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一卷 怪胎必須死 第八十三章 好戲上演
    作為特殊機構的副局長,白月很忙,所以她不喜歡等。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她都恨不得直接給仇中磊綁起來揍一頓,揍到承認他是內鬼為止。

    可惜,她不能這么做,而且仇中磊也不在分部。

    自從仇中磊到了南港后,幾乎就沒怎么在分部停留,除了被炎蛇揍了一頓后在醫院待了一下午外,幾乎都停留在老購物中心那里。

    其他人不了解怎么回事,還以為行動十三隊真的再查找蛛絲馬跡,感覺這幫人還敬業。

    可是白月卻很清楚,仇中磊是在勘測各種數據,說不定隨時隨地都在給羅琳通風報信呢。

    白月恨不得馬上就找到證據證明這小子是內鬼,因為她想揍仇中磊已經很久了。

    正當白月無比煩躁的時候,孟勇敲了敲門走了進來。

    “領導,十三隊離開了老購物中心封鎖現場。”

    在此之前,白月曾交代過孟勇,要隨時注意仇中磊包括行動十三隊的動向。

    聽到仇中磊離開了現場,白月雙眼一亮:“去哪里了?”

    “不知道,仇中磊和戰術支援組的人說他們餓了,可能是去吃飯了吧。”

    “哦,這樣啊,離開多久了。” 白月苦笑了一聲,暗怪自己太過緊張了。

    行動隊有著比較寬松自主的行動權,不用在分部隨時待命,所以也沒有人會去特意限制他們的自由。

    “半個小時吧,開車走的。”

    剛坐回凳子上的白月略微皺了皺眉。

    不過就是去吃頓飯而已還要開車走,這幫家伙要懶成什么樣。

    老購物中心附近屬于是市中心區域,吃飯的地方多了去,從路邊攤到高檔西餐廳全都有,根本不用開車離開。

    想了想后,白月道:“調一下他們車輛的GPS定位,看看去哪里吃飯了。”

    “他們開的是從帝都空運過來的改裝作戰車,咱們分部沒有GPS定位。”

    白月微微一笑,說出了一串數字:“回來的時候我在停車場放了一個追蹤器在仇中磊的車下,你去查就好了,不要聲張。”

    “領導,您追蹤…”

    “少廢話,讓你去就去。”

    不明所以的孟勇哦了一聲,默念著那一串數字離開了辦公室。

    過了片刻,孟勇再次走進辦公室,一臉古怪。

    “領導,看十三隊的駕駛方向,好像是奔著郊外去的。”

    “吃個飯還要跑去郊外?”白月頓時警覺了起來:“郊外那邊有什么特殊情況?”

    “沒有異常警報。”孟勇拿出了手機,打開定位系統后瞅了一眼:“他們的車在高速公路上,剛上的高速。”

    “他們要離開南港?”

    “不是,是環城高速,終點應該是機場方向,他們是不是去接什么…”

    沒等孟勇說完,辦公室外響起了刺耳的警報聲,二人面色大變,匆匆到了辦公大廳。

    孫民輝快步跑了過去:“孟隊,總部那邊發來預警,西郊方向出現A類目標,總部要求我們迅速支援。”

    “A類目標?”孟勇滿面困惑:“南港出現A類目標,總部那邊為什么會先知情?”

    “據說是帝都那邊一個什么生態農業公司派人押運了一批貨物,結果車隊剛上高速就被襲擊了,襲擊車隊的應該是A類目標,所以帝都那邊要求咱們總部介入,總部這才給咱們發起了預警。”

    “帝都生態公司?他們怎么知道劫車隊的是A類目標?”

    “不清楚,反正總部那邊是發來預警了,讓我們馬上介入處理。”

    孫民輝剛說完,一個文員站了起來:“領導,行動十三隊隊長仇中磊申請介入處理A類目標,他們距離事發地點不過一公里。”

    白月一直默不作聲,聽到這里,嘴角夠了出了一絲弧度。

    姓仇的,總算抓到你了!

    孟勇大感意外。

    南港突然出現A類目標,白月居然冷眼旁觀也不下命令,這是個什么情況?

    “領導,我也帶人趕過去吧,總部說是不止一個A類目標,十三隊他們…”

    白月突然笑了,淡淡的說道:“放心吧,那批貨物不會出問題,十三隊也不會有太大的傷亡,等你們趕過去的時候,說不定…十三隊早就處理完了。”

    “啊?”孟勇有些傻眼,總感覺白月似乎話中有話。

    白月環顧了一下四周,說道:“既然如此,孟勇你帶人去一趟吧,帶一個組的人就可以了。”

    說完后,不等困惑不已的孟勇開口,白月轉身回到了辦公室,然后拿出了手機撥給了楚御。

    ……

    正在套房內的楚御,掛上電話后冷笑連連。

    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的炎蛇坐了起來,不由問道:“咋了,笑的那么滲人?”

    “仇中磊這個王八蛋,終于露出馬腳了。”

    “啥意思?”

    “十五分鐘前,帝都那邊派人運送一批機密貨物到南港,結果剛進入高速公路就被人給劫了。”

    “那和你們有什么關系?”

    “劫車隊的是一群A類目標,就是黑名單上那些怪胎,掌握超自然力量的怪胎,帝都那邊聯系了總部,總部要求我們分部去支援。”

    炎蛇越聽越迷糊:“那和仇中磊有什么關系?”

    “車隊被劫的時候,仇中磊正好帶著人上了機場高速公路,正好距離事發地點不過五分鐘車程,你不覺得很巧嗎?”

    炎蛇漸漸反應了過來:“你是說,這小子早知道貨物會被劫?”

    “非但如此,據白月猜測,這應該是羅琳和仇中磊唱的雙簧。”

    炎蛇一拍大腿:“我明白了,那些機密貨物就是基因種子,而且常規部隊肯定處理不了那些怪胎,所以保護那些貨物的責任就會落到你們公共事務安全局本地分部的頭上,然后仇中磊在順理成章…”

    說到這里,炎蛇頓了一下,隨即撓了撓頭不解的說道:“那也不對啊,他也不是分部最高領導,保護貨物這事也不是他說了算。”

    “如果這批貨物是基因種子的話,那還真就是仇中磊說的算了。”

    “啥意思?”

    “這批基因種子是帝都仇家引進的,仇中磊又是家族直系弟子,他不帶隊保護誰來保護。”說到這里,楚御突然想通了幾個關鍵之處。。

    據馮開山所說,大規模引進種子這件事并不是太順利,至少帝都農業部那邊只是簽署了一份前期的文件,還沒有決定大規模引進后再國內大面積種植。

    因為NH公司畢竟是海外的,這種子不賣給他們自己國家政府,反而賣給華夏,這就不得不令人起疑了。

    這就和華夏突然出了個商人,然后把種子賣給島國似的,島國政府肯定也得尋思尋思。

    可是起疑歸起疑,專家又檢測不出來任何毛病,這就讓農業部為難了。

    各種檢測結果告訴他們,這種子是個好東西。

    可是從本心上來講,他們又覺得事有點不對,人家又不是活雷鋒,雖然價格很高,可是這種子的價值已經不能用金錢來衡量了,說是戰略物資都毫不為過。

    也就是在前幾天的時候,仇家提議先在南港實驗種植,種植成了之后再大規模引進,農業部那邊也點頭首肯了。

    按照流程,仇家是先將這些基因種子種植在他們名下的生態實驗基地里,然后再看具體效果,話說的也很漂亮,種子提升了產量,那就一次性大規模購買,然后全國各地都開始種植,種子效果不行,不過就是浪費了點時間罷了,損失可以忽略不計。

    可是現在卻出了意外,有人劫保護種子的車隊。

    不用想,劫種子的人,百分百是羅琳派去的,要不是她,仇中磊怎么可能剛好跑到高速公路上。

    第一個奔赴現場的又是仇中磊。

    到時候豈不是這小子想往誰身上扣鍋就往誰身上扣鍋。

    要是猜的沒錯的話,仇中磊最終會將整個鍋扣在米國政府身上。

    米國政府都派人進入境內想要劫持或者銷毀種子,不正是證明了這些種子具有劃時代意義嗎,一旦國內種植成功,百分百會沖擊國際農業市場,對米國農業也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說不定,NH公司還會和米國政府在演一出受到制裁調查的戲碼,這無疑讓農業部那邊更加相信NH公司是個掉進錢眼里的“賣國賊”了。

    楚御點燃一支煙,哭笑不得:“這個叫羅琳的娘們,真是老母豬戴胸罩,一套又一套。”

    人心就是這樣,好東西送上門來,都得尋思尋思是不是要坑自己。

    可是一看到有外人要搶這玩意,而且還是死對頭,那內心的想法立馬就轉變了,一尋思這肯定是好東西啊,不是好東西的話死對頭為什么要跑來搶?

    炎蛇大致上明白怎么回事了,可還是有點想不通:“這計劃可是一環套這一環,哪個環節出現問題他們都前功盡棄,這樣做有點太冒失了吧?”

    “的確是有點冒險,不過他們也只能這么做了。”

    “為什么?”

    “你想啊,新型基因種子的確是對可耕土地能夠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可這種傷害不是馬上就顯現出來的,你之前也說過,這個過程是有先后順序的,先提高產量,然后污染土地,最終開始擴散,對吧。”

    “沒錯啊。

    “這就對了唄,要是先小規模的種一批,然后第一批提高了產量,國家肯定會大規模種植,結果這邊剛種上,第一批就出現問題了,開始污染土地,那農業部肯定會將第二批種植的種子付之一炬。”

    “擦,我明白了!”炎蛇一拍大腿叫道:“這幫王八蛋是想著要不不坑咱,要坑就坑一次大的。”

    “反正大致就是這么個意思吧。”

    炎蛇穿好了鞋子,一臉獰笑:“這幫人的馬腳終于露出來了,現在咱可以弄死那個仇什么玩意了吧。”

    已經快兩天沒揍人的炎蛇,露出了一副急不可耐的表情。

    他喜歡現世的另一個原因就是因為現世人多,不想在末世,揍一個就少一個,而且地廣人稀,有的時候十天半個月都碰不到一個活人。

    楚御給白月發了條信息,不疾不徐道:“急什么,先看戲。”

    其實楚御也挺討厭仇中磊的,恨不得炎蛇給著家伙揍的連他媽都不認識。

    可現在有一個十分關鍵的問題,那就是缺乏證據。

    缺乏仇中磊是內鬼的證據,也缺乏基因種子具有嚴重危害的證據。

    不過沒證據不怕,既然對方要演戲,大家就好好看戲,戲演的多了,終歸會露餡的。

    “看戲,看什么戲?”

    炎蛇有些索然無味。

    看戲哪有揍人來的過癮。

    楚御嘿嘿一笑:“行動十三隊奮力營救珍貴種子的英雄戲碼!”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