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棒打鴛鴦
    卡洛琳非但自私,而且還不是傻子,她不愿意幫楚御去打一場必輸的戰役,更不要說這有可能會讓她們圣徒占卜師一族成為全圣徒甚至全人類的罪人。

    楚御說的不錯,圣徒占卜師只是報喪的,卡洛琳又何嘗不想拯救某些人和某些事。

    可是她做不到,所以她也習慣,她只是單純的不想讓事變的更壞而已。

    她對所有事的判斷,都取決于“夢境預言”,包括她,所有圣徒占卜師,甚至所有圣徒,都是毫無條件去相信的。

    可是就在剛剛,夢境預言有所改變。

    其實這已經是第二次改變了。

    第一次的時候,是楚御剛剛融合楚富貴的記憶時。

    這次的時候,是楚御不考慮圣徒占卜師可以幫助他的前提下,準備靠一己之力忽悠其他圣徒。

    關于楚御融合了楚富貴的記憶,卡洛琳是知道的。

    所以此時此刻也忍不住在想,難道這個世界的未來,真的會因為一個華夏男人的想法或者任何舉動而改變嗎?

    這種況,卡洛琳從未聽說過,可是心中卻慢慢有些動搖了。

    。。。。。。

    “這群該死的窮鬼!”楚御找到了德尼羅后,氣不打一處來的叫道:“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茅坑里的石頭又臭又硬,怪不得所有圣徒都那么討厭占卜師一族。”

    說是討厭已經很委婉了。

    對其他圣徒來說,占卜師一族上門,那就跟大夫跑病房里送文件似的。

    要不就是病危通知書,要不就是死亡通知書,總之肯定是沒好事。

    “占卜師一族的不配合,的確是一種莫大的遺憾。”德尼羅一副言又止的表,嘆了口氣后,隨即接著說道:“除此之外,還有兩個不好的消息,我需要如實的對你說。”

    楚御微微皺眉:“怎么了?”

    “安東尼你還記得嗎?”

    楚御點了點頭。

    如今血族的話事人,前幾天剛剛和德庫拉表完了忠心。

    德尼羅苦笑不已的說道:“安東尼前幾離開的時候,恰巧遇到圣徒占卜師一族來到古堡,你也知道,圣徒占卜師一族主動登門擺放代表著什么,所以安東尼就稍微調查了一下。”

    “稍微調查了一下?”楚御的心有些涼了,一聽這話就明白,血族變卦了。

    “是的,當時你還沒有決定軟占卜師們,所以她們在古堡內可以自由的活動,并且也不限制她們離開,當晚些十分,一名圣徒占卜師下山了,安東尼就打聽了一些況。”

    楚御瞠目結舌:“然后安東尼就知道了圣徒占卜師們的預言?”

    “事實。。。的確如此。”

    “靠!”楚御殺人的心思都有了。

    圣徒占卜師不但是掃把星,而且還是個超級攪屎

    棍。

    “血族那邊怎么說的?”

    “安東尼主動聯系我了,希望我們可以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

    德尼羅微微嘆了口氣,他還沒有答復安東尼。

    在圣徒秘社中,傻子都知道占卜師一族登門代表著什么。

    更何況安東尼還不是傻子,如今圣徒占卜師又全都被軟了,他稍一聯想就知道了怎么回事。

    見到楚御一副如喪考妣的模樣,德尼羅于心不忍,猶豫了一下后,繼續道:“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關于狼人一族。”

    “關于狼人一族?”楚御一頭霧水:“不是看家護院盡職盡責的嗎?”

    “不是以崔斯特為首的機車黨狼人一組,而是沃爾夫家族,真正的狼人純血一族。”

    “沃爾夫家族?那些純血狼人?”

    楚御暗罵了一聲,就沒有一件順心的事。

    “是的,他們十分不滿我們雇傭機車黨狼人這件事,認為這是對狼人一族的羞辱,并且準備讓長老議會仲裁這件事。”

    “我靠,咱拿錢雇傭崔斯特他們就是羞辱狼人一族,感沃爾夫家族看著崔斯特他們啃樹皮睡公園就不是羞辱?他們不把崔斯特這幫**絲們當人看,也不許其他人崔斯特一族當人看?”

    “其實事并不如你想的那么簡單。”德尼羅微微嘆了口氣:“沃爾夫家族垂涎長老議會席位已久,機車黨狼人的死活他們并不關心,只是想以這件事對發難。”

    “你是說。。。他們想借著這件事把你拉下去,然后讓他們自己人頂上長老議會的席位?”

    德尼羅十分無奈的聳了聳肩。

    事實的確如此,有人的地方就有紛爭,就有爭權奪利,圣徒秘社同樣如此。

    他們血族,包括以他為首的血族串串門,原本與狼人們井水不犯河水,現在好了,花錢雇傭了一群機車黨狼人**絲,就等于用錢收買了沃爾夫家族名義上的“附庸”成員,于于理有些說不過去。

    就好像有人拿錢收買凱奇當私人保鏢似的,德尼羅的臉上同樣掛不住。

    不過兩者又有本質上的不同。

    德尼羅可是拿凱奇當親兒子看,只要凱奇比他抗活,將來老艾頭掛了,遺產全都是凱奇的。

    可是狼人們卻不同,機車黨狼人**絲們,那可是姥姥不親舅舅不的。

    你不對人家好,還不許別人對人家好。

    問題就出現在這,這還沒和nh公司開戰呢,內部卻是矛盾重重。

    也怪不得圣徒秘社一直弄不過nh公司,軟硬件是都跟不上,連nh公司都知道權利集中,圣徒秘社倒好,外斗外行,內斗內行,耗子扛槍窩里橫。

    一想到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楚御一時是一個腦袋兩個大。

    正當楚御煩躁無比

    的時候,德庫拉匆匆跑了進來。

    見到了德庫拉,德尼羅站起,禮貌的微笑致意。

    雖說是串子,可畢竟是血族的一份子,見到老祖宗,肯定是要表示一下禮貌的。

    “滾犢子!”德庫拉直接推開了德尼羅,跑到楚御面前,眼淚汪汪的:“楚御,幫我。”

    “什么玩意就幫你幫你的。”

    “幫我挽留那即將消逝的。”

    楚御:“。。。”

    德庫拉滿臉委屈,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這才將事原委說了出來。

    說來說去,還得怪德庫拉這個家伙不務正業。

    如今古堡里的眾人都成什么樣了,大家都磨刀霍霍的,準備隨時抄家伙和nh公司決一死戰。

    德庫拉倒好,白天追劇,晚上出去約跑。

    約跑的意思。。。就是到了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他跑出古堡和洛佩茲去約會。

    兩個狗男女正打的火,沒事約下會其實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結果倆人秀恩秀到市區里去了。

    城外那么多犄角旮旯的地方,什么草垛子小樹林什么的,他倆都不去,非跑城里去嘚瑟。

    嘚瑟就嘚瑟吧,非要去城里那些上流社會精英出入的場所,然后就被洛佩茲家的“親戚”看到了。

    德庫拉不知道洛佩茲家的親戚到底是干什么的,反正看樣子是個大人物,有司機有保鏢的,直接將洛佩茲帶走了。

    德庫拉也不是什么好脾氣的主,當時原本想要動手來著,洛佩茲卻不斷的和他打眼色,因為她家親戚的保鏢都帶著槍械,估計是怕打起來之后德庫拉的不死之太過驚世駭俗。

    后來洛佩茲就被帶走了,從那之后到現在,整整過了二十多個小時,電話打不通短信也不回,反正是沒了消息。

    除此之外,還有人打電話警告德庫拉,告訴他要是再招惹洛佩茲的話,就讓他在這個世界上消失。

    這群人也不知死活的,讓德庫拉從這個世界上消失這件事,中世紀的領主們干過,教廷也干過,教廷的圣堂騎士天天干,現在德庫拉依舊活的好好的,別說墳頭長草了,那幫人連骨頭渣子都沒剩下。

    楚御大致了解過洛佩茲的份,知道這丫頭出皇室,但是具體是個什么份就不清楚了,只知道她在皇室之中出不是太好,好像地位尷尬的。

    這也就是說,將洛佩茲帶走的人肯定同樣也是皇室成員。

    楚御看向了德尼羅,面帶詢問。

    不嚴格的來說,德尼羅其實也和這群皇室成員沾點親帶點故的。

    德尼羅搖了搖頭:“我熟識的皇室成員并不會做這種令族人難堪的事,而能夠做這種事,并且地位高于洛佩茲的人,只有一個人。”

    “誰?”

    德尼羅

    面色莫名的看著德庫拉。

    “或許。。。是洛佩茲的父親吧。”

    這年頭最倒霉和無奈的事,莫過于被老丈人和老丈母娘看不上。

    一般導致這種況有兩個原因。

    一個是因為年齡不匹配,一個是因為彩禮不夠。

    很顯然,德庫拉不但比洛佩茲大了很多,而且還沒什么錢。

    據德尼羅的初步推測,將洛佩茲帶走的人應該就是德庫拉的老丈人,也就是洛佩茲他爹。

    本來楚御不想管這事來著。

    男女感這玩意都是你我愿的,而且還是十分私人的事,外人不好插手。

    再者如今都火燒眉毛了,誰有那閑心管這事。

    可是楚御不管還不行。

    必須要管,一管到底!

    因為他的下一步計劃中,洛佩茲是不可或缺的一個環節。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