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全民古武 > 第34章 一開始就是勁敵
    “你猜這次的一分會是誰拿?”

    “這還用想嘛?一看對陣表就知道,肯定是彭明。”

    “就是,許飛再怎么厲害,終究是個愣頭青而已,怎么可能玩得過有權的彭明,別忘了,他叔可是副校長。”

    “哈哈……,今天可是有好戲看了。”

    模擬考試已經完全成為了校園最熱議的話題,回教室路上到處都是議論紛紛,雖然也有不少人覺得自己會贏,但許飛大部分聽到的是支持彭明。

    倒不是說本事不濟,一分兩分的看上去不多,但往往很多時候,高考就會差那么一兩分。彭明和自己現在的血脈值都還沒達到穩上龍城學院的標準,所以這一分兩分的更加尤為看重。

    “飛哥,有把握嗎?要不要想辦法換下排陣?”劉建一臉擔憂說。

    “你覺得現實嗎?班主任就是彭力的狗腿子,還指望著他升官發財呢!”

    “也是,這時候要是能弄到巴豆、瀉藥什么的就好了。”劉建嘿嘿一笑說。

    雖然無法改變,但劉建覺得意淫一下也沒什么不好,至少還能樂呵樂呵。只是心中很是不爽,但事實也無法改變什么。

    “我和彭明分到了一組,放心,我一定盡力消耗他。”劉建咬牙切齒說:“其實這場模擬考就是為了讓我們大家心中有個底,還有一個星期就要開始報名了,沒戲的,可以直接不用去浪費這個錢了。”

    “報名費要多少?”許飛隨口問道。

    其實這才是許飛心中最關心的問題,給老爹開店以后,十萬估計已經所剩無幾了,而且還有學費,想想都有些前途堪憂。

    “七千多。”劉建也很是平常的回復說:“這次模擬考試是針對我們一個學校的,下次就會有一中、二中參與進來。反正以前三中都是虐得體無完膚,大家對這玩意都麻痹了。”

    整個人頓時怔在了原地,七千多在以前那個世界都夠一年學費了,這他娘的未免太夸張了些,而且關鍵是還不退。由此可見,在這個世界想要成為修煉者的成本還真不低,難怪福利這么好,要不然誰會傻到去冒尖啊?

    “怎么了?被嚇到了?不過,你也別擔心,連秦昊都不是你對手,我看今年你肯定是要替三中揚威了。”劉建一陣仰頭大笑說。

    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會錯自己意思,許飛也懶得多言。

    前兩節課都是在幫忙整理禮堂,武科模擬考試在上午十點正式開幕。

    雖然報名的人高達上百人,但真正上臺的卻不到二十,因為大部分都知道上臺只有挨打的份,根本就沒必要去湊這個熱鬧。

    “小子,等下你可要小心了,昨天的仇,今天我一定會讓你當著全校師生還回來。”宋真故意站到許飛身邊,狠狠瞪著他說。

    簡單打量他幾眼,這家伙的恢復速度還真是有些驚人,除了走路有點顛簸外,完全就跟個沒事人一樣。

    “樂意奉陪。”

    “昨天不過是老子大意了而已,否則你連跟我動手都不配。”宋真不僅心中不服,臉上更是寫滿了憤怒說:“你可以威脅彭明,但他可管不著我。”

    “哦!厲害厲害。”許飛根本就不想跟他說話,十分敷衍說。

    “你……。”宋真氣得真想直接一巴呼上去,但當著全校師生面也只好憋了回去。

    這種場面少不得學校領導們一陣長篇大論演講,無非就是大談修煉者好處,積極鼓勵同學們報名而已。

    “接下來第一局,請大家欣賞許飛對陣宋真。兩位都是我們三中最優秀的尖子生,我相信一定會是今天最精彩的一戰。”彭力嘴角帶著得意淺笑說:“大家都是同學,要團結友愛,點到即止,切磋而已。”

    隨著一陣雷鳴般掌聲想起,八十多平的講臺上便只剩下了許飛和宋真二人。

    “你猜誰會贏?”

    “還用說嘛!當然是宋真,大家心中都知道,他都已經是踏進你修煉門檻了,而且本來就是個天才。”

    “我看不一定,宋真今天明顯受傷了,而且許飛又是大黑馬。”

    “那我們打個賭,要是許飛贏了,你請我吃一個星期早餐。許飛輸了,我請你吃一個星期。”

    還沒開戰,同學們中就已經開始議論紛紛起來,甚至還有人直接玩起了對賭游戲。

    “切……,一幫蠢蛋,哪怕宋真缺了一條胳膊,許飛都不是對手。”彭明的一名小弟嗤之以鼻說。

    半響臺上二人都沒動,只是互相張望著,頓時又引來了一陣催促和尖叫聲,反正大家瞧熱鬧的也不嫌事大。

    宋真確實沒怎么把許飛放在眼里,同時對他的動作也是參悟了好幾分,心中更是對這一戰充滿信心。只不過大家都知道自己身份,要是主動出手的話,難免有些掉身份,所以一直在等著許飛先動。

    “小子,難不成你是怕了嗎?要是害怕的話,現在放棄不算晚,丟面子總比挨打強。”宋真齜笑說。

    “許飛趕緊上啊!媽的,不會是慫了吧?我一個星期的早餐啊!”見許飛還是不動,這可急壞了下面的觀眾,大呼聲和嘲諷聲參半而至。

    倒不是說許飛完全不敢動,而是心中在劃算著該怎么動?實力方面自己肯定是不如宋真,也不知道是不是彭力故意安排的,臺上連凳子都被搬了個精光。

    事實上許飛的猜測一點也沒錯,這是宋真痛定思痛的計劃,他再也不能容忍有任何意外的發生。

    “怎么?現在是不是傻眼了啊?要不要我再給你一把沙子啊?”宋真瞧出了許飛的心思,緩緩從口袋中掏出一把沙子來,緩緩扔在地上,冷笑說。

    他言語中的羞辱之意再明顯不過,許飛眉頭微微一挑,這小子還真不是一般的記仇,看來所謂的切磋和友誼不過就是個廢話,他肯定會借機報復。

    “謝謝,不過,你這人還真不懂得接受教訓,昨天是泥土,今天是沙子,肯定又要搬起石頭砸自己腳了。”知道他在激怒自己,許飛很快穩住心思,反諷說。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