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五十五章 倒霉的科學家
    洛佩茲的手下將快艇開到了哭島旁,眾人開始扛著裝備登島。

    德庫拉將裝備放下后,開始穿衣服。

    剛剛他從私人飛機上直接跳到水里,所以衣服全濕透了,在海上基地光著膀子溜達了半天,衣服還沒曬干。

    要不是洛佩茲在島上,他都不帶穿衣服的。

    一上岸,德庫拉的就開始神經兮兮的。

    “這個叫哭島的鬼地方,讓我十分不舒服。”

    哭島并不大,不過就是一個方圓不過幾公里的荒漠小島。

    之所以叫做哭島,是因為這座島上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都會發出哭聲。

    這聲音仔細一聽,有點像是眾人嚎啕大哭,可若是不去理會,又如同鳥獸嘶鳴凄涼萬分。

    德庫拉沒來由的恐懼漸漸感染了凱奇,后者打量起遠處的景,心里蒙上了一層影。

    德庫拉是血族的始祖,擁有極為敏銳的五官,他都這么說了,凱奇也不免變的緊張了起來。

    “我總覺得有一雙無形的大手掐住我的喉嚨讓我呼吸困難。”德庫拉頓了頓,繼續神經兮兮的說道:“還有,我還覺得背后涼颼颼的,總有冷風往后脖領子里面灌。”

    一直默不作聲的秦悲歌看了一眼德庫拉,淡淡的說道:“你背心穿反了!”

    凱奇一看可不是嗎,剛剛穿上衣服的德庫拉,的確是把緊背心給穿反了。

    要不是凱奇也算半個血族,他都有心開罵了。

    血族的祖宗,怎么是這么一個貨,太沒溜了吧。

    最開始的時候楚御是想把德庫拉安排到炎蛇邊一起去亞洲R國的,不過但是炎蛇是死活不同意,后來就安排和他們一路了。

    現在凱奇才知道炎蛇為什么不愿意帶德庫拉出門,因為這家伙完全就是個智商不在線的逗比!

    上了岸,三個人前行了幾百米后,看到了洛佩茲等人。

    洛佩茲和她手下的特工們,正圍坐在一團篝火旁,不時響起一陣歡聲笑語。

    除此之外,幾十米外還有一地橫七豎八的尸體。

    這些尸體明顯都是中彈而亡,穿黑色的迷彩作戰服,想來就是nh公司的武裝人員了。

    不過讓大家微微感到奇怪的是,這些尸體的遠處,還有七八個穿白大褂的家伙們。

    這些人圍坐在了一起,表極為驚恐,遠遠的望著洛佩茲等人,既不跑,也不叫。

    見到了德庫拉,洛佩茲當著眾人面獻上了香吻。

    這倆人不過才幾個小時沒見而已,弄的和戰地重逢似的開始旁若無人的膩味起來。

    凱奇開始打聽況,經過這幫特工們的敘說,這才知道了剛剛的事經過。

    原來遠處那些白大褂們就是海上基地的科學家,至于那些反抗的武裝人員,也是海上基地的安保人

    員。

    至于為何洛佩茲的手下解決了武裝人員卻不去抓科研人員,其實也是有原因的。

    洛佩茲已經和這些科研人員進行過接觸了,這些從代號為權杖的海上基地撤離的人們,都是棄子。

    通俗點來講就是沒人要的野孩子,不過這幫科研人員的命運比較慘。

    二十四小時之前,海上基地的接到了一條命令,那就是前往哭島收取一個“包裹”。

    接收到命令后,負責人派遣武裝人員感到了哭島。

    “包裹”倒是看到了,只不過“包裹”出現時的況實在太過匪夷所思。

    當時哭島的沙灘處出現了一個大坑,按理來說哭島下面應該是海水才對,可是這個深不見底的大坑下面卻不是海水,沒等接收團隊看明白怎么回事呢,大坑消失了,就好像從來沒從在過似的,然后沙灘上面就出現了一個金屬箱子。

    小隊將包裹帶回基地后,nh公司派來了直升飛機將包裹取走,緊接著代號為權杖的海上基地收到了上面的撤離命令。

    撤離的很匆忙,資料全部上傳,硬件全部銷毀,其他的東西全部扔到海里。

    這些命令倒是不奇怪,奇怪的是楚夙夜沒有讓他們撤離到距離最近的陸地城市,而是讓他們就在海上基地等著。

    等著等著,一個科研人員就炸了!

    沒錯,就是原地爆炸了,活人原地大爆炸!

    科研人員都是高智商分子,而且都不是什么好鳥,滿肚子謀詭計天天禍害別人,怎么可能沒想過自己有一天也被禍害了呢。

    一幫人一合計,覺得可能是被楚夙夜給坑了,最后掃描了一下體,果不其然,他們體內被植入了一個微型爆破裝置。

    爆炸物的爆炸當量倒不是很高,但是炸沒半個子卻絲毫問題都沒有,而且這個爆炸是由內而外的,也就是說躲都沒地方躲。

    就連白癡都明白了,楚夙夜這是要滅口了,這處海上基地對他以及nh公司來說已經沒什么利用價值了,所以準備直接毀尸滅跡,或者說是滅口。

    當然,其中緣由應該和包裹有關。

    一幫科研人員急了,要不說高智商的人就是不一樣,換了普通人,或許早就想辦法開刀取出爆破裝置了。

    可是這幫人卻沒有,因為他們怕時間來不及,所以直接坐上快艇跑到哭島上了。

    海上基地距離哭島最近是一方面,再一個這幫人都了解哭島。

    哭島周圍具有很特殊的磁場,可以影響到收發傳送的信號,這也就是說只要他們到了哭島上,楚夙夜以及nh公司總部,根本沒辦法順利的通過遠程遙控裝置讓他們原地爆炸。

    事實也的確如此,海上基地距離哭島太近,算是在磁場的影響范圍之內,要不是這樣的

    話,就不可能光原地爆炸一個了,早就一起爆了,只能說最先爆炸的那個家伙很倒霉。

    可惜哭島周圍的磁場只是影響信號,而不是完全屏蔽,所以在前往哭島的海面上,斷斷續續的有科研人員開始原地爆炸,原本四十多人,到現在炸的就剩下六個了。

    洛佩茲之所以不抓他們,一個是因為她的手下不具備取出爆破裝置的專業技能,再一個是這幫人也沒辦法跑,跑出哭島就容易原地爆炸,讓他們跑都不跑。

    要不說這幫科研人員也是逗bī),跑到哭島上沒來得及慶幸撿了一條狗命,卻突然發現他們來的太匆忙,做手術的工具和設備忘了帶出來了。

    估計是老天都看不過去這幫倒霉鬼了,正好洛佩茲帶人登島了。

    為了保住狗命,這幫人希望洛佩茲救他們。

    洛佩茲不直接弄死他們就不錯了,還救他們,要不是對方掌握很多報的話,她早就帶人離開任由這幫家伙自生自滅了。

    其實這幫人也是命不該絕,要不是楚御讓大家來一趟,這幫家伙早晚也是個死,就算炸不死,楚夙夜肯定還要派人過來滅口。

    至于那些武裝人員,和科研人員是一個待遇的,體內也是有爆破裝置的。

    要不說楚夙夜是狠人,在海上基地干活的,一個不落,全都被植入了體內爆破裝置,而且當事人還不清楚。

    也通過這件事可以看出來,楚夙夜早就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武裝人員就是一幫打手,毛都不知道,所以洛佩茲就沒留他們,全都弄死了。

    現在知道這處海上基地具體是怎么回事的,也就剩下六個科研人員了,而且還都是定時.炸彈,指不住什么時候就爆了。

    秦悲歌看向德庫拉:“德兄,要不,你去近距離接觸一下,看看是否可以問出一些報,反正你也不會輕易死亡。”

    沒等樂呵呵的德庫拉點頭,洛佩茲說道:“這些人提出了要求,只有我們取出他們體內的爆破裝置才會提供報。”

    秦悲歌失望的點了點頭。

    換位思考的話的確是這樣,洛佩茲和她的手下的確是狠的,二話不說上來先給武裝人員突突了,一看就是殺人不眨眼的主,這幫科研人員想要保住命,取出爆破裝置是其一,還得保證他們的安全,可想而知在沒有保證前提的安全下,根本不會輕易說出關于海上基地的報的。

    “我去試一試吧,我接受過相關方面的訓練。”凱奇問道:“距離多遠可以保證自安全?”

    洛佩茲解釋道:“爆破裝置只是在他們的體內,爆破當量也不高。”

    “那就是距離過近也沒什么危險?”

    德庫拉看鬧不怕事大的說道:“太近的話容易蹦你一血。”

    “

    明白了。”凱奇將槍械保險打開,獰笑著說道:“那我帶著槍去,誰要是距離我太近準備崩我一血我就直接弄死他!”

    待凱奇走過去后,發現這些科研人員們膚色各異,而且年齡也是有老有少。

    要不是知道這幫人給nh公司干活,很難看出來這幫弱不風的家伙們一個個都是壞的流膿的主。

    凱奇不知道這幫人具體干過什么,可是能夠在避難所或者海上基地待著的人,而且還是科研人員,肯定不是正兒八經的科學家,研究的東西也絕對不是好玩意。

    六個科研人員,歲數最大的走路都顫顫悠悠了,歲數最小的,也不過三十出頭,各色人種都有,見到楚御后面跟著端著槍的凱奇,面露懼色。

    估計這幫人以為凱奇是來直接突突死他們的。

    誰知道凱奇走過去后,眼睛突然紅了。

    因為他見到了熟人

    “洛倫佐老師?!”

    叫喚一句后,凱奇扔掉槍械直直跑了過去,一個熊抱,將一個滿頭白發的老頭緊緊摟在了懷里。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