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三章 人算不如天算
    這年月南港縣也沒什么水泥路,全都是土路,一群吃瓜群眾撒丫子向楚御的方向跑,身后漫天灰塵,也看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好不容易等灰塵散去了,一個強壯身影的輪廓出現了。

    楚御瞇著眼睛,被塵土嗆的直咳嗽。

    倒是旁邊云非攻似乎看清楚了,站在旁邊說道:“又是一個不知羞恥的臭變。。。額不是,又是一個不著片縷的男人。”

    楚御也看清楚了,的確又是個裸男,只不過這個裸男渾身鮮血,旁邊橫七豎八倒著幾個人,看樣子已經掛了,應該是無辜的吃瓜群眾,死相凄慘。

    說是裸男也不準確,因為這家伙比楚御強點,楚御來的時候連個褲衩都沒穿,這家伙卻帶了個手表。

    楚御也是想不通,你tmd穿越能帶東西過來,帶個槍啊刀啊什么的也行,戴個手表有毛用,難道對方還是個天蝎座?

    裸男身高一米九開外,紅發碧眼,渾身的肌肉和鋼筋鐵打的一般,滿拳頭都是鮮血。

    云非攻掃了眼裸男身后那些無辜吃瓜群眾的尸體,怒不可遏:“妖人,受死!”

    話音一落,云非攻提著木劍就沖了上去。

    這老家伙沒見過外國人,一看對方紅頭發綠眼睛的,壯的又和野豬似的,還聽別人說這玩意是從霧氣中走出來的,估計可能真以為對方是妖怪了。

    炎黃峰弟子見到妖怪,那就和刑滿釋放的老光棍看到洗浴中心免費酬賓似的,只有一個字,那就是干!

    楚御也略顯失措。

    對方是從霧氣中走了出來,明顯就是穿越者,而且還長著一看就知道很抗揍的體格子,又擁有東歐人的外表,九成九是nh公司的打手。

    為什么自己前腳剛穿回來對方后腳就追殺過來了,這也太尼瑪快了吧。

    沒等楚御想明白怎么回事的時候,對方已經和云非攻打起來了。

    到底是炎黃峰未來的實權長老,云非攻果然不是蓋的,沖上去和對方剛一碰面,然后。。。就被對方一個窩心腳給踹了回來,和斷線的風箏似的,還仰頭吐了口鮮血。

    楚御都傻眼了。

    云非攻這身手,那是怎么混成長老的,這老家伙和楚至道是連襟?

    事實證明,倒不是不是云非攻太弱,而是對方太強。

    對炎黃峰弟子來說,斷幾個肋骨吐點血那都是家常便飯,云非攻該吐血吐血,吐完了血又站了起來,還不忘說兩句場面話。

    “妖孽,還不束手就擒!”

    楚御都懶得吐槽了。

    讓人揍的和死狗似的,你好意思讓人家束手就擒,不應該是給對方削個半死之后才說這種話嗎。

    東歐大漢看向云非攻也挺意外,沒想到挨了自己一腳不但不死還能站起來吹牛b,不過目光注意到了云非攻手上的木劍和腦瓜子上的丸子頭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操著聲音的華夏語叫道:“嫩是腌黃蜂滴淫?”

    “是有如何,炎黃峰弟子斬殺天下妖魔,你也不例外,報上名號!”

    東歐大漢哈哈一笑,快步走來,邊走邊說道:“交出楚神經,饒嫩不死。”

    明明說的華夏語,楚御愣聽出了一股子陜西味。

    不過此時楚御已經搞清楚對方身份了。

    這家伙絕對是巫心或者人工智能派來的。

    可問題是在一九年的世界里,應該已經沒有截龍脈才對和穿越裝置才對。

    想到這里,楚御從腳底板冒出了一股涼氣直沖天靈蓋。

    難道巫心抓到了白月等人,搶到了穿越裝置,而且還知道自己回到了九六年?

    見到兩人又戰到了一團,楚御急忙喊到:“留活口,別弄死他。”

    其實楚御這句話應該對著東歐大漢喊才對,因為云非攻又讓人家給揍了。

    東歐大漢一身鋼筋鐵骨,云非攻木劍砍的上下紛飛,結果卻和打鐵似的,叮了咣當的卻沒有傷到對方分毫。

    倒是云非攻一個不留意被砸了一拳頭,整個右側肩膀都塌了下來。

    這名東歐大漢就有明顯nh公司狗腿子的打架風格,仗著平槽肉厚吸收傷害,然后抽冷子來個一擊致命。

    現在只有長眼的都能看出來,云非攻根本不是人家的對手。

    楚御咬了咬牙,剛準備掉頭就跑,一個光不溜秋的人影沖了過來。

    “云師兄,師弟我助你一臂之力!”

    來的人正是和云非攻組隊下山打怪刷經驗的外門弟子,只不過這家伙身上啥也沒穿,連個武器都沒有,就這么甩著鳥狂奔了過來。

    楚御精神一振,多來個炮灰正好拖一下追殺者還能給自己爭取逃跑的時間。

    他是看出來的,炎黃峰標配木劍無堅不摧,可是砍在東歐大漢的身上連皮都沒破,這家伙力大無比不說,而且還刀槍不入,八成是nh公司異人組里的怪胎。

    倒不是說楚御冷血無情,而是他和云非攻非親非故的,再一個自己是為了拯救整個世界的,要是被抓到了,一切都前功盡棄的了,總不能沒出新手村就game over吧。

    本來楚御都邁出右腿了,可是耳邊突然傳來轟的一聲,不由自主轉過了頭,看清楚怎么回事后,嘴巴張的能夠吞下一顆雙黃的鵝蛋。

    光著屁股的外門弟子還保持著出拳的動作,再看那東歐大漢,整個人都飛了出去,爬起來后,臉都歪了,吐出了好幾顆帶著血絲的牙齒。

    云非攻掙扎著爬了起來,大叫道:“衣行師弟,這妖魔似是修煉了橫練功夫刀槍不入,橫練功夫都有罩門,攻他下陰取他性命!”

    光豬似的外門弟子,對著遠處歪了臉的東歐大漢勾了勾手指,他的目光,猶如一頭北極熊注視著正在難產的海豹,滿是輕蔑。

    “衣行師弟?”楚御滿臉震驚之色,喃喃道:“難道是藍衣行?”

    楚御望著細皮嫩肉的藍衣行,死活無法和記憶中的山寨老爹聯想到一起。

    不得不說,歲月真的是一把殺豬刀,二十多年后的云非攻都瘦脫相了,根本看不出來是一個人。

    而藍衣行也是,就現在這模樣這形象,只要不梳丸子頭都可以進入娛樂圈直接出道了,而且人設還得是那種小鮮肉。

    再看藍衣行二十多年后糟心模樣,那就和屠宰場的老板似的,滿臉橫肉不說,身體也徹底橫向發展,長的和陳近南似的,身高八尺,腰圍也是八尺。

    楚御終于明白了一個道理。

    永遠不能以對方的職位去衡量一個人的實力!

    云非攻現在是內門大師兄,結果在東歐大漢手里倆回合都走不過去。

    再看藍衣行,雖然現在是剛出道的外門弟子,可是就和體內藏著

    一頭暴熊似的,和東歐大漢扭打在了一起,你來我往處處上風。

    最重要的是,藍衣行別說沒武器了,連衣服都沒穿。

    兩個光不出溜的男人就這么扭打在了一起,畫面十分辣眼睛。

    東歐大漢力大無比刀槍不入,可是藍衣行同樣如此,力氣更大,也更抗揍,也不知道他和東歐大漢到底誰才是怪胎。

    楚御終于知道藍衣行為什么是炎黃峰的另類了。

    人家炎黃峰弟子都是用劍的,打起架來那叫一個飄逸靈動。

    再看藍衣行,那就和原配揍小三似的,騎在東歐大漢的臉上,又是錘又是砸的,嘴里還叫著什么靠嫩娘錘死你,錘死你個狗日的,錘死你,靠嫩娘!

    東歐大漢的腦袋都砸變形了,臉上的皮膚也被砸開了,露出的骨頭閃爍著金屬的光芒。

    楚御終于知道當初為什么楚富貴將尚在襁褓中的自己托付給藍衣行而不是其他人,就這家伙的戰斗力,估計對上楚至道都是五五開。

    兩個和蠻牛似的家伙打的那叫一個塵土飛揚,片刻后,滿臉猙獰的藍衣行站了起來,一臉彪悍的吐了口血痰。

    “靠,頭一次見到這么抗打的貨。”

    說完后,藍衣行見到了云非攻,趕緊跑了過去攙扶住他,也立馬變成了傻白甜外門弟子,滿臉的討好和人畜無害。

    “師兄您沒事吧,快,休息一會,師弟我已經幫你廢掉那家伙了。”

    可不是被廢掉了嗎,東歐大漢整個腦袋都被錘成了等邊三角形,胳膊腿什么的,呈反向扭曲而且斷了七八截,如同被高速行駛的磁懸浮迎面撞了一下似的,就剩一口氣吊著命呢。

    楚御沒心思管云非攻的死活,跑到了東歐大漢旁邊叫道:“說,你是怎么穿越回來的,白月,我的朋友們呢,是不是被巫心抓到了?”

    東歐大漢瞇縫著雙眼,氣若游絲:“原來你就是楚神兵!”

    “少tmd廢話,回答我的。。。”

    楚御一句話沒說完,東歐大漢的手腕突然動了一下,而手腕上的手表也剎那間光芒大作。

    下一秒,楚御傻眼了,因為他眼睛一花就進入了完全黑暗之中。

    這種感覺他太熟悉了。。。又要穿越了!

    怪不得東歐大漢連丁字褲都不穿就帶個手表,感情這手表是穿越裝置!

    楚御連破口大罵都做不到,只是感覺到整個人,整個意識開始變慢,徹底的緩慢,如同靜止不動一般。

    這種感覺沒有持續多久,然后又開始變快,從極致的慢開始慢慢加速!

    楚御恍然大悟。

    回到過去的話,先快后慢,先是飛一般的感覺,然后急剎車,再慢,慢的如同快要倒退一般。

    而穿越到未來的話,先慢,再快,快的就和要投胎似的。

    楚御再次看到了那如同螢火蟲一般的星星點點,他知道,自己快到站了。

    只要到了那星星點點的光芒附近,自己就會降臨,降臨到原本的現世,也就是二零一九年。

    眼看馬上就要“到站”,突然迎面飛來一個白花花的軀體。

    緊接著,這具軀體直接撞在了自己的腦袋上。

    因為有了那些星星點點的光芒,楚御被撞到了那一瞬間,看到了一張臉,一張正在挖鼻孔而且面帶詫異的老臉。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