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廢土修真的日常 > 第124章:古怪的拳靈
    轟!

    轟轟!

    短暫的時間里,荒野上接連的爆破聲遍傳四野。

    項逸不斷的蓄力,然后發拳擊碎身邊的巨石,直到身邊無石可擊方才停卻下來。

    他覺得自己已經掌握了“以氣化形”的精髓,正暗自盯著自己的拳頭欣喜,卻完全忽略了邊上王元熙如視怪物的表情。

    如果有旁人在這里,一定會對王元熙的表情感到吃驚。

    因為現在的狀況就是,一個怪物,正在盯著另一個怪物。

    “竟在如此之短的時間里,喚醒了拳靈?”王元熙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可惜他沒有瞳力,只能憑借自己的感知能力進行感應,但他確確實實能從項逸身上感覺到“拳意”的力量,那可是“以氣化形”的至高境界!

    武道初學者會調運體內的氣,讓氣變化成自己想要的樣子附著在拳頭上,以增加自身的殺傷力。

    這是“以氣化形”的初級階段。

    事實上,調運氣的過程,也是喚醒氣的意識的過程。

    而高級階段,就是能夠形成拳意,在運氣的同時,全身上下的氣會形成一種類似“拳靈”的存在,以一種具象化的形式出現在一個人的身后。

    這種原理有點類似于“劍靈”,但不論喚醒劍靈還是喚醒拳靈,都需要通過不斷的修行。

    劍者要用自己的佩劍勤加練習,增進自己與劍之間的感情。

    拳者,則需要通過不轉運轉氣,增加自己與拳頭之間的感情。

    所以兩者之間本質上是相同的。

    總之,喚醒拳靈,這絕對是是個小概率事件。

    并且,項逸的拳靈形態很奇怪,居然是不可見的。

    王元熙確確實實的感受到了一種來自拳靈的威懾,可是正常情況下拳靈在被喚醒后,虛像會出現在主人的身后直接顯化,即便是普通的肉眼也能看得到!

    因為拳靈本質上是血氣所化!大部分的拳靈,也都是血紅色的!

    所以像項逸這種,在以氣化形的初級階段就直接喚醒拳靈,而且拳靈形態還有所異常的……饒是經驗豐富如王元熙,也是聞所未聞。

    接下來的幾小時,項逸又鞏固了一遍王元熙教的《極拳道》。

    項逸感覺自己對這門拳法開始有些癡迷,有種“欲求不滿”的感覺,可惜現在王元熙只從魯柔那里偷到了第二式而已。

    剩下的,只能等下一回進入世界后,等他激活魯柔再讓王元熙再偷了。

    而且光是逼出魯柔的“二極變”還不行。

    下一回激活時,得讓王元熙加大力度,從而逼出魯柔更強有力的技能。

    項逸感覺自己還是有點弱。

    他給自己先定了一個小目標——先達到能一拳打敗魯柔的層次!

    不過距離這個目標項逸感覺自己還有很遠的一段距離。

    事實上,如果魯柔此時也在這里,并且看到項逸只用了寥寥幾個小時的時間就學會了“以氣化形”并且還喚出了拳靈,一句MMP肯定是要呼之欲出的……

    ……

    與王元熙一同走出結界后,項逸終于做出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他覺得進攻九陽神宮的時機,已經完全成熟了。

    他的基地,還缺少一個富麗堂皇的宮殿。

    等拿下九陽神宮之后,王元熙表示他可以用《斗轉星移陣》將整個九陽神宮挪到現在的基地中心來。

    到那時,這勢必將成為一個巨大的信號,向其他三大荒域昭示他東荒之主的身份!

    而且等到那個時候,自己再將林菀召喚出來,或許對少女來說,這也是一個巨大的驚喜。

    項逸覺得每一個女生應該都幻想過自己擁有一座浪漫的城堡。

    于是,進攻之前,項逸再度召開了例會。

    夜魔率領五大蟲王與赤狼王齊聚,項逸端坐在議事廳正中央的蒲團上,而王元熙則是恭敬地默立在項逸的左側,主仆尊卑顯而易見。

    “近日,九陽神宮那邊可有新的動向?”項逸故意將聲音放的很低,讓場中諸位蟲王心中一震。

    不過顯然,諸位蟲王這一次顯然是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夜魔早就料到項逸會這樣考它們,于是在這幾天蟲軍加緊建設基地的同時,夜魔與其余蟲王也沒忘記分批次派出偵查隊,以對九陽神宮進行監視。

    沒想到這一監視,還真的看出了一些問題來。

    夜魔上前一步,自信的回答道:“回稟大人,自雀魂被南荒之主龜萬年扣留后,九陽神宮只剩七色與之殘黨茍延殘喘。經過接連數日的監測,我們發現七色似乎還有一名額外的強力援兵,經過跟蹤后發現,這名援兵正居住在四大荒域交界處的樞紐城中。”

    還有援兵……

    項逸心中思忖著。

    這事兒他倒是沒有想到。

    他覺得如今進攻九陽神宮的時機成熟,也是經過多方位考慮后的結果。

    雖然他現在還不算特別強,可是欺負欺負九陽神宮里的那些殘黨,應當還是綽綽有余的。

    可現在又多了個未知的援兵,這就有點不好說了。

    這援兵是何許人?有多強?

    自己能不能一拳打死?

    比起王元熙又如何?

    這些事,項逸目前一概不知。

    而在此時,夜魔又自顧自的開口了:“想必大人早已猜到,這名強力援兵,便是傳聞中被譽為司坤五劍師的劍豪鴉索。屬下先前就懷疑,此人不是人類而是一只烏鴉。沒想到,鴉索大師的真實身份直到近日調查后,才得到實錘。”

    “原來是他……”

    夜魔說到這里,項逸還是一頭霧水,王元熙心中卻是一片情勢開朗。

    他原本就是這個世界的人,劍豪鴉索的名號他還是聽過的。

    當年全盛時期時,他的戰力確實是在鴉索之上。

    可現在自己是傀儡人的狀態,戰斗力肯定是比不了全盛時期的。

    外加上這大災變已經過去這么久,對方又一直在保持修行的狀態下,現在他與鴉索之間存在多少戰力上的差距,其實很難說。

    而且,鴉索分明還活著,卻一直選擇茍著不出現。

    這一點也讓王元熙提高了十二萬分的警惕。

    自己這陣子在荒域之中動靜算鬧得大的了,按理說鴉索不可能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

    以自己對這位劍豪的了解,對方一直選擇不出現,恐怕是在暗中籌備著什么秘密武器或者殺手锏。

    是人皇劍嗎……

    王元熙想到了自己唯一害怕的一樣東西。

    如果鴉索手上,真的籌備了人皇劍這種東西,這對他的《四象五行意極功》是從根源上天克的!因為人皇劍的劍氣所帶來的傷害都是真實傷害!不屬任何五行!

    一時之間,王元熙感到了自己的失算。

    他心中正飛快盤算著應對之策。

    卻見此時,一條渾身是血的哈士奇叼著一把青灰色的古劍從門外大搖大擺的走進廳中……

    ……

    沒錯,就在項逸練拳的這段時間里。

    坨神,干了一票大的!

    它帶著那條白色的薩摩耶和阿拉斯加,一起把那間大保健洗浴中心給拆了!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