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一卷 怪胎必須死 第七十二章 斗室之內
    關于尸妖,楚御還是有些了解的。

    所謂尸妖,早在上古時期就有記載。

    無生氣,有靈智,不死不滅,非人非鬼非怪非精,不入九幽,人間不容。

    尸妖最為盛行的年代則是明朝時期和清朝時期。

    在明朝的時候,南疆少數民族的巫師們,將戰死的勇士煉制為尸妖,從而使它們可以再次踏上戰場,刀槍不入,水火不侵,不痛不死。

    而在清朝時,煉制尸妖的法門已經傳至湘西,湘西趕尸術也是從煉尸法門中改善而來的。

    鬼有厲鬼,尸亦有尸妖,兩者相差巨大,后者有實體,而且或多或少能回憶起生前的往事。

    煉尸妖不難,難得是控尸。

    控尸有很多種方法,但是哪一種都不是百分百安全的,煉制尸妖的人,九成九都被尸妖第一時間弄死。

    尸妖生前大多死狀凄慘,所以戾氣極重,死后更是喪失了五感,無懼疼痛與生死,因為陰氣極重,所以渴望陽氣,不是從活人身上吸食陽氣,而是吸食活人體內鮮血。

    所以想要控制尸妖,就必須在體內種下毒蠱,通過法器從而控制尸妖。

    如果不用法器控制尸妖,尸妖則會無差別的攻擊任何有生靈的人或動物并飲其鮮血。

    炎蛇的呼吸有些急促,道:“你看棺身上的圖案,七種劇毒之蛇,死死纏繞在一個人的身上上,要是我猜的不錯,棺中尸體未必是在棺材中活活餓死或者是憋死的,你看,尸體發紫,而且身上上遍布青色勒痕,可能就是毒蛇纏繞在他身上時造成的。”

    楚御眼眶暴跳:“什么仇什么怨,蒙龍婆居然將棺中人如此虐殺?”

    “不知道,我只知道要是棺中尸是被九種劇毒之蛇活活勒死的話,那么在棺身上刻繪九蛇鎮妖圖,只會加劇死者的怨氣戾氣,越是這樣,尸妖的陰氣也就越重,更加無法摧毀。”

    “原來養尸地就是滋養這尸妖用的,那年輕人的魂魄還被拘在他的體內,看樣子,蒙龍婆是想要這年輕人的魂魄注入到棺中尸的身體里,別等了,再等就遲了,尸妖太難纏,咱動手吧。”

    “可蒙龍婆還沒現身啊。”

    “廢話,尸妖萬分難纏,他當然不敢輕易現身,萬一成了祭品呢。”

    炎蛇說完后,剛要撤掉窗簾沖出去,棺中尸卻突然動了。

    只見原本還躺在棺中的尸體,突然微微張開了嘴,九條拇指粗細大小白蛇從尸體的口中鉆了出來。

    看樣子這九條白蛇就是尸妖體內的尸蠱。

    九條百蛇從尸妖口鉆出后,棺中尸體也活了過來,身體扭動不安掙扎不已,如同被幾根無形的繩子捆住了一樣。

    楚御感覺自己的腿肚子有點打顫。

    公共事務安全局是處理超自然事件沒錯,可眼前這一幕,未免有點太滲人了吧。

    原來棺中的尸體,已經“活”了過來,而且身上掛滿了白蛇,這些白蛇都是從棺底爬到尸妖身上的。

    更為詭異的是,尸體坐起來后,口、鼻、耳三處,不停的鉆出顏色各異的蛇類。

    炎蛇望著尸妖,面無懼色,冷笑一聲,腿部一發力直接沖了出去。

    尸妖從棺中爬出后,身上掛滿了寒霜的同時,一條條白蛇幼崽在它的身上來回攀爬著。

    而尸妖的皮膚下,也如同有著什么活物一般,來回涌動著想要破體而出。

    炎蛇沖過去后,一腳將如活死人一般的年輕人踹倒在地,緊接著右手豎掌,帶著風雷之勢劈在了尸妖的額頭上。

    隨著一聲金鐵交鳴之聲,炎蛇暴退回楚御的身邊。

    摩擦著發紅的手掌,炎蛇破口大罵:“靠他媽,怎么這么硬!”

    楚御如臨大敵,緊緊握著電棍,不敢輕舉妄動。

    炎蛇出手都沒什么效果,更別說他了。

    尸妖的額頭挨了一下,紋絲未動,空洞血紅的雙眼先是掃視一圈,望向楚御和炎蛇二人后,掛著腐肉的鼻子嗅了嗅,似乎極為厭惡這種味道,低吼了一聲,爬出了紫紅棺。

    爬出棺材后,尸妖并未有下一步舉動,只是那空洞的雙眼不斷在楚御和炎蛇二人身上徘徊著。

    就在此時,樓下再次傳來一陣腳步聲,而且還飄上來一股濃濃的異味。

    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來人身材矮小黑瘦,不足一米六的個頭,頭發稀疏。

    “是蒙龍婆!”楚御一眼就認了出來,與總部傳來的資料照片一模一樣。

    其實蒙龍婆長的并不是很出眾,也看出來面相陰狠,只能說是很普通。

    蒙龍婆見到有兩個外人,臉上掠過一絲詫異,操著生疏的華夏語問道:“你們是誰?”

    楚御:“我是石家莊趙子龍。”

    炎蛇:“我是包頭呂奉先。”

    蒙龍婆一臉茫然。

    楚御和炎蛇心照不宣。

    廢話,出來跑江湖,誰敢用真名。

    炎蛇用力的嗅了嗅鼻子,隨即說道:“你這王八蛋倒是挺聰明的啊,還知道全身涂抹了雄黃粉,快看,天上有飛機...”

    炎蛇這家伙十分陰險,話說到一半,突然隨手一揮,一束寒光飛出,直奔蒙龍婆額頭。

    蒙龍婆微微歪頭,寒光一閃而過,射在了墻面上。

    望著嵌進墻壁里的小石子,楚御嘖嘖稱奇。

    他都不知道炎蛇什么時候從地上撿起一塊小石子。

    蒙龍婆面色陰沉:“再問一遍,你們到底是誰,為何擾我靈蛇。”

    “靈尼瑪的蛇。”炎蛇一臉恥笑:“少跟老子裝神弄鬼,白蛇乃是祥瑞靈物,你用活尸養蛇蠱,再用死尸聚蛇陰,就不怕尸妖反噬嗎。”

    雖然嘴上罵著,可是炎蛇也有點佩服蒙龍婆的腦洞了。

    白蛇也被稱之為靈蛇,好好的一個鎮墓守宅的祥瑞,生生養成了陰毒至極的邪祟之物。

    這種事是損陰德的,就跟教唆一個好人讓他天天殺人放火似的,罪孽堪比拆廟破觀,在上古典籍中,那是要遭受五雷轟頂的。

    蒙龍婆沒吭聲,學著炎蛇剛剛的樣子,使勁的嗅了嗅鼻子,隨即雙目陰狠的望著楚御。

    “是你,我認的你的氣味,是你破了我的鍍金嬰尸。”

    炎蛇瞠目結舌:“我靠,這都能聞出來?”

    楚御呵呵一笑:“您過譽了,別說我,只要是膽大一點敢對老年人動粗的,都能破了你那什么玩意鍍金嬰尸。”

    “你,該死!”

    楚御蹭的一下躲到了炎蛇的身后:“蒙龍婆,你個傻X想弄死我,先踏過我哥們的尸體再說。”

    炎蛇:“...”

    蒙龍婆微微一愣:“你認的我?”

    “就你長這比樣,估計全世界只有你媽媽才會愛你,外人看一眼誰不記得。”

    楚御雖然嘴上這么說,可是也略微有些奇怪。

    雖然亞洲人長的都差不多,但是華夏人和泰國人還是有著略微區別的。

    尤其是蒙龍婆的面貌,和公園里天天打太極拳的那幫老人差不多,要是換個場景的話,對方也就是個普通的老人,任誰也不會多看一眼,實在很難將他和南洋降頭師聯想到一起。

    蒙龍婆陰惻惻的笑了笑,隨即左手摸向了自己的下巴。

    用力一拽,隨著一聲皮肉撕扯的聲音,蒙龍婆也露出了真實容貌。

    枯瘦發紫的面龐,滿滿都是黑色的經文,看起來十分恐怖,左右眼也是一大一小,雙眼顏色也是一黑一白怪異至極,最為詭異的是,此人并沒有嘴唇,牙床和黑色殘差不齊的牙齒就在那么暴露在空氣之中。

    楚御恍然大悟,怪不得這家伙搞風搞雨這么久還沒被抓到,原來會特么的易容術。

    “我收回我剛剛說的話,就你這副尊容,估計連你老媽都不會愛你。”

    炎蛇淡淡的說道:“非我華夏易容之術,他懷中面皮,乃是活人剝制而成。”

    楚御恍然大悟,怪不得看起來毫無破綻。

    “華夏語說的這么好,在華夏待了不少年頭吧。”楚御一臉揶揄的說道:“看來沒少偷師啊,茅山招魂術、南疆蛇蠱煉制法門、道家拘、引兩種符箓、湘西煉尸等,都讓你學了個七七八八,除了小鬼,你就沒別的屬于你自己的專利了?”

    蒙龍婆倒是很健談,陰森森的笑了笑后說道:“許多年前,我遠在南洋時就對華夏奇門法術向往不已,有人將我請到華夏后,又多方為我尋來術法秘本,可惜,我看過之后失望不已。”蒙拉差翁一臉不屑:“華夏的奇門之術,也不過如此。”

    “誒呦。”炎蛇樂了:“你不是個降頭師嗎,我看你這折騰來折騰去的,用的都是我們華夏的法門,還好意思跟我在這吹牛B?”

    “我,不想與你們多費口舌。”蒙龍婆從懷中拿出一個拳頭大小的骷髏頭:“時間不早了,既然如此,尸蠱、蛇蠶,正好用你們二人來煉制。”

    “煉你老舅!”炎蛇爆吼一聲,欺身而上。

    楚御也爆吼了一聲:“加油!干死他!”

    ......

    開書快一個月了,一天三更到現在一天四更,天分不足只能靠努力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能看到這里,基本上也算是對這本書有興趣了,一定要記得收藏,其他的咱也不奢求了,萬分感謝。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