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小兔嘰的報恩記 > 第四十九章
    那日趙清風的話還沒說,舉著燈籠的守衛就出現了,說是妖慎司說了什么問題,然后直接拖著趙清風就跑得沒影了。

    所幸趙清風留了個守衛帶白落落回去,否則只怕是天亮了,白落落也還在這山里瞎晃悠。

    “小兔嘰。”云霄神君如今也喜歡跟著老槐樹精這樣叫她,白落落從椅子上跳了下來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一拜:“神君安康,神君安福。”

    “若本君不來,只怕你這只兔嘰,就要忘了自己究竟要做什么事了。”云霄神君笑容一收,神情嚴肅,白落落自然也不再嬉皮笑臉,捂著心口重重的點了兩個頭:“天地良心,神君與殿下交代的事,落落怎會忘了?”

    “如今殿下遭受反噬時日不多,你要速速取來神血,否則他日只怕趙清風也活不下來。”云霄神君說完就沒了身影,白落落咬咬牙,便撐了一夜沒睡著。

    第二日白落落就聽說趙清風留在了妖慎司一夜不曾回來。

    “公主今日安康。”趙清風不在,趙祈生就學著他爹爹的模樣過來問候,想來就是聽了趙清風的吩咐,可白落落到底是當過這孩子的娘,見著如此低眉順眼的小公子免不得心尖尖都要疼上一疼,于是揮手別過臉硬著心腸冷語:“安康,很是安康,你莫要在這里打擾我清閑。”

    趙祈生起身,如釋重負的走了。

    白落落尋著給自己尋夫君的理由出府,這一尋就尋到了妖慎司,白落落還未進去就聽到里面一陣哀嚎,白落落心一緊,到底還是擔憂著趙清風,直愣愣的就沖了進去,誰知進去就見著一個男子躲在趙清風身后直哭,白落落與趙清風四目相對,場面一度是十分的尷尬。

    “大人,我要休了她!”男子一把鼻涕一把辛酸淚,這時一個女子憑空出現,手里還提著一把長劍:“吳大生,你再說一遍!”

    “再說一遍就再說一遍!”男子伸長了脖子以趙清風為擋劍的靶子:“你這潑婦,我現在就要休了你。”

    “你!”女子氣急敗壞的就砍了過來,趙清風也不躲,白落落驚慌不已,下意識的就沖上前施法一擋,女子被震開倒地,男子眼中似有不忍,卻還是沒移半步去查看女子的強勢。

    “你果真不舍。”趙清風說這話實在是欠嗖嗖,白落落一惱,重重的推開趙清風,面上陰晴不定。

    “吳大生,我為了你連飛升的名冊都毀了,如今你居然還要休了我?”女子眼眶含著淚,語氣卻還是要強,原以為這是一出負心薄情郎的折子戲,卻不想男子竟比女子還要委屈,卷著自己的衣袖哭訴:“你,你日日喊打喊殺,稍有不如意輕輒辱罵,動輒拳腳相向,我堂堂七尺男兒,又豈能受如此之辱?”

    白落落看著這一出鬧劇臉上抽搐了一下,明明都是妖怪,怎么還鬧起了凡人的脾氣,若這種情形落在以往,大不了就是你扯我一塊皮我咬你你一塊肉,自此以后各自安好永不相見,怎么還扯出休妻的這一套俗禮來了?

    “好,好,好!”女子將劍往男子的方向一扔,男子抱頭蹲下,那劍就直直的插在了梁柱上,想來是用足了力氣,這房梁上都跟著掉了些瓦片下來。

    “你區區一個小妖,要休也是輪到我休你!”女子強忍著自己的委屈吼了一聲,然后撐著起身踉踉蹌蹌的走到了趙清風的面前一跪:“大人,今日我便與他如今恩斷義絕,自此,何況蘼蕪綠,空山不見人。”

    “鵠妖?”白落落打量著眼前的女子,思索了小會兒才朝著男子喊道:“她剛剛那一劍當真是留了情面了。”

    鵠妖專情,一生只許一個配偶,但若這配偶有一日要離去,這鵠妖哪怕是追到天涯海角,都是要砍了這配偶的頭顱風干了供著的。

    “好。”趙清風轉身就從袖中掏出了一本婚書遞給了女子:“還了這婚書之后,你與他便再無關聯。”

    女子不過瞅了一眼庚帖,那婚書就直接化作了灰燼散落了一地。

    “你這到底是妖慎司,還是官媒?”女子走后白落落才數落起趙清風:“所謂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更何況是靈妖成婚,你就這樣輕而易舉的給了婚書?”

    “清風知錯了。”趙清風哪里是知錯了,那嘴角都快揚到天上去了。

    “還有你啊。”白落落正生著趙清風的氣沒地發,便指著男子指桑罵槐:“你自認識她起便應當知曉鵠妖的脾性,愛之深責之切,你若未曾做錯過什么,她又怎會如你所說像個凡人潑婦?”

    男子聽了后一愣,紅著眼眶淡然一笑:“若不如此,她又怎會舍得飛升仙神?”

    白落落怒火大減,原以為男子是個負心郎,卻不想男子幻出了一本名冊,扔到趙清風手中苦笑:“勞大人費心了,我那夫人性子暴躁,到時這妖慎司我自會修葺一新。”

    趙清風將名冊又收入袖中,白落落瞅著他這個寬大的袖子心里暗自嘀咕,別看著趙清風這是高高瘦瘦的,私底下藏起東西來,倒是一打一打的。

    “自以為是的對她好,或許她并不需要。”白落落悶著聲音說了一句,男子抬頭,眸子說不清是什么情緒。

    “吳大生!”女子忽然從天而降,趙清風拉住白落落就抱在懷里,明顯就是借機吃她幾兩豆腐,畢竟那女子掉下來的地方明明離他們還遠得很。

    “大人,你……”“我打不過妖。”趙清風把白落落抱得死死的,白落落窩在他懷里摸摸掏出了青玉釵,這可是天大的好機會,只要取完神血,她就再也不用同趙清風牽扯出這種孽緣擾得心肝肝疼。

    “我……”這青玉釵離趙清風的心口就差一指寬了,結果趙清風這時卻又把她松開了。

    原來是小公子來了。

    “父親。”趙祈生看著眼前的這一幕下意識的就握緊了拳頭,爹爹雖被這個女子的面容所惑,但是他卻不會。

    “謝相尋你有事相商。”趙祈生暗暗瞥了一眼白落落,趙清風頷首,也不再多說什么,直接大步就走了出去,只是擦肩而過時,還留了一句話給白落落罷了。

    “公主尊貴,應當配王侯將相。”趙祈生見趙清風走遠了才寓意深長的說了這句話,白落落倒吸了一口氣,好嘛,好嘛,她以前那個可愛天真的小蘿卜公子,如今到把他爹爹滿身的臭脾性給學上了。

    真是,一點也不可愛了。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