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我真的是撿漏王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又是洛城,又是張易!
    跪在地上的人。

    一個是林西川,一個是林文昊。

    因為林西川身上的傷,還沒有恢復,所以,此時跪在地上,顯得十分的艱難。額頭上的汗水,吧嗒吧嗒地,往地上掉。

    旁邊的林文昊,臉色如灰土一般。

    似乎是因為害怕,他渾身瑟瑟發抖,額頭上,一樣冒出了一層冷汗。

    祠堂靈位前。

    中間,有一個人正在上香。

    這人一身黑色的唐裝,胸前后背上,都有金色的龍紋圖案。花白的頭發,顯得滄桑感十足,不過,他的那雙眼睛,卻如同雄鷹一般,銳利無比。

    此人,名為林常青。

    林家大寨之主。

    在林常青的左右兩邊,站著另外兩個人。

    他們身著灰色的唐裝,光素無紋。

    左邊的那位,身材微胖,面色卻是帶著幾分陰冷,右側半邊臉上,有著一塊兒青色的印記,不知是胎記,還是別的什么原因造成的。

    總之。

    看上去怪異無比。

    此人,名為林子雄,林家大寨,東堂主。

    而右邊那位,戴著眼鏡,比那兩位年輕許多,名為林業田,是林家大寨的西堂主。

    林常青上完香之后。

    稍稍扭頭,朝著林業田那邊,看了一眼。

    “業田,按照族規,他們該怎么處置?”

    林業田走過去,拍了拍那兩口黑黝黝的大棺材。

    “按照族規,該活人入棺,活人下葬!”

    “鄉親們,為他們送行!”

    這些話。

    讓下邊跪著的林西川,和林文昊,就更加害怕了。

    不過。

    他們兩個,誰都不敢吭聲。

    “帶他們上來吧!”

    林常青吩咐道。

    然后。

    幾個村民,從林西川和林文昊他們旁邊經過,走出去祠堂之外,將另外兩個人,給帶進了祠堂里。

    這兩個人,一個叫樊龍。

    另外一個,就是當時在潘家園半夜擺地攤,賣青銅贗品的那個攤主,名叫林二強,他那些手下小混混,曾稱他為二叔。

    這兩個人,也被帶到了祠堂上,跪了下來。

    跪下來之后。

    無論是樊龍,還是林二強,都只敢低著頭,他們都不敢吭聲。

    這時。

    林業田朝前,走了幾步。

    對樊龍說。

    “樊龍,你是林家大寨的入贅女婿,既然入贅進來,就應該遵守林家大寨的規則。無視林家大寨的規則,跟二強一起,私自出村倒賣古董,該怎么處置,你自己說說看!”

    樊龍也有傷在身,但是,他也只能跪著,因為傷勢帶來的疼痛,讓他汗流浹背的。

    “我……”

    樊龍不敢說出來,他此時害怕極了。

    然后。

    林業田又看向另外一邊的林二強。

    “二強,你來說說,私自倒賣古董,還去潘家園那種地方賣古董,該怎么處置?”

    林業田的語氣加重。

    林二強更不敢說。

    他立刻開始磕頭,卻也不敢求饒。

    腦海跟不是自己的似的,砸在地上,砰砰作響。

    “好了,祖先們喜歡清靜,別磕了!”

    林業田回頭,看向林西川那邊,問他。

    “西川,你來說說!”

    林西川深吸了一口氣。

    “活人入棺,活人下葬,全村人送行!”

    林西川說完。

    林業田點了點頭。

    “樊龍,二強,你們兩個,聽到了?”

    兩個人渾身哆嗦著,點了點頭。

    “明白了,就去吧!”

    這句話說完,等于宣判了這兩個人的死刑。

    不管是樊龍,還是林二強,兩個人一樣臉色鐵青。

    他們的腿腳,已經軟了,之前那幾個村民過來,把這兩個人給攙扶了起來,走到兩口黑棺之前,抬著丟了進去。

    隆隆聲響之后。

    棺材合上。

    十九顆大洋釘,把棺材釘的死死的。

    縱然里邊的人,再掙扎,也是枉然。

    看著這一幕幕的發生,林西川和林文昊兩個人,已經害怕到了極點。幸虧,這兩口棺材,并不是為他們準備的。

    否則。

    樊龍和林二強現在的結果,就是林西川和林文昊的結果。

    林常青這么做,一來,的確是樊龍和林二強壞了規矩,二來,自然也是為了讓林西川看到這一幕,殺雞儆猴。

    “西川。”

    林常青喊了他一聲。

    “家主。”

    林西川立刻回答一聲,但是,他不敢抬頭。

    “身上的傷,怎么樣了?”

    “還好,問題不是很大。”

    “誰啊,下這么重的手?你不是去參加交流會了嗎,怎么會被打成這樣?”

    林常青又問,看似關心,語氣卻冷漠如同冰霜。

    “交流會上出了岔子,沒想到,一個臭小子,居然壞了我們的大事。我買通書畫專家,為保我們的石林消夏圖運作成功,卻不料,被那小子,拿了一幅真品石林消夏圖,揭穿了我們那幅假石林消夏圖的真相。”

    林西川如實回答。

    “元青花呢,那個罐子,可是真的。”

    林常青說道。

    “那小子拿了戰國水晶杯,被估價兩億多,我們的元青花也不是對手。”

    “所以,你還想拿一個億的彩金,去砸他?糊涂不糊涂?平日里你辦事還算牢靠,為什么在這場交流會上,大失水準?”

    林常青厲聲問道。

    林西川知道,他的資產被凍結,就是林常青做的。

    因為,大規模的資金流通,容易引起懷疑,對林家大寨不利。但是,他當時就是沒忍住,想要那么做,去擊敗張易。

    林常青呵斥林西川,林西川也只敢低著頭,不敢說話。

    “元青花呢?”

    “也……輸……輸掉了!”

    林西川的聲音很低,他擔心林常青發火,因為,林常青一發火,一不小心可能就要了他的命。

    “一個毛頭小子,讓你林西川,變成了這幅熊樣。不得不說,我林常青還真想親自見識一下,這小子,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物!”

    林常青冷笑一聲,如此說道。

    “他叫張易,洛城來的,我查過他,好像……也并沒有什么根基。”

    這時候。

    另外一個戴著眼鏡的年輕人,快步走進了祠堂。

    “家主,我有事要說。”

    “說。”

    “我剛才檢測村里的監控攝像系統,我發現,村外大牌坊那邊的那個攝像頭,拍攝的畫面,被黑客破解盜取了一部分。”

    戴眼鏡的年輕人說道。

    “什么內容?”

    林常青問。

    “一周前的畫面,就是,林二強私自出售青銅饕餮紋花觚那件事。”

    “那個買家,找到了嗎?”

    “還沒有,不過,我已經通過一些手段,找到了他的個人信息。他叫顧峰,以前是洛城地區的青銅器專家。因為,今年鑒寶大會上,作弊丑聞,被逐出了洛城古玩圈。對了,那場鑒寶大會,雖然顧峰作弊,但是,他依舊慘敗給了一個叫張易的年輕人。”

    林常青一笑,若自言自語道。

    “又是洛城,又是張易!”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