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我真的是撿漏王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清宮舊藏”
    這倒是讓那中山裝有些吃驚了,一個年輕人,讓裴專家自愧不如,這真的是聞所未聞之事。

    “我看,是裴專家您過謙了吧!”

    裴專家則直接擺手,說并非如此。

    然后,他還向這兩位,講起了今年這屆洛城古玩鑒定大會的神跡。

    “這個張專家,真有那么神?”

    祝青玉問了一句,顯然,對這個年輕人已經非常好奇了。

    “青玉大師,我說的那些,沒有一點點夸張啊!這個年輕人,在我看來,用天縱奇才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

    青玉大師真被裴專家說的,是越老越好奇。

    他在想象,這個年輕人,到底是怎樣一個傳奇人物呢?

    但是。

    旁邊的龔壽山,卻是不相信的。

    “既然裴專家都已經這么說了,那么,等會他來了,就試一試他的眼力。把我那件清宮舊藏拿出來,讓他看看。”

    “如果他要真的能看準,我給他端茶!”

    清宮舊藏,就是指清代宮廷收藏的物品,有前朝文物,也有清朝的藝術品。到現在,清宮收藏往往都在故宮,或者各大博物館,一部分流失海外。

    只有極少一部分“清宮舊藏”流入了民間。

    所以,清宮舊藏所代表的,基本上就是珍貴無比的意思。

    絕對是古董之中的重器!

    龔壽山這次來洛城,是有目的的。他希望,裴專家的印章,也出現在他那件清宮舊藏的鑒定證書上。

    他這么一說,那邊的祝青玉道。

    “龔先生,老裴要介紹你認識一位后生,那也是覺得,這位后生真有能耐。你倒好,這是要上來就先給人家一個下馬威?”

    “連新武都看不準的東西,你拿來為難小輩,這不地道啊!”

    龔壽山一聽這話,則說道。

    “裴專家剛才不是說了嗎?那小子眼力比他還好。我就真的不信了,我剛才說了,他要是能把我給折服,我真給他端茶。”

    祝青玉聽他這么一說,一笑。

    “那好,咱們就打賭,到時候,你要是不端茶,我看你這張老臉往哪兒擱!”

    “我還真就不相信,那個年輕人,能看出什么子丑寅卯來!”

    “……”

    倆人似乎杠上了。

    裴專家在一邊,一臉無奈。

    而剛才兩人所提的端茶,是古玩行當里認師父的禮節,也就是說,賭輸了的話,龔壽山就要給張易端茶,行拜師之禮。

    幾分鐘后。

    張易和陳叔,就已經趕到了裴專家的家里。

    一進屋。

    張易一眼就看到了白發美髯的青玉大師,不由得意外。

    裴專家說的朋友,居然是青玉大師?

    而青玉大師告別張易之后,說是要到洛城這邊見一位老朋友,半點兒事,沒想到,青玉大師的朋友,居然就是裴專家。

    還真是巧了。

    裴專家不知道這點,他正要介紹,那邊祝青玉則直接開口。

    “新武,沒想到,你說的張專家,竟然就是張易啊!”

    裴專家也是一愣,他看了看張易,又看了看祝青玉,一臉疑惑地問道。

    “青玉大師,你們認識?”

    祝青玉直接點頭,拉著張易,讓張易到那邊坐下來。

    “新武,這位對于我來說,那可是貴客啊!現在,他就是我的老板啊!”

    這話說出來,裴專家驚得張大了嘴。

    “青玉大師,您這兩次來洛城,竟然都是為了小易?”

    “沒錯!”

    祝青玉直言不諱。

    裴專家也沒有想到,千尋珠寶的背后,居然是張易!

    而那個讓青玉大師屈尊,變成一位企業玉雕師的老板,裴專家也有過猜測,但是,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是張易!

    這是何等的能耐?

    裴專家本以為,他足夠了解張易,現在看來,他認識的張易,只是廬山真面目的冰山一角而已。

    這時候。

    祝青玉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問。

    “對了,新武,張老板是賭石專家啊!我手上雕刻的帝王綠玻璃種,七彩翡翠,還有那塊傳說中的龍石種翡翠,全部都出自他之手。怎么,到了你這里,又成了你們古董界的翹楚了?”

    裴專家還沒有回答,一直沒有說話的龔壽山,就開口了。

    “龍石種翡翠,都是出自他之手?”

    “當然了!要不然,你以為我祝青玉,一生放蕩不羈愛自由,怎么可能會讓別人成為我的老板?”

    祝青玉補充了一句。

    他說完,又想起了剛才的與龔壽山的賭約。

    “龔先生,你的清宮舊藏呢,拿出來吧!”

    其實,龔壽山有些遲疑了。

    三位長者,似乎為了張易而爭論的激烈,張易自己還完全不知道他們到底要干什么。

    似乎看到了張易的疑惑,裴專家開口。

    “小易,是這樣的,龔先生手上,有一尊青銅器。說實話,我感覺那尊青銅器應該沒什么問題,但是,我也不敢百分之百的肯定啊!”

    “叫你過來走一趟,就是想著,你也看看,那尊青銅器,到底對不對。”

    聽裴專家這么說,張易覺得是不太合適的。

    在裴專家這個青銅器專家面前,張易怎么能班門弄斧?

    “裴伯伯……”

    然而,張易還沒有開口,裴專家就直接說。

    “小易,我知道你要說什么。古董這一行就是這樣,誰懂得多,誰就是老師,不論年齡長幼。”

    那邊的祝青玉,也提醒了龔壽山一句。

    “聽到了嗎,龔先生,誰懂得多,誰就是老師。”

    而此時,龔壽山一直在觀察張易,他覺得,張易不是那么有信心的樣子,感覺,可能是裴專家和祝青玉兩人夸大其詞。

    所以,他也就沒有猶豫,把他的青銅器,給拿了出來。

    這是一尊三足鼎。

    三足鼎立,這個詞,最初就是從這種青銅三足鼎來的。

    “小易專家,這尊青銅器,叫做青銅饕餮紋鬲式三足鼎。我前些日子,在北城那邊,從一個沒落的家族后代手里收過來的。”

    “那個人,據說是清末一位一品大員的后代,這個三足鼎,就是當時朝廷賞賜給那位大員的物品。而且,我這里還有鑒定證書,北城那邊,有三家鑒定單位,都有蓋章確認,都沒有任何問題。”

    聽龔壽山講到這里,張易問了一句。

    “您的鑒定證書,那么有權威,說明您的三足鼎,沒有任何問題啊!那么,您為什么還要來洛城,找裴專家呢?”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