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從文抄公到全大陸巨星 > 第142章 你不得好死(第二更)
    三日的時間,就這么在大家交流聲中慢慢落下了帷幕,無論是圣人文作家莊藉還是包括宋仁在內的十五名百世作家,都真正的獲益匪淺。

    宋仁也更加直觀的了解了其他百世作家和圣人作家的想法。

    甚至莊藉還拿出了好幾本圣人文書籍給大家講解,也為他們奠基了日后的方向。

    很充實的三日。

    “所以,這是可以改變三米之內,他人對你所觀的相貌丹藥?”

    隨著第四日的到來,十五人每人被分發到了一顆冰藍色的丹藥。

    莊藉點點頭,率先第一個先吃下去。

    很快,在莊藉的四周,開始出現了一層水霧,慢慢的,在十幾人的眼里,莊藉這位圣人文作者,面容漸漸起了變化,直至成了一個少年人的樣子。

    眾人驚嘆。

    不過隨著莊藉含笑著往大家身邊靠攏時,他的面容又再次變成了之前的樣子。

    “醉顏丹,可改變三米之內,他人對你的第一印象,此次我們所去的,是幾所普通的書院,甚至那些夫子們,連一本潛力都沒寫出來過。

    或許他們講的很低端,是你們早已已知的,甚至不認同看不上的。

    但,請答應我,別出聲,也別自視清高的去反駁,你們只是一群前去學習的初學者,如果有人不同意,請提前告知,我自會取消此次的體驗學習。”

    莊藉說道最后,一臉的嚴肅,不似任何開玩笑。

    其他人面面相覷。

    一群百世作家,去山野鄉村聽普通的老師講課,怎么聽怎么覺得古怪。

    別說,突然離開這個圈子,低下頭看別人,想想還真是與眾不同的體驗的。

    “不敢!”眾人道,而后吞下了那粒丹藥,頓時周身霧氣涌動,全都變成了少年人的樣子。

    就像宋仁雖然帶著面具同樣也是,但靠的近了,就露出本來面目了,看來到時候得拉開與那些人的距離啊。

    半日后,他們從傳送陣中走出,來到了一座跟平安城大小一般的城池里,這里有一座私塾。

    學生不是很多,只有四十多個,講課的是一個胡子花白的老學究,瞇著老花眼,滿是高興的接過這些‘外來學子’的聽課費,便絮絮叨叨的和平日一樣講了起來。

    大家都是認真的聽著,誰都不能忘了,當初自己是怎么從這里一步步走過來的。

    這個世上,誰也不能瞧不起誰。

    當你狂妄的以為自己已經站的最高時,那才是一葉障目的開始。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未來誰又能說得上誰呢。

    不說別的,他們已經成為百世作家那么多年了,再也寫不出更好的作品來,但宋仁這個人,接二連三就百世,更是走出人形神祗。

    他們可以嗎?

    所有的人都抱著此次在寫作之路上走的更遠的心態,跟著莊藉在接下來的十日時間,聽取不同人的課程。

    原本一些嘴上不說,但心里有些嘲笑這些夫子的人漸漸發現,他們口中偶爾說出來的一些粗淺道理,卻讓他們震驚。

    自己什么時候丟掉了這些最原始的東西,再也不敢忽視,認真聽講,宋仁更是除了在文淵先生那里外,系統的從基礎好好學習了一番。

    直至,結束。

    文圣秘境提前一天開啟。

    這是一處位于皇宮后院深處的秘境,眾人是在一群兵士的守護下,走進面前宛若水流的入口,并在莊藉的引導下,來到了一處巨大的池子里。

    鋪面而來的就是濃郁的白色水流,充斥著強大的生機。

    眾人趕緊各自找了一處潭子,脫了外面的衣衫鉆入進去,頓時,精純的能量直接順著毛孔鉆進體內,宋仁更是能感覺到自己的金丹明顯的變化。

    仿佛一個圓潤的胚胎,開始孕育出自己的元嬰。

    一天一夜后,時間悄然而過,潭子里的白色開始了慢慢變淡,宋仁此刻氣息不斷震蕩,眉頭緊鎖,他趕緊取出昔日在天地寶閣里兌換的破嬰丹,一口吞了下去。

    隨著吞入進去,之前煉化的魚龍吟殘留靈力與之相互配合,金丹不斷震動,直至完全和宋仁本體心臟的跳動處于了同一個節拍之上。

    慢慢的,金丹外殼竟然開始了脫落,變形,直至,一個迷你般的宋仁緩緩出來。

    元嬰,宋仁在在這一刻終于是突破了元嬰境。

    水潭內,宋仁眼眸陡然睜開,一股精光伴隨著雄渾氣息從體內蔓延而出,體內經脈中的元力更是呼嘯不斷,宛若雷鳴。

    宋仁大喜,看著已經慢慢變成清水般的造化之泉,還沒來得及欣喜,突然整個文圣秘境劇烈的顫抖起來。

    所有大驚,幾乎同時睜開了眼,宋仁更是立馬上岸穿好衣服,一道憤怒的清嘯聲突然自遠處的山峰之中響起。

    雷鳴炸裂,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下,一個看不清面容,披頭散發的人猛的從山峰之頂上沖了出來,而后身軀猛的爆開,化作了白霧。

    下一刻,隨著嘩啦啦的鐵鏈聲響起,至少十幾道黑色的鐵鏈自山峰而下鉆出,宛若刁鉆的毒蛇一般,直接在更高的空間爆射而入,將那個本該爆炸的人再次拘了出來。

    “夏英,你不得好死,你騙了我們,騙了我們所有人——”憤怒而無力的怒吼聲還沒喊完,一個身著黃袍的人一步從空間跨越而出,單手一指。

    這一指具備閃電的速度,仿佛無法抗衡,更具有奇異的一抓一按,那人直接連反抗的時間都沒有,就被再次按進了山峰之下。

    一切再度歸于平靜,仿佛什么都沒發生一般。

    在他們錯愕之下,莊藉趕了過來,笑呵呵道:“沒什么事,只是鎮壓的一個妖族,出去之后千萬別亂說,否則妖族很有可能派人前來營救。

    此妖極其殘忍,殺了我人族不少百世強者,更是他們一直想找的同伴,我想,你們應該懂得。”

    聽完莊藉的話,眾人心中一凜,連連點頭,表示明白。

    一尊妖族鎮壓在圣人文的秘境之中,估計妖族怎么也想不到吧。

    “我等明白!”

    “行了,我看你們一個個紅光滿面的,想必收獲不小,想必是造化之泉的減弱,讓那廝趁機沖了出來,秘境接下來得關閉一段時間了,大家請跟我出去吧!”莊藉笑呵呵道。

    眾人心生慚愧,這妖族之人都該死。

    宋仁則狐疑的看著天空之上消失的黃袍人影。

    妖族?

    可剛才那個被囚禁之人喊的是‘騙了我們所有人。’

    是‘人’,沒錯啊。

    見到莊藉望過來,宋仁連忙跟上隊伍而出。

    此次總體來說,收獲巨大,真希望每年能來一次這樣的活動。

    真是值得紀念的一次團建啊。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