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重生青梅逆襲記 > 第55章 學霸多多
    9月10日教師節,初中的學生們8點準時在操場集合。

    甄語左手握著一副膠皮手套,右手拿著鐮刀,站在隊伍前方,不時打量一眼身旁的女學霸。

    這姑娘前世就是大人口中那位‘別人家的孩子’,從小到大的年級第一名,如同開掛一路碾壓的人生。

    青華畢業后留學澳洲,后移民。

    當然了,這些都是甄語后來在校友群中聽說的,前世她與錢多多從初中畢業后就再無關聯,人生際遇稱得上南轅北轍。

    如果非要說出錢多多成長過程中的不順,應該是甄語初中畢業時聽到的一則傳聞。

    傳聞中,這位姑娘初四時曾偷偷與隔壁班的男學霸早戀。

    那位傳聞中的男學霸就是小升初考試中介于錢多多與喬顯之間的第二名,如今的初一二班班長-----陸為。

    結果中考后,她如愿以償考上齊市一中,對方卻與訥市和齊市的兩所市一中失之交臂。

    因錢多多的父母都是學校教師,男孩在家長的一再逼問下說出了落榜原由,他的家長當即找到學校,并將事情鬧得很大。

    后來這位女學霸就一直單身,群里的校友們三不五時就要將她當年的事情搬出來說一說,順便可憐她一下。

    仿佛這樣就能顯得他(她)們比錢多多強上許多似的。

    -

    在甄語打量錢多多的時候,女學霸也在偷偷觀察甄語。

    從開學第一節英語課起,爸爸就時不時要在她面前夸獎一下這個女生,錢多多內心是不服氣的。

    曾經‘錢多多’三個字才是錢爸爸最常掛在嘴邊的,是錢爸爸的驕傲。

    但這才開學不到半個月,甄語這個名字出現在錢爸爸口中的頻率已經超過她錢多多了。

    錢多多覺得,錢爸爸夸甄語英語學得好她同意,但關于人品性格的夸獎還有待觀察,半個月都不到怎么能認清一個人呢~

    現在看著,頂多就是有點兒小聰明罷了!

    -

    學生們按班級匯成一列,緩緩通過甄語去采蘑菇時走的那道小鐵門兒,然后被各班的班主任帶到學校劃分好的區域。

    曹老師讓大家在地頭兒上一字排開,每人一根兒壟,從地頭開始割起。

    眾人帶好手套,握住鐮刀。

    曹老師一聲令下第一個彎下腰來,將手握在沉甸甸的麥穗下方,開始收割。

    鐮刀割在麥秸上的聲音響成一片,隊伍開始向前方緩緩推進。

    收割麥子是很累人的活計,在這個獨生子女家中寶的年代,幾乎八成的學生在家里是不參與勞動,甚至是連家務都不做的。

    沒過多久,學生們的收割速度就有了較大差異,人與人之間漸漸地拉開了距離。

    勤快的學生一刻不停的向前行進,不常勞動、喜歡偷懶又或比較散漫的學生,就會不時地站起來捶打后腰,順帶觀望其他人的情況。

    甄語在帶手套之前,從校服口袋中掏出一條絲巾,將臉整個蒙得嚴嚴實實。

    雖然看東西會紅蒙蒙的,這東西也不擋紫外線,但無論是灰塵、麥芒,還是毒辣的太陽,甄語都不想與它們面對面。

    她一路向前,埋頭苦割。

    當腰背部的不適感時越來越強烈時,甄語放下鐮刀直起身來,像抻懶腰般將雙臂猛向后張開,身體也盡力后仰。

    若不是在場這么多人,其實她更想下個腰……

    再做幾個體轉運動,順便左右掃視一下,甄語發現,自己竟然是班級割的最快的幾個學生之一。

    自己身邊的壟是錢多多的,此刻女學霸已經遠遠的落在大部隊的后頭。

    -

    甄語只休息了一分鐘不到,就繼續投入了勞動之中。

    因為是自留地,所以每根壟都不算太長。

    甄語完成任務的時候,曹老師和幾個男同學已經坐在大樹底下喝水乘涼了。

    “甄語,過來喝點兒水。”

    “哎~謝謝老師。”甄語一邊答應著,一邊解開絲巾坐了過去。

    曹老師臉也紅紅的,出了不少汗。

    “還以為先割完的都得是男生呢~沒想到你這么能干!平時在家沒少幫父母干活嗎?”

    “只是偶爾做飯。”

    “那就很好了!現在像你們這么大的孩子沒有幾個會自己做飯了~”

    被老師夸獎,甄語面色依舊平靜如水。

    歇了一會兒,她站起身來道:“老師,一個人分幾根壟啊?”

    “五根。”曹老師說完仰頭看著甄語問道:“怎么?想快點割完?”

    “恩!我去了老師。”

    -

    剛剛曹老師在說話,眾人不敢插言。

    此刻曹老師神情悠遠地注視著甄語的背影,周圍的男生便開始竊竊私語。

    “這個甄語!才休息多久又去割了?她是想在曹老師面前出風頭吧?”

    “誰知道呢?不過她割的確實挺快的。”

    “可不是~還那么多男生沒割完一壟呢~她都去割第二壟了!”

    “要不咱們也去吧?可別讓她成了班里第一個割完的,那男生的臉往哪兒放?”

    “走!”

    男生們呼呼啦啦起了身,也去割第二壟了。

    五根壟,對于初中的學生來說并不是一個上午就能夠割完的,甄語想著上午多割一些,等中午的時候問一下其他人的進度,下午好節省出時間去幫忙。

    也許正是因為甄語前生吃過各種各樣的苦,最近又勤于鍛煉,堅韌的意志加上強健的體魄,令她在一個上午割完了四根壟。

    那些割第二壟時還想著不能被甄語落下的男生,早在第三壟割完就放棄抵抗了。

    中午隊伍集合的時候,全班同學像看神(經病)一樣看著甄語,不明白一天的活計她為何要拼死拼活想在半天內就完成。

    甄語淡定得仿佛被眾人圍觀的那個人不是她一般,站在隊伍里,隨著同學們一起走出小鐵門兒,走回操場上。

    沒什么廢話,只是通知大家下午2點集合,便解散了。

    錢多多站在操場上,注視著甄語依舊直挺挺的背影,雖然內心很不想承認,但其實她已經在佩服這個人了。

    雖然僅僅只是在勞動方面。

    但恰恰是從勞動中,錢多多深刻的感受到,她的新同桌有著頑強的意志,就像是巖石縫隙中的野草,為了生存這一目標能夠拼盡全力。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