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廢土修真的日常 > 第105章:高手過招
    林菀要查一個人,按理來說這在原來根本是一件不現實的事,可是這一次當護士長將林菀的需求報告給兜率集團的上層時,這位上層領導竟滿口答應下來。

    這件事在護士長看來倒也沒那么詫異,兜率集團的董事長、天境榜大師林碧華同意林菀重新進行控毒測試復核的消息,已經遍傳整個家族。雖然新一次的控毒測試尚且還在籌備階段,并沒有真正開始,可是家族家主的態度轉變,這種力量是巨大的。

    不論控毒測試最終測試結果如何,至少在測試之前,家族里的一些人會改變自己對少女刻薄和輕怠的態度。

    如此真實的態度轉變,讓人覺得可笑。

    少女繼續鑒賞著香水。

    她確信自己沒有聞錯,項逸身上的味道,一共有兩股,而她現在只是揪出了其中一個而已。

    但很遺憾,將剩下的香水全部鑒賞完后,少女依舊沒有找到第二股香味的來源。

    此時,護士長再度進門時,她帶著好幾頁的報告單進門。

    護士長:“小姐,這是《紅楓》最近3年內的銷售單。”

    林菀愣了一下:“???”

    到底是集團內部的人出手鴨……這查得也忒快了!

    看到少女略有疑惑的神色,護士長又說道:“負責查消息的那兄弟告訴我,其實兜率集團和不少香水公司都很熟悉。”

    林菀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一個符篆公司和那些香水制作公司,看上去沒有交集,實際上卻是有關聯的。

    靈氣復蘇年代里,香水制作的主要成分多是植物提取物,而兜率集團制作的符篆,很多也都是將植物打成原漿后再進行的量產。

    在同樣的需求之下,彼此之間互相認識繼而展開合作,就變得順理成章了。

    少女定了定神,隨后將報告單攬在手里,開始逐條篩選購買過《紅楓》的客戶信息。

    《紅楓》這種新式香水,就是在三年前投產的,每年限量500瓶。

    這三年的訂單,已經是全部的客戶信息。

    要在這近1000多條的信息中篩選出那個女人的線索,顯然不是一件易事。

    所以林菀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剔除掉一些不太可能的人。

    “幫我用馬克筆劃掉一些人,年齡大于20的不要。”少女說道。

    “好……”護士長主動取走剩下的幾頁報告單,分發給邊上的小護士們一起幫忙。

    一邊進行著首輪篩選,眾人一邊討論。

    “老大,為什么年齡超過20的不要?”

    “太老了,沒有競爭力可言。我覺得這個年紀還沒有男朋友,說明自己本身缺乏個人魅力,幾乎可以定性為剩女。”少女回答。

    “……”眾護士一愣。

    她們詫異無比的盯著林菀——這尊冰封了數百年的妖孽……

    心想你一個剩母瑪利亞還好意思說別人……

    但是眾護士顯然并沒有這個膽子,這兩天少女表現出的強勢讓她們只敢在心里頭逼逼,卻完全不敢說出口。

    《紅楓》這款香水本就是面向市場上成熟穩重的精英女性特別打造的,而且30萬一瓶的售價,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買得起。

    也就是說,有購買力的人許多都是都市一線精英女性代表,而且絕大多數年齡都是超過30歲的,20歲以下購買的人,少之又少。

    20歲以下,卻有能力購買這款高檔香水,撇去極少數的年輕精英特例,就是家里有礦。

    于是,經過第一輪這么一篩選,大部分報告單上的客戶信息都被刪了個干凈,只剩下五條了。

    這五條里,還有兩條客戶信息性別顯示的是男性。

    男人買香水,這并不算奇怪,大概率是買香水送人的,送老婆、送老媽,或者還有小概率的會送男友……

    林菀想也不想,直接將這兩條也剔除。

    之后,少女在剩下的三條里又對比了一番。

    最終,她鎖定了自己的嫌疑對象。

    因為只有這個人,也住在京華。

    離項逸住得近,嫌疑最大!

    她將信息勾出再度交給護士長:“去打聽下,現在這個人具體住在哪里。”

    “好的,老大。”護士長畢恭畢敬的接過篩選后的報告單。

    ……

    ……

    另一邊,因為這天晚上有文藝匯演的緣故,所以盧羽溫的補課時間也提前了,她和項眠約在了肯麥王里補習。

    盧羽溫點了一桌子的薯條,以及兩瓶大號的冰可樂。

    這讓項眠又不得不驚詫于自己和盧羽溫之間無比吻合的相性。

    肯麥王這種漢堡快餐店,項眠自己是從來不吃漢堡的,她最大的愛好就是吃剛炸出的薯條!沒想到盧羽溫和她也有著相同的愛好,這讓項眠開始在內心感嘆著緣分……

    一個明明才認識幾天不到的人,居然比自己的笨蛋老哥還要了解自己!

    而且……

    還是魯柔大師全球粉絲后援會的干事!

    好感度+10086!

    項眠一邊做題,一邊吃著薯條。

    鹽巴的顆粒粘在手指上。

    因為擔心弄臟卷子,項眠先是伸手去摸了摸冰可樂杯身上的水珠,然后又用手指揉了揉邊上的餐巾紙,這就算清洗干凈了。

    “今天補習結束,我送你一份禮物。”盧羽溫眼含微笑地說道。

    “什么禮物?”

    “補習結束你就知道了。不過這份禮物,必須在今晚的文藝匯演結束后才準拆開。”盧羽溫伸手,捏了捏項眠的臉,項眠任其擺弄,毫不反抗。

    不知道為什么,項眠總覺得今天盧羽溫的心情似乎格外的好,她聞到了盧羽溫手上的香味:“這是什么香水?”

    “《紅楓》。”盧羽溫回答道:“你要是喜歡,回頭我也送你一瓶。”

    “很貴吧……”項眠弱弱地問道。

    “一點也不貴,對我來說就像小孩子買干脆面一樣。”盧羽溫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輕松自得。

    有錢真好啊!

    項眠內心感嘆著。

    今天她的心情,確實格外的好。

    并且她知道,有人正在調查自己。

    盧羽溫向來都是運籌帷幄,她一點都沒有覺得緊張。

    因為當初她在購買香水的時候,就已經知道自己在未來會被調查。

    所以在當時,她留的是陰十三的信息。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