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意外
    楚夙夜坐在車里,雖然閉著眼睛,可是卻能知道外界的所有一切,通過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就是他的眼睛,就是他的耳朵,就是俯瞰蒼生的上帝,無處不在的上帝。

    楚夙夜的嘴角勾勒出了一絲笑容。

    一切是那么的順利,智先生行動了,也到了約定的地點。

    雖然計劃有些偏差,約定地點處多了很多無關人等。

    可是楚夙夜并不在意,他并不是那么期望見到智先生,他想見的,只有楚御。

    當車停穩后,楚夙夜走下了車,隨即望了一眼數百米之外的智先生冷笑了一聲。

    楚夙夜沒有直直走過去找智先生,而是進入了反方向的一棟大樓里,乘著電梯來到了天臺。

    天臺的邊緣上,一個穿著大褲衩子背心的人正坐在磚頭上捧著筆記本追《回家的**》,另一個人則拿著望遠鏡朝遠處看。

    二人都沒注意到天臺上已經來了一名不速之客。

    楚夙夜笑了。

    整理整理衣服后,緩緩開了口。

    “楚御,別來無恙!”

    正在拿著望遠鏡觀看誘餌智先生的楚御嚇了一跳,一回頭,望見了一身修身黑西服的楚夙夜。

    不只是楚御嚇了一跳,旁邊坐在磚頭上追劇的德庫拉也嚇得一屁股坐地上了。

    “差點把筆記本摔壞!”

    德庫拉第一反應就是把筆記本撿起來,緊接著反應了過來,望向楚夙夜如同見鬼了一般。

    楚夙夜似笑非笑的看著楚御:“你當真以為我不知道這是一個圈套么,幼稚至極!”

    “楚夙夜!”

    楚御咬牙切齒的叫了一聲,隨即把手伸進了兜里,摁住了手機上的緊急聯系人鍵位。

    德庫拉狼狽的站了起來,擋在了楚御身前,已經做好了隨時當做肉盾的覺悟。

    德庫拉不知道楚至道有多厲害,光知道他肯定是打不過秦悲歌的。

    而楚夙夜連秦悲歌都干翻了,所以德庫拉很清楚,他自己肯定干不過楚夙夜,只能拖延時間等待其他人過來解圍。

    其實這次的計劃很簡單,會面地點在一處高檔咖啡廳內。

    智先生在里面當誘餌,莫道擎距離最近,就在后廚里,隨身帶著兩把大砍刀,一旦楚夙夜露面就動手,而炎蛇在旁邊的制高點扛著反器材狙擊槍。

    除此之外,白月也帶著黃浩然和行動十三隊留在了外圍準備隨時支援,只不過他們距離有些遠,為了怕楚夙夜發現,所以在兩公里外。

    至于楚御,則是拿著望遠鏡在旁邊的大樓天臺看熱鬧,德庫拉和他在一起,算是充當保鏢吧。

    但是德庫拉這家伙根本沒個正形,上來的時候還夾著個筆記本電腦,一到天臺上就摞了兩塊轉頭坐那追劇。

    楚御也沒辦法說他,因為德庫拉的理由很強大。

    誰也不知道楚夙夜會不會來,更不知道楚夙夜來了之后會不會大開殺戒,沒準今天就是德庫拉最后一次見到月亮,《回家的**》大結局他還沒看呢,要是今天死了的話,結局沒看到就未免太過遺憾了。

    可是誰也沒想到,楚夙夜居然避過了外圍的眼線直接跑到天臺上找到了楚御。

    套路不成,反被套路了

    楚御雖然被嚇了一跳,可是很快又冷靜了下來。

    想來大家的行蹤已經暴露了,可既然暴露了,楚夙夜又為什么獨自一人找了上來?

    楚御強迫自己拋去腦中亂七八糟的想法。

    不管是怎么回事,今天只要拿下了楚夙夜,那么什么事都迎刃而解了。

    望著楚夙夜,楚御突然心生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他只見過一次楚夙夜,在海外古堡的時候。

    那時候楚夙夜穿的和要度假似的,言行舉止之中也沒有給人一種很危險的感覺。

    而這次,楚夙夜換了身修身西服,整體來看,又給了他另一種感覺。

    楚夙夜的相貌看起來十分年輕,一點也不像是四十多歲的人,外表和楚御有著兩三分的相似。

    楚御知道,楚夙夜不是長的像自己,而是像楚富貴。

    如果楚富貴是低配版的,那么楚御就是高配,而楚夙夜,則是妥妥的頂配。

    修長的身材穿著一襲黑西服,帶著一副金絲眼鏡文質彬彬,只是雙眼太過凌厲。

    單單是這一雙眼睛,就讓人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

    德庫拉撿起了磚頭,問道:“現在動手,還是你倆先嘮一會等其他人上來幫忙。”

    楚御心里連說靠你m,你tmd的都說等其他人上來幫忙了,老子還怎么拖延時間。

    可喜的是,援軍來的很快,德庫拉話音剛落,一個人影突然從消防通道走了出來。

    雖然只有一個人,可是楚御卻面露喜色。

    負手而立的楚至道,表情不喜不悲。

    楚御第一次感覺楚至道那張老臉是那么的可愛。

    原本以為這老家伙是準備和莫道擎搭檔,結果卻跑到了自己這里,想來或許是猜到了楚夙夜很有可能對自己下手。

    要不說老奸巨猾,就是這么個理。

    咖啡廳可謂是布下了天羅地網,唯獨自己這里防守空虛,巧了。。。楚夙夜還真就奔自己來了。

    楚御微微松了口氣,楚至道一個人干不過楚夙夜他倒是知道,但是加上德庫拉的話即便打不過也能拖延一段時間。

    見到了楚至道突然露面,楚夙夜的臉上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詫異,下意識的想要摸一下耳朵位置。

    他很奇怪。

    為什么人工智能沒有告訴他楚至道也在這里?

    不過楚夙夜對自己的身手很有信心,他之所以先來找楚御,只是想要問幾個問題罷了。

    楚夙夜微微轉過頭,看向楚至道面帶不屑:“老匹夫,上次饒你一命,居然還敢來送死。”

    楚至道冷哼了一聲,沒做口舌上的斗爭。

    事實上他也無話可說,他也知道自己打不過楚夙夜,單打獨斗的話同樣不是對手。

    楚夙夜看向楚御:“我時間有限,幾個問題,你回答了我,我放你們一條生路。”

    楚御沒吱聲,插進兜里的手又摁了幾下緊急聯系人的鍵位。

    楚夙夜微微看了眼擋在楚御面前的楚至道和德庫拉,似笑非笑。

    見到這笑容,楚御汗毛聳立。

    對方的雙眼里,并不是殺意,而是一種說不清的情感,就仿佛看著不屑一顧的螻蟻一般。

    楚御曾經幻想過和楚夙夜見面的場景。

    二話不說,一刀捅死!

    就是這么簡單粗暴。

    即便已經見過一次楚夙夜,楚御還是覺得這家伙就是個變態。

    就是那種看起來瘦瘦弱弱但是心里極度扭曲的變態。

    對付這種變態,就得簡單粗暴,上去一頓酒瓶子就完事了。

    但是前幾天聽聞楚至道被對方ko后,楚御震驚了,沒想到楚夙夜這小子這么能打。

    要知道楚至道可是炎黃峰山門第一高手,和秦悲歌聯手都被削成那熊樣,可想而知楚夙夜要多恐怖。

    楚御不知道楚夙夜多么能打,因為他是外行。

    可是楚至道知道,因為他被揍過,而且差點連老命都丟了。

    看了一眼德庫拉,楚至道微微頷首。

    “楚夙夜。。。乃是大惡之人,你不必有所顧忌,你我二人聯手方有勝算,萬萬小心,不可有所保留。”

    德庫拉一臉懵逼,看向楚御:“這老頭說的是啥?”

    “場面話罷了,他想和你聯手,又不好意思直說。”楚御翻了個白眼,想連手就直說唄,還非得說人家楚夙夜是大奸大惡之人所以不用講什么江湖道義。

    德庫拉緊了緊手里的磚頭:“哦,明白了。”

    楚至道:“。。。”

    他不認識德庫拉,但是知道這個銀發碧眼的外國人一直跟著楚御鬼混,想來身上是有點功夫的,就是手里那板磚顯得有點外行。

    不過他也沒抱多大期望,因為德庫拉和高手的形象有點相差甚遠。

    他還沒見識過用板磚當武器的高手。

    三個人在這低聲交流著,遠處的楚夙夜卻抱著膀子不說話,一雙陰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楚御,似乎要將楚御看個通透似的。

    楚御剛剛已經摁了三次緊急聯系人,也就是白月的號碼,相信后者會盡快帶人來援助,所以他也不急于讓楚至道和德庫拉動手。

    他想拖時間,可是楚夙夜卻沒了耐心,看向楚御,淡淡的重復了一遍剛才所說的話。

    “回答我幾個問題,我,放你們一條生路!”

    楚御冷笑不已:“放了秦悲歌,我留你個全尸。”

    吹牛b嘛,誰不會啊,別的不說,要是楚夙夜和他比吹牛b的話,他能站著不動地方和對方吹倆小時。

    楚夙夜向著楚御三人走去:“其實我。。。并不崇尚暴力,這是一種野蠻的行為,也代表著文明的退化,不過很多時候,暴力也是解決問題的唯一途徑。”

    楚御撇了撇嘴:“反派的廢話一般都特別多。”

    楚至道如臨大敵。

    德庫拉撓了撓了胳膊。

    至于楚御,則是依舊面帶冷笑。

    其實他除了冷笑也沒別的表情和動作了,總不能直接上去打吧,打架斗毆這種事,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眼看著楚夙夜快要接近三人,楚至道向前邁出了一大步,擺了個架勢。

    “楚夙夜,上次我與你一戰。。。”

    沒等楚至道說完,楚御一翻白眼,直接將手里的望遠鏡砸向了楚夙夜。

    “廢tmd什么話,干他就完事了!”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