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一卷 怪胎必須死 第三十七章 弟弟呀
    孟勇帶著石頭離開后,白月看向了楚御的額頭。

    “不對啊,你是正面被襲,怎么可能沒看到砸你的人?”

    其實白月也很納悶,方圓百米內,一望無際,其他人都在外圍封鎖維護持續,這里根本沒人,怎么可能會有人拿石頭砸楚御,更別說還是拿一塊這么貴重的石頭來砸他。

    “真沒看到,就是低頭走著走著,突然從...”楚御說著說著,突然愣住了:“我擦,好像不是別人砸的,是從地面上射出來的,直接射我臉上了?”

    “從地面直接射你臉上了?”

    白月半信半疑的蹲下了身子。

    沒過多一會,白月發現了一個不規則的小洞,形狀大小也正好吻合。

    “地下怎么會突然射出一塊石頭?”白月滿面困惑:“難道地下有硼鋁石礦?”

    “怎么可能,有的話當初挖地基的話就知道了,再說了,就算有,那也不可能把石頭射出來吧。”

    “奇怪,老購物中心地下到底有什么,這已經是第三次發生怪事了。”

    “第三次?”楚御掰著手指頭算了一下:“尸坑一次,今天又是一次,這不是兩次嗎,哪來的第三次?”

    “記得之前我和你說過二十六年前,也就是公共事務安全局成立的前三年,我師父帶我來過一次,調查天坑塌陷事件。”

    白月一說,楚御倒是想起來了。

    之前吃牛肉面你的時候白月說過一嘴,就在這附近發生過地面塌陷事件,塌陷之前,還有個老頭又是放火又是把人從屋子里攆出來的。

    楚御和白月都蹲在了地上,二人望著碎裂的柏油路,卻什么異常都看不出來。

    白月煩躁的說道:“要不然把地面全挖開吧,總能找到線索。”

    楚御剛要開口,電話響了,還是個未知號碼。

    接起來后,楚御罵了一聲我是你大爺就掛掉了。

    掛上電話,楚御笑道:“詐騙的,不用管。”

    結果剛說完,電話又打過來了,還是剛才的號碼。

    楚御直接掛斷了,道:“現在電話詐騙又出新花樣了,有個人說是海湖路派出所的民警,說我弟弟走失了,讓我去領人。”

    白月也沒當回事,誰知就這么一會功夫,楚御電話一直在響。

    楚御接起電話,冷笑不已道:“小子,現在坐在老子身邊可是執法機關的領導,你再墨跡的話,我可就讓她追蹤你電話號碼抓你了啊。”

    白月剛要讓楚御別亂說,突然發現楚御的笑容有些牽強。

    白月不由得問道:“怎么了?”

    楚御一臉懵逼的將電話遞給白月:“電話里這小子說...說讓我旁邊的執法人員接電話,要不是執法人員的話,咱就觸犯了《刑罰》相關條款,冒充執法人員,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

    說完后,楚御看向白月:“現在的騙子。。。連《刑罰》都背的這么熟了?”

    白月哭笑不得的接過了電話,簡單的溝通了兩句后這才掛斷。

    看向郝騰,白月問道:“你不是所有的親戚都意外去世了嗎?”

    “是啊。”

    “那派出所里自稱是你弟弟的人又是誰?”

    楚御一臉狐疑:“給我打電話的真是警察啊?”

    “是的,你去一趟吧,那人說你弟弟的腦子有問題。”

    “可是我沒有弟弟啊。”楚御是越聽越迷糊。

    “從鄉下跑城里尋親來的,因為腦子有點問題,所以迷路了,跑到了派出所,派出所那邊通過網上的信息找到了你的房東,你房東你又把你電話給了派出所,哦對,那人說是你二大爺楚富貴的孩子,也就是你堂弟。”

    “楚富貴的孩子?”楚御面色一變,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隨即諂媚的笑道:“那我去看一眼吧,能不能,能不能帶上幾個戰術支援組的同事,我怕出意外。”

    “快去快回!”

    “嗯!”

    楚御嗯了一聲后,撒丫子就往外跑。

    白月望著楚御的背影,若有所思,緊接著拿出手機發出了一條信息。

    楚御帶著幾個同事上了車,苦笑不已。

    自家事自己知道,他沒弟弟是不錯,不過卻有個二大爺,這人既然自稱是楚富貴的孩子,那么就肯定和楚富貴有關。

    一路疾馳到了海湖路派出所,楚御找到了打電話的民警。

    民警姓李,不到三十,雖然身材魁梧,可是卻是個娃娃臉,很面善。

    民警一見楚御身后跟著四個荷槍實彈的壯漢,登時愣住了。

    望向門口停著的兩輛軍用吉普車,民警吞咽了一口口水:“哥們,你是部隊的?”

    楚御遞給了民警一支煙:“同志,什么個情況啊,我弟弟人在哪?”

    民警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抽煙,看向楚御壓低聲音問道:“你弟弟,他,真是個弱智啊?”

    楚御苦笑不已,點了點頭。

    他都不知道這個所謂的“弟弟”是個什么鬼,也不敢隨便開口。

    民警也是苦笑相對:“算了,你帶走吧,記得回去給他辦個身份證,年紀輕輕的,最好把紋身洗一洗,不知道的還以為他不是好人呢,要不是指紋和照片在數據庫里沒記錄,我都以為你弟弟是通緝犯呢。”

    “紋身?”楚御登時一愣,心里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一邊走,民警一邊和楚御說了一下情況。

    一大早的時候,楚御的“弟弟”跑到了派出所,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他想哥哥,是從鄉下徒步來到市里的,結果身上一分錢也沒有了,也沒個聯系方式,光知道他哥哥在海湖路租了個房子,卻不知道具體位置,而且看那一會哭一會鬧的模樣,一看就知道腦子有點問題。

    這小子雖然的高高瘦瘦的,可卻有一身腱子肉,再加上滿膀子的紋身,民警也就沒多想,直接扔羈押室里了,同時查了下指紋和照片比對,因為懷疑是通緝犯在逃人員。

    不過結果出來后倒是沒什么異常的,因為這家伙連個身份證都沒有,數據庫里根本沒有任何信息。

    民警也比較好心,在數據庫里查了一下租房人口登記信息,隨即找到了楚御的房東,這才聯系上了楚御。

    原本民警還有許多問題,不過見到楚御是開著軍車來的,后面還跟著一群荷槍實彈的壯漢,一大堆疑問也就咽回肚子里了。

    這年頭,敢出門帶著荷槍實彈的軍人,身份肯定極其特殊。

    到了羈押室,楚御終于看清楚了自己的“弟弟。”

    羈押室里關著不少人,七八個,算是人滿為患。

    而羈押室里唯一一個長凳,則躺著一個穿著背心滿膀子紋身的年輕人,至于其他人,都是雙手抱著頭齊齊的貼著墻邊蹲著,還有幾個鼻青臉腫的。

    楚御張了張嘴,想掉頭就跑。

    他不認識這個年輕人,可是卻認識這家伙身上的滿膀子紋身。

    就是這家伙,連夜襲擊兩家夜店和一家貸款公司,滿哪打聽自己的下落。

    楚御心生感慨,這小子膽子也太大了。

    昨天晚上鬧的那么大,還敢主動跑進派出所里“自投羅網。”

    這也的虧不是大案要案,要不然早就發協查通告了,光是滿膀子紋身都容易讓警察叔叔們給認了出來。

    或許是聽到了腳步聲,在長凳上翹著二郎腿睡覺的年輕人醒了過來,看向楚御。

    四目對視,楚御的瞳孔微縮。

    年輕人的目光,銳利如刀,令人望之生畏。

    長這么大,他還是頭一次見到眼神這么犀利的人。

    他以前總聽別人說誰誰誰的眼神特別犀利,一個眼神就能夠讓別人怎么地怎么地,瞅誰誰懷孕。

    楚御一直認為這是吹牛B,可現在,他信了。

    這年輕人的眼神,就跟要馬上殺誰全家似的,讓人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

    年輕人二十出頭,頭發有些亂糟糟的,梳成了一個簡單的馬尾,說是殺馬特吧,還有點像是藝術家,可要說是藝術家呢,這小子又有點像是殺馬特,正臉殺馬特,背面藝術家。

    除了眼神,年輕人的容貌倒很平常,說不上帥也說不上丑,只是整個人往那一坐的氣質給人感覺挺邪氣的,除了邪氣之外,也讓人本能的感覺到這個人特別危險。

    年輕人站了起來,當著警官的面,一腳將擋在防護欄旁邊擋路的小混混踹翻,其他人嚇了一跳,連滾帶爬的跑到了旁邊。

    年輕人 露出了一口白牙,咧嘴笑了笑。

    “哥,你來啦。”

    楚御愣住了,這家伙不會真的是自己弟弟吧?

    “我是炎蛇,哥,你不認識我啦?”

    民警一臉狐疑的看向楚御:“你不是姓楚嗎,他咋姓炎?”

    炎蛇抓著鐵柵欄傻笑道:“我老媽年輕的時候搞破鞋,我跟那破鞋一個姓。”

    民警:“...“

    這家伙腦子果然有問題。

    楚御猶豫不決,沒等開口,民警打開了羈押室的大門:“那行,一會你出去的時候填下材料,人帶走吧,腦子有問題就關家里,別讓他可哪亂跑。”

    楚御咬了咬牙,對方應該是友非敵,要不然也不可能用這么奇葩的方式來尋找自己。

    “行,那麻煩您了,真是不好意思。”

    “沒事,沒什么不好意思的。”楚御下意識的想要和炎蛇保持一段距離,誰知道這家伙直接摟住了他的脖子。

    “沒帶公共事務安全局的人來吧?”

    楚御嚇了一跳:“你TMD要干什么?”

    炎蛇壓低聲音說道:“公共事務安全局里有黑名單上的人物,要是帶他們來的話,咱們走別的出口。”

    沒等楚御說話,炎蛇看向民警:“大哥,廁所在哪。”

    民警指了指遠處:“拐角就是,順著味就找到了。”

    “哦,謝謝啊。”

    不等楚御開口,炎蛇摟著前者的脖子,強行將他拉到了拐角處。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