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五十三章 三個原因
    陳無悔面帶悲愴,目光,先是落在了白潔衣的身上。

    “若你執掌山門,炎黃峰。。。毀矣!”

    白潔衣冷哼了一聲:“老匹夫,不知所謂。”

    陳無悔的目光又落在了楚至道的身上。

    “若至道師侄繼續執掌門派,炎黃峰氣數至多延續二十余年。”

    楚至道倒是沒有吭聲,只是目光中滿是冷意。

    說他什么都行,哪怕罵他老媽說他老媽嫁給了他小舅子他都能忍,唯獨不能說他不能勝任這個掌門之位。

    要知道老楚從出生到現在,就是為了一件事,那就是當掌門。

    為什么他不待見白潔衣。

    那是因為白潔衣總在背后說他當不好這個掌門。

    為什么他待見楚御。

    那是因為這半年來楚御天天說楚至道這掌門做的十分不錯,而且未來將有大作為,可以將炎黃峰帶到一個新的高度上。

    一開始楚至道倒是半信半疑,可是楚御話里話外都透露著這是他用勘天卜地之術算出來的。

    楚至道每天忍白潔衣,忍云非攻,有時候還得忍楚御,就是因為楚御總忽悠他,假借勘天卜地之術來忽悠他。

    所以每次楚至道生氣的時候,都會暗暗告訴自己,自己將來會有一番大作為,忍一時罷了,別動氣別動氣,將來老子是有大成就的,現在和你一般見識豈不是落了下乘。

    “老夫知諸位對我這番說辭不屑一顧,可老夫忝為奇門堂堂主,執掌這奇門堂亦有三十余年,這奇門之中的卦術,更是浸淫了大半輩子。”

    話音一落,眾人面露恍然大悟之色,楚御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那白潔衣楚至道二人,更是面如死灰。

    答案終于揭曉了,一切都是因為陳無悔算了一卦,或者說這一卦算了好多年。

    不是陳無悔瞅白潔衣和楚至道不順眼。。。當然,也有可能平常也是瞅他們不順眼。

    但是今天上演這一出,陳無悔連命都不要了,正是因為他“算”出來了。

    老頭的人品絕對是過硬的,哪怕是平常,那也不能說是白潔衣的狗腿子。

    因為這老頭基本上就是兩不相幫,反正你們斗就斗吧,我就冷眼旁觀,說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執掌奇門堂三十多年,門內弟子無一不對他尊敬有加,就連百里浪都心生敬佩。

    而今天,這老頭連命都不要了,為的也的確是這炎黃峰的基業。

    至于為什么好好的突然急眼了呢,因為這老家伙算卦了。

    算出來白潔衣就是個敗家玩意,要是執掌掌門大位,那炎黃峰就死定了,死的挺挺的。

    也算出來楚至道和白潔衣半斤八兩,就算除掉了白潔衣,楚至道最多當個二十多年掌門,二十多年后,炎黃峰依舊完蛋。

    楚御有點哭笑不得。

    要說陳無悔拿出證據來證明吧,可信度還高點。

    問題是你說這些都是靠你“算”出來的,這不是扯淡嗎。

    最令他莫名其妙的是,白潔衣也好,楚至道也罷,這倆人一臉爹死娘改嫁的表情,就仿佛陳無悔“算”出來的東西就是鐵證一般。

    反正要是哪個算命的和他說他不是什么好人,他絕對一嘴巴子呼過去。

    見到楚御不以為然的模樣,百里浪微微嘆了口

    氣,道:“你有所不知,無悔師弟號稱雙絕長老,除了奇門之術,另一絕便是卦術,卦之一道,從未失手。”

    “有這么夸張嗎?”

    百里浪沒搭理他,只是自言自語的喃喃道:“怪不得,怪不得無悔師弟出此下策兵行險著。”

    楚御瞅了眼陳無悔,半信半疑。

    要說信吧,他覺得這玩意玄之又玄的,大部分說能算出誰誰誰的命運,那基本上都是江湖騙子。

    要說不信吧,可這陳無悔還真是足金足赤的專家。

    奇門之術都在隱門之中,而隱門之中,炎黃峰又是扛把子,而在炎黃峰山門之中,陳無悔則是奇門堂長老。

    這也就是說,整個華夏里最精通奇門之術,包括卦象的,很有可能就是陳無悔這老頭。

    而且也只有這一個解釋能夠說的過去。

    這老頭子一看炎黃峰要完犢子了,不出手不行了,這才連命都不要了玩逼宮。

    為了加大可信度,不但連長老之位都不要了,甚至要自囚于后山悔過崖了卻殘生。

    大殿之中,安靜的可怕。

    原本旗幟鮮明跟著白潔衣混的長老們,再看向白潔衣的眼神中,復雜莫名。

    陳無悔的卦術天下無雙,這也就是說,若是白潔衣改了祖訓成了掌門,那大家。。。就沒的玩了。

    炎黃峰都完蛋了,他們還混個屁了。

    注意到眾人的目光,白潔衣沖著陳無悔吼道:“老匹夫,你血口噴人,定是那楚至道教唆你滿口胡柴,老匹夫,你該死!”

    楚御翻了個白眼:“大哥,你能不能聽懂人話,人家不是說了嗎,不只是你,連楚至道也適合當這個掌門,是不是傻。”

    白潔衣紅著眼睛叫道:“那便是你,一定是你,楚御楚神兵,定是你教唆陳無悔血口噴人,對了,對了,就在剛剛,陳無悔說我與楚至道都應退位,而這楚家后人并非只有楚至道一人,還有你,那就肯定是你,是你教唆陳無悔如此污蔑我二人!”

    楚御也是服氣了,無奈的說道:“你腦瓜子讓狗啃了吧,我根本就不認識陳無悔,而且我根本不是得利者,因為我要下山,剛才都說了,搞完你我就下山。”

    說完后,楚御又看向了陳無悔,雙眼之中滿是戒備。

    “老東西,我現在才反應過來,你揭我的底兒,告訴大家我把白潔衣和楚至道耍的團團轉,總不能就是為了向大家證明我比他們二人聰明?”

    “是極,雖你年歲不高,可是心機之深前所未見,難得的是,還有一顆赤子之心,卦中所顯,這炎黃峰的氣數便延續在你的身上。”

    楚御恍然大悟,怪不得這老頭子一直暗地里研究自己,原來是一開始就算出來了。

    不過楚御依舊困惑:“既然你知道我準備陰白潔衣,為什么不隔岸觀火非得這個時候跳出來?”

    “非是老夫等不得,而是這。。。炎黃峰等不得了。”

    “什么意思?”

    “若是你除掉白潔衣,至道師侄再無約束,他日若是我等想將你扶上這掌門之位,難如登天此為其一,其二,你早已心生去意,想來,白潔衣退位后,你便要抽身而走。”

    楚御點了點頭:“這倒是沒錯,這里毛都沒有,我一大好青年在這杵著干什么,我還有自己的事沒辦呢。”

    “還有其三,這其三

    ,也是老夫最為擔心之事。”

    “您一次性說完行嗎?”

    “其三,便是這數日之內,炎黃峰山門。。。將要引火燒身!”

    說完后,陳無悔轉身沖著楚至道微微一拜:“數日之內,山門必遭大變,卦相之中,此事已成定局,可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一生萬物,這遁去的一,便是楚御楚神兵。”

    一群人猛的看向了楚御,百里浪脫口而出:“遁去的一。。。變數?”

    “變數?!”

    楚御對這倆字跟敏感,因為楚富貴,楚夙夜,巫心玥都這么叫過他。

    但凡一聽到這倆字肯定沒好事。

    大家紛紛看向楚御,就楚至道都不例外。

    因為這大殿之中無論是誰,都對陳無悔的卦術深信不疑,包括楚至道,只不過他是當事人罷了,所以沒辦法當眾認可陳無悔的掛術,這要是認可了,那他這掌門最多也就能干二十多年了。

    楚至道面色陰晴不定,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突然走到了楚御面前。

    “楚御,你如實告知于我,你到底。。。是否領悟了那勘天卜地之術甚至邁過了那第二重境界地境?”

    楚御張了張嘴,最終,只能微微搖了搖頭。

    楚至道雙目漸漸暗淡了下去。

    最開始楚御之所以說他領悟了勘天卜地之術,正是因為準備當做殺手锏,一個目的是為了弄白潔衣,另一個目的則是為了增加自己所擁有的籌碼。

    而且也只有勘天卜地才能夠把所有事情串聯到一起。

    他的身世,為什么被追殺,為什么知道炎黃峰在哪里,包括知道山門內的很多情況等等等等。

    不但能起到保護自己的作用,同時能夠給別人扣黑鍋。

    當然,這是逼不得已的時候才會用的招數,而且用一次兩次還行,時間久了肯定會令人懷疑。

    關于勘天卜地之術這件事,他只和楚至道詳細談過。

    現在舊事重提,楚至道目光灼灼的望著他,楚御居然不還知道該說些什么了。

    因為在這半年里,楚御沒少忽悠他,說什么楚至道肯定會是可以和楚家祖上勘比肩的掌門人,將來一定會把炎黃峰帶到更高的一個高度上,反正就是各種忽悠。

    不過打心底楚御也希望楚至道成為一個好的掌門人,畢竟這老小子還算不錯。

    人都需要鼓勵,楚御就一直這么鼓勵著楚至道,有意無意的透露他的這些“預言”或多或少和勘天卜地之術有點關系。

    可是今天,楚御沒辦法繼續忽悠下去了。

    首先是如果他真的懂勘天卜地,那為什么沒有預知陳無悔會玩“逼宮”這一套?

    其次是為什么陳無悔用卦術預知了最近炎黃峰要倒霉,而他卻沒有預知到?

    這些事情根本無從解釋。

    望著楚至道,楚御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只是沉默著。

    可是不開口,卻也等于給了楚至道一個答案,一個讓楚至道絕望的答案。

    畢竟楚御有“前車之鑒”,所以楚至道還是比較信任陳無悔的卦術。

    “楚神兵。。。你,誤我終生!”

    楚至道既沒有急眼也沒有破口大罵,而是長長嘆了口氣。

    這一聲嘆息,令楚御心底沒來由生出一股愧疚之情。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