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六十四章 目的不明
    此時炎蛇與最后一名恐怖分子之間,只有不足幾米的距離。

    “說吧,我斷你四肢,還是你自己投降。”炎蛇一臉戲虐:“當然,就算是投降,為了保險起見,我同樣也要斷你四肢。”

    最后一名恐怖分子終于站了起來,臉上滿是驚恐,高高舉起裝滿白色液體的保溫瓶略顯失措。

    “不要過來,我。。我和他們不一樣的。”

    “你們不一樣?”炎蛇一臉冷笑:“因為你們有不同的境遇?”

    冷笑的同時,炎蛇暗暗有些憂心,他并不知那些行李箱的液體是什么,可是如今航班安檢十分嚴密,如果是化學品的話,怎么會輕易的通過。

    裝在超大號保溫杯里的液體,呈現出一種白的顏色,看起來,平淡無奇。

    而且也沒有散發出任何奇怪的味道。

    “那是什么鬼東西?”炎蛇沒有急于攻擊對方,而是指了指大號保溫杯里的液體問道。

    炎蛇對危險的感知,是與生俱來的,他不懂化學,可是依舊感覺到了危險。

    那毫不出奇的白色液體,讓他感到十分的不安。

    “基。。基因武器,第三代生物戰劑。”

    炎蛇微微動容,他不知道什么是第三代生物戰劑,但是聽名字就知道肯定不是補鈣的營養品。

    “你別過來,要不大家一起死!”最后一名恐怖分子精神高度緊張,他萬萬沒想到,乘客之中居然還有這么能打的人,現在同伴都被對方廢了,自己又如何脫?

    炎蛇舉起了雙手,笑著說道:“我不過去,但是你總得給我解釋一下瓶子里面裝的是什么吧,萬一你拿的是營養快線故意忽悠我呢。”

    “我。。。我沒騙你!”恐怖分子吼道:“是,釀酒菌!”

    “釀酒菌?”

    “不錯。”恐怖分子舉著保溫瓶不斷后退:“可以傳播裂隔病的釀酒菌,這瓶釀酒菌中,已經接入了一種在非洲和中東引起可怕的裂隔細菌的基因,你要是敢過來,我就摔破!”

    炎蛇吞咽了一口口水,他終于聽明白了。

    原來是生化病毒!

    而且似乎和楚富貴遇到的基因病毒不同。

    炎蛇暗暗計算了一下距離后,沒有太多的把握。

    此時他距離對方至少有七米,而對方在精神高度緊張之下一旦發現自己有攻擊意圖,摔破那個水杯連半秒的時間都用不到。

    炎蛇有些猶豫該不該冒險出手。

    正在此時,廣播里再次響起了罡烈六郎的聲音。

    “阿隆斯先生,我是地面總指揮罡烈六郎。”

    炎蛇噗嗤笑了一聲。

    他覺得這個名字比巨蟒杰瑞還要沙雕。

    叫做阿隆斯的恐怖分子面色大變:“你們,你們查到了我的份對不對?”

    使勁揚了揚手

    中的保溫杯,阿隆斯大叫道:“我是被脅迫的,不是自愿的!”

    “阿隆斯先生,請你將手中的保溫瓶交給機組工作人員,只要你配合,我們可以答應你的一切要求。”

    “我。。。”阿隆斯一臉的無助。

    兩個同伴已經廢了,他又不會使用之前藏在飛機上的降落傘,而飛機遲早要降落,自己肯定是無處可逃了。

    看起來精神幾乎處于崩潰的阿隆斯,一手舉著保溫瓶,一手不斷擦嘴額頭上的汗液。

    炎蛇抬頭沖著大罵道:“那個什么玩意六郎,你能不能別叫喚了,會不會談判,不會就給老子閉嘴!”

    地面指揮塔里的罡烈六郎,一臉懵bī)。

    炎蛇高高舉起雙手,滿腦子都是在電影中看到的橋段。

    想了想,炎蛇硬著頭皮的叫道:“哥們,你都說你是被脅迫的了,有可原,這樣行不,你把瓶子先給我。。。”

    “閉嘴!”

    “好好好我不說。”炎蛇向前微微邁了一步:“但是飛機早晚落地,你現在不提要求的話,飛機降落后你就沒機會了。”

    如同困獸一般的阿隆斯,雙目血紅:“是,是的,你說的不錯。”

    阿隆斯抬起了頭:“你怎么保證我的安全。”

    炎蛇試探的問道:“我。。。給你寫個保證書?”

    “保證書?”阿隆斯顯然不接受這個提議:“不行!我不信你,我不知道你誰。”

    或許是見到有的談了,罡烈六郎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阿隆斯先生,我是R國國家安全保障局外務防衛長官罡烈六郎,你有任何要求,可以和我談。”

    炎蛇點頭不已:“對對,那家伙官大,你不相信我也總該相信他吧。”

    “我。。。”阿隆斯顯得有些猶豫:“那,那我怎么相信他?”

    炎蛇臉上堆起了笑容:“你讓他發誓唄,這么多人看著呢,而且還是即時監控。”

    “發誓?”

    “是的。”炎蛇笑嘻嘻的說道:“要是反悔的話,那個叫罡烈六郎的家伙,死爹死媽死全家,出門讓大卡車撞死,撞死之前,敗名裂,是天底下最可恥的大騙子!”

    見到阿隆斯心慌意亂的模樣,炎蛇繼續說道:“R國人最是虛假。。不是,是最是信守承諾并且重信譽,你也知道對不對,他要是發了個毒誓不信守承諾的話,肯定會遭人一輩子恥笑的,你說對不對。”

    沒等阿隆斯說話,炎蛇沖著攝像頭大叫道:“想什么呢,你TmD快發誓啊,非要全飛機的人都死?還是落地之后病毒擴散?”

    廣播半響沒有聲音,足足過來十幾秒,這才響起了罡烈六郎極度無奈的聲音。

    “我,我。。。我罡烈六郎,以我罡烈家先祖的名義發誓,在沒有

    人員傷亡的況下,我會保證阿隆斯先生的安全,如果食言。。。我。。。我的父母就會慘遭橫禍,我也會。。。”

    “好了好了。”炎蛇看向阿隆斯道:“現在總行了吧,這家伙肯定不能騙你,除非連他父母都不要...等等。”

    炎蛇抬起頭,望著廣播喇叭認真的問道:“你父母還在世吧”

    罡烈六郎:“...”

    一邊說,炎蛇一邊慢慢走向阿隆斯。

    “你們。。千萬不要騙我。”阿隆斯依舊有些猶豫,最后想到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慢慢將保溫瓶放了下來。

    就在此時,令人失聲尖叫的一幕出現了。

    原本一臉人畜無害笑容的炎蛇,見到距離縮短后,笑了,體,如同獵豹一般撲了出去。

    阿隆斯大驚失色,急之下,大腦根本來不及思考,直接將保溫瓶狠狠的扔了出去。

    千鈞一發之際,炎蛇躍向空中將保溫瓶接到了手中。

    掉落到地面后,炎蛇二話不說,沖過去照著阿隆斯的面部就是一個肘擊。

    滿臉鮮血的阿隆斯應聲而倒,怨毒的看著炎蛇:“你。。。你騙我!”

    “罡烈六郎死不死媽和我有什么關系。”炎蛇一臉不屑:“老子又不認識他。”

    說完后,炎蛇一腳踢了出去。

    。。。。。。

    當三名恐怖分子一死一傷一被制后,劫機事件,算是徹底解決了。

    只不過飛機還沒落地之前,發生了一個小插曲。

    那就是炎蛇制服三名恐怖分子之后,叕動手了。

    這次揍的不是普通乘客,而是機組工作人員。

    給一幫試圖想向他索要裝有病菌保溫瓶的機組人員,揍的鼻青臉腫滿地亂爬。

    “老子誰也信不著,誰敢搶,我弄死他!”

    全飛機的人,當時迫于炎蛇的威,別說勸他了,連看他一眼都不敢,落地之前,頭等艙成為了地。

    很多人不懷疑,炎蛇可能是和恐怖分子一伙的。

    就連頭等艙的乘客和空姐都跑到經濟艙去了,沒人敢和一臉煞氣的炎蛇獨處一室。

    炎蛇不但打人,而且還罵人,對著廣播給試圖勸說他將保溫瓶交給機組人員的罡烈六郎一頓臭罵。

    當時在地面的罡烈六郎很扎心,因為炎蛇不但臟話連篇,而且還老說他是個不守信用并且死爹死媽的R國狗!

    罡烈六郎還不敢還嘴,因為炎蛇威脅他說再叫喚的話,下飛機第一件事就是弄死他!

    倒不是怕炎蛇弄死他,而是怕這個瘋子一氣之下給保溫瓶砸碎。

    而且他認為這個特別能打的z國人,比那幫恐怖分子還瘋狂。

    如果不瘋狂的話,怎么會闖人家軍事基地里面胡作非為。

    炎蛇本脾氣就不好,而且還十分的生氣。

    生氣的原因很簡單,因為這破事,他又曝光了!

    可想而知nh公司得知道他去了R國。

    事已經搞明白了,炎蛇削了一頓阿隆斯后,后者將所有事全部都和盤托出了。

    這伙恐怖分子,還真就不是nh公司的人。

    當然,這并不代表和nh公司沒有關系。

    巨蟒杰瑞的體,是在某個海上訓練基地里強化的,他們原本就是海外臭名昭著的恐怖分子成員。

    據阿隆斯所說,一群有著特殊能力的人主動找到了他們,然后強行強化了杰瑞的體,同時交給了他們這種病毒武器。

    不用想就知道,這群有著特殊能力的人肯定是nh公司的異人組。

    至于nh公司的目的,炎蛇想不通,他只知道nh公司想借用恐怖分子的手實施這次恐怖襲擊。

    飛機落地之后,波折又起。

    因為炎蛇到底還是客串了一把恐怖分子。

    舉著一個保溫瓶子,炎蛇死死不撒手,站在起落架下面滿臉堆笑的罡烈六郎穿著一防化服,沒等伸出手就被炎蛇一腳踹地上了。

    “誰TmD敢搶?老子馬上摔瓶子!”

    他不信任罡烈六郎,不信任任何人,還好z國大使館的工作人員第一時間趕來。

    好說歹說之下,炎蛇這才將保溫瓶子給了大使館成員,之后就不管不顧了,坐上了大使館的車離開了機場,只留下眾多媒體一個冷酷的側臉和中指!

    上了車后,炎蛇一句話都沒說,搞的大使館工作人員十分的無奈。

    結果在路上的時候,炎蛇突然說要去廁所,進了廁所之后,再無蹤影。

    一幫大使館工作人員有點懵。

    這家伙不會是恐怖分子的同伙吧,怎么還跑了呢?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