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我真的是撿漏王 > 第二百八十九章 田黃翡翠羊脂玉,巴林雞血玉黃龍
    彭專家微醺,他說。

    “吳先生,一起過來坐吧!”

    吳清遠一笑,擺了擺手。

    彭專家的酒量,讓他有點兒怕,要不是油膩大叔替張易擋酒,估計張易早就被彭專家放倒了。不過,油膩大叔的酒量,好像比彭專家更厲害。

    然后。

    吳清遠立刻扯開了話題,他說。

    “酒店那邊,來了幾個人,要找青玉大師,好像有非常重要的事。”

    這時,青玉大師放下手中的杯子,看向吳清遠,問。

    “是什么人?”

    “林家大寨的!”

    吳清遠回答,同時,還看了張易一眼。

    這個眼神,自然也是想要征求一下張易的意見,畢竟,他知道,張易在調查林家大寨。

    而張易這邊,本來還想著,有什么機會,能夠接觸到林家大寨的人,卻不曾想,竟有林家大寨的人,親自送上門來。

    而青玉大師一聽,是林家大寨的人,他臉上也露出一絲不悅。

    先前,林業田跟他聯系過。

    青玉大師非常討厭林業田辦事的方式。

    “既然是林家大寨的人,那就不用見了,就說,我忙著會友,沒有時間。”

    而那吳清遠又說。

    “林常青說,他可以等。”

    顯然,那些人把吳清遠逼得不輕,要不然,他估計都不過過來詢問。

    對此,青玉大師有些意外,他問。

    “林常青他親自來了?”

    “是啊!”

    吳清遠回答。

    這時候。

    青玉大師竟看了張易一眼。

    “好,既然是他來了,那就見一見吧!”

    這件事,看起來像是是青玉大師的私事,所以,彭專家適時的說了一句。

    “要不然這樣,我跟小易,還有老程,再找個地方繼續喝酒,你們先談正事。”

    然而。

    青玉大師卻說。

    “不用了,我覺得,小易應該會想要見一見這個林常青的!”

    張易疑惑了一下,直接開口問。

    “林常青是林家大寨的家主?”

    青玉大師點頭。

    “你猜的沒錯。”

    聽到青玉大師的確認。

    吳清遠就出去了。

    而后,他到了酒店里。

    林常青問。

    “吳先生,怎么樣,青玉大師肯不肯見我?”

    吳清遠直接說。

    “請跟我來!”

    然后,吳清遠帶著林常青這幾個人,從山莊的景致小徑之間,穿梭而過。幾分鐘后,便到達了張易他們所在的那座雅居。

    這座雅居,叫桃花塢。

    林常青不由得感嘆。

    “好地方啊!”

    緊接著。

    林常青的人就跟著吳清遠,走了進去。

    當這一行人進去之后。

    林西川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青玉大師對面的張易。他十分的意外,他沒想到,張易居然能和青玉大師坐在一起?

    他更沒有想到,在今天這樣的場合,會再次見到張易。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但是,林西川也只敢咬牙,而不敢多說話。

    此時。

    林西川跟上林常青的步伐,低聲在林常青的耳邊道了一句。

    “青玉大師對面的那人,就是張易。”

    林常青掃了一眼。

    “這么年輕?”

    顯然,林常青對張易的年齡,感到意外。

    等林常青進來之后。

    他立刻揮手,讓他后邊的手下,把隨身帶來的幾件禮物,也送了進來。

    總共五個木箱子。

    “青玉大師,百聞不如一見啊!在下林常青,略備薄禮,希望青玉大師,千萬不要嫌棄。”

    青玉大師,并沒有說話。

    似乎,根本不想理會這個林常青。

    不想見,卻又讓他來說,青玉大師這么做是為了張易。

    他看向張易。

    而張易則是會意,微微點頭。

    他在想。

    既然是送給青玉大師的?

    他就知道。

    一定就是翡翠或者璞玉了。

    未經雕琢的玉石原料,對于青玉大師來說,才是真正的,投其所好。

    這個林常青,張易也有所觀察。

    所以,張易認為,他會這么做。

    “送這些璞玉和翡翠料,看來,這位林先生,是有求于青玉大師啊!”

    張易直接開口說道。

    林常青對于張易的話,有那么一些意外。

    盒子沒有打開,居然被這個張易猜到了,他送來的禮物。

    林常青一笑。

    他說。

    “小伙子,我在跟青玉大師說話。”

    然后,他直接示意,那幾個手下,打開箱子。

    果然,里邊的確是璞玉原石之類的。

    旁邊油膩大叔,低聲道了一句。

    “張先生,神了啊!”

    那邊林常青想要開口。

    而張易掃了一眼。

    直接道。

    “壽山田黃石。老坑帝王綠翡翠。和田羊脂白玉。巴林雞血石。黃龍玉。”

    林常青聽到張易這么說,看向張易。

    “這位小兄弟,見識頗多啊!”

    張易一笑。

    “就是不知道,是真是假!”

    張易自然是故意這么說的,但是,林常青卻是不怒反笑。

    “小兄弟,你真會開玩笑。”

    “我還真開沒開玩笑,不信,你請青玉大師,一看便知真假!”

    張易如此說道。

    而這時候。

    林常青真的看向那邊的青玉大師,語氣深重地問了一句。

    “青玉大師,您,需要看嗎?”

    林常青的語氣,聽起來十分古怪。而張易卻在字里行間,聽到了一種威脅的意味。

    很顯然。

    這個林常青,與張易猜測的一樣,來者不善。

    如果,單單只是送玉石料,討好青玉大師。青玉大師自然是會看一看這些玉石石料的,而林常青這么反問,連看都不讓看,自然是在向青玉大師施壓。

    表面上是在詢問,實際上,林常青卻是在說。

    “這些東西我就送給你了,你不要也得要。收了禮,就等于受了人情,就必須替人辦事,由不得你選擇。”

    這就是林常青的霸道。

    然而,這時候青玉大師笑了笑。

    他站了起來,道。

    “我不需要看。”

    林常青聽到這句話,嘴角一挑,自然以為,自己的霸道讓青玉大師屈服。

    不過,在下一刻,青玉大師又說。

    “但是,張先生可以替我看。等張先生看完之后,我再決定,你送來的這些厚禮,到底夠不夠格!”

    即便在此時。

    林常青臉上,依舊帶著笑。

    他干笑了一聲,說。

    “不過是幾件禮物而已,青玉大師言重了。如果單從璞玉原石來看,這個世界上,恐怕沒有幾塊夠得上青玉大師您的格啊!”

    “你的意思是,不能看嗎?”

    青玉大師放下茶杯,似乎有些盛怒地問。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