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一卷 怪胎必須死 第四十二章 放血
    望著不懷好意的炎蛇,孟勇沒來由的感到一陣不安。

    炎蛇右手摸向了后腰,也不知道從哪順來了一把手術刀,嘿嘿一樂,隨即伸兩根手指捏住了孟勇的下顎。

    “你...你要對我做什么?”

    身后的楚御也蒙了,這劇情...以前在電視上好像經常看,不過最近好像都不讓播了。

    隨著炎蛇手指的用力,孟勇不由自主的張開了嘴,就在這時,炎蛇手起刀落。

    寒光一閃,一條血箭射出。

    楚御長大了嘴巴。

    炎蛇不止對別人狠,對他自己更狠,因為這一刀是劃在他自己的手腕上的。

    血箭射出,正好射進了孟勇的嘴里。

    炎蛇連忙堵住了孟勇的嘴巴:“不準吐,吐了弄死你!”

    孟勇掙扎不已,滿臉驚恐。

    因為...太特么惡心了,喝別人的血,其惡心程度僅次于吃X,而且十分的不衛生。

    強忍著不適,孟勇被迫將炎蛇的血液咽了下去。

    喂完了血,炎蛇一巴掌將干嘔不已的孟勇呼倒在地,緊接著,轉頭看向了仇中磊。

    如剛才一般,一刀劃下,血流如注,捏下顎,強行喂血。

    仇中磊倒沒像孟勇不斷掙扎,估計這小子也知道掙扎是沒用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身后的楚御漸漸反應了過來,見到炎蛇用紗布止了血后給他拉到了角落。

    “你血液里有抗體?”

    炎蛇點了點頭。

    楚御又問:“可這也不符合醫學常識啊,他們喝了你的血液,他們體內也會產生抗體?”

    “應該是。”炎蛇點燃一支煙,隨即補了一句:“應該,有兩三成的把握吧。”

    楚御滿面無奈,不解的問道:“就算他們可以吸收你血液的抗體從而對病毒免疫或者清除,可是他們也沒感染病毒啊,你讓他們喝血有什么用。”

    “怎么沒用,難不成我一個人放血給那么多老頭老太太喝?”

    楚御恍然大悟。

    炎蛇放了血,如果孟勇和仇中磊體內產生了抗體,再讓他們放血給老頭老太太。

    可隨即一想,楚御又覺得不對:“他倆得放多少?”

    炎蛇剛要開口,外面傳來了一陣騷亂。

    楚御轉頭望去,原來是白月帶著一群人趕來了。

    炎蛇滿臉不爽的走了過去,對外面的冷笑一聲,隨即將玻璃窗給擋住了。

    而門口,也傳來陣陣敲門聲。

    炎蛇和賊似的,蹭的一下躲到了門后。

    楚御嚇了一跳:“你干嘛?”

    “回答你剛才的問題,即便吸收了我血液內的抗體,因為時間太短以及稀釋過的原因,每個人至少也要放一千毫升。”

    楚御目瞪口呆。

    一個成年人體內的正常血量大約在四千毫升左右,一般去獻血的話,二十分之一,或者十分之一,最多不能超過十分之一也就是四百毫升。

    如果是一千毫升的話,完全超過了普通人所能承受的極限,等于是超標了兩倍還多,都夠十多盆毛血旺了。

    轉瞬間,楚御反應了過來:“你是說,光靠兩個人放血根本不夠用?”

    炎蛇沒開口,而是藏在門后,賊兮兮的把門拉開了。

    敲門的是一身防化服孫民輝,他也是分部里身手比較好的老資歷,所以被白月派進來看看情況。

    再一個是這家伙長的畏畏縮縮的,不像是其他那些壯漢,從視覺上來看比較有壓迫感。

    老孫其實也不了解情況,光聽白月說楚御和炎蛇挾持了孟勇以及另一位同事,為什么挾持,目的是什么,兩眼一抹黑,白月先讓他進來探探情況,充當個談判人員的角色。

    老孫已經想好了,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自己好歹也和楚御出過任務,而且這小子還挺仗義的,其中肯定有什么誤會,要是情況允許的話,先把楚御強行弄出來再說。

    門被拉開后,孫民輝看見了滿臉無奈的楚御,剛要開口,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他直接被炎蛇扯了進去,電光火石之間,卸胳膊,踹小腿,再補上一腳直接踹在角落里了,一套.動作行云流水,等老孫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躺在了孟勇旁邊。

    老孫疼的齜牙咧嘴,剛要開口,孟勇趕緊用肩膀拱了拱他。

    “那家伙是個瘋子,別吱聲。 ”

    孟勇知道老孫脾氣不好,怕他一罵人再挨炎蛇一頓揍。

    老孫望著滿嘴血跡的孟勇,不由道:“老孟,你怎么讓人給揍這比樣了呢?”

    孟勇翻了個白眼,早知道剛才不吱聲好了,這家伙一說話就欠揍。

    “哎,別問了,一言難盡。”孟勇說完后,又有點干嘔想吐。

    作為老孫的領導,孟勇覺得自己有責任分享一下“人質”的心得。

    “一會別反抗,那小子要給你喂血。”

    老孫苦笑不已:“這小子什么來路,剛一照面就卸了我兩個膀子...等等,你說喂血,什么喂血?”

    叼著根煙的炎蛇走了過來,嘿嘿笑道:“嘀嘀咕咕什么呢,基友啊?”

    說完后,炎蛇蹲在了地上,給了自己一刀,給老孫喂了血后開始給自己包扎。

    楚御已經無力吐槽了。

    綁了三個人,而且還傷了他們,現在只能求蒼天保佑炎蛇的辦法行得通,要是行不通,今天肯定是走不出醫院了。

    看了眼表,炎蛇走過去笑道:“想什么呢,怎么愁眉苦臉的。”

    “你這辦法能不能行得通啊,行不通的話咱哥倆今天就廢這了。”

    “廢什么,行不通咱倆就跑唄。”

    “跑,你以為公共事務安全局是吃干飯的。”

    “怎么跑不了。”炎蛇一臉不屑的說道:“要是行不通,我一會沖出去給外面的人全弄死,然后一把火給這層樓燒了防止病毒擴散,最后帶你大搖大擺的出去就行了。”

    炎蛇的口氣,仿佛在說他中午要吃牛肉拉面似的。

    “等等。”楚御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整張臉都垮了下來:“你一說這事我才想起來,我是不是也要喝你的血啊,畢竟我也進這個屋子了,還沒穿防化服。”

    “你?你體內有抗體啊,喝哪門子血。”

    “我體內有抗體,哪來的?”

    炎蛇微微搖了搖頭,似乎是因為角落里還有三個外人,所以不便解釋。

    楚御也沒多問,不過他卻是相信炎蛇的,雖然這家伙瘋瘋癲癲的。

    角落里的孟勇見倆人嘀嘀咕咕的,叫道:“小楚,你到底要做什么,有什么事 。。。“

    話說到一半,炎蛇回過了頭,冷冷的說道:“在TMD廢話老子弄死你!”

    孟勇雙目一沉。

    看來這是碰到悍匪了啊。

    通過那雙漠視生命的雙眼就能看出來,這小子手底下絕對有人命,而且還不少!

    楚御望著孟勇,想要解釋,卻不止從何說起,微微嘆了口氣后,閉口不語。

    踹都踹了,虱子多了不怕癢,也只能先試著把人救了再解釋吧。

    不過楚御倒是知道孫民輝和孟勇的身手,把床單撕了后給三個人雙手反捆住了。

    炎蛇也不再是那副沒心沒肺的模樣,不時的看著墻壁上的鐘表。

    老孫用肩膀碰了碰孟勇:“這倆人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

    “不造啊。”

    “你不是剛才就被綁了嗎,不知道啥情況啊。”

    孟勇歪了歪腦袋:“你問仇隊,他是第一個被綁的,比我知道的多。”

    老孫心還挺大,轉過頭看向仇中磊:“哥們,你也是自己人?”

    仇中磊雙眼一直緊緊的盯著楚御,心不在焉的點了點頭。

    老孫傻乎乎的說道:“哦,你姓仇是吧,仇隊你好,我是分部A類組的老孫,孫民輝。”

    “哦,你好,我是仇中磊。”

    倆人胳膊都被卸了,一看也握不成手了,只能砰砰肩膀意思意思。

    一旁的楚御轉過頭,一臉無語。

    都尼瑪被捆成北條麻妃了,還在那扯呢,這倆人心得多大。

    炎蛇嘎嘎怪笑。

    “哎你別說啊,這倆玩意長的還挺像呢,你說他倆有沒有可能是一個媽。。。”

    炎蛇指得是孟勇和仇中磊。

    “你TMD快閉嘴吧!”楚御瞪了他一眼:“趕緊干正事。”

    嘴上雖然罵著,可是楚御發現好像真是這么回事。

    公共事務安全局的武裝人員一般都是彪形大漢,從外形上來看都比較像,可是孟勇和這個仇中磊,長的卻異常的像,完了還都是一張國字臉長的和嫩牛五方似的,歲數也都差不多...

    炎蛇再次看了眼墻壁上的鐘表,走過來后,挨個扒拉扒拉三個人的眼皮,又摸了摸脈搏。

    轉過頭,炎蛇有些不太確信的說道:“應該是融合了抗體,現在給他們放血吧?”

    楚御剛想點頭,隨即一想不對。

    連好不好使都不知道就這么亂折騰,這不是扯淡呢嗎。

    “你能不能先給那些老頭老太太喂點血,別折騰半天你體內的抗體再根本沒用。”

    “也是哈。”炎蛇嘿嘿一笑,走到了第一個病床前,再次劃了自己一刀,隨即放血喂血。

    楚御搖頭不已。

    這家伙就是個瘋子,接連給了自己四刀,雖然沒有傷筋動骨,可是血卻放兩了不少,結果這小子臉不紅心不跳的,就和家常便飯似的。

    “放一個也是放,倆也是放。”炎蛇再次走到了第二個病床旁:“而且不同的人體質也不一樣,我多喂幾個吧。”

    楚御都有些心生敬佩了。

    不沾親不帶故,為了救一群陌生人,就這么一會,炎蛇至少放出去了三四百毫升的鮮血。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