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劍兮三千 > 第十六章 殺狼
    等待血被流盡,等待著尾聲……

    孤山的防線退至五殿,但五殿也快要守不住了。昔日杏子林中弟子們練劍的光景早已不在,也不見演武堂里的刀光劍影,經歷了諸多惡戰,恐怕沒有人會刻意去想起這些東西,因為此刻只有手中劍和前方敵人!

    對于聯軍高層方面來說并不意味著孤山已經處于真正敗的一方,雖然勇猛的戰士已經攻破了五殿即將要殺到承天殿下,但還絕不能掉以輕心,甚至越到此刻越要小心,比如某些禁制大法,比如那些聞名大陸的天才們,比如躲在四峰上修煉的玄秘們,甚至一只貓,一條蛇,都可能會引發不應該要發生的東西,因為這些家伙還未出手呢。

    當時柳含煙和古調笑二位大使因為某些事而被關在了戒堂,命令則是由承天大殿的那位代掌門發出,當時很多人對此決定不滿,甚至兩殿弟子欲要到那承天殿討個說法。

    大殿派出了數名執事以及五意之一的書閣先生李青衣來勸解這些弟子們,最后此事不了了之。大敵當前當然不可能一直要鬧下去。

    于是在某一個黃昏下,在一個周圍栽滿花果的木屋里,在一張木桌旁,書閣先生李青衣和戒堂先生陳海山發生了這一場對話:

    “我還記得你懟掌門時的情形,真她媽有種!”

    陳海山面色平靜道:“我的確不喜歡青云掌門,規矩是要遵從的,如果都像他所說,人人都來破壞規矩,那要這戒堂干什么?”

    李青衣感嘆道:“都說五意之一的戒堂先生鐵面無私。”

    陳海山道:“并非我不懂人情,而是法不容情,這事你怎么知道?”

    李青衣用手指敲著木桌似笑非笑道:“當時孤山有名的天才都跑去那個閑人的住處喝酒曬太陽連匯溪宴都沒有參加,幾位大使著實生氣于是就請你戒堂先生去收拾這些不可一世的天才們,誰知這群天才里面竟然冒出個掌門來,有趣呀。當時我就躲在你們不遠處的石頭后面看熱鬧呢,只不過你們未發現我而已。”

    “有些人總會帶給你驚喜,就像那個閑人。”

    “孤山有閑,若非如此怎會成為劍試第一?又怎么會成為這場戰爭的爆發點?”

    “如果一場戰爭只是因為一個人是不是有些可笑?”

    “可笑!當然可笑!這場戰爭就像沒有經過深思熟慮一樣輕易的開幕了,僅僅就是因為那個閑人,那個劍童,這些大人物們就像是在兒戲一般。”

    “你以為他們真的在兒戲?”

    “至少在如何挑起戰爭上他們有些急于求成。”

    “很簡單,他們很急。”陳海山將視線放到木桌上,那根手指不斷輕敲著桌子,發出很有節奏的聲響,“今日來?”

    李青衣起身,將手中書卷放入懷中,道:“兩個人。”

    “你知道我是什么樣的人。”陳海山道。

    “可堯盤年的命令不能代表長老會,不能代表玄秘們,更不能代表整個孤山的意志,他說的話不是法,也不是規矩。”

    “他二人已然關入戒堂,若非高層的那些人的意志,怎么能輕易放了他倆?”

    李青衣誠懇道:“可此刻孤山需要他二人。再說你戒堂先生能懟青云掌門,怎么就怕高層的意志呢?”

    ……

    柳含煙和古調笑從戒堂出來時還是有些不理解,然后對那個拿著戒尺的男人說道:“這是堯盤年的命令?”

    陳海山笑道:“不,僅代表我個人意愿,事實上是書閣先生到我這里來求情的。有些人不能代表全部,規矩有時候也可以不遵循。”

    柳古二人道:“多謝。”

    陳道:“抱歉。”

    ……

    很多天后,聯軍還是沒能殺到承天殿下,而孤山弟子浴血奮戰并未后退一步,于是雙方就這樣僵持著。

    憶王孫受了傷。

    很重,還活著,但很驚險,畢竟九十九歲的年紀了。

    刺客將匕首即將要全刺入憶王孫胸膛的時候,他的手臂突然斷了,掉在了地上。

    唐小曉冷漠看著他,劍已沾滿了鮮血。

    他也看著唐小曉,然后詭異的笑了,斷臂上的血如噴泉,他也不理會,只是詭異的在笑,笑的很詭異。

    唐小曉刺出第二劍的時候,刺客不知擲出一顆什么東西,轟一聲消失在煙霧中,只留下了一條跳動的手臂和沒入胸膛的匕首。

    憶王孫沒有死,畢竟那把匕首沒有全部插進胸膛。

    又一個黃昏,夕陽如血,大地赤紅。

    孤山某條山道上,迎來了一個很平常的人,平常的以為他真的就是孤山弟子。他已經完成了任務,此刻當然要想辦法逃離孤山。他很緊張,因為很多人都在搜捕他,他差點殺了那位大使,他知道他如果被抓住就會死。怕死的刺客不會是一個合格的此刻,他怕死,所以他不是合格的刺客。他的步伐已經亂了,但仍然還不肯停下來,他知道只要繼續往前總會有一絲希望的,然而他很快失望以至絕望。

    少年騎著山羊,瞪著純凈的眸子看著他,似乎很生氣,但也很可愛。

    他有些慌了,他知道面前這位少年是什么樣的人。

    “你是來殺我的嗎?”

    少年看著他的雙臂,好奇道:“你的手臂為什么完好無缺?”

    他苦笑搖頭。

    少年認真說道:“你就是闖入羊圈的狼嗎?”

    他明白這句話的意思,然后點了點頭。

    “可是那位大使并沒有死去,所以我覺得我并不該殺。”

    少年想了想,道:“這么說我應該要感謝你。”

    他笑道:“你還是個孩子,不應該沉溺在殺戮之中,你不必謝我,你只要放我一條生路就可以了,好不好?”

    少年搖頭道:“不,我答應過皆早師兄。”

    他道:“所以?”

    少年道:“你死。”

    他絕望了,然后怒吼著,“為什么?”

    少年看著迎面而來的寒光,稚嫩的臉龐非常生氣,看上去更顯可愛。

    他倒下了。

    死去了。

    少年沒有再看倒在地下的尸體,而是悠悠騎著山羊朝著那個方向去了。

    那里正是五殿的方向。

    戰爭還在繼續。

    殘陽如血。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