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小兔嘰的報恩記 > 第六十一章
    白落落頭一回知道,原來仙神一旦耍起小心眼來,那可謂是無所不用其極。

    白落落一向覺著青蘅君只是喜歡冷著一張臉而已,如今真正伺候起來,才知道這位太子殿下究竟是有多么多的臭脾性。

    “添茶。”聲音不大,卻驚得在一旁打瞌睡的白落落一個踉蹌,青蘅君輕笑出聲,連側臉都不似以前那般冷峻。

    白落落添茶倒水,青蘅君就拿著筆在一旁寫字,白落落以前也見過趙清風這般模樣,像是把什么事都放下,天地之間只剩下他倆共存。

    “這個字如何?”青蘅君將紙推了過來,白落落一愣神,直接說道:“趙清風,這是個落字啊。”

    青蘅君手一頓,這紙就直接化成了灰燼。

    白落落自知失言連忙跪下,哪知跪下時打翻了還冒著熱氣的茶壺,熱水直接倒在了白落落的整只右臂上,白落落不敢直接喚疼,只得冷抽了一口氣將頭深深埋在臂下。

    青蘅君一向不喜白落落提到趙清風三個字,更把趙清風視為一個被自己舍棄的影子,如今白落落直面將他當做了趙清風,便是在生死邊緣走了一遭。

    “不疼?”青蘅君的手剛碰到白落落的右臂就已經疼得她說不出話來,青蘅君似乎又嘆了一口氣,輕飄飄的,讓白落落都覺得自己又在幻聽了。

    “他已經死了。”青蘅君專注著用術法治療白落落的傷處,連自己也沒有發覺眸子里多了些疼惜。

    “我知道。”白落落咬著唇憋了一口氣:“殿下能如了我的愿讓趙清風壽終正寢,安安穩穩的渡完這一世,我自然是感恩殿下的。”

    “可趙清風說到做到記了我一生,我又怎能因為他不在了,就忘了他呢。”白落落笑得有些勉強,眼眶也漸漸紅了:“所以求殿下,讓我去見一見趙清風,就見一眼他的墓碑……”

    “好。”青蘅君松手,白落落的右臂已然是無恙。

    “愣著做甚?”青蘅君瞥了一眼白落落,白落落也不顧身上還殘留著茶葉連忙起身,青蘅君伸手將她一扯,不過一瞬就到了趙清風的墓前。

    “我回來了。”白落落一開口就已然哽咽,青蘅君不屑她這副要死要活的樣子,背著手轉身就往竹屋里走,白落落見青蘅君走了更是松了一口氣,于是緩緩的蹲在了墓碑前輕語:“我讓你記了我一生,你當真也是君子一言,不曾背棄。”

    “我看到祈生娶了妻,是為溫婉嫻靜的好姑娘。”

    “我還去司命那看了他的運數,青出于藍勝于藍,日后這成就可不比你少。”

    “我知道你給我立了牌位,是想著我日后哪怕成仙了也能找到歸家的路,只是可惜了,我一直也沒能回去瞧瞧你。”

    “趙清風,你這一世,過得真是起起落落了。”

    白落落吸了吸鼻子,而后又摸著趙清風的墓碑笑語:“早知道我去非要報這個恩做什么,如今做了仙神,反倒比以前多了不少規矩。”

    白落落絮絮叨叨的說著一些瑣事,青蘅君就在屋里朝著這邊遠遠的看著,胸口處又是那若有若無的痛楚。

    這個毛病自打神血歸位后就犯上了,以至于自己才會鬼使神差的答應了白落落來到這里。

    “殿下后悔了?”云霄神君神出鬼沒,可這會青蘅君也沒有似往常那般防備,反倒真的像是承認了這句話。

    “殿下當初把自己的悲憫與愛舍棄入世輪回渡劫,如何收了回來,自然也會擁有這些情緒。”云霄神君也看了一眼窗外似笑非笑:“若有一日她知曉了一切,想必會直接隨了他去,殿下這個賭,無論如何都是輸。”

    “她永遠都不會知曉。”青蘅君眸里滿是涼意:“更何況本君才是真正的趙清風,那墓中的,不過是因本君而生的替身。”

    “可這只小兔嘰,愛的是那墓中的人而非殿下。”云霄神君的話似乎正戳在青蘅君的心口上,以至于青蘅君臉色一僵,生硬不已:“本君,才是趙清風。”

    往往越沒有把握的東西,越是會去多次重復來換一個肯定。

    “那,就愿殿下,當真可以得償所愿了。”云霄神君笑了一聲:“只是殿下如今,又是誰啊?”

    青蘅君忽然心慌,轉過身去,云霄神君卻已經沒了身影,只有一面銅鏡直直的照著他的這張臉。

    “殿下?”竹門被推開,白落落還紅腫著眼睛,可臉上明顯帶上了心愿了結的笑意:“殿下今日可還要吃兔子糕?”

    “白落落。”這是青蘅君第一次這樣叫喚她。

    白落落一哆嗦,自己剛剛都那樣小聲在趙清風的墳前嘀咕壞話了,竟也能被聽見了?

    “原來那盒胭脂,寓意是將離。”青蘅君的眼中滿滿的,都是屬于趙清風才有的溫潤。

    “趙……趙……”白落落喃喃的說不出話來,畢竟她是親眼在司命盤看著趙清風身死,也悄悄地的讓老槐樹精去幽冥打聽過趙清風的魂魄,的確是如青蘅君所說就此一世,又怎會忽然附在了青蘅君的身上?

    “結發為夫妻,恩愛兩不疑。”青蘅君伸手過來,白落落不做舉動,見白落落遲疑,青蘅君便一步一步走向前,死死地將她擁入了懷里。

    “夫人,等久了。”這明明還是青蘅君的聲音,可白落落卻從中感受了趙清風的柔情蜜意。

    “趙清風……”白落落將臉埋在他的懷里“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這一哭可謂是哭了一盞茶的功夫,直到最后白落落就這么哭著迷迷糊糊的睡在了這個想念了許久的懷里。

    銅鏡中依舊還是兩個人的身影,只是青蘅君回頭再看時,眉間已無了陰戾。

    “趙清風……”懷里的人又喃了一聲,像是做了一個美夢,嘴角都含著淺笑,青蘅君伸手撫摸她的嘴角,攬腰抱起放在了竹床上,俯下身去蜻蜓點水的吻了一下眉間。

    “我在。”青蘅君緩緩坐在竹床握住了白落落的手,像是貪慕著不可多得的東西放在了臉側。

    心口的痛楚減少,反倒成了一種異樣。

    酸澀之中,卻有著一絲不可多得的甘甜。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