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四十九章 兩個同樣的人
    一壺茶,半盒煙,楚御和楚夙夜二人相對而坐。

    楚御望著笑吟吟的楚夙夜,心復雜。

    到了如今他也看出來了,楚夙夜的戰斗力就是個渣,沒準自己都能干死對方。

    如果今天在場的只有自己,他會直接拿茶壺掄死對方。

    哪怕在nh公司里楚夙夜上面還有一個真正的Boss。

    哪怕弄死對方并不能百分百阻止未來末世。

    哪怕自己被白磷彈燒成骨頭渣子。

    至少自己掛了,他在乎的人們都有幾率活下來,甚至運氣好的話,還能夠阻止世界末。

    可惜,他不能這么做,因為他所有在乎的人都在古堡里。

    自己在乎的人全都掛了,就算阻止了世界末又有什么用。

    楚御很自私,又很無私,所以心很復雜。

    為自己倒了杯茶,楚御罵娘的心思都有了。

    霧都當局是干什么吃的,軍用飛機都敢漫天亂飛扔白磷彈,那些衛星是干毛用的,沒人管嗎?

    “這是我...第一次來到外面。”

    符夙夜總是一副笑瞇瞇的樣子。

    笑容很陽光,可是楚御總覺得瘆得慌。

    而且這種笑容令他很反感,就仿佛對方掌握著所有人的生死一般。

    當然,事實況的確如此。

    真要是魚死網破翻了臉,估計連德庫拉都未必能活的下來,估計他復原的速度都沒白磷燒的快。

    “第一次來到外面?”楚御雖然不懂這句話是什么意思,不過還是諷刺道:“看不出來啊,你還是個死宅男!”

    “是的,自從經歷了那次火災后,我一直待在室內無菌的壞境之中。”

    楚御微微的哦了一聲,他對楚夙夜的生活狀態沒有絲毫興趣。

    “其實,我們應該有很多共同話題的,我對你,并不抱有任何敵意。”

    楚御不屑的說道:“那太巧了,咱倆正好相反,老子天天尋思該怎么弄死你來著。”

    這倒是實話,自從知道楚夙夜和自己的“關系”后,楚御恨不得親手“大義滅親”。

    按照楚富貴的說法,對方就是自己的“復制體”。

    關于這方面的信息,楚御最近這幾天一直查找著相關資料。

    其實這種“復制人”科技手段以現世的科技水平就可以完成。

    簡單通俗的來說,就是先從自己上提取一個細胞,然后將細胞當中的細胞核取出來,接著再找到一個女,然后再從這女的上提取一個卵細胞。

    去除女方卵細胞當中的細胞核,再將之前從你上提取細胞核植入進去,而這個時候,一個新的細胞就出現了,但這個細胞已經不是之前的那個細胞了。

    之后再把這個新的細胞送入另一個女的母體內。

    而這個母體的作用,就是讓

    全新的細胞發育成嬰兒。

    等嬰兒出生之后,一個克隆人就這么的誕生了。

    如果楚富貴沒有忽悠楚御的話,楚夙夜就是這種復制人。

    楚御見到楚夙夜第一眼就看出了對方和自己長的很相似,尤其是眉宇之間。

    越是這樣,楚御越想弄死對方。

    原來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房子降價彩禮減少,然后娶個老婆買房子好好過子。

    然后知道世界快要完蛋后,他最大的愿望就是阻止世界末。

    因為世界都末了,他估計也掛了,更別談什么買房子娶老婆好好過子了。

    結果呢,自己想要阻止世界末,另一個“自己”,卻是毀滅世界的罪魁禍首。

    而且對于楚夙夜的定位,楚御也是越想越頭疼。

    所謂定位,就是楚夙夜這個克隆人和自己的關系。

    首先每個人的體內都同時具有父親和母親的基因,所以倫理上非常的清晰,而克隆人則違背了這個規則,它的基因序列和楚御一模一樣,完全的相同。

    所以理論上,二人應該是兄弟關系。

    可是還有一點,那就是楚御的細胞核創造了楚夙夜這個全新的生命,而這么看的話,楚御似乎又是楚夙夜的父母。

    可是這么說也不對,因為楚御和楚夙夜之間并沒有任何親子關系,而且楚夙夜是在未來被培育出來的。

    之前楚御也和炎蛇說過這個事。

    炎蛇覺得楚夙夜其實應該算是楚御的一個分。

    并且這個分不受楚御控制,有自己獨立的思維方式,不過這個克隆人還有一點和楚御幾乎一模一樣,就是細胞的年齡,如果說楚御的細胞年齡是二十六歲,那么楚夙夜也是一樣的,只不過兩個人出生的時間相差了將近五十年的時間。

    楚御有時候也會郁悶。

    三觀奇正的自己,怎么會“復制”出這么一個玩意。

    炎蛇安慰他說,如果換個角度去考慮的話,克隆的人算是以一個新的個體存在的,可能二人會有外形上的相似,但是兩者都是獨立的個體。

    思想和靈魂決定了二人除了外表的相似再無任何關系,楚御只管當是死去了一個細胞就可以,不用那么在意,就和掉一根頭發似的。

    而且一個人的三觀和格,其實和先天并沒有太大關系,主要是后天的原因造成和培養的,要怪的話,只能怪楚富貴這老家伙沒有把他的學生教好。

    不管怎么說,楚御都感覺怪怪的。

    對于楚御言談舉止上的排斥感和敵意,楚夙夜似乎略微有些失望,聳了聳肩做出一個略顯無奈的動作后,突然問道:“你很討厭我,對嗎?”

    “這說法也婉轉了吧。”楚御冷笑道:“準確的來說,是我想弄死你。”

    “老師

    他,應該和你說了吧,我繼承了你的顯基因。”

    “顯基因?”楚御漸漸被勾起了興趣。

    他知道對方口中的老師應該就是楚富貴。

    至于這個顯基因他就不是很懂了。

    “是的,顯基因,也就是優質基因。”楚夙夜喝了個口茶,好整以暇的解釋道:“你可以理解為優點,以及缺點,或者說是健康,以及虛弱,當然,你也可以看成一個硬幣的兩面,顯基因是前者,是優點,是健康,也是正面。”

    “繼承優點和健康后就造就了你這么個玩意?”

    楚夙夜聳了聳肩,對楚御言語上的譏諷并不在意:“所以,我是一個更加杰出的你,當然,楚富貴曾經欺騙過我,說我繼承了你的不良隱基因,為此,我遭受了許多年的痛苦。”

    頓了頓,楚夙夜面帶苦笑的繼續說道:“遭遇了一場火災后,為了修復我的體,我不停復制其他更優質的基因來修補我的體,可惜,我的健康狀況每愈下,直到你的出現,我才意識到我繼承的其實是顯基因,也就是最為優質的基因,用其他劣質基因修補我的體,就如同注毒藥一般,這個世界上,能夠欺騙到我的,也只有老師他老人家了。”

    楚御樂不可支,表示喜聞樂見。

    雖然很多專業名詞他聽不懂,但是大致意思他是明白了。

    楚夙夜遭遇火災后,完全可以有效的進行治療。

    但是他以為自己繼承的劣質基因,所以不停的用真正的劣質基因修補他自己的體,所以導致這家伙罪了很多年的罪。

    就如同一個本就是易瘦體質的人,為了怕自己胖起來,每天只能吃漢堡和垃圾食品一樣。

    如果不吃這些垃圾食品,他很快就能瘦下來,結果卻背道而馳。

    楚富貴的一個謊言,讓楚夙夜數年來無法走出無菌室一步,而且還要承受著大面積燒傷引起的后遺癥與并發癥,可謂是生不如死。

    楚御笑,楚夙夜也跟著笑。

    發現嘲笑對方似乎并不能讓對方生氣后,楚御翻了個白眼,突然感覺沒什么意思。

    又不能弄死對方,言語上攻擊別人和恥笑對方根本沒毛用。

    “如果可以的話,你能告訴我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壞我的計劃嗎?”楚夙夜將茶杯放下,雙目灼灼的看向楚御:“我們,明明如同親兄弟一般,同樣的血脈,同樣的基因,甚至有著相似的靈魂,我甚至可以接納你,就如同接納一個不完美的自己一樣,可你為什么,卻不能承認一個更加完美的你?”

    楚御面色古怪。

    他突然感覺楚富貴似乎沒忽悠對方。

    如果對方真的是一個完美的人,擁有完美的基因,健康的體,無瑕疵的靈魂,怎么

    可能會天天想著禍害整個世界。

    要是對方真的繼承了自己的隱基因的話,這一切到說得通了。

    楚御指了指遠處站的炎蛇等人,冷笑著說道:“不只是我,他們,任何一個知道你真面目的人,都會想要弄死你,明白嗎?”

    “理由呢?”

    “毀滅世界唄。”

    “毀滅世界?”楚夙夜微微皺眉:“為什么你會這么說?”

    “你都這么大歲數的人了,敢做還不敢承認?”楚御面帶譏諷的問道:“基因種子的事,是你的手筆吧?”

    “沒錯,這個世界上,人口基數太過龐大了,社會資源的分配是如此的不公,不破不立,這么簡單的道理,你應該能夠明白吧。”

    “你以為你是誰,上帝,還是如來佛祖,你說弄死誰就弄死誰?”

    “我不做,總有人來做,就算基因種子可以導致數以億計的人死亡,縱觀歷史,君王、政治家、野心家、將領統帥、包括當代的資本家,他們,不同樣以其他的方式去做這種事嗎。”楚夙夜敲了敲桌面,十分認真的說道:“而我,與他們不同,他們是為了利益,而我,是為了未來,一個更加美好的未來,我亦從未沒有忘記過老師將我送回現世的初衷,那就是改變這個世界,創造一個更好的未來。”

    楚御面色晴不變。

    倒不是沒辦法反駁,而是他能夠感覺的出來,楚夙夜說的這一番話,是發自肺腑的。

    “那改造人呢,就是那些遭受病毒變異的人,擁有特殊能力的人呢,不都是你興建的那些避難所創造出來的怪物嗎?”

    “不不不,他們并不是怪物,物種的多樣化,可以使這個世界,使這個文明,更加的豐富和絢麗。”楚夙夜十指交叉,支著自己的下巴,緩緩說道:“如果,真的有一個有能力毀滅整個世界的人,那么,未必是我,而是我的老師,楚富貴!”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