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我真的是撿漏王 > 第二百八十八章 你有毒?
    林業田放下茶杯,回答。

    “那倒不是,青玉大師,他現在就在北城。不過,他與別的專家不太一樣,這個人,眼里容不得沙子,錢好像對他來說,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啊!”

    “是嗎?你給他開價多少?”

    “6000萬。”

    “只是學術指導而已,6000萬的確不算低,這樣他都不做。看來,他還真是個倔老頭啊!不過,我倒是覺得,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我們林家大寨做不成的事!你說是不是?”

    話到此處,林常青又頓了頓。

    “你剛才說,他就在北城?”

    “沒錯,這次名流交流會上,他是作為玉器鑒定專家出席的!現在,他住在北國桃園山莊的白鷺大酒店。”

    “那你有沒有親自去見他?”

    “去了,但是,我根本見不到他。而且,我也做過一些調查,他平日里,就跟另外一個專家,一塊喝茶飲酒,根本不是沒有時間,他好像只是不愿意見我們林家大寨的人。”

    等林業田說完,這林常青直接說。

    “業田,準備一下,我們現在去白鷺大酒店。”

    “家主,您親自去?”

    林業田十分的意外,他沒有想到,為了一個青玉大師,林常青居然愿意親自出村辦事。不過,漢代玉凳的那個項目,也的確很重要,牽扯也很多。

    “是啊,你搞不定,只好我出馬了。”

    林常青看似很平靜的說道。

    在準備走之前。

    林常青又對林西川說。

    “西川,一塊過去吧!你和北國桃園山莊山莊之間的誤會,還是需要解開的。在我看來,我們應該是朋友,而不是敵人。”

    “是,家主!”

    聽到這話,林西川才敢起身。

    而那邊的林文昊,早就跪的受不住了,所以,他也想起身。

    “文昊,你就先繼續跪著,我們什么時候回來,你什么時候再起身。”

    這個林文昊,雖然跟林西川走的比較近,但,他是林常青這一脈的嫡系,是林常青大兒子的長子,也是林常青的親孫子。

    “子雄要不要也一起去?”

    林業田提醒了一句。

    “一塊去吧!”

    林常青道。

    從始至終,林子雄都沒有說一句話。

    到這時候,林業田過去,喊了他一聲,這林子雄才點了點頭,跟隨著他們一起出了林氏祠堂。

    此時。

    另外一邊。

    在四合院那邊,夏千尋的父母都安定住之后。

    張易就跟青玉大師,還有彭專家聯系了一下。張易跟他們已經算是老朋友了,在北城偶遇之后,還沒有專門到一塊喝過酒,有些過意不去。

    所以。

    張易這邊的事情忙完之后。

    定了一家酒店,準備請青玉大師和彭專家吃個飯。

    不過。

    跟他們商量了一下。

    青玉大師和彭專家覺得,在北國桃源山莊吃這個飯就可以。最主要的是,這個山莊里環境優雅,遠離市區,不但僻靜,而且,空氣非常不錯。

    不管是青玉大師,還是彭專家,都分外喜歡這種環境。

    隨后。

    張易就跟吳清遠聯系了一下。

    結果,青玉大師和彭專家那邊一聽張易要過去,早就跟吳清遠聯系過了,一切都已經安排妥當。

    搞了半天,又成了青玉大師和彭專家,請張易這個晚輩去吃飯喝酒。

    因為夏千尋的家人,剛剛搬到北城,有些事情需要忙。加之,榮豐集團也有一些瑣碎的事情要處理,夏千尋脫不開身。

    所以,張易就跟油膩大叔一塊,前去北國桃源山莊。

    這次。

    油膩大叔倒是精心拾掇了一番,換了一套西服。

    幸虧,西服的尺碼,是比較寬大一些的,否則,那西服上的兩顆扣子,早就飛了。

    看著油膩大叔的模樣,張易不知道為什么,突然想笑。

    “你笑什么?”

    “頭一次見你這么正經,有點兒不太適應。”

    油膩大叔呵呵一笑。

    “以后我可能要向高富帥的方向發展,你慢慢適應。”

    “好。”

    張易答了一個字,忍住不笑。

    “你還不相信啊?”

    “我信,特別相信!”

    見張易忍住不笑的樣子,這油膩大叔還有些不服氣,他有說。

    “真的!我年輕時候,跟阿虎一樣帥氣,現在成了這副模樣,都怨歲月這把殘忍的殺豬刀!”

    “真的假的啊?”

    “當然是真的,不信等阿虎到我這個年齡你再看看,說不定還不如我呢。”

    “這我不信。”

    兩個人一邊瞎侃,一邊驅車,往郊外北國桃園山莊疾駛而去。

    北國桃園山莊這邊。

    除了白鷺大酒店之外,最有特色的,也是這個山莊本身。山莊里的大部分建筑,都是那種仿古建筑,外邊古樸典雅,里邊一樣,極盡奢華。

    而這里的仿古建筑,大都是漢代的風格。

    所以。

    吃飯的地方,都是席地而坐的古禮,自然要脫鞋的。

    看到這種規矩。

    油膩大叔倒是長舒了一口氣。

    “幸虧我今天剛好去修了腳,要不然,我這一脫鞋,估計那兩位專家年老體弱,都要倒下。”

    “你有毒?”

    “我沒毒,毒的是我那雙有包漿的襪子。”

    張易汗顏。

    隨后,倆人進入了這個漢代風格的餐廳。

    青玉大師和彭專家,都穿著一身長袍,相比之下,特別是青玉大師,簡直就像是古裝電視劇里穿越過來的老神仙一樣。

    白發長髯,氣度非凡。

    宛如世外高人一般。

    “張先生,請坐。”

    青玉大師十分客氣的說。

    彭專家也示意了一下。

    張易坐下來,說。

    “青玉大師,您跟彭叔一樣,喊我小易就行了,喊我張先生,我感覺受不起啊!”

    青玉大師倒是說了一句。

    “你忘了,你是可是我老板。”

    這句話,讓這里的氣氛,一下子輕松了下來。

    彭專家也說。

    “是啊,都隨意一些,咱們都是自己人,不用要那么多繁文縟節。來來來來,小易,先陪我輕酌幾杯。”

    青玉大師立刻感慨。

    “老彭,別著急啊,你不能逮誰就喝酒啊!”

    與此同時。

    油膩大叔也蹲了下來,席地而坐。

    只是,他蹲下來的一瞬間。

    砰砰兩聲……

    西服上的兩個扣子,飛了!

    他一臉尷尬,說。

    “我已經夠小心了,沒想到,他們還是沒扛住。”

    油膩大叔自我調笑。

    這自然是引得青玉大師和彭專家,都笑了起來。

    吃飯聊天之間。

    張易感覺,雖然他和這幾個人年齡相差都挺大的,但是,跟他們聊天卻十分的自在,不知不覺之間,似乎就成了忘年交。

    半個小時后。

    吳清遠匆匆忙忙地來了一趟。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