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盜版
    坐在花園里,白月用電腦看著關于黑斯延斯的資料。

    資料是洛佩茲發過來的,通過面部識別查到了黑斯延斯的身份。

    “十五年前任職nh公司的執行董事,在此之前,一直是活躍在歐洲,是某個知名傭兵組織首領,受到過嚴格的軍事訓練,加入nh公司后的資料就不多了,很少公開露面,從此也可以看出,他在nh公司的地位舉足輕重。”

    楚御點了點頭:“如果不是重要人物的話,也不可能去取這么重要的核心裝置。”

    其實這些資料并沒有什么用處,黑斯延斯的確有價值,問題是這老頭子活不了多久了,雖說三木之下難有勇夫,可是他的有那個命承受“三木”才行,這要是炎蛇一急眼給弄死了,他就是楚夙夜的親爹都沒用。

    二十分鐘過的很快。

    其實炎蛇在酒窖里待的不止二十分鐘,而是足足待了半個小時才出來的。

    面色陰沉如水的炎蛇來到了花園里,向楚御要了一支煙。

    楚御無奈的嘆了口氣問道:“人,死了?”

    “沒死。”

    一旁的白月大大的松了口氣:“人沒有死,那你為什么這副表情?”

    炎蛇狠狠的抽了口煙,面色十分古怪:“那老頭子。。。如他所說,那老頭子的確是不死之身!”

    白月眨了眨眼睛,滿臉困惑,明顯沒太明白是什么意思。

    楚御不由得問道:“別告訴我那老頭子和德庫拉是同類?”

    “不是你想的那樣。”炎蛇解釋道:“那老家伙一直吊著一口氣,就和隨時都要死似的,所以我的手段也不是很激烈,可是慢慢的我發現了一個問題,甭管怎么折騰,那老家伙一直都是吊著一口氣的狀態,無論我是往死里折騰還是不管他,他都是那副模樣,后來我瞅他挺來氣的,一狠心給了他幾刀,你們猜怎么著。”

    楚御瞠目結舌:“沒捅死?”

    炎蛇聳了聳肩:“直接死啦!”

    “靠,你到底說什么呢,你剛才不是說他弄不死嗎。”

    “他當時是死了,然后我就出門,誰知道雙腿剛邁過門檻,那老家伙又有呼吸了,當時我還不信這個邪了,走回去又捅了幾刀,你猜又怎么著?”

    楚御翻了個白眼:“這次真死了?”

    “是的,死的透透的了。”炎蛇將煙頭狠狠摁滅:“然后過了不到一分鐘,這老頭子又活過來了。”

    白月雙眼冒光,如同發現了新大陸一般,踩著拖鞋就跑向了酒窖。

    楚御苦笑不已,和炎蛇跟了上去。

    到了酒窖后,事實的確如炎蛇所說。

    黑斯延斯十分抗活,倆眼睛微瞇著,氣若游絲,就跟彌留之際似的,可是不管如何虛弱,這老家伙的確是還沒掛,但是那狀態看起來就和隨時要掛似的。

    炎蛇為了證明自己所說的話,走上前去,二話不說,噗嗤噗嗤兩刀。

    黑斯延斯兩眼一閉,掛了。

    楚御和白月面面相覷,隨即看著表。

    果不其然,過了一分鐘之后,黑斯延斯居然又有了呼吸。

    楚御樂了:“我靠,這么神奇嗎?”

    “誰說不是呢,要

    不你來試試?”炎蛇將匕首遞給了楚御。

    楚御沒接,腦袋搖的和撥浪鼓似的。

    不管黑斯延斯是好是壞,最起碼歲數在那擺著呢,七老八十的人了,沒事捅人家干嘛啊,這要是真捅死了,白月又該埋怨他了。

    炎蛇無奈的說道:“這老家伙不死歸不死,問題是嘴硬的很,不管怎么折騰,死活就是不開口,就算開了口,一說話就想讓我捅死他。”

    白月望著靠坐在角落里滿身鮮血的黑斯延斯,面露思索之色。

    片刻后,白月看向了炎蛇:“你再。。。再用匕首刺他兩下可以嗎?”

    “哦。”炎蛇也不問為什么,叼著根煙,噗嗤噗嗤又捅了兩刀:“兩刀夠嗎?”

    白月也是見慣了大風大浪,湊上前去開始觀察黑斯延斯的傷口。

    當黑斯延斯再次“復活”過來的時候,白月面露異色的點了點頭。

    “傷口并不是快速愈合,而是轉瞬之間身體恢復如初,和他自身的恢復能力沒有任何關系。”白月對楚御和炎蛇解釋過后,看向了黑斯延斯,露出了禮貌的微笑。

    “黑斯延斯先生,你好,我叫白月,來自華夏的公共事務安全局,相信你有關于我的資料對嗎。”白月打開了平板電腦:“我們的朋友洛佩茲,已經在數據庫中找到了你的信息,所以我了解你,也知道你受到過專業的軍事訓練,其中也包括殘酷的反戰俘訓練,同時,你知道你并不會真正的死亡,甚至我能夠從你眼中看出來,你很享受瀕臨死亡的感覺,所以你才有恃無恐,對嗎。”

    黑斯延斯笑了,看向旁邊的炎蛇,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神情。

    由此也可以看的出來,炎蛇的手段在黑斯延斯這根本不好使。

    炎蛇氣極,拿起匕首就要再上去捅兩刀,卻被楚御制止住了。

    楚御悄聲說道:“不要沖動,白月說不定有辦法呢。”

    “她能有什么辦法,我直接把他大卸八塊算了,看他還怎么活過來。”

    楚御搖了搖頭:“你剛剛沒聽白月說嗎,這家伙并不是通過身體來快速自愈的,你就是給他剁成餃子餡包了下鍋也沒用,一分鐘之后,人家原本什么樣就還是什么樣。”

    炎蛇暗暗罵了一句,無奈至極。

    對付黑斯延斯,眾人的確沒有任何好的辦法。

    炎蛇一副氣急敗壞的模樣,躁動不安的在酒窖里來回的踱著步。

    “傳統”手藝沒有用,讓他很是丟人。

    上次收拾吳言就是這樣,結果這次碰到了更加嘴硬的黑斯延斯。

    而且估計用對付吳言的方法對付黑斯延斯也不好使,因為這老家伙是瞬間恢復的,就和讀檔似的,該什么樣還什么樣。

    楚御沉默著。

    其實這也不怪炎蛇,碰到黑斯延斯這種實質意義上“不怕死”的滾刀肉,誰都不好使。

    不過他倒是注意到了白月,這丫頭絲毫沒有任何氣餒的模樣,反而笑意連連。

    白月的臉上,帶著溫柔的笑意,望著黑斯延斯,美目之中滿是莫名的色彩。

    楚御太熟悉這種笑容了,第一次見到自己這娘們沒安好心時,也是這副表情。

    “黑斯延

    斯先生,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你的體內應該被植入了某種裝置。”白月拉過了一張凳子,坐在上面后,慵懶的伸了個懶腰,淡淡的說道:“是不是。。。反物質介質裝置,利用扭曲或者等比例磁場壓縮將**。。。”

    白月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可是雙眼卻僅僅盯著黑斯延斯,無時無刻都在觀察著他的表情。

    注意到黑斯延斯的瞳孔迅速縮小,直到如同針尖一般時,白月突然打了響指:“我猜對了,對嗎。”

    白月對楚御比劃了一個v的手勢,興奮之情溢于言表。

    楚御了太了解白月了,知道她之所以興奮,應該并不是因為猜對了,而是因為又有新的黑科技可以研究了。

    自從和nh公司掐架后,白月天天盼著打架,只有這樣他們局里才有“新裝備”可以研究。

    什么反物質介質,什么扭曲磁場,什么壓縮**之類的,楚御是一句都聽不懂,當然,其他人也聽不懂。

    不過楚御也不介意,滿屋子里又不是只有他一個文盲,至少他的學歷要比炎蛇和凱奇高。

    白月轉過頭,對黑斯延斯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臉:“我對未知或者一知半解的東西都有著十分濃厚的興趣,請黑斯延斯先生為我答疑解惑可以嗎?”

    黑斯延斯冷哼了一聲,陰鷲的雙眼在屋內幾人臉上掃了一圈后,面露不屑。

    他意思很明顯,來啊來啊,整我啊,快來整我啊,我就是欠整,看誰能耗死誰。

    黑斯延斯的確有這個資本,德庫拉都沒他這么狂,嚴格來說,前者才是真正的不死之身。

    黑斯延斯復活是恢復到了某一個特定的階段,德庫拉是靠身體強悍的自愈能力,兩者根本不是一個概念,都是不死之身,一個是原裝正品,一個是拼夕夕版的。

    所以理論上來講,德庫拉是能被殺死的,而黑斯延斯卻不能。

    白月笑容不變,優雅的半蹲在了黑斯延斯的面前。

    “黑斯延斯先生,請問,你知道。。。閉鎖綜合征嗎?”

    楚御聞言雙眼一亮。

    這是自己的所掌握為數不多的技能之一啊。

    白月笑意更濃,望著黑斯延斯輕聲的說道:“閉鎖綜合征,一般是因為雙側腦橋腹側病變導致的,并不是什么疼痛性的創傷,通常表現為意識完全清楚,思維和活動呢,和正常人也是一樣的,但是,全身上下能隨意活動的只有眼睛,而且只能眨眼,只是上下活動哦,不能外展的,除了眼睛之外全身上下都不能動,自然也不能說話,也沒有表情,更無法和任何人溝通。”

    說完后,白月拿出了一支鉛筆,不停的在手中把玩,聲音也如同枕邊情人一般溫柔:“黑斯延斯先生,您放心,不會痛的,只要將注射器之內的空氣,通過針頭穿破乳突刺入顱內,精準的扎到腦橋或者基底動脈上,就會造成閉鎖綜合征!”

    楚御翻了個白眼。

    現在這種技術,別說白月掌握了,連小明都掌握了。

    之前分部盜版人家炎黃峰的《斬妖》,楚御一直以為這是一個誤會。

    后來他才知道,盜版這是公共事務安全局的傳統。

    就和盜版次聲波武器似的。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