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道祖,我來自地球 > 第四十一章 獨孤萬劍式
    “哦,好。齊源哥,你的氣息好強,洗髓境幾層了啊?”

    “剛剛晉升到七層。白云學府天才如云,我不算什么。這幾天,你也不要出去亂逛,就在宿舍區呆著好好修煉。”

    “齊源哥,那吃飯呢?”

    “……可以自己做,也可以去食堂吃。氣血丹將就幾天不就好了?”

    “沒了啊,家主一次給了我50顆,在守護廣場就吃完了,我已經餓兩天了,都沒舍得用氣血丹療傷,不然我還能更早點出來呢……”

    齊源驚訝地扭頭,看著李虎,旋即也是釋然,這么大塊頭,氣血丹當成食物的消耗量,怕也要是常人的幾倍。而李虎只是楊家非嫡系,家主能一次性給50顆,已經相當不少了。

    “我還有點氣血丹,但也不多,先給你10顆用著。另外,實在餓,就去食堂吃吧。氣血丹還是要用在修煉上。這幾天我盡量去找你,帶你去吃。”

    “不用不用,齊源哥,我可不能拿你的氣血丹。我自己去食堂就好,你還真當我是當年的小阿虎啊?我已經長大了,嘿嘿……”

    齊源看著高他一個頭的李虎,也是壓力相當之大,真是長“大”了。

    大的像黑乎乎的山!

    齊源猶豫了下,也沒再多說。

    辰家雖然肯定會針對他們,但在新生擇師之前,還不敢太過,而他也不可能跟奶媽一樣時時刻刻守著誰。

    ……

    楊靜、蘇明惠兩人雖然也在次日踏出守護平臺,可惜沒能進入天字號。

    分別分配到地字14號和15號。

    齊源和周睿一起,也接到了楊靜。

    兩人看到楊靜之時,均是微微驚訝,尤其是周睿,都忍不住掩嘴輕笑。

    因為表弟林宇,她可是被齊源吐槽過的,沒想到楊家的小姐楊靜,竟是一身男人裝扮,若非還保留著幾分女生明顯的特征,怕是要被誤認為風度翩翩的美少年。

    這跟她表弟林宇簡直是天生的一對兒!

    齊源驚訝的則是,楊靜明顯極為輕松。

    跟李虎出來的時候相比,可以說是兩個極端。

    楊靜可以說比絕大多數人出來的時候都要輕松的多,輕盈的腳步聲,舉手投足之間,都顯得極為自然。毫無疑問,楊靜已經完全適應了十倍壓力!

    這哪怕是最早出來那批天字號,都沒法跟楊靜比。

    李虎就更不用說了,出來的時候走路都是“嘭嘭嘭”的,雖然跟他的體形有點關系,但最主要的,還是他自己沒有適應十倍壓力,控制不好自身的力量。

    周睿很喜歡楊靜。

    兩人見面認識后,便如同好姐妹般,自然地挽著胳膊,低聲交流著。

    從后面看,像是親密無間,隨地亂撒狗糧的道侶……

    齊源也是心累。

    但不得不說,楊靜的打扮,很招女生喜歡。

    一路上遇到不少女生,都對楊靜側目。

    ……

    “什么是天才?”

    天字一號別院中,楊安站在別院宮殿的屋頂上,白衣獵獵,長發飛揚,俯覽著一年級區域一座座別院,遙望著一道道或興奮、或激動、或者失落、或緊張的入住各自別院的身影,喃喃自問。

    “或許就是像我這樣的掛逼吧……”

    楊安看著自己更新的數據,喃喃自語道。

    道幣:213枚

    境界:淬骨境八層

    氣血:1054卡+

    精神:250~828赫(MAX)

    力量掌控度:64%

    自創功法:

    1、基礎淬體術《太古金身訣》:二層(進度84%)

    2、神級拳法基礎篇《無生神拳》:第六拳

    3、神級劍技:《獨孤萬劍式》:進度1.6%

    道幣飆升100!

    自創神級劍技《獨孤萬劍式》!

    楊安之所以將名字命名帶著獨孤二字,是向獨孤前輩致敬,盡管這只是一個虛構的人物,但其劍道理念卻是至高無上!

    而之所以是劍技和劍式,不是劍法、劍訣,是因為楊安只是領悟自創了劍招,沒有配套的法,也就是心訣。施展此劍技,楊安的力量沒有增幅,可以說連凌云劍法的增幅都做不到。

    但楊安已經很滿足了,低級的劍法增幅,對他來說沒多大作用。

    原因很簡單,他基礎氣血牛的一匹!

    增幅不增幅的,慢慢來就好,有啥好慌呢。

    何況,要爆發,他有《無生神拳》啊,這段時間,進展迅猛,他修煉到了第六拳!后繼的,不是練不成,而是楊安的氣血無法支撐。六拳一出,楊安的精氣神便被抽空!

    ……

    “神經病!偷窺狂!”

    楊安站在自己別院宮殿的頂上,俯覽整個宿舍區的時候,不遠處,正在自己演武場修煉的管青竹,冷不丁看到楊安“高高在上”的身影,頓時臉都綠了。她可是穿的相當清涼……

    畢竟就在自己的小院中嘛,苦練一會兒就香汗淋漓的,穿少點才是常態。

    可誰想到楊安會站到宮殿頂那高高的飛檐上?

    不過,才往屋子跑到一半,管青竹忽然想到,自己別院是有守護陣法的,楊安壓根看不到她在演武場的情景,怕什么呢?

    守護陣法,屏蔽的是外界對內部的探視,雖然無法做到完全隔絕,可除非近距離,否則看不到,也聽不到她的動靜,這守護陣法,即便是洗髓境巔峰都能阻擋的住。

    “哼!楊安,到時候看我怎么收拾你!”

    停下身來的管青竹,雙手掐腰,遙遙指著楊安,說道。

    ……

    楊安嘴角不可察覺地抽搐了一下下,本來看著下方的他,緩緩地移動著視線,似乎在欣賞著遠處的美景,最終慢慢地變成面向管青竹所在別院的方向,他的瞳孔陡然一縮。

    “嘖嘖,小青竹好兇呀……”

    楊安喃喃暗道。

    管青竹見楊安面朝她的方向時,她認為楊安不可能看到,張牙舞爪地對著楊安大罵不說,還爆發出犀利、野蠻、狂暴的近身搏殺術,越打越帶感,仿佛真的是在蹂--躪楊安一般,整個人氣勢越來越強。

    “好兇,就是太兇了!不過,還是蠻可愛的……”

    楊安淡淡地微笑著,神色沒有絲毫變換。

    但卻是將管青竹的組合招式,印在了腦海。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