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那一年她們正畢業 > 第67章 隱秘之地的約會
    周六下午,寧樺穿過學校體育場,沿著臺階拾級而上,登上體育場外的護堤。她看看周圍無人,順勢奔下護堤的另外一側,撿起一根枯樹枝,用樹枝在前面探路,鉆進體育場南邊的大樹林。樹林里荊棘遍地,雜草叢生。一條若隱若現的小徑一直通向樹林深處。

    寧樺沿著這條小徑向前走,來到人煙罕至的樹林中央。樹林前面忽然豁然開朗,出現了一片空地。這片空地比周圍地面高出20厘米左右,是由6塊水泥預制板排列而成。這些估計是當初這個學校建樓時多出來的水泥板,被人丟棄在此處,后來周圍種上樹后,這些樹逐漸長大,將這片空地掩藏起來。水泥預制板之間連接處的縫隙里,還有稀稀疏疏的雜草鉆出來。

    這片空地本來十分隱蔽,只有很少的人知道。寧樺還是在上小學時,有一年寒假,幾個同住學校家屬區的小伙伴在這個操場玩耍。有個淘氣的男孩鉆進樹林枯草叢,無意中發現了這個隱蔽之處。自那以后,每個寒暑假,寧樺都會和這些伙伴們來到這個秘密據點探險。直到上大學后,他們都已長大,不愿再進樹林探險。

    霍東明說目前暫時不想戀情,所以寧樺將兩人的約會地點定在這個秘密的據點,這樣兩人見面時,就不會有人能發現他們。

    寧樺到達空地時,霍東明還沒到。她將一塊野餐桌布鋪在地上,從書包里取出剛從家里帶來的一瓶肉罐頭、自己剛做的兩份三明治、兩袋山藥薄片、兩瓶礦泉水放在野餐布中間,最后拿出兩個保鮮盒,里面分別裝滿了洗凈的紫色大葡萄和車厘子。寧樺將礦泉水和保鮮盒分別壓在野餐布的四個角上,防止餐布被風吹動。

    寧樺將書包放在野餐布上,自己坐在書包旁邊。做完這些,她戴上耳機,開始聽手機里的音樂。忽然,她想起什么,拿過書包,從書包側面的網狀小口袋翻出一小瓶風油精,涂抹在手腕和腳踝上,然后用濕巾仔細擦拭手指,去掉手上殘留的風油精。

    就在此時,寧樺聽到身后傳來腳步聲。她抬頭,看到霍東明從那條雜草叢生的小路上過來,她站起身迎過去:“注意腳下,可別踩到蛇蟲。”

    “沒事。嘿嘿,我好像遲到了。你到多長時間了?唔,太棒了!吃的都擺好了!”

    “我也剛來沒多長時間。你沒遲到,我們約好兩點到這里,現在剛好兩點,是我到的稍微有點早。”

    “沒遲到就好。我也給你帶來一樣東西,你猜猜是什么?”

    “哎呀,你帶的什么是好東西?我怎么能猜到呢?快拿出來,我看看!”寧樺撒著嬌地問。

    “你使勁地猜啊。要是猜不對,我可不給你哦!”

    寧樺圍著霍東明前后左右看看,他沒背包,猜想應該是個小玩具,“是個手機扣環?”

    霍東明搖搖頭。

    “手機掛墜?”

    霍東明還是搖頭。

    “那我不猜了,太難猜了!”

    “好吧,你真賴皮。我拿出來給你看。”只見霍東明從褲兜里取出手機,點開“x篇”APP界面,打開“我的x篇書”,選中最新的一個文件開始播放,原來霍東明將兩人前一段時間去大連旅游的照片做成了文件。

    “哇,好漂亮!我好喜歡!趕快發給我,我要收藏保存。”

    “這個好吧,我剛才在宿舍做的,才做完。等一下,我現在就轉發給你。”

    寧樺將頭靠著霍東明的肩膀,看著他將這個文件發送到她的微信。她馬上從手機的微信中接收文件,仔細欣賞:“做的真不錯!沒想到你還挺有耐心的!”

    “那當然,不過這要看對誰了,對其他人我可沒有這樣的耐心。對我的樺樺,必須要有耐心。”

    “油嘴滑舌。不過算你有良心!為獎勵你,請坐下享受我給你準備的美食。”寧樺拉著霍東明一起坐在野餐墊上。

    “好嘞!我看看都有什么好吃的。我看到肉罐頭了,有啤酒嗎?”

    “沒有啤酒,喝酒不好。你看看我自己做的三明治,有兩種口味,一種蘆筍味,另一種是洋蔥味。你喜歡哪一種?”

    “我要蘆筍味的。”

    寧樺將蘆筍味的三明治遞給霍東明:“給,你嘗嘗,看看味道怎么樣?”

    霍東明狠狠咬了一大口:“嗯,味道真是好極了。你手藝不錯,我太有口福了!”

    寧樺抿嘴微笑:“只要你愛吃,我以后經常給你做。”

    她拿起另外一塊三明治,小口吃著,心滿意足地看著霍東明狼吞虎咽,看他幾口就吃完了那塊大三明治。

    寧樺猶豫片刻,看看自己的那塊三明治,抬頭問:“好吃吧。我這塊沒怎么吃,你要是沒吃夠,我把沒吃的這半掰給你。”

    “不用。你自己吃吧,你那塊是洋蔥味的,我不喜歡那味,我吃點別的。”霍東明彎下腰,在那堆吃食里東翻翻西找找,最后拿起肉罐頭,一把拉開封口,淡淡的肉香慢慢彌散開來。霍東明忍不住閉眼使勁地抽著鼻子:“好香啊!”

    寧樺想起什么,拿過自己的書包,一陣亂翻,終于找出一個用小塑料袋包著的水果刀,交給霍東明:“用這把刀切著吃吧。”

    霍東明接過去,探頭在寧樺臉上親了一下:“你太細心了!”

    寧樺紅著臉,舉手擦了下,嬌羞地說:“你那嘴油汪汪的,整我一臉油!”

    “讓你揩我油,你該高興才是!”霍東明哈哈大笑。

    寧樺握著粉拳輕輕捶了他后背一下。霍東明忽然收住笑,一本正經地問:“我上次和你說這個國慶節我們一起去西安旅游,你考慮得怎么樣了?”

    “我還沒想好,我不知道怎么和我爸爸媽媽說。他們問我和誰一起去,我怎么回答?”

    “不想說不說就是了。上次我們一起去大連,你不是也沒告訴你爸爸媽媽嗎?”

    “那不一樣,那個時間不是節假日,我只有一個周末晚上沒有回家。我當時告訴我爸媽因為要學習,所以沒有時間回家。現在是國慶節,這么長的假期,肯定瞞不住我爸爸媽媽。”

    “你就直接告訴他們,你和我一起出門旅游,不就完了?搞得那么復雜干什么?”

    “那不行,我暑假還沒有男朋友。這才幾天,就出來一個男朋友,還跟著跑那么遠旅游,他們肯定擔心。”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