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全民古武 > 第31章 滿嘴跑火車
    在男子絮絮叨叨中,許飛始終保持肩膀露在水面上,嘴角笑容也越發濃郁起來。此時離地面不過兩三米左右,洞壁人工挖鑿而成,泥土松弛,如果縱身一躍伸手扣進泥土。即便身體在水中跳躍不靈活,但還是有很大機會逃脫。

    “我發現你這人一點誠信也沒有,滿嘴跑火車,你不是不會游泳嗎?”半響沒有聲響,男子瞧向洞中,很是不悅說。

    “你也真會搞笑,難道壞人去你家了,你還遞把刀給他,讓他殺你不成?”

    “呵呵……,除非我讓你上來,否則你一輩子都只能當井底之蛙。”懶得去反駁,男子扔掉水管冷笑說:“再說了,就算你上來了又怎么樣?在我眼里,拍死你不過就是舉手之勞。”

    “是嗎?看來你也不過是個滿嘴跑火車的家伙嘛!你要真有把握,還要費盡心機綁架和挖坑嗎?我可以肯定,你最多也就個癸星位水平吧!”說話間許飛已經完全貼在洞壁上,充滿鄙夷說。

    男子稍稍怔了一下,因為許飛的猜測一點也沒錯。雖然正準備突破到壬星位,但還稍微欠了些火候。又親眼看到一名癸星位折損在他手下,男子才想出這個穩妥方案來。

    “先不說你那故事是不是跑火車?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你要得到解除閉靈方法也絕對不是救人,而是想謀財沒錯吧?”許飛繼續冷言冷語說:“你真要是救人,直接來請就是了,哪有求人救命先把救星揍一頓的道理?真不知道是你蠢還是你把全世界所有人都當傻逼?”

    他的話讓男子面色瞬間完全陰暗了下來,因為他的猜測絲毫不假。此時男子正處于突破關鍵期,但連一顆中級血脈丹都買不起。這還只是最低級的突破而已,往后更是個大窟窿。

    恰巧弟弟和許飛是同學,這幾天一直在家里十分崇拜述說著他的英雄事跡。說者無心,但聽者卻有意,男子很快就意識到,這是自己改變人生命運的大好時機。

    “沒錯,事無巨細,你確實聰明。但那又如何呢?就算你出來了,你也不一定能打過我,何況你還在水里泡了一會,我根本就不會給你機會上岸。”男子緩緩從口袋中拿出一把20厘米左右尖刀來,仰頭大笑說。

    “那就試試看唄。”

    說話間,許飛快速將雙手伸直,顧不上臟和疼,十指全力插入洞壁泥土中。雙腳跟著用力上抬,大部分力道全部用在手臂朝上一拉,人便如火箭破空一般疾射而上。

    “找死。”男子冷哼一聲,尖刀橫掃而出,懶腰切去。

    身體如蝦米一般后縮避開尖刀,說時遲那時快,許飛左腳踩在洞口,右腳關節全部伸直,腳尖橫掃而上。

    和許飛的動作一模一樣,男子臀部后移,腳朝后劃去,算是避開了許飛一招橫踢。

    但這也給了許飛足夠時間調整自己,雙腳站在洞口一個后空翻便到了男子正對面,快速將衣服稍稍擰干些水分。

    “動作不錯,試試這個怎樣?”在騰空而起之下還能如此靈活出招,許飛的能力確實讓男子倍感驚訝,但卻一點也不著急,朝右邊快跑兩步踢飛一堆干柴,拿出一根標槍來說。

    不等許飛說話,男子抓住標尾朝前一送快速扭動起手腕來。

    在他的動作下,標槍發出強烈‘咻咻’聲,標頭更是如靈蛇一般,招招刺人要害。可見,這玩意才是他最得心應手的兵器。

    標頭晃動非常快,讓人有種應接不暇的感覺,許飛根本沒機會去抓住標槍。本想可以通過側踢將標槍踢開,但男子根本不給自己半點除了躲閃以外的任何時間。

    “我想要卻得不到的東西,那就只有毀滅一條路,最后問你一次,秘方交不交?你要是還不打算交的話,我可要刺死你了。”男子眼神中露出強烈殺意說。

    “倒也不是不能交,不如我燒給你怎么樣?”許飛嬉皮笑臉說。

    “那我先燒點錢給你當是定金。”沒想到許飛如此冥頑不靈,男子開始惱羞成怒起來,一邊怒罵著,一邊加快了手上動作。

    之所以敢嘲諷調戲他,是因為許飛心中已經有了對付那根標槍辦法。在他加快動作時,故意后腳跟踢在石子上,一個踉蹌便朝地上倒去。

    男子心中大喜,槍頭快速對準許飛肩膀上刺去,因為那是自己的發財樹,哪里舍得真弄死他?

    本來就是故意的,許飛早已調整好重心,槍頭剛出身體就朝旁邊滾去。

    為了一擊控制住許飛,男子這一擊幾乎用上了全力。等發現不對勁時一切都已經來不及,搶頭已經重重插入土壤之中。

    許飛當然不會給他拔搶機會,伸手抓住標槍,將力道完全放在右手上,稍稍用力一拉人便倒立而起。隨后將力道放在腳上,腳尖筆直踢向男子頭頂。

    “唔……。”他的動作實在太快,男子本想將標槍拔出來,想躲閃已經完全來不及。頓覺以前一片金星亂閃,悶哼一聲,就想是喝醉酒的醉漢一般踉蹌起來。

    許飛當然不會給他任何反殺自己的機會,一躍而起幾次旋風踢狠狠踢在他頭部和頸部,徹底將他打翻在地。

    “跑火車倒是一流,可惜本事跟不上。”走到男子身邊,徐飛舉起表情朝他耳朵邊上插去,帶著一絲鄙夷說。

    “啊……!”

    一聲震人耳膜的慘叫聲響起,許飛萬萬沒想到自己投標槍的技術還不錯,竟然直接穿透了他耳朵。

    “哎呀你……!真是不好意思,怎么不躲啊?你這運氣也太差了點吧?”許飛忍不住撲哧一笑說。

    單手摸住鮮血淋漓耳朵,男子疼得滿地打滾,心中更是氣得直罵娘。許飛這小子真他娘的陰,要是能躲,老子特么還不躲嗎?難不成還是賤的?

    “雖然你小子沒啥用,但有一點我還是想不通,你不過就是想要賺錢而已,那你編那么一個故事,有什么意義呢?”一腳踩在翻滾男子身上將他定住,許飛好奇問道。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