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小鬼難纏
    不得不說公共事務安全局就是專業,出門打架嚇唬人還知道帶醫生隨行以備不時之需,領隊的還是小明。

    雖然這個醫生長的挫了點,像殺豬的多過像大夫。

    也由此可以看出公共事務安全局和炎黃峰的差距。

    都是降妖除魔的,炎黃峰派遣門內弟子就不會想的這么周到。

    一把木劍幾張符一個羅經儀,這就是全部的隨身物品了,別說隨行大夫了,連個創可貼都不給一個。

    再看人家,醫療直升機隨時候著,醫生跟著,隨身還攜帶腎上腺歲之類的,還有五險一金。

    不靠譜的大夫說百里路能活,至少對大家來說是個好消息。

    通過百里路這件事就可以看的出來,楚至道瘋了,不瘋了的話,也不會對內門執事堂首座痛下殺手。

    用秦悲歌的話來說,楚至道就是政委,而內門執事堂首座就是軍事主官。

    這就等于政委急眼了抓著軍事主管一頓干,徹底亂套了。

    內門執事堂首座有揍別人的權利,但是楚至道沒有,這不是亂套是什么。

    百里路在炎黃峰山門內的地位極其特殊也非同一般,等同于直立行走的祖訓。

    喪心病狂的楚至道,要弄內門執事堂首座,就如同不將祖訓放在眼里一般。

    秦悲歌盤坐在地,望著楚御,面帶悲切:“想來百里長老,是故意激怒楚至道的。”

    楚御聞言一愣,隨即明白了,嘆了口氣后感慨萬分。

    炎黃峰山門的人,都是瘋子,楚至道是瘋子,百里路也是。

    百里路激怒楚至道,楚至道痛下殺手,殺的不只是百里路,還有門內眾多弟子的心。

    事實也的確如此,大殿之內的楚至道,接連下了兩道命令。

    第一道命令是山門戒嚴,任何膽敢進入山門的外人,全部當場擊殺,而發現有人擅自離開山門,同樣就地格殺。

    這條命令,下到弟子,上到長老,必須全部貫徹,沒人例外。

    第二道命令,則是命令所有長老待在議事大殿中不得外出。

    第一道命令倒是沒大所謂,畢竟出了百里路這個二五仔之后楚至道下這個命令也情有可原。

    可是這第二道命令,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這就形同與軟禁了所有長老。

    原本長老們是不用聽從這樣的命令。

    按照以往的套路,那就是掌門壓長老,長老再墨跡糾纏內門執事堂首座,而內門執事堂首座在壓制掌門。

    現在妥了,內門執事堂首座直接讓楚至道給弄“死”了,長老們就是反抗也沒用,誰叫楚至道是掌門呢。

    而且此時在炎黃峰上,長老們也分成了兩派,至少有六個長老,也就是一半的長老,無條件的擁護楚至道。

    這個現象令大家有些傻眼,要知道今天以前,這六名長老還經常和楚至道掐架,現在看來,不過是做戲罷了。

    值得一提的是,這六位長老,全都是經常出入世俗的年輕一代長老。

    楚至道可以命令長老們待在議事大殿一起想辦法,可是作為掌門,他同樣有責任和義務解決眼前的危機。

    長老們可以不作為,但是楚至道不行。

    楚至道很著急,殊不知,楚御更加的著急。

    因為楚御已經接了智先生四個電話了。

    老頭子很急,他怕楚御真的和炎

    黃峰打起來。

    讓黃浩然帶隊來可不是打架的,而是壯聲勢的,要是打起來的話,那可真是撕破臉皮沒的談了。

    即便將這些弟子留在國內,那也全都是不定時的炸藥。

    除此之外,白月也來了電話,說南港出現很多海外的人,很有可能是楚夙夜的狗腿子。

    白月告訴楚御,讓他趕緊解決手頭的事然后去南港和她匯合,南港可能要出事,楚夙夜的目標很有可能不是炎黃峰山門,而是南港。

    楚御以為楚夙夜惦記的是南港的五行大陣,楚富貴卻忌諱如深,并不像是和五行大陣有關。

    掛上了電話,楚御將事情和秦悲歌以及炎蛇二人說了一遍。

    炎蛇一頭霧水:“楚夙夜的目的,不是炎黃峰?”

    “我靠,不會是調虎離山吧。”楚御剛說完,又覺得不太對勁,冷靜下來分析道:“南港就一個分部,咱們一直在國都待著,以楚夙夜和nh公司的能力,想要讓人隱秘的進入南港甚至滅了分部所有人都不是太難的事,南港既不是‘山’,也沒有‘虎’,所以談不上調虎離山。”

    楚御并不覺得nh公司的人進入南港和炎黃峰的事情有關系。

    這是這個節骨眼,nh公司的人去南港做什么?

    “會不會是nh公司派人來接炎黃峰的弟子?”

    楚御搖了搖頭:“南港并沒有大量的炎黃峰弟子駐扎,而且也沒國際航班,應該不是。”

    沒等想通個所以然,白月又來了電話了。

    國都也發現了大量入境的東歐人,很有可能也是nh公司派來的。

    除此之外,幾個城市也發現了大量的東歐人。

    這些城市有一線城市,也有偏遠山村,外籍人員多的上百名,少的十幾名甚至數名。

    而這些這點卻沒有太多的共同點,白月只查到了第一次發現外籍人員的城市是南港。

    楚御焦急不已。

    看樣子nh公司是有大動作了,而這個大動作,和炎黃峰是否有所關聯就無從得知了。

    “南港有五行大陣和接龍嗎,其他這些地點有什么?”

    秦悲歌三人搖了搖頭,也是想不通。

    炎蛇不由問道:“不會是nh公司想要發動什么襲擊吧。”

    “應該不是,據白月所說,這些外籍人員并不像是戰斗人員,多數都是一些上了歲數的人,通過正規渠道進入的境內,也沒有隨身攜帶可疑的裝備。”

    “哦。”

    楚御面色陰沉:“nh公司,從來不做沒有意義的事情!”

    這一點大家都知道,可誰也想不通nh公司要做什么。

    望著眼前的篝火,楚御陷入了沉思。

    炎蛇將煙頭扔進了篝火之中:“別拖了,上山吧,早點解決完早點調查nh公司到底要做什么,和nh公司比起來,炎黃峰翻不出太大的浪花。”

    完全被耗沒了耐心的楚御,做出了一個瘋狂的決定,那就是獨自登山。

    而秦悲歌和炎蛇誰也不帶。

    所有人守住唯一的出口,超過五十歲的老頭和狗,一律不準放下山。

    楚御的這個決定,遭到了所有人的一致反對。

    秦悲歌和炎蛇表示,他們可以跟著楚御上山。

    楚御直接拒絕了。

    本來楚至道見他這個二五仔就來氣,說不定忽悠忽悠就過去了,要是再見

    到了秦悲歌這個二五仔徒弟,沒準一見面就得動手。

    再說了,師兄弟二人武力值是高,問題是分對誰,山上可不只一個楚至道,還有一幫老頭子當幫兇呢。

    百里路就是前車之鑒,要不是寅虎支開守山的外門弟子冒著生命危險把人給扛下來了,堂堂的內門執事堂首座現在沒準都下葬了。

    好說歹說了一通,最終黃浩然請示了一下智先生,又從距離最近的軍事基地調派了兩架直升飛機為楚御壯大聲勢后,師兄弟二人這才無奈同意了楚御的計劃。

    德庫拉本來也想跟著上去溜達一下見識見識的,楚御直接給他一頓臭罵。

    這家伙是個吸血鬼,敢跑炎黃峰上面看風景去,這不是老壽星上吊嫌死的慢么,和小偷去派出所行竊又有什么區別?

    過了一個小時,兩架裝好探照大燈的直升飛機就位后,楚御登山了。

    當年噴氣式戰斗機給莫道擎開路,楚至道和一眾長老不敢輕舉妄動,如今楚御也有這個待遇,雖然打了個折扣,但是想來楚至道和一眾長老也是不敢投鼠忌器的。

    楚御登山了,心驚膽顫的登山了。

    來到炎黃峰的牌坊下,沒等楚御喘口氣,一群身穿白衣的外門弟子從旁邊跳了出來,二話不說,直接把楚御圍住了,而且還一個個滿臉殺氣的。

    楚御大吼一聲:“別動手啊,我是楚御,來找你們掌門的!”

    十幾個守山的外門弟子聽到楚御的名字后,犯了難。

    他們掌門楚至道下的命令很明確,上來一個弄死一個。

    可是楚御卻是楚家血脈,這兩個月來隔三差五搞事情的楚家血脈。

    楚御望著給自己圍起來人手一把木劍的外門弟子,心里虛的厲害。

    直接見到楚至道或者其他長老的話,沒準還能給他機會忽悠兩句。

    可是怕就怕見到一幫蝦兵蟹將,萬一這幫傻孩子腦子一熱二話不說直接捅死他可怎么辦。

    “大哥們,你們千萬別沖動哈,我是來見楚至道那老王八。。。見你們掌門的,好歹你們通報一聲唄。”

    一名年齡較長弟子冷哼一聲:“奉掌門之命,任何人上山可立即斬殺!”

    雖然是這么說的,這家伙倒也沒動手,主要是天空之上還盤旋著兩架直升飛機,雖然被密林擋住了,可卻有刺眼的光滿照射下來。

    楚御苦笑不已:“那你們去通報一聲唄,要是你們掌門真要弄死我,你們再動手也不遲。”

    甭管誰上山,二話不說直接砍死!

    楚御是萬萬沒想到,楚至道居然下了這么一個殺無赦的命令,早知道如此的話,他還真就不會這么沖動了。

    這名年長的弟子猶豫了一下,最終一咬牙喊道:“師弟們,長老說了,就是此人妖言惑眾想要毀我炎黃峰千年基業,想來,一眾長老和掌門是不會見他的!”

    十多名弟子紛紛點頭不已。

    “師兄說的對,各位師兄弟們,咱們今天就為長老們出一口惡氣!”

    “說的不錯,大家一起上!”

    “為長老們出氣!”

    年長的弟子又喊了一句:“大家一起上!”

    眾師弟:“為長老們出氣!”

    年長的弟子一臉殺意,緊握木劍,隨后又喊了句:“大家一起上!”

    眾弟子稱喏:“為長老們出氣!”

    楚御:“。。。”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