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二百四十九章 理由
    與楚富貴聯絡的事情,專門交給了白月和德庫拉。

    楚御不是不關心,而是覺得自己沒多少時間可以浪費了。

    白月和德庫拉收集情報和線索,自己繼續一門心思找炮灰就行。

    抱著這樣的想法,楚御走進了德尼羅的房間里,準備看看成果。

    德尼羅好歹也是邪教長老,楚御覺得老頭子忽悠卡洛琳這群沒見識的窮鬼應該是手到擒來。

    結果進了屋子之后發現一老一少正趴在桌子上,似乎是在看書。

    見到楚御走了進來,德尼羅如蒙大赦。

    楚御問道:“怎么樣,和她說明白了沒有。”

    德尼**笑一聲:“快了,正在看書。”

    “看書?看什么書?”

    “力學和熱學。”

    楚御一臉懵逼:“啥意思?”

    “那個。。。是這樣的,為了說服卡洛琳小姐,我們深入研究了一下時空穿越在這件事。”德尼羅摸了摸鼻子,十分尷尬的繼續說道:“為了讓她搞明白電磁學和光學,所以只能先讓她看一下力學和熱學。”

    楚御一頭霧水:“她為什么要搞明白電磁學和光學?”

    “因為她需要搞明白原子物理和量子力學。”

    楚御看了眼正在看書的卡洛琳,進入了持續懵逼狀態:“那她為什么要搞明白原子物理和量子力學?”

    “因為只有搞清楚了原子物理和量子力學,才能明白什么叫做量子場理論基礎以及弦理論和m理論。”

    楚御:“。。。”

    楚御終于搞明白了。

    說來說去,其實就是沒忽悠明白。

    和尼瑪一個連固定房產都沒有而且從來沒上過學的神棍去說明什么叫做穿越時空,這不是腦子有坑嗎,德尼羅不會是老年癡呆了吧?

    其實德尼羅也挺無奈的。

    本來聊的好好的,結果卡洛琳這丫頭問題越來越多,而且還死較真。

    要想讓卡洛琳相信她們的預言并不準確,那就得解釋清楚楚御和楚富貴是兩個不同的個體并且存在不同的空間,而解釋到這里的時候,就不免提起時空穿越,說到了時空穿越,又扯上了時間與空間的意義,最后東拉西扯的,德尼羅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就變成這樣了,卡洛琳十分認真的在研究最基本的力學和熱學。

    這已經卡洛琳進步神速了,五個小時之前,卡洛琳還在看初中物理接受九年義務教育的知識。

    楚御無奈至極,這要是等卡洛琳搞明白時空穿越的話,估計地球都炸沒七八個來回了。

    剛走過去,楚御原本想要和卡洛琳好好談談,誰知正在看書的卡洛琳突然仰頭就倒,四丫八叉的倒在地上后,身子一抽一抽的,嘴巴還翻著白沫子。

    “我擦。”楚御連忙后退了好幾步,看向德尼羅叫道:“您剛剛可是看見了,我可沒碰她啊,這娘們要碰瓷!”

    德尼羅哭笑不得:“卡洛琳小姐應該是又接收到了某種關于未來的信息,圣徒占卜師一族一旦要接收預言時,隨時隨地就會暈倒,然后又進入一種神秘的夢境之中。”

    楚御長舒一口氣,他還以為卡洛琳要碰瓷呢。

    都說窮生奸計富長良心,卡洛琳這幫窮

    鬼都窮成這樣了,碰瓷這種事估計也沒少干,很有可能是慣犯,不得不防。

    楚御走到了沙發旁坐了下去,支著腦袋想著自己的事情。

    過了半小時之久,卡洛琳這才從地上站了起來,見到楚御之后,臉上露出了一種十分茫然神情。

    楚御開口問道:“又夢到了什么?”

    “注意你的措辭,不是夢,而是預言,精準無誤的預言!”卡洛琳微微看了一眼楚御,眼神有些躲閃道:“預言里,與之前的畫面。。。相同,對,是相同的。”

    “是嗎。”

    楚御似笑非笑的望著卡洛琳,他能夠看出來,對方的似乎是在隱瞞著什么,只有不善于撒謊的人才會多次重復自己剛剛所說的話。

    “如果你是來勸說我幫助你聯合其他圣徒的話,那你就不要開口了。”卡洛琳的語氣漸漸冰冷:“我已經說過了,你挑起雙方的全面沖突,就是點燃末世戰爭的導火索,作為圣徒的一員,作為這個世界的一員,我不會允許你這么做的。”

    自從來到了古堡,卡洛琳就沒給過楚御好臉色,現在依舊如此。

    楚御直視著卡洛琳雙眼,不說話,只是那么看著。

    其實楚御也有些理解卡洛琳了。

    關于自己的預言,圣徒占卜師的夢境里可謂是五花八門。

    有現世關于自己的,也有未來關于楚富貴的。

    可不管是現世還是未來,結果都不怎么好。

    楚御倒不是想說服卡洛琳去否定這些預言,而是想要讓她知道即便不和nh公司開戰,這個世界依舊會毀滅,既然如此,那還不如放手一搏了。

    卡洛琳望著楚御戲虐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楚御的嘴角,漸漸勾勒出笑容,帶著一絲不屑意味的笑容。

    “說吧,你剛剛夢到的場景,和之前有什么區別。”

    “我說了,沒有任何區別。”

    楚御站起了身,聳了聳肩。

    “無所謂了,我知道你在騙我就夠了,既然你有所隱瞞,那么也就代表著,未來似乎改變了,這種改變令你迷茫,讓你無法分辨真偽,對嗎。”

    卡洛琳的心臟不由的跳慢了一拍。

    楚御說的不錯,她剛剛的夢境,的確有著細微的變化。

    那些末世的場景,沒有之前那么清晰,而是十分的扭曲和模糊,似乎在發生著某種改變。

    楚御繼續笑著說道:“其實。。。其實我可以和你講道理慢慢說服你的,比如反問你,在我們什么都不做的情況下,nh公司也好,楚夙夜也罷,也沒人搭理他們惹他們,可即便這樣,你以為他們就會放過這個世界嗎,就沒有未來的末日廢土嗎?”

    楚御一邊說,一邊走到了門前。

    打開房門后,楚御轉過了頭。

    “不過我沒那么多時間和你廢話,你不過就是個神棍罷了。”望著卡洛琳,楚御微微笑

    道:“如果你敢離開古堡,或者你的族人,任何一名圣徒占卜師離開古堡,哪怕你們有一丁點這樣的想法,我會讓德尼羅,或者凱奇,德庫拉、炎蛇,任何一人,將你們全部扔到海里喂鯊魚!”

    卡洛琳聞言面色大變,望著楚御的背影恨恨的叫道

    “你要一意孤行對嗎,你這個愚蠢的白癡,我和我的族人已經看到了預言,你會毀了所有圣徒,毀了整個世界,毀了所有人類文明以及。。。”

    沒等卡洛琳說完,楚御轉過了頭,臉上滿是譏諷的神情,雙目冰冷。

    楚御瞅了眼德尼羅,后者微微點了點頭,隨即面帶歉意的看向的卡洛琳。

    “卡洛琳小姐,十分抱歉,恐怕你和你的族人要在古堡里待很長很長一段時間了。”

    “德尼羅,你想軟禁我們?!”

    德尼羅面帶歉意的笑了笑。

    老頭子不是不相信卡洛琳的預言,而是他深知與其什么都不做,不如死在抗爭的路上。

    楚御剛走出屋子,白月匆匆跑了過來,滿面焦急之色。

    “跟我來,楚老他。。。快堅持不住了!”

    。。。。。。

    秦悲歌快要瘋了。

    早上起床,和楚瀟瀟第一人格下象棋,然后看動畫片。

    中午的時候,和楚瀟瀟第二人格打嘴架。

    晚上的時候,和楚瀟瀟第三人格切磋武藝。

    有時候晚上還得加班,收拾一群剛剛加入公共事務安全局的外門弟子。

    如果有選擇的話,他寧愿現在跑去海外幫助楚御和炎蛇死磕nh公司和楚夙夜。

    可是沒的選,楚御將楚瀟瀟托付給他了。

    只有在華夏,在公共事務安全局總部楚瀟瀟才是安全的。

    原本秦悲歌就要被楚瀟瀟和一群外門弟子逼瘋了,結果突然又跑出個“爹”,也就是茍鶴樓。

    秦悲歌很迷茫。

    就如同現在一般,望著滿臉愧疚神情的茍鶴樓,秦悲歌根本不知道該說點什么。

    關于茍鶴樓的事情,他已經很清楚了。

    面對茍鶴樓的噓寒問暖,以及這遲到了二十多年的父愛,秦悲歌既迷茫又無措。

    茍鶴樓也顯得很是手足無措,小心翼翼的問道:“茍蛋啊,晚上,晚上我帶你和瀟瀟去吃點好吃的吧,你們局里這飯菜就不是人吃的,咱改善改善伙食吧,你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不注意營養可不行。”

    其實茍鶴樓之前來過局里幾次,可每次見面都十分尷尬,因為秦悲歌就和個啞巴似的,根本不說話。

    不過茍鶴樓并不氣餒,能夠找到兒子,別說兒子是個啞巴,就是個弱智他都已經很滿足了。

    秦悲歌微微嘆了口氣:“不可,楚御臨走之前交代過,我與瀟瀟二人盡量不要離開這棟大樓。”

    “那行,咱就再這吃!”

    茍鶴樓傻乎乎的笑了笑,隨即跑出了辦公室,不消片刻又反了回來,手里拎著大包小裹,背后還扛著一個電磁爐和大鍋。

    在辦公桌后面辦公的莫道擎翻了翻白眼。

    這是拿老子的辦公室當出租屋了啊。

    三十分鐘后,吃著火鍋的莫道擎吧唧吧唧嘴:“真香!”

    “那是必須的啊,底料是我親自配的。”茍鶴樓舉起了酒杯,小心翼翼的掃了眼秦悲歌,滿面紅光。

    秦悲歌為瀟瀟夾了一塊蝦滑,突然覺得自己似乎又多了一個干死楚夙夜的理由了。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