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圣女皇后媚娘傳 > 五
    “啊……壞人……別太用力……ru頭都被你捏碎了”女人心疼地看著男人拉扯自己的ru頭,那麼用力,雪白的ru房上都是鮮紅的掌痕。廣安中文網[gazww.com]

    左手一個又一個的巴掌拍向ru房,男人騎在女人身上,快樂使得他滿臉扭曲。右手提著丑陋的男根,狠狠沖進女人的rou洞,待尋到那塊敏感的軟肉,就用gui頭旋轉地摩擦它幾遍,復又猛地扎根在女人的子宮深處。

    “玩那麼多女人就你最騷。平時正正經經一副貴婦樣,脫下裙子就連那娼妓都沒有你風騷。嫌我太用力,那我拉扯你那ru頭的時候,干嘛流那y水流得那麼歡,拼命咬著我的yáng具不放。”男子越說越不不服氣地將一根手指插進xiāo穴,在rou棒進攻的同時使勁刮著內壁。”

    “弟弟,住手……不要……我不行了……哦……別再刮了……姐姐要泄了……嗯”女人在承受不住太劇烈的快感,慌忙把手伸到兩人結合的地方,想將男人的手指拿出來,卻意外抓中男人跨中的兩個肉球。

    “y婦,插死你。抓到老子的蛋了還叫不要。當婊子還要立貞房。,就要你泄,cāo死你。”拉起女人的腰身,將她的私處提到她眼睛的上方,逼她親眼目睹自己碩大的rou棒是怎樣奸y著她的xiāo穴的。

    的交合發出“噗嗤噗嗤”的巨大水聲,太爽了。他強奸著皇帝的女人,他的姐姐,她的肉穴正箍緊他的,這種禁忌的快感使他時刻勃起男根,腦海叫囂著:“干翻她,用rou棒cāo爛她的y穴。”

    上官熹聽著母親房內的y聲浪語,知道定又是自己的舅舅進宮來“探望”她了。大廳空蕩蕩的,伺候的人早已被遣出門外。母妃是個難耐寂寞的人,父皇一個月才來這里歇息一兩次,又怎能滿足得了母妃。

    這里伺候的人都是心腹,他也不怕母妃的事會傳到父皇那里去。從小母妃就很疼他,她想要放縱一下,就隨她吧。朝廷有規定,皇子不得與外戚有過多來往,他是不能未經稟報就去將軍府的。舅舅常進宮“探望”母妃,他遇上了也可以趁此與舅舅探討一下最近朝廷里發生的事情。

    他對皇位勢在必得,太子尚未確立,母妃娘家的勢力是他爭當太子的雄厚助力。

    走進來的母妃的貼身宮女杏兒拿了一疊紙進來,似是也聽到里面的“戰斗聲”,怔怔地站定在那里。

    “那是什麼?”

    “稟殿下,這是德妃娘娘給通過圣女選拔第一輪的女子出的考卷。”杏兒彎下身來,恭敬的語氣,動作上卻是故意擺好角度讓自己的ru房進入上官熹的視線,眼兒含媚地遞送著秋波。

    上官熹調笑著用手指撐起女人的下巴,這也是一個的y婦,以前來母妃這干過她幾回了。他對男女之情不像二弟那般熱衷,夜夜笙歌,卻也并不排斥。男人都有生理需求,興致來時,他也不介意拉過女人到床上發泄一下過多的。

    “過來,幫我吹簫。伺候好了,本殿今天就在這干你幾次”他突然把杏兒的頭往他胯下一按,臉上仍是溫文爾雅的樣子,嘴上卻毫不含糊地吐露出y穢的話語。

    上官熹看著杏兒解開他褲子的下擺,臉上因為興奮而通紅。她的手不斷地套著上官熹的男根,時不時地伸出舌頭舔舐著上面的皺褶。男性的味道是那麼濃郁,她的臉上一片陶醉。

    “放進嘴里吸它。用你的手揉我的兩顆蛋”他的rou棒開始硬起來了。下完命令,他突然有興趣翻開一下那堆放在一旁的考卷。

    她的母妃會出什麼題目呢?說起來,自登上皇位後父皇就忙於整理政事,他終於想起要選圣女了。龍域有個傳統,皇子要喝圣女的ru汁五年,他可不想幾十歲再喝奶啊。

    用一句話概括你心中的‘男歡女愛’是怎樣的?這是什麼題目?他一張又一張地翻著答案。

    毫無新意,許是限制一句話描述,答案都是一個回答模式,大約都是回答男歡女愛就是男女歡樂相愛。凈是字面解釋而沒有自己獨特的見解,太過無趣了。

    身下越來越快活,這騷婦的嘴上功夫越來越厲害。恨不得立刻推她到地上就地正法,正要將女人按到地上,他的眼睛看到一張紙。

    字寫得婉約清秀,寫出來的東西卻有一種瀟灑的風味:“男歡女愛,男人貪歡,女人索愛。”

    甚得他心。參選秀女的人總算有沒那麼呆板的人。是叫蔣媚娘嗎?

    拉起杏兒的裙擺,來不及脫下,將腫痛著叫囂要發泄的猛地插進她的肉穴,一下又一下地撞得她的xiāo穴噴射出晶瑩的y液。

    “有點松了,昨天被二弟插壞了嗎?”他甚至沒太多表情,雙臀前後晃動,突然看著女人說了一句。

    “爺……啊……這都是為了你啊……奴婢是為了你才去接近二皇子的……你……嗯……你嫌棄奴婢了嗎?”杏兒快被插得說不出話來了,只知道愛慕地看著干著她的男人。她整個身體都快樂地在收縮不已,期待男人更放任的對待,用那又硬又燙的虎鞭抽打她的。

    “怎麼會呢?只要你能勾搭上我二弟有機會呆在他身邊,幫我監視他平時的舉動。他日我登位必封你為妃。”上官熹突然朝著杏兒溫柔一笑,如千樹萬樹梨花開。杏兒只覺身心全被男人占據,就算為他去死她也愿意。

    上官熹覺得就像是他的和靈魂分開一樣,他的靈魂正在上方冷冷地觀看這場y蕩的交歡。女人能帶給他上的歡樂,卻無論如何也走不進他的心。女人之於他來就像玩物,就是一種工具。

    不就這樣嗎?男歡女愛,男人貪歡,女人索愛。

    下一章就到女主破處啦,到底幫他破處的男主是誰?大家猜猜……這里賣個廣告,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

    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http://www.zruryp.live 查閱。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