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四章 一次穿個夠
    在時空通道中,楚御見到了一張老臉。

    這張老臉,他太熟悉了,不是二大爺楚富貴又是誰。

    這一瞬間,楚御百感交集。

    他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見到楚富貴了。

    誰成想,居然能夠時空通道中見到。

    更令他無語的是,這老家伙穿越時空的途中還有閑心挖鼻孔?

    這一切都在轉瞬之間發生的,楚御被撞之后,就如同彈力球一般,先是定格,緊接著,自己居然開始倒退,然后又是一個從快變慢的過程。

    當楚御雙腳站到地面的時候,久久沒有回過神來了。

    “時空通道”中,撞到自己的百分之百是楚富貴,正在挖鼻孔的楚富貴,而且一看這老家伙的模樣就知道,他絕對不是第一次穿越了。

    自己第一次穿越的時候,慌得一比,別說挖鼻孔了,都害怕隨便亂動一下就會魂飛魄散。

    再看老家伙,不但在黑漆漆的空間中翹著二郎腿,而且還挖著鼻孔,就和要出門坐公交車買菜似的那叫一個輕松愜意。

    老家伙應該也是穿越回“過去”,只不過這個過去應該不是九三年,兩個人都在“穿越通道”中,自己“到站”下車的時候,楚富貴還在前往不遠處繼續飛奔,應該是前往更加久遠的過去,估計可能是中世紀。

    老頭子倒是轉過頭看向了自己,只不過卻沒辦法說話,看那樣子似乎也是震驚了。

    抬起頭,望著巨坑旁指著自己嬉笑怒罵的吃瓜群眾們,楚御困惑了。

    這是。。。再一次穿越到同一個時間同一個地點?

    因為他看到之前被云非攻扇嘴巴子的中年婦女,也看到了。。。云非攻和藍衣行,就如同游戲回檔,一般,一切,都是自己第一次降臨的模樣。

    “靠你大爺云非攻,別看熱鬧了,快帶老子走!”

    話音一落,楚御感覺胯下一涼,被人抓著肩膀又享受了非一般的感覺。

    又是之前無人的巷子里,云非攻將楚御甩到了地上:“為何知道老夫名諱,你究竟是何。。。”

    沒等云非攻說完,楚御連珠炮的張開了嘴。“老子叫楚御,楚家血脈后裔的楚,知道你們炎黃峰,知道你叫云非攻,知道巷子口外面放風的是外門弟子藍衣行,也知道你們掌門楚至道,什么都別問我,因為你這種low逼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先讓藍衣行把衣服給我穿,因為我是楚家血脈后裔,名義上就是你爹,所以你得保護我,呵護我,給我當肉盾,我要和你回炎黃峰山門。。。等等。”

    楚御說到這里楞了一下。

    自己“回檔”了,那么是不是就代表,一會要有個不長眼的東歐大漢追殺自己?

    不只是楚御愣了,云非攻也愣住了。

    云非攻剛要開口,楚御直接道:“什么也別問,要不然戒律堂首座扒了你的皮。”

    云非攻面無表情,扭頭喊到:“衣行師弟,將你身上衣物全部脫下。”

    “不!”楚御嘿嘿笑道:“你把衣服脫了給我,我不要藍衣行的。”

    楚御現在算是搞明白了,別看云非攻是內門弟子,其實就是個廢物,一會真要打起來的話,還得看藍衣行的。

    十分鐘后,楚御三人回到了巨坑旁邊,當然,云非攻穿上了衣服,搶的,衣服的原主人現在正光溜溜的在巷子盡頭處昏迷不醒。

    到了大坑中間,楚御往上瞅了瞅,又往下瞅了瞅,最終對云非攻招了招手。

    云非攻過去后,楚御把他背后上的木劍奪了過來,隨即測算了一下距離后又挖了個小坑

    ,將木劍插了上去,當然,劍柄在下,劍鋒在上。

    藍衣行不解的問道:“楚師兄,這是何意?”

    楚御一臉壞笑:“嘿嘿,一會有個傻大個從天而降,然后就會一屁股坐在。。。”

    沒等楚御說完,腦袋上突然憑空出現一團乳白色霧氣,緊接著,楚御三人就如同被一塊巨大的磁鐵吸住一般騰空而起。

    “我靠你大爺!”楚御大罵了一聲,下一秒,進入了黑暗之中。

    只不過這次楚御沒穿越,而是重新降臨了。

    因為穿越裝置已經設置了坐標地點,所以楚御三人沒有進入時空通道,就和去了一躺出站口似的,然后再原地返回。

    也不知道nh公司制作的手表型穿越裝置是怎么回事,降臨點是在半空中,十多米那么高吧,別人不知道,反正楚御摔下去肯定是得死。

    楚御人在半空中,望著地面,眼睛中流露出了上吊時的眼神。

    這尼瑪。。。叫什么事啊。

    而且他又光了,剛剛還穿著衣服的,現在又成赤身**了。

    所以說,穿越這事,特別費衣服。

    剛才也是大意了,截龍脈這種氣體出現的時候,就會扭曲空間,霧氣就會變成一個出入口,只要旁邊是生命體,那就直接吸入,然后再原地給你吐出來,因為坐標已經設定好了。

    就是在這種前提下,楚御三人被霧氣吸了進去,然后又從半空中掉了下來。

    身在半空的時候,楚御下意識的往下看了一眼,隨即整個人都不好了。

    圓坑正中間,站著一個東歐大漢,正是回檔之前緊隨而來的東歐大漢。

    東歐大漢仰著頭,滿腦袋問號,估計也是懵逼異常。

    nh公司就派他一個人來的啊,怎么腦袋上面又蹦出來三個。

    半空中三個,分別是楚御、云非攻、藍衣行。

    巨坑中間一個,東歐大漢。

    四個人,全都光著屁股,大眼瞪小眼,十六目相對。

    截龍脈這種物質,根本沒人能夠說得清楚,估計連楚富貴都沒有完全搞明白。

    三個人滯留在半空中手舞足蹈,隨著霧氣漸漸散去,云非攻是第一個自由落體的。

    云非攻不愧為未來的三大長老之一,雖然人在空中,可是經歷了最初的慌亂后迅速在空中調整了一下身形。

    十多米的距離,對他來說并不會摔死,只要掉到地上那一剎那卸掉垂落的力量就可以了。

    只見云非攻如同大鳥一般整個人四肢伸展臉朝下,盡量提高阻力,然后氣運丹田將力量全部集中到了雙腳之上,然后。。。噗嗤一聲,他直接砸到楚御之前倒插在地上的木劍上。

    被插了個透心涼的云非攻臨死之前,突然想到了剛剛楚御在地面上對他說的那半句話:一會有個傻大個從天而降,然后就會一屁股坐在。。。

    他現在是知道了,那個從天而降的傻大個就是自己,然后一屁股坐在了無堅不摧的木劍上,再被扎個透心涼。

    死不瞑目!

    四個字足以形容云非攻此時的狀態了。

    被崩一臉血的東歐大漢陷入了呆滯之中。

    在nh公司混了那么久,倒霉的見過,這么倒霉的第一次見,穿越降臨后直接一屁股坐劍上了,上輩子得多壞的人才能遭這報應。

    楚御眼珠子也有些發直。

    剛剛他把木劍倒插在地上其實就是為了碰碰運氣。

    事實證明,他運氣不錯,還真扎到人了,只不過扎到的是友軍。

    沒等楚御為云非攻

    默哀的時候,他也開始自由落體了。

    楚御自知不是云非攻那種高手,在半空中手舞足蹈的叫道:“接住我,老子是楚御,我死了你可沒辦法回去交差!”

    楚御也是豁出去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被抓回去,總好過摔死。

    一聽目標在半空中,東歐大漢也沒多想,預算了一下降落點,伸出雙手抱住了楚御。

    望著抱著自己的東歐大漢,楚御想說聲謝謝,但是回頭一想又不對,只能翻了個白眼罵了句你麻痹!

    東歐大漢的表情就如同出門見到了雙色球一等獎似的,狂笑不已,然后將楚御扔到了地上。

    “楚神經,哈哈,塔破鐵鞋。。。”

    沒等東歐大漢說完,藍衣行也掉了下來,好巧不巧的,正是東歐大漢的上方。

    咔嚓一聲,楚御張大了嘴巴,望著軟踏踏躺在地上的東歐大漢,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藍衣行居然。。。給這東歐大漢頸椎坐斷了?

    揉著屁股的藍衣行爬了起來,望著死不瞑目的東歐大漢抱了抱拳:“不知這位壯士姓甚名誰,大恩大德無以為報。”

    楚御猛翻白眼。

    這尼瑪叫什么事啊。

    云非攻掉下來,直接被木劍給扎穿了。

    自己掉下來,被追殺者直接公主抱抱在了懷里。

    藍衣行掉下來,又給追殺者一屁股坐死了。

    楚御瞅了瞅藍衣行,藍衣行又瞅了瞅楚御。

    最后還是楚御開了口:“走吧,云非攻為救楚家血脈后裔壯烈犧牲,可歌可泣啊,真是。。。可歌可泣。。。可歌可泣。”

    藍衣行望著地上倒插著的木劍,半晌沒吱聲。

    云非攻和他不同,最善輕功,十多米雖然高,但是未必能摔死,之所以掛了,還是因為。。。楚御插在地上的木劍。

    不過云非攻知道楚家血脈后裔尊崇無比,敢怒不敢言,想了想,決定把云非攻的尸首帶回去。

    藍衣行做事從來不用腦子,左手抓著云非攻的腰,右手抓著他的丸子頭,準備將云非攻直接提起來,和從豬圈里抓生豬似的。

    楚御罵道:“你傻吧,你把木劍直接抽出來不就完事了嗎。”

    “哦,也是。”

    藍衣行折騰云非攻的尸體,楚御則是扒裝備。

    東歐大漢也沒什么裝備,就是帶個手表。

    而楚御的目的就是手表,結果剛蹲下去碰到手表,突然響起了個電子音。

    “檢測到目標人物,執行穿越,裝置啟動。”

    “我草你。。。”

    媽字沒說完,楚御又進入了漆黑的時空通道中。

    楚御已經沒心情罵娘了,滿心只剩下濃濃的無奈,望著時空通道中的星星點點,他甚至懷疑是不是老天爺故意派了個東歐大漢玩他呢。

    又經歷了一遍從慢到快,眼看著快要到“終點站”了,一個**裸的軀體迎面撞來。

    楚御絲毫不意外,甚至還打了個哈欠。

    時空通道中,迎面而來的楚富貴左手掏著鼻孔,滿面震驚。

    他震驚的不是居然遇到了穿越者,而是居然見到一個比他還牛b的存在,人在穿越通道中,居然還略顯無聊的打著哈欠。

    楚御沒辦法打招呼,也懶得打招呼,被楚富貴一腦袋撞臉上后,然后身體開始往回倒退。

    開始往回穿的楚御望著楚富貴漸行漸遠的輪廓,咬了咬牙。

    第三次,這尼瑪都是第三次了啊,這一次,我tmd的一定要成功!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