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一卷 怪胎必須死 第三十三章 騷亂
    因為已經十一點多了, 拉面館早就關門了,楚御無奈,只得帶白月去吃燒烤。

    楚御倒是沒點多少,白月卻要了很多,光牛肉串就要了五十個,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你能吃的完嗎?”楚御有些心疼自己的錢包。

    “吃不完帶走。”白月顯得心情很好:“喝什么?”

    “白水就好。”

    “白水?”白月一臉鄙夷,揮了揮手將服務員叫了過來:“一箱啤酒。”

    要完了酒,白月笑嘻嘻的說道:“你是不是爺們啊,出來吃燒烤居然喝白水。”

    楚御沒吭聲。

    他到不是滴酒不沾,也不是不能喝,只是感覺和白月喝酒怪怪的。

    在不是情侶的前提下,男人和女人喝酒,無非就是兩種情況,一種是因為大家太熟悉了。

    而另一種情況,則是因為大家不熟,一旦喝了之后,可能就會變的特別的“熟”。

    要說和白月不熟吧,兩個人裝過情侶,處理過界外魔,實質意義上來講,算是同生共死過。

    可要說兩個人熟吧,首先白月是他領導,而且是那種高好幾級的領導,其次是雙方之間根本不是特別了解,連手機號都沒保存過。

    要是換了其他工作單位的下屬,或許還巴不得請領導吃飯喝酒,不說能不能升職加薪,最起碼和領導搞好關系。

    可是公共事務安全局不同,迫不及待想升職?

    那是嫌死的不夠快。

    文員升職可能就是戰術支援組了,危險系數呈幾何倍增加。

    再往上升,那就是A類事件一線組員,要是生到這,那直接買保險吧,三五年內肯定出意外,正好,多買幾份穩賺不賠,出了“意外”后,全家老少都受益。

    白月很豪爽,直接用兩根手指就將啤酒瓶蓋擰了下來,遞給了楚御一瓶后,說了句干杯。

    串還沒上來,兩個人一人喝了一瓶。

    見到白月殷勤的給自己倒滿了酒,楚御總覺得這娘們似乎在憋著什么壞水。

    尤其是見到白月面不紅氣不喘的又喝了一瓶后,楚御明白了。

    這臭娘們要給自己灌多!

    想到這,楚御倒是樂了。

    自己雖然不是千杯不醉,可是對付喝幾瓶還是沒有太大問題的。

    望著面不改色的白月,楚御嘿嘿一笑。

    一個女人,再能喝能喝到哪去,就算給老子喝多了,那也是殺敵一千自損百八!

    要是白月喝多了的話,到時候再不省人事,就把她...扔在這里結賬!

    想到這,楚御也頻頻端杯飲酒。

    串上來的時候,服務員有點傻眼。

    一口還沒吃,這一男一女已經喝下去八瓶了,這得多饞酒啊?

    連喝四瓶的楚御覺得自己可能大意了。

    看白月那模樣,喝酒如同喝白水似的,面色如常,反倒是自己,喝的太急,腦袋變的有些暈乎乎的。

    見到楚御面紅如潮,白月覺得時機成熟可以套話了,擼了兩根串,裝作一副不經意的模樣說道:“那個閉鎖綜合征,好像蠻厲害的樣子,有時間教教我吧。”

    楚御似笑非笑。

    果然如此,這娘們找自己吃飯不但不想付錢,而且還沒安好心。

    “閉鎖綜合征啊。”楚御也開始演技附身:“好學,拿針管子多練兩次就會了。”

    “多練兩次么?”白月微微掃了一眼楚御:“拿人練嗎?”

    “你隨便,拿豬,拿雞鴨鵝練都行。”

    “動物腦部的構造和人類不一樣吧。”白月似笑非笑,覺得楚御還是喝的有點少,到現在還不忘忽悠自己。

    “當然不一樣了,我都是在心里模擬著練。”

    楚御說這話完全就是扯淡了。

    在噩夢之中,他倒是拿人練過很多次。

    說起來也奇怪,第一次在夢中干這事的時候,兜里莫名其妙的就出現了一個針管子,鬼使神差的就扎進了追殺者的后腦,而且還是無比熟練的模樣,仿佛干過很多次這樣的事情了。

    包括當時扎王凡也是,手不抖心不跳,夢中所學會的知識就像已經融入了自己的腦海里一般,就連肌肉都有了記憶,行云流水。

    見到楚御還是在那忽悠,白月也不以為意,準備從其他話題作為切入點。

    端起了酒杯,白月收斂起笑容:“昨天無意間看到你的背景資料,南港這邊,沒親戚了?”

    楚御微微一愣。

    何止是南港這邊沒親戚了,全世界都沒有,自己已經算是天煞孤星了,全世界都沒有和自己有血緣關系的活人了。

    剛要張口,楚御一想又覺得不對。

    自己好像并不是天煞孤星,還有楚富貴那個老王八蛋茍活于人世呢。

    想到這,楚御自顧自的喝了一口。

    想當年老楚家在老家縣城也是一等一的大戶,家里家外的親戚加起來也有三十來口,結果自己一回去,全掛了,就剩個詐死的楚富貴了,搞到后來他都不敢隨便交朋友了,深怕再禍害了人家。

    原本高中畢業那會他還有個家里管的不嚴的女朋友,結果后來跟著他回老家參加了幾次婚禮,直接變成抑郁癥了。

    白月微微有些后悔。

    自己沒事提這個事干什么,楚御本來已經就夠倒霉的了,這不是往人家傷口上撒鹽么。

    想著想著,白月面色古怪了起來。

    之前在辦公室看楚御資料的時候并沒有多想,現在回想起了,總覺得楚御家人出意外這件事有點怪怪的。

    意外她見過很多,可是像楚御家里親戚這種,如同鬧笑話似的接二連三的出意外掛掉,連電影都不敢這么演。

    白月剛要再次開口,燒烤店門口傳來一陣騷亂。

    出于職業習慣,白月站起來跑到了門口。

    楚御跟上去后,原來是街對面的夜店出現了騷亂。

    數臺警車呼嘯而至,很多人從夜店里慌亂的跑了出來。

    “應該是打架斗毆,這事不歸咱管吧?”

    “南港最近的怪事比較多,我問一下。”白月拿出了電話,隨即撥通了一個號碼。

    打了幾個電話詢問過后,白月笑道:“不是什么大事,的確是夜店發生了打架斗毆事件,民警已經來處理了,回去接著喝。”

    楚御哦了一聲,回到座位上就把這事拋到了腦后。

    坐到凳子上,楚御左眼總是不停的的跳動。

    這種眼皮跳動十分異常,不是那種神經性不定期跳動,而是那種有節奏的跳動,很反常。

    而且這種情況出現過兩次,第一次的時候是碰到王凡的時候,當時他趴在草叢里,隨著王凡駕駛著保時捷911接近自己后,左眼跳的就越來越快,當自己距離王凡不足兩米時,這種情況就消失了。

    因為跳動頻率十分古怪,所以楚御甚至懷疑自己也可能擁有某種異能,比如碰見超自然事件時,眼皮就會有頻率的跳動。

    可是碰到奈芙蒂斯的時候,包括進入了別墅接近方木勝,卻沒有出現這種情況。

    后來楚御就認為是自己異想天開了,只是今天早些的時候,這種情況又發生了。

    楚富貴莫名其妙的出現后,自己的左眼皮又開始跳,不過只跳了一會,老混蛋離開后又恢復了正常。

    “想什么呢,喝啊。”見到楚御有些發愣,白月端起了酒杯。

    “哦,喝。”楚御心不在焉的抽干了杯中酒,剛要開口,幾臺警車再次呼嘯而過,只不過這次沒有停留在夜店門口,而是快速行駛去了南側方向。

    白月打趣道:“你們南港這么亂嘛,就這一會派出所都出警兩次了。”

    “沒有啊,南港的治安一直挺好的,可能是民事糾紛吧。”

    “民事糾紛怎么可能出動這么多警車。”

    “也是啊。”

    正常民事糾紛的話,最多就是去一臺車,倆輔警加個民警,到了地方調解調解,調解不成再帶回所里,像剛剛那種情況一出動就出動四五臺警車的,除非碰到了大案要案或者異常情況,從而斷定剛剛不可能是普通的民事糾紛。

    白月再次拿出了手機,詢問了一下后掛掉,啞然失笑道:“蠻巧的,又是一家夜店被砸了。”

    “夜店被砸了?”楚御轉過頭:“街對面那家夜店也是被砸了?”

    “是啊,據報警中心那邊說,半個小時前,街對面的夜店剛剛被一個年輕人給砸了,而且傷了不少人,五分鐘前,兩公里外又一家夜店被砸了,也有很多人受傷,估計是同一個人干的。”

    “一個人砸的?”楚御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兩家夜店規模都很大,光是服務生就二十多人,別說還有很多看場子的,讓一個人給揍了?”

    這兩家夜店楚御都去過,有的時候難得節假日休息就去稍微坐一會,畢竟是年輕人嘛。

    所以楚御知道,兩家夜店都有看場子的,而且都是膀大腰圓的大漢,至少也有十多個。

    十多個看場子的,加上二十多個服務生,全讓一個人給放倒了?

    更扯的是,不到半小時,另一家夜店也出現了這種情況,這人得多能打?

    除此之外,兩家夜店距離將近三公里,這也就是說,這家伙砸完一家夜店又馬不停蹄的跑到另一家夜店去砸,這不是精神有問題嗎?

    “是啊,一個滿身紋身的年輕人出的手,不過沒傷到其他無辜的客人。”白月似乎也覺得有些非比尋常,繼續說道:“我已經給孟勇發信息了,讓他隨時關注這件事,有問題的話會匯報給咱們的。”

    楚御點了點頭,覺得這事好像不太簡單。
4676香港开奖直播