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非洲農場主 > 179 一切盡在不言中
    老劉同志就覺得現在這個小日子很不錯,早晨也給小苗苗做了煎雞蛋和煮雞蛋。小家伙的胃口更好,一樣吃了一個,順便還喝了小半碗粥。

    這個飯量對于成年人來講,當然根本都不算啥。可是對于小苗苗這個級別的小寶寶來講,絕對可以歸納到大肚漢的行列中去。

    這算是真正守得云開見月明了,馬西卡和基普科瑞工作的時候也更加的有動力。

    老劉上午的時候曬了一會兒獅子,然后又帶著閨女在菜園子里轉了一圈兒。把一些老的茄子、黃瓜和豆角,摘了下來。

    這也算是自家種菜的一個缺點吧,因為老劉到醫院里去浪了三天,家里邊的菜好多就都長老了。現在是蔬菜的成熟期,每天他們這么多人吃,其實也都有剩呢,根本都吃不過來。

    不能浪費,也不存在浪費的現象。分成了兩堆兒,馬西卡和基普科瑞一人一堆。哪怕有些老了,也比他們家里吃的那個菜的味道要好一些。

    他們家里也有種,只不過就跟他們的生活一樣。哪怕種了菜,也沒有多少正經的田間護理,更不用說還給追肥啥的了。

    這是一種信任,他們相信這些蔬菜能夠自由生長,并且長得挺好。只不過這些蔬菜往往會辜負他們的信任罷了,并不會給他們很好的回報。

    就算是馬西卡稍稍上心一些,因為沒有肥料,他們家里的蔬菜也跟老劉農場中的這些蔬菜沒法比。不管是口感還是個頭上,都差著意思。

    這也算是一種理念差異吧,他們在日常耕種中的技術層面來講,對比華夏的農民要差上很多。也就是這里的氣候適宜,適合全年耕種,要不然這個吃喝的問題就會更難解決。

    剛剛準備完,還沒等他去做午飯呢,手機略顯狂躁的響了起來。拿起來一看是自家兄弟們的視頻邀請,也趕忙接通。

    “老三啊,你到底是咋了?咋讓人給揍那樣?”

    剛剛接通,老大著急的話語就飄了出來。

    “妥了,沒事了,看三哥現在這個氣色,好像是在扯淡呢。”周先豪的話也接著飄了出來。

    “小三兒啊,怎么著,不將我們哥仨當回事是不?”孫寶鋒陰測測的來了一句。

    老劉趕忙用閨女做擋箭牌,把小苗苗給放到自己的胸口。

    “各位弟兄,失誤、失誤,確實有一些小狀況,不過都已經完美解決了。我那是碰瓷兒呢,我和小苗苗其實沒啥事。”

    這個也算是百密一疏吧,光惦記著把事情給搞大,卻忘了搞大以后的傳播速度。這哥仨肯定也看著網上的那些照片了,這不是跟自己問罪呢么。

    也是真的怪自己,自己在地面上翻滾的時候,手機就從口袋里滑了出去。然后就去了醫院浪三天么,這段時間他也沒想起來這個事情。

    哥仨可能也是想好了,沒有發信息詢問,只有視頻通話才能看到真實的場景。

    “你先把小苗苗抱開,讓我們看看你的臉。”陳成說道。

    老劉很無奈,只好將手機的攝像頭上移,又將自己臉上貼著的膠布給撕開,讓他們看清楚。

    畢竟是“病人”嘛,回家以后那些膠布該貼還得貼,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仔細觀察了足足有三分多鐘的時間,這才確定劉文睿是真的沒啥事了,他們也是真正放心了。

    也確實給這哥仨急得不行。跟這里聯系不上啊,看到的消息都是老劉最“慘”的一面。

    “你也是,出這么大的事情,咋不提前跟我們言語一聲呢。”陳成略帶埋怨的說道。

    “老大,當時我都是即興表演啊。嘿嘿,還是很不錯的。”老劉笑嘻嘻的說道。

    “得了,你滾一邊去吧,我們跟小苗苗嘮嗑。這個小家伙現在可是不得了呢,那個小樣子,都不知道要騙多少人生閨女。”孫寶鋒說道。

    “生了也沒用,我家大寶貝是最乖的。小苗苗啊,是不是?”老劉笑瞇瞇的問道。

    “小苗苗最乖。”

    小家伙也一本正經的喊了一句,然后開心的咬了一口西紅柿。

    那個小樣子,可是可愛得不行。反正也確定了老劉真沒啥事,他這就光榮下崗。接下來的時間,交給小苗苗小主播來掌控。

    好像誰愛看他似的,小苗苗簡簡單單啃兩口西紅柿,都能讓這三位還沒有真正見過面的叔叔伯伯們,開心得不行呢。

    光榮下崗的老劉,這也是長出一口氣。得虧哥仨給自己提了個醒,也不知道父母是不是知道了這個消息,等跟他們聊完,還得跟父母視頻一會兒。

    這都是真正關心自己的人,要不然誰會這么早的給你發視頻、埋怨你啊?到了別人那邊,就算是知道了有這樣的事情,差不多也就是聽一個樂兒而已。

    這邊還在琢磨著怎么跟父母說呢,門口停下來一輛車子。哈維拎著一條大石斑魚,從車上走了下來。

    “哈哈,我的朋友,這是驚喜,很大的驚喜。”老劉直接就迎了上去。

    “這是慶祝你康復出院。”哈維也笑著揚了揚手中的魚。

    “不不不,我還沒有康復。哦,天啊,頭疼得厲害。”老劉裝腔作勢的喊了起來,給哈維都逗樂了。

    看到哈維過來,魯迪他們四個也趕忙過來問候。要是沒有哈維介入,他們哥四個差不多就是回家待業的命了。

    哪怕現在他們又覺得在老劉的農場中工作比較好,可是打心眼里,他們還是熱愛動物警察這個工作的。

    “你們都很不錯,以后要努力工作,我會隨時關注你們的。”哈維笑著說道。

    聽到哈維的話,魯迪他們四個樂屁顛屁顛的,還略帶一些靦腆。

    “你們不夠意思啊,還說想在我的農場中工作享福呢,現在就叛變了。”老劉打趣兒了一句。

    “西蒙先生,我們還是會幫您摘櫻桃咖啡的。”魯迪笑嘻嘻的說道。

    “苗苗,在外邊自己玩啊。”老劉對著閨女說了一句,然后跟著哈維一起來到了客廳。

    啃著西紅柿的小苗苗看了一眼,乖乖點頭,然后接著啃西紅柿,順便聊天。

    “哈維,有什么新的進展了么?”

    來到客廳后老劉一邊給哈維沖咖啡,一邊問道。

    “西蒙,我們面對的陽光公司,很強大、非常強大。”哈維想了一下說道。

    “我們的工作組已經進陽光公司去調查了,所以我才有機會過來你這里。不過在昨天我接到了幾個電話,有些人叮囑我調查的時候不能太過分。”

    劉文睿點了點頭,將咖啡放到了哈維的面前,“看來你現在的工作也很有壓力啊,不會影響到你正常的發展吧?”

    哈維搖了搖頭,“不會的,這僅僅是小事情。科林會被降職使用,不過我覺得他可能會選擇辭職吧。”

    “威爾瑪讓我替他謝謝你,這條魚其實就是他買的。只不過現在他有些忙,沒有時間過來。”

    “不管是誰買的,中午咱們都吃了它。”劉文睿笑著說道。

    “哈維,跟你詢問個事情。假如我將來要是開辦一家保安公司,是不是就可以自己招募人員,采購槍械?這樣的公司手續好辦理么?”

    哈維看了他一眼,喝了一口咖啡,“沒問題的,如果你想辦,我會安排人幫你將所有材料都準備好。”

    “保安公司的審核要求很嚴格,但是只要是正常的申請都不會有任何問題。不過各項基本要求,你也要做到才可以。比如說公司的注冊資金、人員構成、訓練場地,這些小要求都要達到。”

    老劉吧嗒吧嗒嘴,看來現在的哈維是真的將自己當成朋友處了,要不然不會這么輕松的答應下來。可是自己現在是有這個心,卻沒有這個力。

    注冊公司哪里是那么輕松的事情啊,就現在自己口袋里的那倆錢兒夠干啥的。還開安保公司呢,連個別的公司都注冊不下來。

    “其實我真的覺得你應該注冊一個安保公司,這樣就能夠將你的農場守護好。”看了老劉一眼,哈維笑著說道。

    老劉苦笑著咧了咧嘴,“我也想,可是我現在的資金有些不夠支撐了。不過也不著急,等我再經營一段,看看這一季的咖啡豆品質怎么樣。”

    “好了,我們不說這些不開心的事情,把它們先放在一邊。也算是慶祝我們取得的勝利,今天想吃什么菜?”

    “哈哈,西蒙,你做什么菜都可以。不過要有酒,華夏的酒,味道很棒。”哈維笑著說道。

    這個氣氛就很不錯了,反正應付陽光公司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劉文睿和哈維都沒有很天真的以為經過了這一次之后,這個問題就能夠解決。

    但是這個也確實是一個小勝利,也算是為兩人之間的關系更近一步小小的慶祝一下。后邊的路還有很長,在應對陽光公司這個事情上,光靠老劉不行,哈維自己干,也不行。

    一切盡在不言中吧,哈維親自過來,本來就是一種宣示。反正老劉打定了主意,以后跟哈維好好處,爭取處成真朋友。

    老劉同志就覺得現在這個小日子很不錯,早晨也給小苗苗做了煎雞蛋和煮雞蛋。小家伙的胃口更好,一樣吃了一個,順便還喝了小半碗粥。

    這個飯量對于成年人來講,當然根本都不算啥。可是對于小苗苗這個級別的小寶寶來講,絕對可以歸納到大肚漢的行列中去。

    這算是真正守得云開見月明了,馬西卡和基普科瑞工作的時候也更加的有動力。

    老劉上午的時候曬了一會兒獅子,然后又帶著閨女在菜園子里轉了一圈兒。把一些老的茄子、黃瓜和豆角,摘了下來。

    這也算是自家種菜的一個缺點吧,因為老劉到醫院里去浪了三天,家里邊的菜好多就都長老了。現在是蔬菜的成熟期,每天他們這么多人吃,其實也都有剩呢,根本都吃不過來。

    不能浪費,也不存在浪費的現象。分成了兩堆兒,馬西卡和基普科瑞一人一堆。哪怕有些老了,也比他們家里吃的那個菜的味道要好一些。

    他們家里也有種,只不過就跟他們的生活一樣。哪怕種了菜,也沒有多少正經的田間護理,更不用說還給追肥啥的了。

    這是一種信任,他們相信這些蔬菜能夠自由生長,并且長得挺好。只不過這些蔬菜往往會辜負他們的信任罷了,并不會給他們很好的回報。

    就算是馬西卡稍稍上心一些,因為沒有肥料,他們家里的蔬菜也跟老劉農場中的這些蔬菜沒法比。不管是口感還是個頭上,都差著意思。

    這也算是一種理念差異吧,他們在日常耕種中的技術層面來講,對比華夏的農民要差上很多。也就是這里的氣候適宜,適合全年耕種,要不然這個吃喝的問題就會更難解決。

    剛剛準備完,還沒等他去做午飯呢,手機略顯狂躁的響了起來。拿起來一看是自家兄弟們的視頻邀請,也趕忙接通。

    “老三啊,你到底是咋了?咋讓人給揍那樣?”

    剛剛接通,老大著急的話語就飄了出來。

    “妥了,沒事了,看三哥現在這個氣色,好像是在扯淡呢。”周先豪的話也接著飄了出來。

    “小三兒啊,怎么著,不將我們哥仨當回事是不?”孫寶鋒陰測測的來了一句。

    老劉趕忙用閨女做擋箭牌,把小苗苗給放到自己的胸口。

    “各位弟兄,失誤、失誤,確實有一些小狀況,不過都已經完美解決了。我那是碰瓷兒呢,我和小苗苗其實沒啥事。”

    這個也算是百密一疏吧,光惦記著把事情給搞大,卻忘了搞大以后的傳播速度。這哥仨肯定也看著網上的那些照片了,這不是跟自己問罪呢么。

    也是真的怪自己,自己在地面上翻滾的時候,手機就從口袋里滑了出去。然后就去了醫院浪三天么,這段時間他也沒想起來這個事情。

    哥仨可能也是想好了,沒有發信息詢問,只有視頻通話才能看到真實的場景。

    “你先把小苗苗抱開,讓我們看看你的臉。”陳成說道。

    老劉很無奈,只好將手機的攝像頭上移,又將自己臉上貼著的膠布給撕開,讓他們看清楚。

    畢竟是“病人”嘛,回家以后那些膠布該貼還得貼,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仔細觀察了足足有三分多鐘的時間,這才確定劉文睿是真的沒啥事了,他們也是真正放心了。

    也確實給這哥仨急得不行。跟這里聯系不上啊,看到的消息都是老劉最“慘”的一面。

    “你也是,出這么大的事情,咋不提前跟我們言語一聲呢。”陳成略帶埋怨的說道。

    “老大,當時我都是即興表演啊。嘿嘿,還是很不錯的。”老劉笑嘻嘻的說道。

    “得了,你滾一邊去吧,我們跟小苗苗嘮嗑。這個小家伙現在可是不得了呢,那個小樣子,都不知道要騙多少人生閨女。”孫寶鋒說道。

    “生了也沒用,我家大寶貝是最乖的。小苗苗啊,是不是?”老劉笑瞇瞇的問道。

    “小苗苗最乖。”

    小家伙也一本正經的喊了一句,然后開心的咬了一口西紅柿。

    那個小樣子,可是可愛得不行。反正也確定了老劉真沒啥事,他這就光榮下崗。接下來的時間,交給小苗苗小主播來掌控。

    好像誰愛看他似的,小苗苗簡簡單單啃兩口西紅柿,都能讓這三位還沒有真正見過面的叔叔伯伯們,開心得不行呢。

    光榮下崗的老劉,這也是長出一口氣。得虧哥仨給自己提了個醒,也不知道父母是不是知道了這個消息,等跟他們聊完,還得跟父母視頻一會兒。

    這都是真正關心自己的人,要不然誰會這么早的給你發視頻、埋怨你啊?到了別人那邊,就算是知道了有這樣的事情,差不多也就是聽一個樂兒而已。

    這邊還在琢磨著怎么跟父母說呢,門口停下來一輛車子。哈維拎著一條大石斑魚,從車上走了下來。

    “哈哈,我的朋友,這是驚喜,很大的驚喜。”老劉直接就迎了上去。

    “這是慶祝你康復出院。”哈維也笑著揚了揚手中的魚。

    “不不不,我還沒有康復。哦,天啊,頭疼得厲害。”老劉裝腔作勢的喊了起來,給哈維都逗樂了。

    看到哈維過來,魯迪他們四個也趕忙過來問候。要是沒有哈維介入,他們哥四個差不多就是回家待業的命了。

    哪怕現在他們又覺得在老劉的農場中工作比較好,可是打心眼里,他們還是熱愛動物警察這個工作的。

    “你們都很不錯,以后要努力工作,我會隨時關注你們的。”哈維笑著說道。

    聽到哈維的話,魯迪他們四個樂屁顛屁顛的,還略帶一些靦腆。

    “你們不夠意思啊,還說想在我的農場中工作享福呢,現在就叛變了。”老劉打趣兒了一句。

    “西蒙先生,我們還是會幫您摘櫻桃咖啡的。”魯迪笑嘻嘻的說道。

    “苗苗,在外邊自己玩啊。”老劉對著閨女說了一句,然后跟著哈維一起來到了客廳。

    啃著西紅柿的小苗苗看了一眼,乖乖點頭,然后接著啃西紅柿,順便聊天。

    “哈維,有什么新的進展了么?”

    來到客廳后老劉一邊給哈維沖咖啡,一邊問道。

    “西蒙,我們面對的陽光公司,很強大、非常強大。”哈維想了一下說道。

    “我們的工作組已經進陽光公司去調查了,所以我才有機會過來你這里。不過在昨天我接到了幾個電話,有些人叮囑我調查的時候不能太過分。”

    劉文睿點了點頭,將咖啡放到了哈維的面前,“看來你現在的工作也很有壓力啊,不會影響到你正常的發展吧?”

    哈維搖了搖頭,“不會的,這僅僅是小事情。科林會被降職使用,不過我覺得他可能會選擇辭職吧。”

    “威爾瑪讓我替他謝謝你,這條魚其實就是他買的。只不過現在他有些忙,沒有時間過來。”

    “不管是誰買的,中午咱們都吃了它。”劉文睿笑著說道。

    “哈維,跟你詢問個事情。假如我將來要是開辦一家保安公司,是不是就可以自己招募人員,采購槍械?這樣的公司手續好辦理么?”

    哈維看了他一眼,喝了一口咖啡,“沒問題的,如果你想辦,我會安排人幫你將所有材料都準備好。”

    “保安公司的審核要求很嚴格,但是只要是正常的申請都不會有任何問題。不過各項基本要求,你也要做到才可以。比如說公司的注冊資金、人員構成、訓練場地,這些小要求都要達到。”

    老劉吧嗒吧嗒嘴,看來現在的哈維是真的將自己當成朋友處了,要不然不會這么輕松的答應下來。可是自己現在是有這個心,卻沒有這個力。

    注冊公司哪里是那么輕松的事情啊,就現在自己口袋里的那倆錢兒夠干啥的。還開安保公司呢,連個別的公司都注冊不下來。

    “其實我真的覺得你應該注冊一個安保公司,這樣就能夠將你的農場守護好。”看了老劉一眼,哈維笑著說道。

    老劉苦笑著咧了咧嘴,“我也想,可是我現在的資金有些不夠支撐了。不過也不著急,等我再經營一段,看看這一季的咖啡豆品質怎么樣。”

    “好了,我們不說這些不開心的事情,把它們先放在一邊。也算是慶祝我們取得的勝利,今天想吃什么菜?”

    “哈哈,西蒙,你做什么菜都可以。不過要有酒,華夏的酒,味道很棒。”哈維笑著說道。

    這個氣氛就很不錯了,反正應付陽光公司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劉文睿和哈維都沒有很天真的以為經過了這一次之后,這個問題就能夠解決。

    但是這個也確實是一個小勝利,也算是為兩人之間的關系更近一步小小的慶祝一下。后邊的路還有很長,在應對陽光公司這個事情上,光靠老劉不行,哈維自己干,也不行。

    一切盡在不言中吧,哈維親自過來,本來就是一種宣示。反正老劉打定了主意,以后跟哈維好好處,爭取處成真朋友。

    【精彩東方文學 】 提供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節首發,txt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