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十一章 死亡陰影
    “愛書網“訪問地址

    楚御的心不錯,有種如釋重負的輕松。

    因為他發現自己并沒有走了楚富貴的“老路”。

    首先他是和云非攻一起來的,其次是懷里也沒抱著個嬰兒。

    當年楚富貴獨自登山不說,懷里還抱著應該時的自己。

    這也就代表悖論是不存在的,更代表著歷史已經被改變了,

    無論如何,這都是一個好現象,未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無法改變的悲劇。

    如果自己獨自登山,如果自己還帶個嬰兒,那就代表自己不是改變歷史,而是重新經歷了一遍歷史,走一遍楚富貴的老路,最終,人工智能和無心也毀滅世界的結局依舊無法改變。

    所以楚御心很好。

    可是對一個倒霉的穿越者來說,幸運女神似乎從來不會對他掀開裙角,最多,瞅一眼腳后就會給一個飛膝讓楚御滿腦袋金星然后徒呼奈何。

    因為楚御見到了兩個熟人,在距離炎黃峰不足三公里的時候,剛剛的好心全部煙消云散,取而代之的,則是遍體生寒心驚慌失措。

    兩個熟人,也是兩個女人,兩個國色天香具有異域風的美女。

    其中一個是直立行走的生化武器思梅克爾。

    楚御就是到死也不會忘記,就是對方的“十災”讓死亡的影籠罩在自己的頭頂上久久無法散去。

    就是這個走一步看三步差點將基因種子種滿全國的謀家,差點讓全國銳減七八成人口。

    就是這個視人命如草芥的殺手,觸發了赤色生化警報,讓總部調來了所有生化專家全城戒嚴。

    要不是被豬隊友智人出賣了,要不是獨自一人力抗分部所有精英,要不是秦悲歌橫空殺出,或許自己早就掛了,就算沒有掛也被帶去了海外成了楚夙夜的階下囚。

    除了代號美女蛇的斯梅克爾,她旁邊站著的是風萬種的海倫!

    就是這個完全符合東方人審美觀的女人,游走于國都各大豪門之間,將那些公子哥和豪門之子迷得五迷三道。

    就是這個從來沒學過功夫的女人,在廢棄工廠外釋放了數十個怨靈,以一打三,面對秦悲歌、炎蛇、德庫拉三大金牌打手絲毫不落下風。

    若不是自己的奪命三式和孫虎使用了槍械,三大金牌打手早就命隕當場。

    當楚御見到這兩個永遠都無法忘記的女人時,徹底陷入了呆滯。

    炎黃峰門口出現追擊者他并是不太過意外,甚至可以說是意料之中。

    nh公司派追擊者穿越追殺自己,他理解,畢竟自己是變數,也是對他們唯一具有威脅的不可控因素。

    東歐大漢坐木劍上了,掛了,nh公司還會派人過來。

    人工智能何其聰明,自己都知道炎黃峰是最安全的地方,它當然也知道,所以派人

    在炎黃峰門口截住自己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問題是。。。截住自己的怎么會是斯梅克爾和海倫這兩個明明已經死了的怪胎?

    斯梅克爾被秦悲歌揍暈后,又被白月出了報,最終送回國都明正典刑被莫道擎偷摸弄死了。

    海倫的下場更慘,體內納米機器人全部失效,當場失去體內氣機生不如死,被空運回總部的時候已經是一具尸體了。

    公共事務安全局處理怪胎不是說槍斃或者安樂死,而是由內而外,由里到外令其全部消失掉,不是說沒了呼吸就是弄死了,而是連一塊組織一根頭發都不留下,直接燒成灰!

    斯梅克爾自不必說,已經成了尸體的海倫也是同樣如此,體內納米機器人全部提取進行研究后,尸體焚燒成灰。

    兩個已經死成灰的女人,為何會出現在了九三年,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

    在后世,楚御面對的強敵和怪胎不勝其數,可是印象最為深刻的,讓他認為其中最危險的就是這兩個女人,這兩個如同跗骨之蛆魂不散一次又一次帶給他死亡威脅的女人!

    楚御見到了她們,“守株待兔”的她們,同樣看到了楚御。

    斯梅克爾流露出了一絲可以將任何男人魂魄都勾走的嫵媚笑容。

    楚御遍體生寒。

    他是男人,但是是一個極為了解斯梅克爾的男人,他的魂魄沒被勾走,但是卻差點被嚇的魂飛魄散。

    他太熟悉這個笑容了,在后世的時候一個大胖子臨死之前就看到了這種笑容,死的老慘了。

    邊沒有炎蛇,沒有秦悲歌,更沒有天字好盾德庫拉,就有一個擅長輕功的云非攻,要不是這里就在炎黃峰山門腳下,楚御絕對會當場叫媽媽束手就擒。

    兩個危險的女人穿著一墨綠色的迷彩作戰服,美好的材一覽無余,尤其是海倫,向前走了一步,一顰一笑都能勾人魂魄,二人都是無雙的美女,可是在楚御眼里,無異于牛頭馬面近在咫尺。

    海倫大大的桃花眼緊緊的盯著楚御,巧笑嫣然:“你就是楚神兵么?”

    從上到下打量了一下楚御,海倫媚眼如絲:“果然與眾不同。”

    “老子。。。鄙人云非攻。”楚御指了指旁邊拔出木劍滿臉戒備的云非攻,睜著眼睛就開始說瞎話:“這乃是我們炎黃峰楚家血脈后裔楚神兵,小弟這廂有禮了,二位姐姐來我炎黃峰,有何貴干。”

    楚御扯完了蛋,心中暗自納悶。

    對方化成灰自己都認識她們,對她們來說應該也是如此才對,就算自己化成了灰她們也應該認識自己才對啊。

    可看這模樣,這兩個女人似乎根本不認識自己,這又是怎么一回事?

    楚御發懵,云非攻同樣如此。

    他不知道

    斯梅克爾和海倫是誰,但是山門之外居然突然出現了兩個女人,而且還是兩個看起來極度危險的女人,光憑這一點他就知道對方不是善茬了。

    老林之中遍是野獸,能夠從外圍來到這里并且毫發無損,可想而知伸手不俗。

    要知道他自己面對林中兇惡的野獸也是掛在空中用石子擊之將其嚇跑而已。

    不過云非攻也沒多想,知道肯定得動手,因為對方是來抓楚御的。

    還是那句話,當他面搞楚御,那就是和當他的面搞他小姨子似的,不能冷眼旁觀看鬧!

    云非攻剛要沖上去試試成色,楚御一把拉住了他。

    “別沖動,你不是對手!”

    斯梅克爾其實并不能打,雖然危險,但其實手很一般,當然,這個一般是和其他層次不出的怪胎相比,要是換了普通人的標準,那也是受到過嚴格訓練的職業殺手。

    要是單打獨斗,斯梅克爾未必是云非攻的對手。

    可是這娘們卻是個直立行走的毒氣罐子,最擅長大面積殺傷,而且她還是一位戰術大師,白月分析過,斯梅克爾絕對受到過特種軍事訓練,無論是制定計劃還是執行,都有著敏銳的戰場直覺和無與倫比的現場應變能力,而且善于使用各種武器,和女版的凱奇差不多。

    再看海倫,這娘們上倒是無長物,也不可能攜帶者各種怨靈罐子,可是架不住這娘們體內滿是納米機器人。

    在后世的時候,楚夙夜能夠吊打楚至道,除了體被改造強化外,主要原因還是體內植入了大量的納米機器人。

    所以說,這倆人,一個擅長“群攻”,一個擅長“單挑”,正好彌補了另一人最大的短板和不足。

    想來也是,要不是這樣的話,這一對組合也不可能敢在炎黃峰山門之下守株待兔。

    “楚師兄莫慌,非攻是不是這二人對手,總要試過成色才見分曉。”

    楚御面色沉的搖了搖頭,抓住云非攻胳膊的手掌更加用力了。

    若是換了以前,云非攻死不死的,打起來后,沒準就會驚動炎黃峰山門,正好來幫手下來圍毆死她們。

    可是不知不覺間,隨著對云非攻的了解加深,楚御慢慢也對其改變了固有的看法。

    雖然不是朋友,可是一路護送自己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橫死眼前無動于衷,楚御還是做不到的。

    用股想都知道,云非攻不是這兩個怪胎的對手,加上藍衣行還有一拼之力。

    對付怪胎,已經不是手好不好那么簡單的事了。

    “那個。。。那什么。”楚御壓低聲音你說到:“有沒有什么辦法通知山門叫幫手,比如穿云箭啊,二踢腳啥的,或者嗚嗷喊兩嗓子之類的。”

    云非攻微微搖了搖頭。

    遠處的海倫咯咯笑:“楚神兵,炎黃峰山門之外設有某種。。。用你們華夏人的說法就是設有大陣。”

    說到這里,海倫露出了幾絲贊賞之色:“這個大陣真的很神奇,隔絕一切外界的聲音,若不是這樣的話,我們姐妹二人也不會停留半之久無法進入其中。”

    “你們要進去?”楚御張大了嘴巴。

    倆怪胎。。。要沖進炎黃峰山門里?

    這和小偷闖進警察局有什么區別?

    “是又如何。”海倫一臉傲然:“在我們的世界里,炎黃峰早已消逝在了風中成為歷史,傳言這個華夏第一門派高手如云,傳承東方古武玄術,人家不服氣嘛,想開開眼。”

    斯梅克爾微微看了眼海倫,提醒道:“任務要緊,不要節外生枝。”

    “姐姐說的不錯。”海倫收起來笑容,看向楚御,聲音之中再無任何感**彩:“既然碰到了你,我們就沒理由硬闖炎黃峰了。”

    楚御恍然大悟。

    原來不是守株待兔,而是自己回來的早了。

    早知道多耽誤幾天好了,沒準晚回來幾天的時候這倆臭娘們已經被楚至道帶人揍成渣子了。

    這事楚御是明白了,可是其他事則是越來越困惑了。

    從對方的言語之中來看,這倆人似乎并不是巫心玥派來的,或者說是不是后世中nh公司派來的。

    首先對方不認識自己。

    這是其一,其二,則是對方說炎黃峰早已消逝在了風中成為了歷史。

    這也就是說,對方所處的時代,炎黃峰早就沒了。

    而自己穿越前,炎黃峰大部分弟子雖然被收編了,可是最起碼還有個架子,并不算徹底完蛋了。

    想到這里,楚御脫口而出:“難道你們是未來末世中央城nh公司派來的?”

    斯梅克爾和海倫對視一眼,后者看向楚御,眉毛一挑:“當然,不然你以為。。。”

    斯梅克爾微微碰了碰海倫,似乎是不想讓她繼續開口。

    不得不說,斯梅爾克的確比海倫精明,雖然剛剛眼中也閃過一絲困惑之色,可是卻很快的隱藏了起來。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