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父子
    炎蛇的存在還是有必要的。

    這年頭,好人都被逼瘋了動手動腳的,由此可見,出門帶保鏢是完全有必要的。

    接連挨了三腳后,茍鶴樓也慢慢平靜了下來,也學會好好說話了。

    茍鶴樓很有自知之明,知道他自己最多就挨三腳,要是再挨炎蛇一腳的話,容易死過去,他死了,就沒辦法找他那二十多年前丟失的倒霉兒子了。

    經過茍鶴樓的回憶,兒子茍蛋是二十六年前丟失的。

    那時候的茍鶴樓就是個普通的農民,孩子剛出生就惡疾纏身,天生體寒,寒到了什么程度呢,可以這么說,那時候村子里沒空調,大熱天的全靠扇子,就茍鶴樓家不用扇子,誰熱的話往孩子身邊湊會就能涼快。

    也就是孩子長了四肢和腦袋,不知道的話以為茍鶴樓老婆生個冰箱出來呢。

    去醫院看了幾次也找不到原因,而且老茍家條件也不好,折騰幾次后病沒治好,家里的積蓄也花沒了。

    眼看著孩子命不久矣,一個穿著白衣白袍身背木劍的中年人來到了老茍的村子里。

    也不知道中年人是干什么的,反正去附近山上的礦洞溜達了一夜,第二天要走的時候見到了孩子的老茍,看了眼孩子后說孩子病了。

    能治,但是得抱走治。

    老茍也是死馬當活馬醫了,將孩子給了整個中年人,然后準備暗中跟隨。

    誰知道中年人抱了孩子離開村子后,老茍卻死活找不到人了。

    就這樣,老茍給媳婦扔家里后就離開了農村,一邊全世界的找孩子一邊打工零工賺錢。

    一路大江南北的找,足足找了三年,孩子依舊是毫無音訊,最終老茍流落到一個影視基地當群演,混著混著就認識了個編劇,并且將他的故事和編劇說了。

    編劇人脈還行,找了投資找了導演,就把這個故事拍成了電影。

    電影反響平平,因為團隊不咋地。

    老茍后來就開了竅,然后就在影視基地扎根了,從打雜的開始干,畢竟天南海北的走過,也會說話,為了找兒子什么苦都吃過,混了幾年后就當上了副導演,然后一路走到了今天成為了全國人盡皆知的爛片大導演。

    即便如今成了家喻戶曉的大導演,他依舊沒有放棄尋找兒子,每年至少一部電影,自己掏腰包投資,自己當導演,全是以找兒子為題材的。

    除此之外,出過書,找過電視臺,找過雜志,雇過私家偵探,反正什么辦法都用了,到現在都沒放棄。

    楚御感慨萬千。

    當一個公眾人物寧可自污也要出名的時,未必就是想紅或者賺錢,有可能,只是為了尋找自己的倒霉兒子。

    這一找就是二十多年,茍鶴樓從來沒有放棄過尋找他那霉孩子,哪怕他知道,兒子可能早就掛了。

    就算沒掛,也肯定記不起來他,畢竟被抱走的時候還在牙牙學語。

    楚御也好,孫虎也罷,看向茍鶴樓的目光中,滿是敬佩與同情。

    微微嘆了口氣,楚御緩緩的說了三字。

    “炎黃峰!”

    茍鶴樓面帶迷茫:“炎黃峰?”

    “是的,八成。。。八成是炎黃峰吧。”楚御不忍心欺騙茍鶴樓,給對方遞上一支煙后說道:“如果你相信我的話,你把你兒子的特征告訴我,以后有機會,我會幫你。。。幫你問問。”

    這句話楚御說的也沒底,他自己閨女還被人給扣那了,哪

    有功夫幫別人找兒子啊。

    炎蛇自己也點燃了一支煙,不耐煩的說道:“炎黃峰弟子那么多,光外門的就有數百上千,現在炎黃峰都恨不得弄死你,你找誰去問。”

    “找秦悲歌啊,他是內門大師兄,茍導的二十六年前被抱上山,就是資質再差也得混成執事堂弟子了吧,內門十二大弟子又統領執事堂,雖然秦悲歌認識的幾率很小,可萬一就認識呢。”

    炎蛇聳了聳肩,沒吭聲。

    因為他覺得這種幾率簡直少于等于零。

    而且就算找到了,那也不是茍鶴樓想要的“兒子”,楚瀟瀟第一個人格就是前車之鑒。

    在炎黃峰長大的弟子,就沒一個正常人,早就拋棄了人倫,能不能認茍鶴樓這個爹都是兩說。

    茍鶴樓雖然聽不明白二人說的內容,不過還是神情激動的叫道:“有,有特征,茍蛋長的好,長的俊俏,隨他媽媽,而且,而且腳心還有七紅顆痣。”

    楚御翻了個白眼。

    他覺得茍鶴樓可能是找兒子找出精神問題了。

    還七顆紅痣,你怎么不說你兒子腳底板出生就有小豬佩奇的圖案呢。

    什么叫做七顆星?

    腳底板七顆紅痣,那是腳踏七星,命相上叫‘星格’,俗語說“腳踏一星,能掌千兵”,踏七星,掌天下兵,這都算是帝王相了。

    再看看歷史上有這特征的人哪個不是帝王將相,劉邦、朱元璋、努爾哈赤以及。。。腳氣重度患者。

    楚御無奈的說道:“是不是孩子得了雞眼您看錯了啊,你還是說點別的特征吧。”

    孫虎嘟囔道:“誰家雞眼一長能長七個?”

    楚茍鶴樓梗著脖子叫道:“我沒亂說,真的是有七顆紅痣。”

    楚御大感無奈:“那行吧,那就七顆紅痣,等我見了我朋友我幫你問問他。”

    雖然是這么說,可楚御并不覺得秦悲歌能幫上忙。

    因為這特征不是長臉上或者其他地方,而是腳心。

    秦悲歌也不是戀足癖,就算是內門大師兄,也不可能見個弟子就要看人家腳丫子吧。

    “謝謝,謝謝,謝謝楚導,要是找到我兒子的話,我下輩子,不不不,我這輩子都給你做牛做馬。”

    正當楚御準備客氣兩句的時候,一直默不作聲的炎蛇突然走了過去,動作十分溫柔的將茍鶴樓扶到了沙發上。

    “茍叔叔,您兒子腳下的七顆星,是左腳還是右腳。”

    楚御一臉無語。

    炎蛇這家伙也太會稍冷灶了吧,知道人家兒子可能是帝王命,連稱呼都改了。

    剛才一口一個老小子,現在還管人家叫叔叔,要臉嗎。

    “左腳,是在左腳。”茍鶴樓拿起了桌子上的紙筆,迅速畫了一下七顆紅痣的排列位置。

    楚御湊過去看了下,倒吸了一口涼氣。

    還真是踏七星。

    就算是腳氣也不可能長的這么巧,位置正好是冬七星。

    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七顆星,斗形。

    季節不同,北斗七星在天空中的位置也不盡相同。

    而茍鶴樓畫的,正好是冬七星。

    楚御看向了炎蛇:“真要是七星的話,這人肯定不是凡夫俗子,你聽秦悲歌說過嗎?”

    炎蛇面色古怪,看了看七星圖案,又看了看茍鶴樓,憋了半天,最終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茍叔叔,您渴嗎,我給您倒點水喝去?”

    楚御聞言一愣,面帶困惑的看向了炎蛇。

    炎蛇臉上的表情,就和便秘似的,看向楚御,聲音嘶啞的說道:“我。。。我龍師兄。。。龍師兄他就是左腳踏七星!”

    楚御張大了嘴巴,半晌沒回過神。

    “我靠,沒這么巧的吧,你確定?”

    “當然確定了,我師兄沒少踹過我,而且好幾次都是沒穿鞋的時候穿我,我看的很清楚,和這圖案,一模一樣。”

    沒等楚御說話,神情激動的茍鶴樓一把摟住了炎蛇,痛哭出聲。

    “哎呀,哎呀我的兒啊,我可算找到你了,我的兒啊,這些年你受苦了。”

    炎蛇的眼睛也紅了,輕輕拍打著茍鶴樓的后背:“乖,別哭哈,乖,爹這些年天天想。。。不對,叔叔您別哭了。”

    楚御滿面無語。

    這到底是個什么輩啊。

    哄了半天,茍鶴樓大喜大悲之下好不容易睡了過去,三人這才離開了病房。

    坐在病房外面的長凳上,孫虎喃喃道:“是不是搞錯了啊,秦悲歌長的。。。那能是茍導的種嗎?”

    楚御也有這個疑問。

    不說茍鶴樓長的磕磣,而是秦悲歌長的太帥了。

    這小子長的和二次元漫畫男主角似的,再看茍鶴樓,說丑吧,談不上,但絕對和帥不沾邊。

    別說整體長相了,五官也不像啊。

    炎蛇搖了搖頭:“這老小。。。這茍叔叔肯定是我龍師兄的父親,我龍師兄自幼長于炎黃峰,從小浸泡藥浴去除體內雜質,相貌異于常人也實屬正常。”

    楚御略顯無奈。

    你藥浴就是再牛b它也牛b不過遺傳dna啊,還是你們炎黃峰開展過醫美的業務,倆人長的也太不像了吧。

    不過楚御心底還是認為茍鶴樓很有可能是秦悲歌的生父。

    茍鶴樓被襲擊的時候,沒有看清楚那倆人的長相。

    可炎黃峰的人卻看清楚了茍鶴樓的長相。

    說不定那老頭就是當年抱走茍鶴樓兒子的人,要不然也不會留茍鶴樓一命。

    秦悲歌不是普通弟子,即便想要脫離炎黃峰,那他也是曾經的內門之龍首席大師兄。

    門內長老多,可真正能制得住秦悲歌的,滿打滿算也就那么幾個人。

    別的不說,你給人家弄得父子別離,完了還弄死人家的爹,畜生都干不出來這事啊。

    就算這長老是畜生,可要是秦悲歌知道這件事后,至少也要殺他全家給茍鶴樓報仇。

    能被派下山解決茍鶴樓這種小角兒的,肯定不是炎黃峰們內實權長老,不敢得罪秦悲歌,那也是正常。

    如果是這樣的話,一切都說得通了。

    孫虎提醒道:“現在醫學這么發達,到時候鑒定一下親子關系就完事了唄。”

    楚御一捶大腿:“可不是嗎,差點忘了。”

    說完后,楚御急忙拿出了電話聯系白月。

    之前在總部據點因為外骨骼裝甲受到了襲擊,大家都被抽過血,深怕nh公司又玩什么病毒之類的,所以秦悲歌的血液樣本在總部有備份。

    白月一聽事關秦悲歌生父,直接開車去了總部。

    而楚御也找到了醫生給茍鶴樓抽了一管子血。

    楚御不敢耽誤,帶著炎蛇離開了醫院,臨走之前還交代孫虎多叫點人,務必保證茍鶴樓的安全。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