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瑾瑟遙遙 > 第17章,慈母多敗兒
    “好了,陽兒還是孩子,調皮愛玩是天性,也沒什么不好。”

    “他爹娘都不在身邊,日后也不知道是個什么情況,你們這些做叔叔的以后就是他的依靠,你們都多擔待些吧,別跟個孩子計較。”

    白老夫人自是第一個舍不得懲罰蘇漓陽的,蘇燁云的話音才落,她就開口為蘇漓陽說話道。

    蘇燁云狠狠的皺了皺眉頭,不贊成的看著白老夫人。

    “娘,蘇漓陽的性格太過散漫,要是不趁著他現在年紀尚幼多加管教,以后他只怕會不斷犯錯,難以看管。”

    蘇燁云絕不承認他是記恨蘇漓陽招惹了自己的頂頭上司想要公報私仇,儼然一副他是真心為蘇漓陽好的模樣。

    白老夫人卻堅持要護著蘇漓陽,偏心的光明正大。

    “管教自然是要管教的,只是如今陽兒年歲尚小,管教也不必急在一時。”

    “那依娘的意思,這次蘇漓陽闖了這么大的禍也就這樣算了?”

    蘇燁云臉色難看,顯然是氣極了。

    他從小就知道他娘偏心大哥,這么多年,不管他如何努力,在他娘的眼里,看見的永遠都只有大哥的好。

    即使后來大哥違背她的意愿,為了個女人不惜與家里反目,可在他娘的心目中,最疼愛的依舊還是大哥。

    現如今大哥失蹤了,這輩子誰又知道還能不能回得來,他娘就把所有的疼愛都給了大哥的孩子。

    不管是當初的蘇漓塵,還是如今的蘇瑾萱、蘇瑾環兩個丫頭片子,甚至是上躥下跳、一無是處的蘇漓陽,在他娘面前那都是心頭肉,由不得別人說半點不是。

    而他的子女,不管再如何優秀,他娘也不會多夸贊一句。

    “不然你想怎樣,你是咱們大將軍府的人,是陽兒的二叔,難道要為了討好丞相犧牲陽兒嗎?”

    白老夫人的火氣也上來了,看著蘇燁云的眼神也變的犀利。

    蘇燁云聞言心中忍不住慌亂了一下,面上卻一點也不顯,義正言辭的說道:

    “母親說的哪里話,我是陽兒的親叔叔,怎么可能會有犧牲他的想法?”

    “我只是覺得陽兒性子太過胡來,小孩子家家的,今天就可以無緣無故的跟丞相之子動手,改明兒誰知道他還能做出什么事情來。”

    “如今大哥不在,我們這些做長輩的不就得替大哥好好看著陽兒,他犯錯就該罰,一味溺愛,將來只會害了他。”

    白老夫人還沒來得及說話,始終沉默的蘇念南開口了。

    “好了,老二說的也不無道理,這件事情,陽兒的確做錯了,哪怕是為了給丞相一個交代,也是該罰的。”

    “不行,我說不能罰就是不能罰。”

    白老夫人自是不肯答應。

    自從她跟蘇瑾萱的關系緩和之后,她就對大房的這三個孩子越看越喜歡,她是舍不得看他們任何一個受到一點委屈跟傷害。

    “這件事陽兒雖然有錯,但那個丞相公子也有責任,兩個人打架,哪有只責怪一個人的道理?”

    “母親,你這是溺愛,如今大哥大嫂下落不明,陽兒天性頑皮本就缺乏管教,你這祖母卻還一味的寵溺。”

    “慈母多敗兒的道理母親不會不知道吧?陽兒將來要是成了那不知天高地厚的無知小兒,甚至將來牽連府中,全都是母親你縱容溺愛之過。”

    蘇燁云幾乎是咬牙切齒了,話說的極重。

    白老夫人的臉色變了一瞬,皺了皺眉頭沉默不語。

    的確,她這些日子真的很是疼愛蘇漓陽,要說溺愛真的不為過。

    畢竟,這是蘇燁華留在她身邊唯一的兒子了。

    蘇燁華他們如今下落不明,誰也不知道他們是生是死,她每日祈禱,期盼他們能平平安安。

    可是,她還是止不住的害怕,她怕蘇燁華他們永遠也回不來了。

    如果真是這樣,那蘇漓陽就是蘇燁華唯一的根了。

    哪怕還有蘇瑾萱跟蘇瑾環都在,但她們是女孩,早晚有一天都要嫁人的。唯有蘇漓陽,才是那個可以將蘇燁華的血脈傳承下去的人。

    所以,她總是忍不住的就會對蘇漓陽更好一些,對蘇瑾萱跟蘇瑾環也要比其他孫女兒更寵愛一些。

    她只是想要把對蘇燁華跟水靈夢所有的歉意全部都彌補在他們的孩子身上。

    她只是想要把未來得及給蘇漓塵的疼愛都給到他弟弟妹妹身上。

    這難道有什么不對嗎?

    “二叔多心了,即使爹娘如今不在,陽兒也還有我這個姐姐會代為管教,有祖父祖母疼愛,陽兒將來必不會成為二叔口中的禍害。”

    “二叔如若擔心陽兒將來做出什么事情連累到您,那不如現在就將我們姐弟三人分出去單住好了。”

    蘇瑾萱在蘇瑾環跟蘇漓陽的攙扶下走到大廳門口時剛好聽到了蘇燁云憤怒的聲音,她內心的恨意一時間竟怎么都壓不住,想也不想的就脫口而出的說道。

    上一世,雖然最終害了蘇瑾萱的人是宇文晨曦跟蘇瑾瑜,但她的好二叔可未必就沒份參與其中。

    蘇瑾萱猶記得,她的好二叔可是早早的就投靠了宇文晨曦,甚至為了他自己的利益不惜出賣他自己的親弟弟,害的將軍府的三房被流放,全都死在了流放的途中。

    而現在,就因為蘇漓陽得罪了丞相府,她這二叔的頂頭上司,她二叔的心里何嘗就不是想著要推出自己的親侄子去討好丞相,換取自己的利益。

    說的好聽是懲罰,但她敢肯定,一旦祖母點頭處罰蘇漓陽,她這二叔肯定不會輕饒了蘇漓陽,不打個皮開肉綻,又如何能讓丞相府消氣。

    就算她祖母這次攔了,但以后一旦她二叔在丞相手下受了氣,他一定都會算到蘇漓陽頭上,心生怨恨,難保他不會做出什么傷害蘇漓陽的事情來。

    與其這樣,不如趁著這個機會徹底分開。

    不是蘇瑾萱要以小人之心把蘇燁云想的如此之壞,而是這一切其實都是有前車之鑒的。

    上一世的時候,得罪了蘇燁云的倒不是蘇漓陽,而是將軍府的另一個混世魔王——蘇雨晟。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