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回應
    楚御的腦袋搖的和撥浪鼓似的,覺得這個主意簡直就是傻x透頂。

    關于紋身這件事,他本身就很排斥。

    要是紋個龍紋個虎什么的也能說的過去,哪怕就是小豬佩奇都行,為了節省截龍脈燃料嘛。

    問題是紋了一大堆疑問句,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精神病。

    炎蛇陰陽怪氣的笑道:“怕什么,大不了再洗了唄。”

    “其實你并不用擔心。”珊貝兒說道:“我們巫師一族在戰斗之前,其實也會在身體皮膚上刻繪一些特殊作用的六芒星。”

    楚御吞咽了一口口水:“我不信,除非你脫光了給我看看。”

    德庫拉流著哈喇子說道:“我。。。我也不信。”

    白月一巴掌拍在了楚御的腦門上:“我把你打成六芒星你信不信?”

    楚御縮了縮腦袋,沒敢吭聲。

    他信!

    別說六芒星,滿天星都信。

    珊貝兒嫣然一笑:“我想說的是,用特殊的藥水刻繪在皮膚之后,只會短時間的顯示,幾個小時之后就會消失,所以你不用擔心會永久的留下紋身。”

    楚御半信半疑的問道:“真的假的?”

    炎蛇插口道:“就算這個辦法可行,問題是楚富貴會不會承認啊?他要是裝作沒看見或者什么都沒發生的話,咱不還是白折騰嗎。”

    他這么一說,大家沉默不已。

    事實的確是這樣,楚富貴就是這么個人,要是想說的話自然就說了,都不用別人問。

    可是不想說的話,怎么問都白扯。

    歷史無數次證明,老家伙主意非常正,而且嘴也非常嚴,他有他自己的計劃,不到關鍵時刻的話,從來不會分享,當然,也正是因為這樣,解決了很多問題和困難。

    “我都說了我有辦法!”德庫拉突然神秘一笑:“將一些特定的內容紋在你身上之后,如果楚富貴的身體上同樣顯示了這個內容,那么他一定會有答復的,一旦他答復了,那么就證明了咱們的猜測!”

    楚御問道:“紋什么內容?”

    “先不說什么內容,首先,這段內容你得刻在腦門上,這樣比較顯眼。”

    楚御的心里莫名升起一陣強烈的惶恐,總覺得德庫拉又沒憋著什么好主意。

    德庫拉對楚御勾了勾手指,悄聲說了幾句后,后者破口大罵。

    眾人不知道德庫拉對楚御說了什么,只是知道楚御罵了半天后耷拉著腦袋,看來是認命了。

    大家更加好奇了,德庫拉出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主意,要不然楚御也不能罵他,可是現在看來,這個主意百分百是有效果的,要不然楚御也不能是這副聽之任之的表情。

    楚御喘著粗氣走到了珊貝兒面前:“紋完之后不用洗,幾個小時自動消失是吧。”

    “是的,你放心,這種特殊的藥水沒有任何副作用。”

    “你確定?別可千萬別忽悠我啊,畢竟要紋。。。算了,你確定就好。”

    “放心吧,我不會欺騙你的。”說完后,珊貝兒擼起來袖子露出白玉一般光滑的胳膊:“你看,之前很多次戰斗我都會將六芒星紋在胳膊上,現在不是什么都沒有嗎,相信我。”

    “那。。。行吧,那你幫我紋五個字

    。”楚御說完后,咬牙切齒的瞪了一眼憋著笑的德庫拉。

    “紋在哪里?”

    “腦門上!”

    “紋什么內容?”

    “我,我。。。”楚御我了半天,最終一咬牙叫道:“在我的腦門上,紋。。。紋我是大傻x五個字!”

    珊貝兒眨了眨眼睛,明顯是沒明白怎么回事。

    “楚御,你剛剛說要紋。。。紋什么字?”

    楚御黑著臉,怒視德庫拉,隨后指著自己的腦門無奈道:“我是大傻x!”

    其他人也是聞言一愣,隨即哄堂大笑。

    炎蛇笑的前仰后合,對德庫拉豎起了大拇指。

    不的不說德庫拉這個家伙實在是太陰險了,如果楚富貴就是楚御的話,那么未來的楚富貴腦門子上突然出現了我是大傻x五個字,他肯定會“回消息”的,這也坐實了楚富貴就是楚御這件事。

    珊貝兒努力憋著笑,開始調配藥水。

    一副要上刑場模樣的楚御,躺在桌子上將德庫拉全家都問候了一遍。

    他知道德庫拉的用心很險惡,可是不得不說,這個辦法應該是很有效果,就是不知道未來末世有沒有鏡子。

    珊貝兒憋著笑,用一個削尖了的樹杈子沾了點閃爍著迷離光澤的藥水,開始在楚御的腦門上紋大字。

    其他幾人圍在了一旁,笑的樂不可支。

    楚御就那么忍著,半天后終于紋完了五個大字。

    黑著臉坐了起來后,楚御沒等開口,又是陣陣大笑聲,就連白月都捂住嘴笑彎了腰。

    炎蛇指著楚御腦門上的“紋身”,撓了撓頭:“只是啥意思?”

    珊貝兒:“i'm a fool啊,不是楚御讓我這么紋的嗎?”

    “i'm a fool?”楚御先是一愣,緊接著騰地一下從桌子上跳了下來:“我靠,我讓你紋華夏文,你tmd紋英文干毛!”

    “那我再重新紋一下就好啦,吼什么呀。”

    楚御哦了一聲,再次躺在了桌子上。

    珊貝兒又折騰了半天后,說了聲ok。

    楚御從桌子上跳了下來,拿出鏡子,結果一看,鼻子差點都氣歪了。

    而且他也反應了過來,剛剛明顯是誤會了。

    珊貝兒說重新紋一下,他以為是把i'm a fool去掉,然后紋成我是大傻x,結果呢。。。現在自己腦門子一共兩行字,上面是i'm a fool,下面是我是大傻x,中英雙語版本!

    炎蛇指著楚御腦門子上,笑的上氣不接下氣:“我是大傻x哈哈哈哈!”

    楚御怒目而視:“你的確是個大傻x!”

    就連白月都憋不住笑了。

    正當炎蛇想要再調笑幾句的時候,腳下的磚石開始劇烈顫抖。

    珊貝兒面色一變:“這么快就有回應了?”

    話音一落,眾人匆匆跑出了酒窖。

    誰也不是傻子,時空傳遞或多或少會影響周圍的空間,別和之前在盧浮宮下方似的在導致生物變異。

    等大家跑出酒窖后,足足等了十分鐘,一個個屏氣凝神的望著酒窖,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又過了一會,待酒窖里沒有任何刺眼的光芒射出時,珊貝兒

    不太確定的說道:“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了吧?”

    楚御翻了個白眼:“你這是肯定句,還是疑問句啊?”

    炎蛇對德庫拉使了個眼色。

    德庫拉翻了翻眼皮:“嘎哈?”

    楚御冷笑著望著德庫拉:“你tmd的去不去?”

    “去。”德庫拉瞅了眼楚御腦門上的兩排字,憋著笑跑進了酒窖里。

    過了一會,沒什么耐心的炎蛇把酒窖的木門打開了,伸進去個腦袋喊道:“沒什么異常吧。”

    “屁事沒有,我進來的時候時空投遞已經結束了。”德庫拉一邊往外走一邊晃了晃手中的小瓶子。

    炎蛇將瓶子奪了過去,迫不及待的將里面的紙卷倒出來,剛要展開,卻猶豫了一下,最終交給了楚御。

    “你來看吧,關于你的身份之。。。哈哈哈哈哈。”本來還一本真經的炎蛇,一看到楚御腦門上的五個大字,瞬間笑場。

    他這一笑,大家順著他的目光看向楚御的腦門,然后。。。眾人又是笑的直不起腰了。

    楚御無奈的將紙卷鋪開,當看清楚上面的幾個大字后,大罵不已。

    紙上就六個大字,上書:楚御我x你x!

    明顯是楚富貴的筆跡。

    這簡單的六個字,其實就是一個答案。

    短短的六個字,包含了無盡的怒火。

    不管是誰,腦門上突然出現兩排大字我是大傻x的話,想來同樣會氣的發瘋。

    萬千怒火,化為了六個字,楚御我x你x。

    這也就是楚富貴沒辦法回來,要是能回來的話,肯定得和楚御拼命。

    大家伸著腦袋湊過去一看,非但沒笑,反而表情怪異的看向楚御。

    楚御倒是苦笑了一聲。

    “沒跑了,楚富貴這王八蛋,就是。。。未來的我。”

    話雖這么說,可是楚御的感覺卻十分奇妙。

    明明是未來的自己,可是楚富貴給他的感覺,就如同真的是一個不靠譜的長輩似的,自己的成長階段,總是有這個糟老頭子的身影,而且自己三觀的塑造,也和楚富貴脫不開關系。

    見到楚御沉默不已,炎蛇豎起了大拇指。

    “自己給自己當二大爺。。。得,我是什么都說不出來了。”

    “滾!”楚御破口大罵:“沒特么楚富。。。不是,是沒有我的話,你當年早死在末世的荒郊野外了。”

    罵完之后,楚御突然發現了一件事。

    那就是自己好像可以名正言順的吹好多牛b了。

    白月等人也是哭笑不得,以前總覺得楚御這人挺沒溜的,后來認識了楚富貴,又以為是楚御被他二大爺帶跑偏了。

    到了今天才知道,原來楚御這家伙的不靠譜,完全就是天生的啊。

    楚御的目光,變的有些深邃。

    以前的時候,或多或少會考慮楚富貴的動機。

    可是現在確定了楚富貴就是自己之后,卻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一個人,無論多么喪心病狂,他可以害任何人,唯獨,不會害自己。

    這一刻,很多事情有了變化。

    不是楚富貴引導他拯救世界,而是。。。原本他就要拯救這個操蛋的世界。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