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四十六章 山中無甲子
    山中無甲子,寒盡不知年。

    楚御漸漸已經習慣了山門之內枯燥乏味的生活。

    六個月的時間里,山門之內發生了很多事情。

    幾次在議事大殿中,云非攻就和反楚急先鋒似的,但凡楚至道觸碰到了白潔衣的利益,都不用老白吭聲,云非攻第一個表達不滿,言辭之犀利,言語之惡毒,楚御有時都看不下去了。

    而且這家伙口才特別好,張口門規閉口祖訓的,大道理那叫一個老母豬帶胸罩,是一套又一套,弄的楚至道好幾次想要當場一巴掌呼死云非攻。

    楚御也沒閑著,仗著楚家血脈后裔的身份和百里浪的撐腰,幾乎也是事事和楚至道對著干。

    楚至道贊成的,他就反對,楚至道反對的,他就贊成。

    就這樣,百里路從外門執事堂長老變成了戒律堂首座,而云非攻又成了外門執事堂右長老,華麗麗的從三等長老榮升為了二等長老,徹底執掌了外門執事堂。

    云非攻深知有權不用過期作廢的道理,天天去內外門轉悠,看見順眼的弟子就收進外門執事堂。

    值得一提的是,原本云非攻是可以成為內門執事堂的二把手,但是在楚御的授意下,這家伙依舊留在了外門執事堂,并且成為了扛把子。

    倒不是楚御不想要這內門執事堂的大權,而是他要去海外和楚夙夜掰手腕子,號令海外弟子的正好就是外門執事堂。

    而內門十二大弟子之虎則成為了外門執事堂左長老,暫時給云非攻打工。

    在楚御和百里浪,以及百里浪代表了戒律堂首座和他兒子百里浪的舉薦下,黃豬、藍衣行全部進入了內門,寅虎、丑牛二人,則是順利補位了十二大弟子,同時拜入了后山戒律堂百里浪長老的門下。

    除此之外,云非攻也成了白潔衣嫡系中的嫡系。

    至少,外人眼中是這么認為的。

    中高層管理一換再換,因為要反對楚至道贊成的,所以很多人事調動都不用楚御開口,只要楚至道露出打壓某個人的苗頭后,白潔衣就會聯合一群長老將這個被“打壓”的倒霉鬼扶持上位。

    殊不知,楚至道和楚御正是反其道而行,讓誰上位,表面上不提攜而是打壓,而白潔衣就會傻乎乎的提攜這些人。

    這半年來,也是炎黃峰有史以來人事調動最為復雜和快速的時期。

    而且其中大部分晉升的弟子,全部入了后山,不是拜了百里路為師就是百里浪為師。

    其實拜誰為師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些人都去了后山,而楚御,則是后山的二把手,也是與這些人接觸最多的人。

    楚御天天掰著手指頭算日子。

    他給自己定的時間只有半年,因為在大洋彼岸的另一頭,楚夙夜的NH公司同樣在發展。

    現在半年已過,楚御決定是該鏟除以白潔衣為首的這伙老毒瘤了。

    回想當初,楚御決定搞白潔衣的時候,正是因為他全程目睹了這老東西一鞭子將無辜的女弟子抽的皮開肉綻。

    這一切,都是因此而始。

    看著吳鼠寅虎丑牛三人跟著百里浪在那練武,楚御無聊的打了個哈欠。

    自從這三個人晉升十二大弟子之后,幾乎很少去前山,這也是楚至道和白潔衣對楚御越來越放心的主要原因。

    三個跟楚御天天廝混在一起的十二大弟子,不去前山籠絡人心,反而是在后山天天練武,這和擺設又有什么區別。

    要知道十二大弟子乃是內外門弟子的表率,也是大師兄。

    不去露臉刷存在,其他弟子當然不會對你們有什么敬畏之心。

    這就和當初的秦悲歌似的,如果秦悲歌天天躲在犄角旮旯里練武,而不是在前山整日教導弟子們的話,其他師弟們怎

    么會心甘情愿的跟著他當二五仔。

    此時已是入冬,也是一年之中最寒冷的地方,后山又在山巔,冷風刺骨。

    楚御這種體格子就得裹著一層熊皮大襖,可是百里浪也同樣如此。

    全山門里就他倆不用穿制式服裝。

    以百里浪的體格子,大半夜睡覺都是光膀子不蓋被子的,而且還打開窗戶,屋內的溫度和屋外基本上是一樣的。

    楚御穿熊皮大襖,那是因為冷,百里浪這么穿,是因為顯擺。

    這兩件熊皮大襖,是寅虎、丑牛、吳鼠三人孝敬的。

    剛入冬那會,吳鼠、寅虎、丑牛三人離開了山門,一夜未歸,第二天天一亮,三人拖著兩頭熊瞎子的尸體回來了。

    熊掌讓吳鼠送到了膳食堂做成了美味,熊皮割下來制成了大襖孝敬給了百里浪和楚御。

    從那以后,百里浪親自教導這三人功夫。

    老百里現在對這三人比對親兒子百里路都好。

    披著熊皮大襖的百里路坐在了楚御的旁邊,樂呵呵的。

    “楚家娃娃,你這雙眼睛,毒,太毒!”百里浪望著依舊在練武的寅虎三人,不斷點著大腦袋說道:“期初沒看出來,以為這三人就是個普通弟子,誰知根骨悟性皆是上上之選,尤其是那丑牛,天生就是修行外門功夫的好苗子,一套八荒拳已經得老夫真傳,就是性子沉默了些,還有那寅虎,雖然外門功夫沒丑牛娃娃那么高,可是為人大氣四海,練那內門功夫金剛禪意最是適合不過,哪怕是那賊似的吳鼠,一雙鐵腳也是舉世罕見,輕功縱身之術已入化境,這三人,都是奇才,假以時日,成就不下于我。”

    楚御沒搭茬,這種話他都聽的耳朵生繭子了。

    自從百里浪開始教導寅虎三人后,幾乎每次指導后都要感慨一番。

    三人當然厲害了,按照歷史軌跡,這三人十幾年后都會成為十二大弟子,如果沒有意外的話,當長老輔佐秦悲歌那是板上釘釘的事。

    也不知道是炎黃峰回光返照還是就是這么寸,這一代的炎黃峰弟子人才輩出,首席大師兄秦悲歌乃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奇才,武藝玄術乃是年青一代第一高手,甚至連許多長老都自嘆不如。

    藍衣行和黃豬,更是將外門功夫連到了極致,假以時日,超越百里浪沒有任何問題。

    寅虎、丑牛以及吳鼠等其他十一大弟子,都是在中年階段就可以單挑長老的存在,就算是那些長老年輕二三十歲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尤其是剛出生的炎蛇,一出生就成了十二大弟子,根骨悟性比楚家血脈后裔還要好。

    哪怕是現在,楚御突然回到了山門改變了幾個人的命運,不過最多就是提前加速了幾人的成功罷了。

    寅虎等人在成為內門十二大弟子之前,根本沒有名師教導,而且上位后,大部分時間也都在教導其他弟子。

    而現在呢,因為楚御和他們身在后山的緣故,加上山門第一高手百里浪悉心教導,每天除了練武就是練武,連奇門玄術一道都放下去了,進步可謂是一日千里。

    百里浪感慨萬分:“所謂天才奇才,不過都是外人夸贊以訛傳訛罷了,老夫活了七十多個年頭,除了楚至道的天分好一些外,沒見過第二個,可是你找來的這三個人,天賦悟性都是絕高。”

    楚御認為這是炎黃峰回光返照的現象,因為如果沒有自己介入的話,炎黃峰要不會被大先生團滅,要不會被楚夙夜利用到死,總之不可能是繼續傳承下去了。

    “那您就好好教導,這三人可比你那蠢兒子百里路上道多了,指不定你得靠這三個玩意給您養老送終呢。”

    “哈哈哈哈,此言是極。”

    嘴上笑著,可是百里浪這笑容里,卻帶著幾分無奈和滄桑

    。

    為楚御緊了緊熊皮大襖,百里浪話鋒一轉,一臉正色的說道:“百里路這孩子。。。天性純良,可是性格卻太過木訥,若是他日老夫登了那極樂世界,楚家娃娃,看在老夫待你不薄的情面上,對那百里路,一定要照顧一二。”

    “你兒子哪是木訥啊,簡直就是奇葩。”楚御翻了個白眼:“好歹咱倆也是忘年交,按輩分,他得叫我一聲叔吧,結果呢,我就問一下海外的外門弟子行程,這小子直接和我翻臉了,說我打探山門機要是何居心。”

    楚御也是服氣了。

    不說有百里浪這層關系,首先自己也是楚家血脈后裔吧,說句稍微夸張的話,偌大的炎黃峰不都是他們老楚家的基業嗎。

    我就是問你海外外門弟子的行程,又不是問你老媽褻褲顏色,說急眼就急眼。

    不過楚御現在也不在乎了,因為云非攻成了外門執事堂的扛把子,海外弟子如何安排,那就是自己一句話的事。

    所以說,他最初來炎黃峰山門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哈哈哈哈,管你叫叔,你要管人家叫叔才對吧,百里路今年四十有九,你呢,三十不到,厚顏無恥的小子。”

    “哎呀,反正你放心吧,我在不在山門我都會讓人照顧他的,倒是你別忘了,問一下過幾日回山的海外外門弟子有沒有知道NH公司的。”

    “小事爾,晚一些讓弟子將他叫過來,老夫揍一頓便成。”

    楚御:“。。。”

    就這教育方式,你兒子不傻誰傻,估計現在傻了吧唧的就是因為你揍多了。

    “剛剛你說,即便不在山門,亦可照顧我那蠢兒子,這口氣,可不小啊。”

    楚御嘿嘿一樂:“又想套我話了?”

    百里浪也不在意,掰著手指頭算道:“十二大弟子之中,吳鼠、寅虎、丑牛,這三人自不必說,是老夫親傳弟子,你楚御楚神兵亦有提攜之恩,內門之中,也有那聲名不顯的藍衣行和黃豬,外門之中皆是無關痛癢的小人物,就憑這幾人,你不會以為羽翼漸豐了吧。”

    “當然不是。”

    “莫非是那云非攻?”

    提起云非攻,百里浪就苦笑不已。

    這才不到半年時間,長老云非攻就成了前山的風云人物。

    也不知道是怎么忽悠的白潔衣,云非攻雖是二等長老,可是卻是前山長老中的第二人,也是長老中的扛把子白潔衣心腹中的心腹。

    對待白潔衣,臉皮之厚,姿態之低,敬畏之深,幾乎全山門的弟子都知道了。

    估計現在那楚至道對云非攻的恨意遠遠要超過了白潔衣。

    因為每次議事的時候,這家伙總是第一個跳出來,好幾次百里浪都從楚至道雙眼之中看到了殺意。

    楚至道也來找過楚御幾次,詢問這云非攻到底是假戲真做還是真戲假做,深怕當臥底真的當出了歸屬感成了那白潔衣忠心不二的馬前卒。

    不過只有百里浪知道,云非攻既不是楚至道的人,也不是白潔衣的人。

    這家伙時不時的大半夜跑到后山,不停的和楚御訴苦,說什么他名聲都臭了,讓楚御趕緊動手如何如何,再這么下去,他都在前山待不下去了,現在所有弟子看向他的目光之中,除了敬畏,還有鄙夷。

    現在不只是楚至道恨他,一群長老們也恨他了,因為云非攻這家伙現在給白潔衣忽悠的一愣一愣的,有什么大事,白潔衣也不和其他長老商量了,光問云非攻的意見。

    用不了多久,這云非攻可能都會在白潔衣的舉薦下成為一等長老,從此和其他老資歷的長老們平起平坐掌管內門執事堂大權。

    百里浪總覺得,楚御還有殺手锏,而且他憑直覺認為,楚御快要動手了。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