧,稍微插到就讓你浪成這樣,等你的後穴高氵朝了,豈不是要美死了?”上官熹加快速度集中往那一點沖刺,一滴滴晶瑩的汁液順著手指的拉扯噴發出來。媚娘的腰肢被他的手指頂得激烈搖擺,肥碩的ru房一晃一蕩地擺動,上官熹越看越覺得下身的熱鐵越來越硬,那從沒被開發過的後穴連他的手指都吞得艱難,如果是他的rou棒呢?

    “……啊……受不了了……殿下……受不了了……”媚娘的身體呈現誘人的緋紅,她的後穴自己也分泌出一灘灘的y液,她感覺到上官熹的手指浸入得越發地通暢了。快感在漸漸地積累,只等攀升到爆發的臨界點。太舒服了。她的眼睛氤氳充滿了的渴望。

    “哪里受不了了?”他的rou棒摩擦著她的洞口。猙獰抵住柔軟,只等一聲嬌嬌的呼喚,它就要上前:“沖鋒陷陣”去了。

    “殿下……後面……後面的xiāo穴受不了了!快……快點進來吧~~~~~”主動地往那巨大的gui頭套住小半截,那麼大,那麼硬的rou棒,它將要入侵那從未有人探勘過的幽境。媚娘其實心里還是有點擔憂,但她只要一想起過往那堅硬曾帶給她的xiāo穴的無上的快感,她就有了嘗試的沖動。

    “真蕩!怕是妓女也沒有你那麼騷!”順著進去的gui頭一用力,沖破夾緊的軟肉,上官熹一下子將整根rou棒捅了進去。比前面的xiāo穴要繃緊得多,四周層層夾擊,上官熹爽得有種毛孔全開的感覺。他興奮地在甬道里橫沖直撞,粗重的戳刺,仿佛要憑rou棒把媚娘頂起來。

    “啊……不要啊……好痛……”媚娘的小臉此時白得可憐。這跟她想象的不太一樣,她還沒嘗到預想中的的快感,就被剛破後穴的疼痛給嚇怕了。她掙扎地晃動雙腿想要抽離,卻又馬上被一雙有力的大手箍緊腰,把她的下身往那根可怕的兇器上送。

    “啊……啊……”似是呻吟,似是哭泣的聲音,上官熹只覺得更是催動他的獸欲。他邊暢快地咆哮,繼續殘酷的抽送,邊攥緊她雙ru,毫無顧忌地戳扯出片片ru白的液體。“忍一下,一會兒舒爽了以後,你都不知道又要怎樣y蕩地求我了。”

    肉與肉的碰撞發出激烈的“啪啪”聲,媚娘想反駁怎麼可能會舒爽,但突然間從後庭傳來的絲絲刺激的麻麻的感覺,讓她的抗議聲又吞回了喉嚨。

    她控制不住地仰頭呼出像貓發春一樣的鳴叫,原來緊抓著床單的手,開始無意識地撫摸上了上官熹的臀。

    圣女皇後媚娘傳40

    發文時間:1/82011——

    “小,不是說不要嗎,怎麼又抱住我的臀部了?是不是連後庭也發癢了,開始懂得我的rou棒的好處了?”男人低沈的笑顯得那麼的得意他,他就是要讓她的臣服於他,讓她明白誰才能真正滿足得了她!

    “……好棒……再來……再用力點……”他狂野的沖刺正朝著那特別敏感軟肉,重重的搗入,短促的退開,再搗入,激起汁液四濺。的拍打聲,肉穴吃進男根的“噗嘰”聲混合在一起一遍又一遍地在她的耳邊響個不停。她快要失去理智了。空虛不斷地被填滿,被攪拌出酥麻的快樂,她有一種飛上天空的感覺。

    “喊得大聲一點。用力點干什麼?說清楚!讓我猜猜,是不是要我用力點干你的後庭,cāo到它不停地哭泣?”大掌松開被擰得快要變形的碩ru,滑到她臀下,順著xiāo穴噴出在穴口的一灘ai液,準確地找到洞口朝她的xiāo穴戳進去。再加一把火,他要讓她為他瘋狂。

    前後都受到攻擊,羞恥和理智早已離開媚娘的大腦,雙腿間像火在燃燒一樣,她快要被快感淹沒掉了。還要,她還想要得更多。“對,用力地干我的後庭,cāo爛它,把它cāo壞去~~啊……好舒服啊……我快不行了……”

    “這夜還長著呢。不行也得行。今晚我得讓你明白,媚娘,只有我才可以滿足你。只有我才可以滿足你這個浪騷的女人。”他的嘴巴大口大口地吞咽她的ru汁,啜出“嗒嗒”的響聲,啜得她的ru頭變紅,變硬,再變紫。

    他喜歡她在床上的y蕩,卻又忍不住酸酸地想她躺在他父皇身下的樣子。是否也是那麼浪,是否也是張開了她的大腿,要男人的rou棒狠狠地插她?

    “說。誰的rou棒更能cāo得你暢快?是我的,還是我父皇的?”享受著那無上的死絞的快感,他狂吼,“你這個y蕩的妖精,你倒是說話啊?難道被干得連話也說不出了?”不顧她的抽搐,他蠻橫的飛速狂搗,發動著強而猛烈的掠奪,盡情地攫取。

    媚娘確實已經被rou棒cāo得高氵朝迭起,連話都發不出來,只能嬌喘出“哼哼啊啊”的呻吟。但一聽這不像樣的話頓時就火了,這種混賬話,她當她是什麼隨便的女人不成?她就愿意上他們兩父子的床,活該被他這樣子羞辱。

    這如果不是因為意外,難道她其實自甘當一個y蕩的女人,隨時都能張開大腿來讓他們這對父子來糟蹋她?她邊委屈自己因為救他父親一命連帶讓自己也活不長,邊傷心心愛的人還當她是妓女一般要她談論誰的肉根更能讓她爽快。這一想來一想去的,她突然猛漲了力氣,又是一根手指刺進上官熹的菊花深處,讓他體會一下她心里的痛。

    ----------------------------------------------

    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http://www.zruryp.live 查閱。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