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非洲農場主 > 187 酒香也怕巷子深
    有開心事,理當是要跟人分享的。這樣的話你的開心就會傳遞出去,讓這份兒開心放大很多。

    可是今天這個事兒,老劉就得硬生生的憋下來。還得囑咐一下這些人,今天品嘗咖啡這個事情就自己知道就好,不要跟外人說了。

    人多嘴雜啊,他還真怕被克蘭給知道。那樣的話,他將來在針對自己的時候肯定就會有更多的辦法。

    讓大家伙都出去該干啥干啥之后,他就坐到了地板上,將閨女摟到懷里,心中構思著自己的這些咖啡豆怎么才能順順利利的賣個好價錢。

    也算是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吧,就是自己的咖啡豆今年必須沖進名品圈。只有在那個圈子里站住了腳,你才有機會賺錢。

    要不然你要是指望在肯尼亞國內銷售,在陽光公司干預之下,不賠錢就不錯了。

    哈維確實給他帶過來了不少的資料,他這些天晚上也都在琢磨著這一次咖啡的銷售方案。

    原本的想法,就是跟那些大公司的采購商單獨聯系。不求他們給出太高的價格,能夠順利銷售出去就好。

    可是現在自己的咖啡豆給自己來了一個華麗麗的大變身,一下子變得這么牛叉,這個事情他就必須要重新衡量一下了。

    跟那些采購商還是得聯系,給他們發邀請函,邀請他們過來品嘗咖啡,然后看看他們有沒有機會給自己一個價格。

    另一個方式,就是得讓自己的這些咖啡豆出名才行。最簡單、最實用的辦法,就是報名參加今年由非洲咖啡協會組織的非洲收獲季風味杯測大賽,簡稱TOH。

    這個賽事,在非洲來講算得上是咖啡界的頂級賽事了,類似于中南美洲舉辦的超凡杯。直白的說,在這個賽事上你要是能夠拿到名次,那么你在整個非洲產區都可以橫著走了。

    想到這里,他又把閨女給放到一邊,讓她跟獅子們去玩。跑到樓上將哈維給自己捎過來的資料,都給抱了下來。仔細翻找了一會兒,才將關于TOH大賽的相關資料給找出來。

    咖啡界有名的賽事,其實也就是三種。最有名的是BOP,也就是最佳巴拿馬生豆評選。那個玩的就是精品,只不過那就是巴拿馬自己玩,跟他沒關系。

    另一個就是COE,也就是超凡杯。這個就是世界范圍內的,也是很有含金量的賽事。只不過就算是全世界范圍的,大多也都是各個國家的代表莊園。

    可以說這個舞臺更大一些,只不過非洲地區好像也沒打算跟人家一起玩。自己就算是想要跟人家玩一玩,人家也不帶他的。

    所以目前來看,唯一能跟著參合一下的,就是這個TOH了。

    這個大賽的規則也是很清晰的,簡單的說就是先海選。通過了海選就是地區賽,這個賽也通過了,你就可以參與到整個非洲國家的比賽了。

    評審的標準也是很高的,是基于美國精品咖啡協會SCAA的標準確定的。然后由國內評審和國際評審,一起來評測。

    看著上邊的介紹,老劉的心中就是一陣火熱啊。

    好像只要評選的時候不低于八十分,就能夠達到參加整個非洲區競賽的標準。雖然說自己這個咖啡豆究竟能得多少分還不確定,但是能參賽肯定是沒問題的。

    然后自己這個咖啡豆憑借著這么特殊的口感,差不多弄個前三名也是沒問題的,這樣就能踏足頂級咖啡豆圈了。

    然后再努力一下,明年想個辦法看看能不能混到COE那里也跟著賽一賽。或者說就因為這種特殊的口感,讓自己的咖啡直接晉升為名品呢?

    開心的幻想了一會兒,然后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省得自己太高興,再將自己的寶貝閨女給嚇到。

    看了一下下邊的聯系方式,非洲咖啡協會肯尼亞分部就在內羅畢。自己直接過去領取報名表,然后等通知將咖啡豆拿過去參加海選就可以了。

    又往下翻了翻,乖乖不得了啊,看來自己還真的小瞧了這個只在非洲內部舉辦的咖啡評測。你要是能夠將這個冠軍給拿下來,好像一磅賣上個大幾百美元,也并不是什么難事。甚至于上千美元,這個都是可以理解的。

    關鍵還是得看經銷商們對你這個咖啡豆的認可程度,這就會直接影響到拍賣的價格。

    這個事是必須要參與的,這也是自己這個咖啡能夠出名的唯一捷徑。然后他又給李彤卓發了一個信息,去內羅畢嘛,她要是在駐地,自己也可以買一些小禮物看望一下。

    還算很不錯,信息發過去沒五分鐘,李彤卓就給回了過來,一個問號小表情。

    為了讓溝通更順暢,老劉直接就把閨女給出賣了。拍了一張她跟獅子們玩耍的照片發過去,然后就抱著手機等。

    “你要干啥?”

    這次李彤卓回的是語音。

    “想看看你干啥呢,明天我去內羅畢,到你們的駐地看看去啊。我今年的咖啡豆品質很不錯,打算參加一下非洲大賽。”

    老劉趕忙也發了一條語音。

    等了一會兒,李彤卓直接發過來視頻邀請。給老劉樂得啊,都差點給按差了。

    “小苗苗呢?”視頻接通后,李彤卓問道。

    “在玩呢啊,我把攝像頭給你切過去。明天你們休息不?或者說這幾天哪天休息,然后我好過去。”劉文睿問道。

    “你不是打什么壞主意呢吧?”李彤卓有些懷疑的問道。

    “哪里有啊,正好過去報名,然后看看你唄。這段時間給我這個忙啊,總算是把咖啡漿果采摘的事情搞定了。”劉文睿趕忙說道。

    “上次你就說有機會過來瞅瞅,這次又趕上你很忙。要不然你明天也跟我回來?還得采摘幾天呢,只不過沒有前邊這幾天的產量高。”

    李彤卓皺了皺鼻子,本能的就覺得這貨是想把自己給拐跑。可是吧,對于看咖啡漿果采摘和處理,她也是很有興趣兒的。

    “哎呀,工作再忙,也得放松一下啊。就這么決定吧,明天我早點走,然后就過去接你。你要是不放心,你把那個陳那個啥也帶上,或者你別的朋友都行。”看到有門,老劉趕忙又接著說道。

    “我今年這個咖啡真的很棒,到時候我給你親自沖一杯。可能跟藍山啊、貓屎啊,還有些差距,但是我覺得也是真不差。”

    “你就瞎吹。”李彤卓白了他一眼。

    “還有,啥是陳那個啥啊,人家有名字的,叫陳飛龍好不好?不過他還真去不了。他出任務還沒回來呢,都好羨慕他。”

    “嘿嘿,太好了。”

    老劉傻樂了起來。

    李彤卓瞪了他一眼。

    “那個啥,我是說你能過來玩就太好了。大概幾個人?我的車要是裝不下,我就再帶一輛車過去。”老劉趕忙說道。

    “就我和黛西吧,她又延期了。你確定你沒有打歪主意?”李彤卓很謹慎的問道。

    “真沒打。”老劉保證的說道。

    “你也知道,我最近這個日子過得有些憋屈,也沒有人能陪我聊聊。現在總算是能輕快一些了,就想著好好的熱鬧熱鬧。”

    “那行吧,把手機給小苗苗,我要跟小家伙玩一會兒。”李彤卓說道。

    老劉屁顛屁顛的把手機給閨女送過去,心里邊那叫一個美啊。

    剛剛樹立了一個小目標,自己的咖啡豆要踏進名品圈。現在他又給自己樹立了一個小目標,這次接李彤卓過來玩,一定得把兩人的關系好好改善一下。

    怎么可能沒打歪主意,就是這個主意還不是太歪罷了,不會用任何違法手段。

    然后他就坐到了一邊,將小猴娃抱到了懷里,看小苗苗和李彤卓聊天。哪怕聊天的不是他,看一看、聽一聽,也是很不錯的嘛。

    “你在干啥?”

    李彤卓和小苗苗聊了一會兒,冷不丁的來了一句。

    老劉將腦袋湊過去,“我在邊上呆著呢啊。”

    “一邊呆著去,咋總覺得你怪怪的呢?”李彤卓皺了皺眉。

    “我不怪,一點都不怪。可是這就是我的家,我不在這呆著,我干啥去啊。”老劉苦笑著說道。

    李彤卓翻了個白眼,“愛干啥就去干啥,你躲邊上,總覺得瘆得慌。”

    “好好好,我去炒咖啡豆去。等明天你們過來,好好替我品鑒一下,看看能不能把第一給收入囊中。”老劉笑著說道。

    然后就真正站起身往廚房那邊走,得守信用。反正明天就能看到活人了嘛,咋也不差這幾個小時。

    剛才炒的那些都品嘗完了,明天要接李彤卓過來,說啥也得有好咖啡招待不是。

    他都在想,是不是自己的霉運已經散開了,接下來就要走上幸福人生的快車道。這可能才是真正的人逢喜事精神爽,比當初剛剛買下農場的時候,那個感覺還要爽很多。

    酒香也怕巷子深,自己的咖啡豆確實很不錯。但是也必須要給它提供一個展示自身價值的平臺才行。

    對于這個非洲收獲季風味咖啡杯測大賽,他的心中也就更加的期待了。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