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勸降
    百里路提起了這件事,秦悲歌和炎蛇兩個人面色各異。

    秦悲歌很平靜。

    也由此可以看的出來,秦悲歌是徹底的想開了,看來是早已不當自己當楚至道的徒弟了,甚至,還表現出了對楚至道有著頗大的怨念。

    秦悲歌的反應,百里路都看在了眼里。

    無聲的嘆了口氣,百里路一副不經意的模樣說道:“楚御的大名,老夫已在山門之內聽過了無數次,此子,如何?”

    其實百里路對秦悲歌這個首席大弟子一直都很關注。

    在百里路的心里,秦悲歌就是內定的掌門接班人,一旦運氣好能活到五十歲,他就會成為掌門。

    而這個他心里認定的未來掌門人,居然因為楚御脫離了炎黃峰,自然而然的,他就對楚御有著濃厚的興趣。

    秦悲歌微微道:“這是一個。。。對我很重要的朋友。”

    炎蛇翻了個白眼,敷衍道:“就那樣吧。”

    百里路呵呵一笑,不在言語,腦子里,卻浮現出一個嬉皮笑臉卻雙眼中滿含智慧的身影。

    他很想問一句,楚富貴是否還好,最終,還是忍住了。

    。。。。。。

    無論做什么壞事,都需要一個周密的計劃。

    搞楚至道是一件大事,更需要計劃。

    來之前,楚御其實并沒有一個特別詳細的計劃,不過后來,慢慢就有了,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

    在公共事務安全局的時候,他一直在咒罵楚至道,罵他是老棺材,這個老棺材釜底抽薪,罵他是老不死的,這個老不死的臭不要臉,罵他是老扒灰,這個老扒灰仗勢欺人。

    罵著罵著,于是他就有了一個計劃。

    一個可以臭不要臉的仗勢欺人并且釜底抽薪的計劃,為楚至道量身訂制。

    計劃并不是可以正當光明執行的,但是這并不是什么大問題,因為這個計劃挺不要臉的,對付不要臉的楚至道,也只能不要臉了。

    先偷偷摸摸圍住唯一下山的出入口,下來一個抓一個,敢反抗,往死里揍。

    計劃也并不是靠楚御和幾個小伙伴就能執行的,得拉外援抱大腿貼靠山,所以要仗勢欺人,仗的是智先生的勢,欺的是炎黃峰的人。

    至于釜底抽薪的部分,則是德庫拉提供的。

    智先生為啥牛b,因為他大有背景。

    楚至道為啥牛b,除了能打,還因為他是個掌門。

    要是這個掌門的身份不是那么牢固的話,老楚頭雖然依然牛b,但是卻打了個折扣。

    楚御要搞楚至道,智先生要搞炎黃峰,倆人就搞到了一起。

    歷史上無數次證明,二五仔是一個最為可恨的職業。

    以楚御為首的二五仔小團伙,又加了一位新成員,炎黃峰內門師兄寅虎!

    寅虎當起二五仔來,絲毫不比楚御遜色,先是給黃豬叫了下來,隨后又把巡山的幾位弟子騙到了山下。

    楚至道的確很厲害,但是他不是修仙的,偌大個炎黃峰,不可能全知全能,沒了巡山的弟子,等于是耳目全失。

    如果沒有寅虎這個二五仔,楚至道或許早就發現他們被人給圍了。

    楚御利用了這個優勢

    ,又讓寅虎犯了一次險。

    當長的和蒜茄子似的丑牛被寅虎騙下山時,望著草叢里突然蹦出來一幫荷槍實彈的大漢時,傻眼了。

    傻眼后,丑牛擺了個視死如歸的架勢,讓寅虎先跑回去報信,還咋咋呼呼叫道他要拖住來犯之敵,并為寅虎爭取時間。

    站在他身后的寅虎,翻了個白眼,一腳給他踹了個大馬趴。

    啃了一嘴泥的丑牛,反應了半天才明白他被寅虎坑了。

    楚御望著長的和蒜茄子似的丑牛,如同之前忽悠寅虎一般,和知心大姐姐似的,不停的做著對方的思想工作。

    可惜,丑牛這家伙是個頑固分子,楚御沒了耐心后,給黃豬叫了過去,黃豬二話不說就是一頓揍,揍的丑牛鼻青臉腫。

    當時楚御感慨萬分,炎黃峰十二大弟子的友情,就和塑料做的一樣,說揍就揍,揍的那叫一個歡快。

    鼻青臉腫的丑牛,嘴巴依舊特別硬,叫罵不休,直到。。。秦悲歌出現了。

    丑牛二話不說,直接撲在了秦悲歌的腿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訴說著他是多么想念著他的龍師兄。

    秦悲歌根本沒搭理,一腳將他踹翻,帶著炎蛇找楚御回報情況去了。

    楚御也是發現了,秦悲歌對外人,那絕對是謙謙君子,唯獨對他的師弟們,那就和見到殺父仇人似的,說揍就揍,從來不給好臉子。

    這一夜,寅虎基本沒閑著,到了晚上的時候,守山門的弟子換成了內門執事堂弟子,這家伙就和出入無人之境似的,大搖大擺的帶著十多個和他關系親密的小師弟小師妹們下了山。

    原本按照楚御的意思,是寅虎能帶多少實權人物就帶多少,結果后者根本瞧不上外門的弟子,就將一些相熟的內門師弟帶下山去了。

    寅虎并不知道楚御讓他“偷人”有什么特殊意義,不過還是照做了。

    人就是這樣,無論干什么事,第一次的時候心驚膽顫,慢慢的,也就習慣了,偷人也是。

    到了后半夜,楚御這才發現,已經下山百十來號人了。

    楚御不斷嘲笑秦悲歌,炎黃峰山門和霧都那所軍事基地似的,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還華夏第一玄門呢,華夏第一篩子吧。

    秦悲歌臉都黑了。

    除了寅虎帶下山的人,還有二十多個內門執事堂弟子。

    楚御覺得自己的籌碼夠了,然后開始灌輸洗腦。

    告訴他們楚夙夜是何許人也,他的nh公司又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包括吳言是個間諜等等

    秦悲歌和寅虎也沒閑著,跟著在一旁說服教育。

    驚喜,總是來的特別快,當一名外門長老出現在下山的路階上時,楚御都準備一聲令下讓人上去往死里揍了。

    結果沒想到,對方居然是受百里路之命傳達一個消息的。

    在楚至道的計劃中,全國各地的弟子中,至少有數百人,皆是“棄子”!

    楚御幾個人全都傻眼了,沒想到楚至道這么狠,為了能讓精英弟子遠赴海外,居然留下六百多個人任由智先生“處置”!

    眼看著天快亮了,楚御又把人給放了回去,包括寅虎和丑牛在內。

    這名長老也沒多留,傳完話之后就離開了。

    楚御也算是明白了,雖然長老們都挺不招人待見的,但是看樣子很多老家伙并不是和楚至道一條心,至少,剛剛來傳話的長老是不同意炎黃峰弟子前往海外的。

    。。。。。。

    如同以往一般,楚至道吃過早飯來到了議事大殿中。

    坐在蒲團之上,楚至道久久無法進入冥想的狀態。

    云非攻吳言音訊全無、國都外門弟子音訊全無、鄰省司職聯絡的弟子數日未歸、內門執事堂首座百里路態度不明,想到這一樁樁一件件鬧心的事情,楚至道愈發的心煩意亂。

    站起了身,正想離開大殿去內門執事堂找一下百里路時,轟的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傳進了大殿之內。

    猛然一驚的楚至道快步來到了大殿之外,漫天的小紙片從天而降。

    來不及多想,隨手一揮,一張小紙片抓在了手中。

    小紙片只有巴掌大小,上面滿是蠅頭小字。

    一目十行,當楚至道當看清楚上面的內容時,險些一口老血噴出。

    這是一封信,一封寫給“楚家旁支子弟”楚至道的信,落款是楚家“正統血脈后裔”楚御。

    楚御以一個楚家血脈的身份,噴了串子楚至道一頓。

    大致內容就是楚至道抓他女兒不說,還要殺人滅口,是個六親不認的老畜生,連自己的徒弟秦悲歌都不放過,現在和海外的陰謀家楚夙夜合作,等同于毀了炎黃峰千年的基業等等。

    “楚御!!!”

    楚至道幾乎是咬牙切齒喊出的這個名字,望著雪花似的小紙片,輕輕一躍跳到了大殿之上。

    惜巨樹密布,他根本看不清楚山下到底是什么情況。

    八聲悠長而又沉悶的鐘聲響過后,在山門之內的長老全部火速前往了議事大殿。

    炎黃峰山門,每日都會響起鐘聲。

    早晚課、三頓飯、玄術授藝、山門議事等,都要敲鐘。

    一天要響八次,每次一聲,可是一連響了八次,卻是罕見。

    因為連響八次,代表著山門之內出了大事。

    二十多年前,楚富貴一把火燒塌了半個議事大殿的時候,不過才接連敲響了四聲。

    上一次鐘聲響了八次的時候,還是因為三名執事堂長老坐車回來時,司機喝多了直接把車給溝里了,然后三個長老全半身不遂了。

    山門各大長老陸續來到了議事大殿時,見到了一臉陰沉的楚至道。

    眾長老面色各異,站成了兩排。

    剛剛一聲巨響,大家都聽見了,隨后如同雪花一般的小紙片落在了山門之內,他們也看到了,至于上面的內容,只要不瞎不是文盲,也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楚御怎么罵楚至道的,他們并不關心,他們所關心的是,這些小紙片是怎么落到大家頭頂上的。

    楚至道面色陰沉,微微掃了一圈后:“山下,可有異常?”

    長老們面面相覷,無人知聲。

    楚至道冷哼一聲:“山下,定是讓智先生的鷹犬圍了,你們居然如此后知后覺!”

    一群長老們,這才面色大變。

    而楚至道,敏銳的看到了左側有一個人,面色如常,內門執事堂首座百里路!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