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魄逆乾坤 > 第三十四章 死了小的,來了老的……
    第三十四章

    少年勝,卻沒半點傲氣,平靜淡然的站立在生死斗臺之上,輕輕瞥了一眼李沖,道:“天才?”譏諷一笑。

    “天才是什么?就你這般含著金鑰匙,修行無數年,就自以高人一等?我告訴你,我曾經是個的廢材,上天斷了我修行之路,受盡無數嘲諷,但……我堅信,出生根本不能代表什么,只要我心夠堅,只要我不屈服于命運,終有一日,定能踏破那無情的命運浮輪。”

    “現在,你便是又一個我反覆命運的踏腳石。”

    手掌揮動,一股金色焰浪從掌心極速涌射,剎那便布滿李沖全身。

    “不……”

    一聲聲撕心裂肺的叫喊,攝人心魄,李沖在血火中徹底化歸虛無。

    生死斗,辰生勝,李沖死。

    臺下寂靜無聲,看著那道耀眼光環的少年走下,平民激動,熱血,貴族畏懼、低首。

    “你……你勝了。”

    冷幽幽小臉紅撲撲,煞是可愛,激動美眸甚至不敢看向面前這個男人。

    平靜俊美的外表下,豪氣直蕩九霄。

    “嗯……”輕輕點點頭,辰生點頭示意,拉著冷幽幽的小手便向著蒼穹峰而去。

    這還是除了父親以外的異性第一次觸碰自己的肌膚,冷幽幽心底有種奇怪的感覺,似乎很朦朧,又似乎很奇怪。

    望著兩人離去的背影,宛如珠聯壁人,眾人怔怔發愣。

    只要我不屈服命運,終有一日定踏破那無情命運。

    好霸道的少年!

    或許也只有這樣的美人才能配得上這般少年。

    蒼穹峰,碧波蕩漾,連綿起伏,自東方跌宕,歸靜于西方,宛如一片世外桃源。

    閣樓,辰生端坐在石凳上,抿著“雪月”滿臉陶醉。

    “雪月”乃是一酒名,頗有來歷,據說曾有一無名修士有所感悟,以冰雪釀震,在配以無上功法借月光升溫,炮制七七四十九日方才圓滿,其味冰涼,其味如火烈喉。

    輕抿一口,如冰水震舌,又如烈火如喉,方才緩緩流淌腹中,極為滿意的吐出了一口酒氣。

    寂靜的院落,幾道輕微無法與這寧靜自然融之一體的聲音,悄悄滑落至這片虛空。

    背對著院落,辰生眸子一抹冷光炸現,片刻又歸復平靜。

    身后,一股無形壓力下,無數花瓣漫天飛起,四處跌宕,儼然卷成一條可怕怒龍,直奔向他后背,不加絲毫掩飾,打算一擊致命。

    怒龍震吟,宛如真有一條神龍降臨,隱隱抽動周圍近丈的靈氣,凝聚無形。

    抽動方圓靈氣為己所用,唯有凝聚了魂魄之海的黃魄境以上強者,才能動用的可怕手段。

    黃魄境強者,乃是以魂力與魄力相融,凝成獨一無二的魂魄之海。

    辰生眼眸微瞇,一縷淡漠射出,“殺了小的,老的也來了嗎?”

    他依舊平靜淡然,驟然而臨的可怕殺機,沒有讓他絲毫慌亂,或是躲避,稍有享受的抿著手中的“雪月”,濃烈入喉,仿佛全身的血在這一剎被點燃。

    怒龍近身,辰生的發絲兀然從后背倒揚過來,散亂在臉龐之上,頗有幾分柔美意律。

    突然,自閣樓房間深處,一聲暴喝傳了出來,形成一股可怕氣浪,咆哮在虛空。

    “老狗找死。”

    隨音而來,一冷冽中年踏步而出,周身跳動可怕光波,縮地成寸,眨眼便停落至欄桿棱角之上,一掌隨手拍出。

    “轟……”

    迸發的勁力震得周圍的桃樹,左右搖蕩,一葉葉粉紅在虛空回轉卷動,頗有股柔美意境,同時虛空之中,一聲不敵的悶響迅速滑落至院臺地面。

    “冷絕,你不要太過份了。”

    一聲暴怒近乎歇斯底里,虛空一道身影詭異搖晃,眨眼便已落至臺樓。

    咻咻……

    一道道刺耳破風,又是幾道身影落下。

    這些人無疑都是黃魄境之上的可怕強者,一絲絲若有若無滲透的氣息,無比恐怖。

    輕巧一笑,淡淡抿一口“雪月”,緩緩吐出一口熱氣。

    “沒想到,為了我一個個小小八重天魄者,宗主一脈竟然出動了,七位黃魄境之上的強者,嘖嘖……看來我陳碩生,身價不低啊!”

    為首老者橫眉怒目,望著辰生殺意如海,恨不得將其碎尸萬段。

    手中點點星芒凝聚,猙獰道:“小子,殺了我兒子,今日老夫一定送你和他一起下黃泉。”

    看著妄動的老者,冷絕眸子微微一冷,出聲道:“老匹夫,你在動一步,信不信老子立刻斬了你?”

    虛空一股無形的震懾力,引得空氣一度震吟。

    武宗一怒,血濺萬里!

    老者怒火中燒,卻也不敢妄動絲毫,無比憋屈。

    屠夫冷絕,那可是動則即殺的絕世猛人,幾年前那慘絕人寰的血幕,還無比清晰的在腦海中呈現。

    老者極度不甘,沉悶有些沙啞的聲音,仿佛從心底嘶吼出來一般。

    “冷絕,你……你當真要護這小子到底?”

    斬他兒子,喪子之仇豈能不報?

    老者名為李洋,玄魄境的可怕人物,由于修煉功法問題,極其難育,好不易突破至玄魄境,有了個兒子,老來得子,李沖可以說是他唯一生存下去的念頭,如今卻被人斬殺,其心底的絕望與瘋狂,何止泛泛。

    有些絕歸的語氣,倒是讓冷絕目光微微一凝,玄魄境強者有了死志,倒是也有幾分麻煩。

    俗話說,惡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

    如果這李洋一心要殺辰生,他說不得今日要出手將其擊殺,否則,將會一直是個隱患。

    “是又如何!”聲音從容不迫,聽在耳中堅定無比。

    辰生端坐在石凳上,仿佛對一切置若罔聞,唯有手中“雪月”才是人間極品。

    手指敲打在石桌上,聲音細微,低沉,但卻有股凝滯空間的意味。

    “話說,那李沖是你兒子?”

    轉眸看向李洋,笑容燦爛無比。

    李洋殺意凝成實形,玄魄境凝聚魄脈,能隔空將殺意釋放。

    飛揚發絲,辰生感受這股殺意,如同成人面對小孩,殺意?他修煉的戮神訣,便是殺道的祖宗。

    平淡清風,手掌攤開,接過一葉飄落下的粉紅色花瓣,繞有興趣的看著,笑道:“哎,話說你這兒子也太弱了,我都還沒用上全力呢?”

    虛空氣息略微沉凝,之后壓抑,仿佛一股怒火正在徐徐騰升,已經逼近臨界點。

    在這一片地域,濃郁的硝煙已經擠滿樓閣。

    辰生淡然一笑如沐和熙春風,微微一吐,含著酒氣的熱流卷起手掌的那葉花瓣,再次飄入虛空,加入落花大軍之中。

    “說實在的,你那兒子死前可真夠痛苦的,那無助的眼神,生生是被活焚燒殆盡,死不瞑目啊!”

    “啊!你找死……”

    李洋滿腦子是勾勒出自己兒子死前的畫面,雙瞳充血,徹底被怒火燒盡了理智。

    猛然爆發,不在顧忌冷絕,凝動魄脈,竟然隔空斬下一柄可怕的透明斧影,斧影震顫虛空,仿佛將那片虛空隔離,讓辰生根本避無可避,有種必然會斬殺自己的錯覺。

    竟然有幾分魄念的韻味,看來李洋已經半步登堂武宗的大殿。

    斧影斬落,辰生絲毫未有半分慌亂,嘴角竟還揚起一抹冰冷得逞的淺弧。

    就在斧影成形之際,冷絕心頭冷笑,一抹殺意浮現,念頭一動,比之李洋的魄念不知強悍幾百倍,化作一只可怕的透明巨手,捏爆斧影。

    同時,李洋所處的空間竟然慢慢從虛空剝離出來,周圍淡化,冷絕只是單手向前一掐,原本空蕩的虛空竟然多了一道人影,正是李洋。

    李洋全身無法動彈,瞳孔之中恐懼至甚。

    “武宗第三境,隔離虛空?……”

    李洋嘴角無比苦澀,害怕無比,“你……你要干什么,冷絕我可是宗……”

    咔嚓……

    一道清脆的響音如同死神嘆息,在這片寂靜的虛空顯得無比的寂靜。

    跟來的幾個長老頓時身體一顫,寬松衣袍下,一滴滴冷汗順著皮膚滑落。

    說殺就殺,他們豁然想起了當年那個殺戮屠夫,沉寂了這么些年,今日光彩依舊。

    看著地面上,躺落著李洋冰涼的尸體,那無法瞑目的雙眸中,充斥著無比的恐懼,這也是在場其他宗主一脈長老內心的真實寫照。

    其他六位蒼玄峰的長老心中憤懣不平,簡直可以用怒不可遏來形容。

    但出奇的,沒有一人敢上前抱不平。

    本以為憑借他們七位長老,可以給冷絕來個形勢壓迫,但他們低估了陳碩生在冷絕心中的地位,代價便是玄魄境高手李洋的一條性命。

    上生死,命天定。

    李沖的死以他們的身份本就不該來尋仇,如今搭上李洋的一條命,宗主一脈算是吃了個啞巴虧,這件事若是讓宗主知道……

    一個個低頭沉默不語。

    “咳咳……”一個頗有幾分風骨的老者,干咳了一聲,輕踏而出,生怕冷絕誤會,是朝著另一個遠離辰生的方向。

    “大長老,你下手未免有些重了,李洋喪子,雖有些沖動,但也不至死啊!哎……罷了罷了,此事我們也不再根究,就先行告辭了。”

    ……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