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我真的是撿漏王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漢代玉凳
    這時候。

    一邊戴眼鏡的林業田也走了過來,他說了一句。

    “家主,先前在審問樊龍和林二強的時候,他們也都提到過張易這個人。”

    “是嗎?”

    林常青似乎有那么一些意外。

    什么事,竟都能和張易扯上關系。

    這個人,到底是什么來頭?

    而林業田點頭表示肯定,他說。

    “應該就是一個人,都是洛城來的,不可能有第二個張易!”

    “樊龍受的傷,就是拜張易身邊之人所賜。還有,林二強違反族規,私自到潘家園擺地攤販賣青銅器,當時,也是被張易這個人帶頭,給毀掉的。”

    “也正是因為這件事。后來,林二強叫上了樊龍,去堵截張易。二三十人,竟然沒有斗得過他們兩個人。”

    “不過,那個樊龍也說了。張易似乎沒什么身手,但是,他身邊的人,很厲害。”

    聽完這些,林常青倒是冷冷一笑。

    “也就是說,他身邊的一個人,對付二三十個人,有意思!”

    林常青說著,朝林子雄那邊看了一眼。

    而這邊。

    林業田想了一下,又說。

    “家主,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好像全都與這個張易有些關聯,這個人,好像不太簡單啊!”

    “看起來,好像沒什么根基,但是,卻又好像,根基深厚,讓人有些琢磨不透。家主,要不然這樣,派人出去,把張易帶到村子里來!”

    然而。

    林常青卻擺了擺手。

    “不,先不急。”

    “你可以先派人調查一下,越是這種看起來沒根基,但有能夠攪弄風云的人,就越要小心。這種人,才是最危險的。”

    “明白,家主。”

    林業田說道。

    然后。

    他立刻打了電話,吩咐了一些事情。

    等林業田安排好,林常青又詢問。

    “青銅饕餮紋花觚,有沒有追回來?”

    對此,林業田只得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們恐怕想追回來,有些困難的,那個叫顧峰的,好像有些手段。青銅饕餮紋花觚被林二強私自出手之后,這個叫顧峰的人,立刻利用一些手段,轉手運作了好多次,我們查到的信息,非常混亂,根本無法摸清它的來龍去脈。”

    “這個顧峰,好像有些手段,繼續派人調查他的蹤跡。”

    林常青吩咐。

    在這個時候。

    林西川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立刻開口問了一句。

    “家主,您剛才提到的,是商代晚期的青銅饕餮紋花觚嗎?”

    林常青和林業田兩人同時回頭,看向跪在地上的林西川,而林業田開口說。

    “不錯,正是商晚期青銅饕餮紋花觚,你見過?”

    林西川非常肯定的點頭。

    那件贗品,他當時還是關注了一下的。

    他回答。

    “在名流交流會,有個人,曾經拿那尊青銅饕餮紋花觚,挑戰我們的元青花。不過,現場的專家,直接就鑒定出那件青銅器是贗品。”

    林業田冷聲一笑,他說。

    “林二強那點兒三腳貓的手法,自然逃不過專家的眼。”

    而這邊的林常青問。

    “青銅花觚,如果上了名流交流會,豈不是出不來了?”

    林西川點頭,立刻回答。

    “是啊!按照名流交流會以往的規則,那件青銅饕餮紋花觚,的確應該是被北國桃源山莊給扣下了。”

    聽完,林常青點了點頭,到中間的交椅上坐下來。

    此時。

    那兩口黑棺材里的掙扎聲,越來越猛烈。

    顯然,棺材里的氧氣在逐漸減少,而樊龍和林二強也在氧氣的不斷消耗之中,瀕臨死亡。

    這時。

    林常青又說。

    “看來,是北國桃源山莊在查我們啊!”

    青銅饕餮紋花觚被北國桃源山莊扣下,然后,有人使用一些手段,截取了一部分交易的監控畫面,這個倒是不難推測。

    “家主,北國桃園山莊那邊,我們怎么辦?”

    林業田問。

    而林常青則是平淡地回答。

    “不用管它,東西落在北國桃源山莊手里,問題不大。就算他們拿到了監控畫面,也不能說明什么,反正林二強和樊龍,已經消失了。”

    這時候。

    林常青又站了起來,伸手拍了拍那兩口棺材,吩咐道。

    “好了,通知村里管事的。”

    “出殯吧!”

    林業田點頭。

    這樣的事情,無法在這兩個人的臉上,掀起任何波瀾。

    隨后。

    一二十個村民,匆匆忙忙的進了祠堂,將兩口棺材以麻繩拴好。

    樊龍和林二強,出殯下葬!

    等棺材一動,里邊的人,掙扎的更厲害了。這兩個人的家人,也都來了,不過,他們卻都繃著臉,不敢哭。

    林常青過去,嘴角上似乎帶上了一絲憐憫,對他們說。

    “你們可以哭的,家人去世,為什么不哭?”

    即便他這么說過之后。

    那些人,一樣只敢低聲抽泣,并不敢放聲大哭。

    傷心,即便在這種程度下,依舊無法掩蓋他們內心的恐懼。

    村道上。

    紙錢飛舞。

    棺材里的人,掙扎的非常厲害,甚至,那抬棺的人,走路的時候,都是一晃一晃的,很難穩住棺材。

    這種,人在死之前的拼命掙扎,在強烈的沖擊著每一個抬棺的人。

    其實,八個人抬一口棺,并不算重,但是,他們此時一個個滿頭大汗的。并非棺材重,而是,心里的重量,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

    黑暗和壓抑。

    在他們的心中無盡蔓延著。

    仿佛,整個林家大寨的上空,都籠罩著烏云,久難見到一縷陽光。

    而后。

    等負責出殯的村民走之后。

    林常青和林業田,都坐下來,旁邊的村民,給兩個人沏上茶,那林常青拿著蓋碗,吹了吹,輕抿了一口茶水。

    他又放下茶碗,問林業田。

    “業田,那一套漢代玉凳項目運作,現在做的怎么樣了?”

    問起此事,林業田則是微微皺眉。

    “家主,這個漢代玉凳的項目,我們的預期,恐怕有些高了。”

    “有什么困難嗎?”

    林常青喝了口茶,問。

    “的確有那么一些困難。既然我們要做更高端的運作,就必須做到完美,所以,我提議,我們最好有青玉大師,前來為我們做一些學術指導。”

    聽到這個提議,林常青立刻點頭。

    “這個提議好。有青玉大師的學術指導,那套玉器,一定能夠做到完美。不過,你說的困難,是什么?”

    “難道,青玉大師不在北城?”

    林常青又問。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