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十二章 人質
    洛佩茲的確不知道富爾頓軍事基地里發生了什么。

    她只知道軍事基地的警報被拉響了,指揮中心如何響應的她不清楚,更不在乎。

    警報被拉響,無非就是有人闖入罷了,軍營里的士兵會解決的。

    她只想知道,這次的危機如何解決。

    既然要解決,就要搞清楚事的原委。

    想要知道事的原委,就要拼湊起所有有用的訊息。

    而眼前這些z國人,就掌握著她所不知道的訊息。

    她帶人攔住車隊,就是為了這個目的,和富爾頓軍事基地沒有任何關系。

    將復雜的事簡單化,這就是洛佩茲要做的。

    而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找到從港口逃脫的那兩個人。

    所有事,都是以一個叫做楚富貴的人為開端的。

    所有事,也是圍繞著這個老人展開的。

    所有事,也必由這個老人而結束。

    望著凱奇,洛佩茲知道,眼前這個人,就算知道內幕或者報也有限,小角色而已。

    洛佩茲沒把凱奇當回事,可是后者卻深知眼前這個女人不是簡單的角色。

    對方帶來的人,有軍六處,也蘇格蘭場,也有武裝軍人,通過這件事就可以看的對方的份很不一般。

    對蘇格蘭場的警.銜和軍人的軍銜,凱奇同樣了解。

    除了警察局助理副局長外,還有兩名少校站在了遠處。

    這也就是說,眼前這個女人就是在場的指揮官,甚至是處理這次危機事件總指揮官。

    凱奇有些猶豫,要不要為對方點明一些調查的方向。

    他知道這一切的幕后黑手是nh公司。

    圣徒秘社在歐洲活動在普通人的視線之中。

    nh公司同樣如此。

    可是方雙之間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和秘密。

    而這些秘密和目的,哪怕是處于對立面,也無法向普通人揭露。

    nh公司有著暗的野心,圣徒秘社何嘗不是一群類人形物種所組成的。

    互相“揭短”,也等同于互相傷害。

    至少,凱奇是這么想的。

    最終,凱奇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霧都人是死是活和他沒關系,血族會不會暴露在世人面前也和他沒關系,他只想找到楚富貴,完成德尼羅交給他的任務。

    “凱奇先生,并不愿意與我們分享報對嗎?”

    “你說過,我只是一個小角色。”凱奇笑了笑:“請許我打個電話可以嗎?”

    洛佩茲點了點頭,將一部衛星電話遞給了凱奇。

    凱奇沒有猶豫,當著眾人的面撥通了德尼羅的號碼。

    片刻后,掛斷電話的凱奇說道:“我們有辦法治療新型病毒!”

    洛佩茲微微錯愕。

    “怎么證明?”

    “一個小時后,我們會派

    人前往隔離區醫院進行治療。”

    洛佩茲皺了一下好看的眉頭:“你是說,你們派人治療,但是卻不需要相關方在場?”

    “是的,并不是傳統的治療方法,所以,一旦我們發現有相關方在場,終止交易。”

    “交易?”洛佩茲笑了笑:“那么條件呢?”

    “找到一個z國人!”凱奇指了指后車里的楚御說道:“我們會把他詳細的資料交給你,這就是條件!”

    “不不不。”洛佩茲輕笑道:“凱奇先生,我并不相信你,所以,你要給我們兩個人,只要兩個,危機解決后,我們會放了其中一個,待我們了解事原委并且查明與你們沒有任何關系后,我們會放了另一個,如果你同意,那么我們就可以達成協議。”

    凱奇微微皺眉,點了點頭走向了車隊。

    將大致況和眾人一說,楚御倍感無奈。

    掏了人家的軍事基地,現在被圍的和王八似的,凱奇能夠通過談判得到這個結果已經很不錯了。

    楚御咬了咬牙說道:“總比一鍋端強!那就留兩個人質吧,其他人和德尼羅碰頭,尋找楚富貴的同時聯系大使館。”

    楚御并不傻,一旦火拼起來,估計除了德庫拉就沒一個能活下來的。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更別說還是武器。

    德庫拉翻著眼睛問道:“那留誰呢?”

    德庫拉問到了點子上,留誰誰遭罪,這是肯定的,只要對方不傻,一定會想方設法的取報。

    看對方的陣仗就知道了,肯定不會和你喝酒交,指不定什么手段都會用,再說這還是人家的地盤。

    炎蛇撓了撓頭,下意識的看了眼楚御:“誰比較廢物。。額不是,是誰幫不上忙就留誰吧。”

    說完后,炎蛇又不經意的掃了一眼楚御。

    暗暗罵了句娘的楚御說道:“那行,我留下,要不。。。白月和我一起,白月有官方份,應該不會被為難吧?”

    炎蛇腦袋搖的和撥浪鼓似的:“不行不行,白月可以幫我們聯系國內以及大使館請求支援,其次是得留下一個能保護你的人。”

    白月很能打,但是在炎蛇眼中,還是不夠格。

    秦悲歌說道:“我留下吧!”

    “不!”楚御指了指德庫拉:“還是他吧,這家伙和我一樣廢,留下倆廢物當人質,你們盡快解決這件事,一邊尋找楚富貴,一邊協助圣徒秘社救治感染初擁病毒的霧都人。”

    德庫拉指了指自己:“我真的這么沒用嗎?”

    楚御深以為然,看向德庫拉。

    你TmD確實沒用的,除了掏刀子扎自己嚇唬一幫血族外,用不頂。

    凱奇無奈的嘆了口氣。

    沒想到堂堂的始祖初代,居然被當成了最沒用的廢物充當

    人質!

    怪不得血族混的是一年不如一年了,祖宗都這樣了,后代能強哪去,基因這玩意在這擺這呢。

    確定了團隊里哪兩個人是廢物之后,楚御和德庫拉被領到了洛佩茲的面前。

    凱奇再次強調道:“如果楚御。。。不,如果他們二人出現了任何意外,除了z國大使館會追究你們的責任,我們,同樣不會放過你!”

    洛佩茲點了點頭,并沒有將凱奇的威脅放在心上。

    她不知道凱奇口中的“我們”是誰,還是那句話,她不在乎。

    她需要報,在不致死的況下取得報,有很多種方法。

    “記住,你們只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一個小時之內,證明給我看,證明你們有能力解決這次危機!”

    凱奇轉過了,走向了車隊。

    苦著一張臉的楚御,總覺得自己被賣了。

    倒是德庫拉傻呵呵的在那笑,還和洛佩茲問了聲好。

    當然,洛佩茲沒搭理他。

    楚御很苦bī),雖然有了充當人質的覺悟,但是總感覺自己是要被撕了的票。

    因為車隊離開后,他也上了車,只不過上車之前,腦袋上被扣了一個黑袋子,同時也被帶了一個播放著重金屬音樂的耳機。

    上了車后,楚御突然覺得脖子傳來一陣刺痛,緊接著,感官變的異常模糊,就如同被人灌了半斤高濃度白酒似的,天旋地轉,可是卻還有著微弱的意識。

    時間、方向感,徹底變的混亂了。

    楚御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意識漸漸變的清醒時,自己已經坐在了一張金屬板凳上,雙手還被反綁住了。

    頭被拿了下來,耳機也被摘掉,映入眼簾的,則是洛佩茲那張冷艷的面龐。

    楚御晃了晃腦袋,面色沉。

    早知道是這待遇,不如讓炎蛇當人質呢。

    “大西洋彼岸的楚御,原本,我們相處的方式應該更愉快一些。”洛佩茲的雙眼之中,滿是寒光:“可是,在你的朋友剛剛離開時,我得知了富爾頓軍事基地所發生的一切,所以我認為,你和你的朋友們,是一群很危險的人,極度危險的人。”

    楚御翻了個白眼,還是剛才那想法,早知道讓炎蛇來了。

    因為那個什么破軍事基地里發生的一切都和他沒關系。

    “你已經勾起了我的好奇心,相比其他問題,我更加的好奇,好奇你們是通過什么方式悄聲無息的襲擊了。。。不不不,不是襲擊,應該是潛入,這個詞很恰當,你們是如何潛入富爾頓軍事基地的?”

    頓了頓,洛佩茲咬著牙接著說道:“潛入進去后,并控制了所有人!”

    楚御樂了,還真別說,這事長臉的。

    “你,是在嘲笑我們霧都軍人嗎?”洛佩茲冷笑著說道:“是的,

    這的確是一個并不可笑的笑話。”

    揚起了腦袋,洛佩茲故作思考的樣子:“你們擁有軍事背景,受過特殊訓練的軍人,對嗎?”

    楚御沒吭聲。

    因為他是真不知道炎蛇怎么摸進軍事基地的。

    見到楚御不說話,洛佩茲笑了笑:“好吧,不管你們是什么份,但愿,你的朋友可以解決這次危機,如果解決不了,我將會以間諜罪名起訴你們,我相信佛羅倫薩的監獄比富爾頓軍事基地更加安全。”

    楚御發現這外國娘們好像是個話癆,一直在那自言自語,就跟幾百年沒人和她說過話似的。

    一臉無奈的楚御見到洛佩茲雙眼滿是冷意,心里咯噔一聲。

    “那個大姐,等會哈,不管你要對我做什么你都等會。”楚御訕笑道:“你看我這個b樣就知道我肯定是個跑腿的,要不然也不可能讓我當人質對吧,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問我的朋友,你去問符大錘吧,他什么都清楚。”

    出國之前楚御找白月給德庫拉辦了份證件,除了是z國公民外,德庫拉的z國名就是符大錘。

    楚御也是沒辦法,他總感覺這娘們要用刑。

    德庫拉可比他抗禍害多了。

    “不不。”洛佩茲一臉戲虐的笑容:“你很重要,凱奇先生沒有把握保護你,所以才把你交到了我們的手上,這一點,我能夠從他關切的眼神中察覺到。”

    楚御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錯了,善意的提醒道:“那個什么,糾正你一下,是三次!”

    “什么三次?”

    “就是。。。我朋友一共三次潛入那個什么頓監獄,第一次迷路了,跑出來了,第二次沒帶爆破裝置,又跑出來了,第三次進去的時候才把所有人敲暈了。”

    說完后,楚御一臉討好的笑容。

    咱都這么誠實了,就沒必要動刑了吧?

    “啪”的一聲,洛佩茲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嚇了楚御一跳。

    “你,是在羞辱我嗎?羞辱我們大不列顛及北爾蘭聯合王國的軍人嗎?”

    楚御一頭霧水:“大列巴爾蘭是哪,大列巴不是吃的嗎?”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